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二十九章 面朝大海

    秦牧迈步来到凉亭中,与另一个秦牧并肩而立,遥望瑶池的海面。

    “牧天尊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另一个秦牧瞥他一眼,笑道:“倘若我看到另一个我就在跟前,我一定惊讶得大叫起来,下一个反应就是除掉对方。因为这个世界上,我才是独一无二的。”

    秦牧笑道:“天庭可以制造出御天尊,而且一造便是十多个,制造出另一个我算得了什么?这具身体是在天庭造父天宫制造的吧?倒是很像。不过,就算制造出与一模一样的我,下一刻也就落后了。”

    另一个秦牧在观察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模仿他的动作和说话语气,道:“并非是制造出一个你,我真正的目的是取代你。这样,你死得无声无息,而另一个你却还活着。”

    他模仿秦牧的细微动作,惟妙惟肖,道:“你死之后,你还会作为一个延康变法的领袖继续活着。你还是牧天尊,混迹在你的同党之间,土伯,天公,他们都不会看出任何破绽。这些古神梦想着留住你的性命,期待万劫不灭的**师能够复生他们。你给了这些腐朽存在以希望,然而他们却不会想到,你早已死了。”

    秦牧侧头,眉心的眼帘徐徐向两旁分开,露出第三只眼,打量这具身躯,道:“你是昊天尊罢?我的手下败将,两次败在我的手中。”

    对面的秦牧瞳孔骤缩,眉心也有一枚竖眼,眼帘向两旁徐徐分开,他的第三只眼打开的速度几乎与秦牧一样,显然还是在模仿秦牧。

    他的眼睛瞳孔也是菱形,显然道祖观察秦牧时,很是细心,确保每一个细节都与秦牧一模一样。

    甚至连衣裳服饰,每一根毛发的位置,毛发的数目,也都一模一样!

    道祖就是这样一个认真的人。

    “第一次是龙汉初年,也是在此地。”

    秦牧饶有兴趣道:“你被我打得像是一条丧家之犬,仓皇逃命,你的那些部下拼命抵挡我,阻止我杀你,然而他们被我像是杀鸡一样杀掉。他们的血和你的血,染红了这片瑶池。你的娘亲元姆夫人投影过来救你,然而当着她的面,我还是把你打成一条死狗。你养了多久的伤?”

    对面的秦牧道:“那时的医术不行,天帝延请名医救我,但是那些医者无能,谁也无法治愈你的剑意和剑伤。我躺在病榻上一百多年,无法吃喝,要靠别人喂饭。我大小便失禁,须得靠宫女伺候才能方便。我在那一百多年的时间里,不止一次想到了死,我甚至不止一次祈求母后杀了我。”

    秦牧露出笑容:“这就是我赏给你的。你才躺了一百多年,御天尊却躺了百万年之久。”

    “之后我的伤慢慢的好了起来,能够下地行走。那时候我才知道,肉身上的伤,其实早已痊愈,没有痊愈的是我的道心。”

    对面的秦牧瞳孔骤缩,眼中神光氤氲,随即神光收敛,淡淡道:“我道心上的伤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治愈。我在之后长达千年的时间里,只要一闭上眼睛便会看到你的剑刺穿我的身体,看到你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把我砸得骨断筋折。”

    秦牧歉然道:“我应该当时便杀了你,这样你便不会遭受如此的折磨了。”

    对面的秦牧冷冷道:“千年之后,我才从你的阴影中走出来。不过走出你的阴影后我便知道,我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我了。从前的我只是父皇手中的刀,用来除掉御天尊这个未来可能威胁到他的地位的强敌,是你让我死过一场又活了过来。从那时起,我发誓我要为自己活着。”

    他还在模仿秦牧的言语举止,继续道:“我开始变得深沉了。我在皇子之中并不引人瞩目,毕竟我是一个失败者,被牧天尊打成死狗一样的家伙。然而,越是这样我便越有机会,父皇便越是重视我。我帮助父皇设计,除掉了大太子,废掉了他,杀死了他。他是帝后与父皇的儿子,从前他羞辱过我,嘲讽我是私生子,嘲讽我被牧天尊打成死狗,于是我给他取了个名字叫做邪无岐,以示羞辱,让他即便死后也要在幽都继续遭受折磨!”

    秦牧看到对面的自己脸上露出的笑容,和自己的笑容一样憨厚,然而这憨厚之下是浓浓的恨意和复仇之后的爽快。

    “邪无岐死后,皇子之中有权势的人也统统不是我的对手,死的死,伤的伤,还有些家伙被我弄得道心崩塌。”

    另一个秦牧嘿嘿笑道:“父皇觉得云天尊凌天尊这些家伙还是对天庭有威胁,于是便打算扶持一个亲信去对付他们,限制他们,于是便选择了我。嘿嘿,那时候他也只能选择我。所以,我便来到元界,建立了龙霄天庭,与云天尊那些人对垒,打生打死,不过我也因此建立了自己的一套班底。有了这些班底,我才可以徐图大业。”

    秦牧赞道:“昊天尊,你长大了。”

    “这正是拜你所赐。”

    另一个秦牧脸上的笑容愈发纯洁,阳光,像是一个大男孩,道:“我与云天尊斗了很久,人族和后天生灵太弱了,根本不是半神的对手。为了给人族和后天生灵提振信心,他竟然化作你的样子来打我,可笑啊。”

    他忍俊不禁:“我当时的确被吓到了,然而我很快便发现那个牧天尊并非是你。他模仿得再像,也瞒不过我。”

    他似笑非笑,似哭非哭:“谁又能像我这样了解你呢?我无数个噩梦中出现的恶魔,都是你啊!云天尊太天真了,竟然模仿你!然而我并未在众人面前拆穿他,我只是独自找上他,与他说起了我的计划。于是我这个让你恨之入骨的人,顺顺利利的加入了天盟。嘿嘿,我杀了御天尊,人族将我恨之入骨,你也将我恨之入骨,但是我却加入了天盟,成为天盟的元老之一!因为,云天尊要与我一起来对付我的父皇啊”

    他看着秦牧的表情,试图从秦牧的脸上寻到失望和失落,然而并没有。

    “我与他合谋,定下了除掉父皇的大计。同时,我还不断安插半神挤入天盟,与他分庭抗礼。我不仅要除掉父皇,还要夺取天盟!”

