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三十二章 三垣上识

    叔钧将天市垣上识传授给他,便立刻让秦牧提供给自己的气血和神识恢复肉身,秦牧试探一番,太微垣上识和天市垣上识在运行时像是两种不同的神识功法,需要自己去分散精力同时控制两种不同的路径。

    他不禁狐疑道:“天市垣上识与太微垣上识,还是不能填满太初原石,这功法还是缺少了三分之一。而且这两种功法分裂,并非是一体。你莫不是用其他功法骗我?”

    “小鬼,我生前乃是何等存在?也会骗你这等卑微的小人物?你先将我的脑袋恢复一半,我再传授给你紫薇垣上识。”

    叔钧冷笑道:“紫薇垣上识才是三垣上识的总纲,有了紫薇垣上识才能统帅三识,达到一体。我观你的为人处世,发现你小子阴险狡诈,我信不过你。你先复原我一半头颅,我再传你紫薇垣上识!”

    秦牧大怒:“你我才认识多久,你便将我看穿了?”

    “三岁看大七岁看老,你而今不止三岁,你毕生品性我都看得一清二楚。废话少说,快提供给我气血神识!”

    秦牧咬牙,搬运气血催动神识,涌向太初原石的祭坛,祭坛上的大肉球立刻贪婪的汲取他的气血和神识,借助祭坛和太初原石的力量来恢复滋生血肉。

    很快,这个大肉球旁边又长出一只大肉球,秦牧眼角跳动:“这厮用我的气血神识来恢复他的另一只眼睛。万一这厮首先恢复脑子,最后再恢复脑壳,我岂不是要亏大了?”

    叔钧吞噬气血和神识的速度极快,没多久秦牧便又枯瘦如柴,颤巍巍的炼制一些灵丹来补充气血。

    叔钧的第二只眼睛恢复,祭坛上两只大肉球啵啵两声张开,露出两只大眼珠子,催促道:“快点快点!你这种微弱的生灵,实在太细小了,连气血都恢复得这么慢!”

    秦牧哼了一声,颇为不快:“你们这些史前的傻大个子,气血和神识这么强,还不是被古神灭绝了?”

    叔钧大怒,两只大眼珠子在祭坛上蹦跶来去:“你懂个屁,我们只是内部不团结,太帝居余氏有着自己的想法,抵抗不力,甚至说不定还投了敌!还有人投降了,还有一大帮子跑了去建造另一个世界,若非如此,我们岂会这么惨?”

    秦牧专心致志的恢复气血,等到恢复到巅峰状态,又被叔钧抽空。

    “他若是打造大脑,我就弄死他!”秦牧心中发狠道。

    好在叔钧在打造自己的脑壳,让他松了口气,倘若叔钧真的恢复了自己的大脑袋,秦牧真的担心自己不是他的对手。

    到那时,叔钧的神识只怕要远超过他,弄死他取而代之只怕也是不难。

    现在他的长处在于,自己活着,而叔钧是死的,叔钧必须要依靠自己,然而倘若这尊造物主活过来,那么局势便会逆转。

    叔钧打造出整个脑壳时,秦牧立刻停止供应给他神识和气血。

    叔钧忍耐下来,两只眼睛住进眼眶里,将紫薇垣上识倾囊相授,等待他学会之后继续为自己提供气血和神识。

    秦牧心花怒放,立刻尝试着把紫薇垣上识与太微垣、天市垣结合起来。

    他这次催动三垣上识,但见紫薇垣形成三十九星宿,一百六十三尊星斗正神,太微垣形成二十星宿,七十八尊星斗正神,天市垣形成十九星宿,八十七尊星斗正神。

    三垣上识完全催动,形成一个大罗周天将太初原石的内部空间填满!

    秦牧顿时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以极快的速度提升!

    “七十八星宿,三百二十八星斗正神,与大周天星斗正神的数目有些不对,大周天星斗应该有三百六十星宿才对。”

    秦牧暗暗思量,心道:“这么说来,三垣上识,并非是造物主最顶尖的功法!肯定还有其他功法在三垣上识之上!”

    祭坛上,大骷髅脑袋张开眼睛打量太初原石内部的星空,但见一尊尊古神的虚影出现在这个红色的世界的天空上,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心道:“这后世的小辈,懂得的东西真多,这小子修改之后的法门倘若拿到我们那个时代,肯定是最绝顶的绝学,不比太帝居余氏的绝学逊色!”

    经过秦牧改良后的三垣上识融合了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还有便是天庭道门这百万年来研究古神得到的大道符文,因此才能将三垣上识提升到让叔钧都为之惊叹的程度!

    秦牧修炼一番,损失的神识很快提升到巅峰,神识也在越来越强,越来越韧!