    他微笑道:“我得手了,他失败了。”

    这句话说得简单,但这句话中却隐藏着一个个惊心动魄的往事。

    秦牧笑道:“你就算得手了,天盟也并未完全落入你的掌控。你遭遇了此生第二次失败,还是因为你遇到了我。”

    对面的秦牧没有否认,点头道:“我并未见过你的真容。我打造御天尊为最强武器,天庭境界的神兵,下界铲除地母元君,没想到那个复活地母的**师便是你。你借地母出剑,动用了你当年让我躺在病榻上百年的那一招,我心中的阴影又再度出现,以至于被地母所伤,为人所趁,丢掉了元界。不过,那只是一次出其不意的袭击罢了。”

    他显得风轻云淡,语气淡然:“而今的你在我眼中,已经没有原来的分量。我在漫长的时光中修为突飞猛进,对道的感悟越来越多,再回想当年瑶池的一战,只是哂笑一声,笑自己当年的年轻与稚嫩。”

    他望向瑶海的波涛,悠然道:“我现在对你没有任何恨意,我表现出来的恨意,都只是用来蒙蔽他人。你在我的道心中已经完全没有了地位,只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工具。而且……”

    他的脸上绽放一丝笑容,笑容越来越大:“而且你今天就要死了,我为你准备了一场完美的死亡。”

    “你看到瑶池里的宫女了吗?瑶池事件那晚,前来宣布天帝旨意的神官和神魔大军,是我派来的。瑶池里的宫女也都是我授意换下来的,包括瑶海中那些背负神山的神龟,莲花中的那些花精灵,都是我的人。”

    他转过身来,脸上的笑容更浓:“你身边的人,也都是我支走的。我在云府,在赤帝府,在南帝府,都安插了人手,调开你身边的人很是容易。我在这里杀你,没有人会知道。天公和土伯也不会知道,真正的牧天尊已经死了。”

    秦牧叹道:“昊天尊,没想到你的智谋深沉到这种程度,看来我是在劫难逃了。只是,你确定你打造的这尊牧天尊,便一定是我的对手?”

    他微笑道:“你费心费力打造牧天尊,为了确保与我一样,为了不引起其他天尊和古神的怀疑,你必须要保证他还是神桥境界。这样的肉身容纳不了你的元神,你的元神太强了。你只能用一缕意识来控制这具躯体,然而神桥境界的神通者,我杀得太多太多,哪怕是御天尊这种武器,我也毁了两件。”

    另一个秦牧笑容阳光灿烂,让人毛骨悚然,这短短时间他已经做到与秦牧几乎一样的程度,让人难以看出区别。

    “你太小觑我这百万年来的成就了。这百万年来,我无数次揣摩,在意识深处无数次与你交手。你我其实已经交锋了亿万次之多。”

    他笑得很是畅快:“从前,你胜多负少,然而随着我的成长,你赢的机会越来越少。在上皇时代,你便已经被我击败。之后,我在意识深处每一次与你交手,都是在试验用哪一种方式才能最简单的击杀你。到了开皇时代,我杀你只需要一招。”

    他流露出强大的自信,微笑道:“我将我杀你的招式整理了出来,叫做屠牧百法,共有一百招神通。时至今日,在我的意识深处,你还未出手便已经死了!”

    秦牧瞳孔骤缩。

    他的气势暴涨,剑丸飞出,悍然出剑!

    他一出手便是劫剑的第二式,提劫剑!

    当年瑶池盛会上,他就是靠这一招在元姆夫人的投影下一招将昊天尊重创,将他打得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需要别人照顾!

    现在,他这一招提劫的威力更强,招式变化更多,提劫是剑道,也是一种基础剑法,又称为剑十九式,可以与其他任何剑法融合,变化之多可谓是无量无穷!

    不料,秦牧这一剑的威力还未爆发出来,另一个秦牧的攻击便后发先至,一指刺出,指尖光芒迸发,光芒破开提劫剑,点在秦牧眉心。

    秦牧眉心毫无异状,然而后脑却突然炸开,脸上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尸体摇摇晃晃,仆倒在地,两条腿蹬了蹬,身体抽搐两下没了气息。

    另一个秦牧缓缓收回手指,淡然道:“杀你,就是这么简单,一指之力而已。寂寞啊……”

    他面朝瑶海,面色平静,海面上,秦牧正在向这边走来。

    另一个秦牧背负双手立在凉亭中,等待秦牧的到来。

    他看着秦牧走近,来到他的身边,也面朝大海。

    “牧天尊似乎一点也不惊讶。”

    他瞥了秦牧一眼,笑道:“倘若我看到另一个我就在跟前……”

    他微微皱眉,觉得似乎哪里有些不对劲。

    而在真实的世界中,秦牧正坐在他的身后,为自己斟了一杯茶,端起茶杯放在嘴边,心道:“这一招不坏,我很难抵挡,只有以命换命。昊天尊的确大有长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