    不仅如此,他还发现他观想七十八星宿,三百二十八星斗正神,神识所形成的星斗正神竟然在不断的烙印在他的肉身之中,让他的肉身也在不断提升!

    秦牧啧啧称奇,这种观想对肉身的提升也是极大,不逊于最顶尖的帝座绝学!

    “造物主占据了先天优势,天生神识强大,肉身强大,而这小子倘若继续修炼的话,只怕用不了多少年,他便可以直追造物主了。”

    叔钧忍不住道:“小鬼,现在可以继续了吧?”

    秦牧一边催动三垣上识,一边继续提供给他气血和神识。

    叔钧欢欣鼓舞,汲取他的气血神识,心道:“等到我的头颅恢复,便可以一举夺回太初原石,将他的神识逼出,甚至反客为主,将他的意识抹杀!嗯,先不能抹杀他,我没有完全恢复之前,还须得留着他的性命,方便我在这个时代行走,探知这个时代的更多秘密……不过,我必须要制服这小子,让他成为我的奴隶,为我效忠!”

    过了良久,叔钧的头颅表面长满了皮肤,打算重造大脑,就在此时,供应来的气血和神识戛然而止。

    叔钧继续吸收,然而什么都吸收不到,不由大怒:“臭小子,我的头颅还未复原,继续供应给我气血和神识!”

    秦牧诧异道:“前辈,你的脑袋明明已经恢复,咱们之间的约定完成,我不欠你什么了。为何还要继续提供给你气血和神识?我又不是天河,我的气血和神识都是千辛万苦修炼来的。”

    叔钧勃然:“我的脑子还没有恢复!还有耳朵,还有牙齿舌头,鼻子也没有!头顶还没有头发!”

    秦牧摇头道:“我们适才说好了只恢复你的头颅,没说要恢复你的脑子。前辈稍安勿躁,你还有什么更好的宝贝儿?比如说,怎么动用太帝印的威能?你传给我,我帮你恢复脑子……”

    叔钧怒不可遏,咒骂不绝。

    秦牧露出难色:“前辈,要不这样,我吃亏一点,多给你一些神识和气血,让你长出一些头发?”

    “我杀了你!”

    祭坛上的大脑袋双眼怒睁,呼啸冲天而起,怒气冲冲向太初原石外飞去,就在此时,太初原石的空间中,那三百二十八尊星斗正神的虚影齐齐出手,镇压下来!

    叔钧吃了一惊,立刻被这些星斗正神压住,打回祭坛。

    “混账小子!”

    那颗大脑袋两只眼珠子瞪出眼眶,神识迸发,抵挡星斗正神的围攻,厉声道:“你以为你能炼死我?做梦?我经历血锈大战,历劫不死……”

    他的神识精妙,竟然想什么便有什么,神识化作各种武器、神兽、神魔,甚至阵法、神通,来抵挡秦牧的攻击。

    只是他没有大脑,现在的神识远不如秦牧,很快被一尊尊星斗正神虚影攻上祭坛。

    叔钧心中大惊:“真是教会了徒弟,打死了师父!这小子学得太快了!”

    他岌岌可危,连忙神识波动,高声道:“住手!我造物主一族只剩下我一个,你杀了我便相当于把我们灭族!我们造物主亘古至今留在宇宙虚空中的不灭神识会因我之死而诅咒你,你杀我便会遭到诅咒,厄运不仅跟着你,同样跟着你的子子孙孙!”

    秦牧吓了一跳,停止攻击,试探道:“天庭不还是有个造物主吗?”

    叔钧得以喘息,冷笑道:“我只是猜测那是个造物主,但未必一定便是。”

    秦牧笑道:“你还有族人创造出另一个世界,他们还活在那里!”

    叔钧收回两只眼睛,冷冷道:“他们不在这个世界之中,这个世界里只剩下了我,我死了,你便等着承受我族亿万已故的族人的诅咒吧!”

    秦牧面色阴晴不定,他对叔钧的说法心存疑虑,不知他说的是真是假。

    难道说史前造物主真的可以在死亡之后犹自能保存自己的意识,诅咒那个把他们灭族的人?

    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不过,从赤皇的经历来看,倒的确有这种可能。

    赤皇在探索一个残缺不全的小宇宙时死在其中,身躯化作悬空界,他的神识不灭,直到明皇举行大祭,将他唤醒,告诉族人悬空界的路径,给赤明时代留下了一线生机。

    赤皇能够做到这一步,那么以神识称霸史前的造物主一族,也能做到!

    “叔钧若是最后一位造物主,岂不是谁都不能轻易动他?这家伙像是一只大刺猬,谁碰他扎谁的手!”

    他收回那些星斗正神虚影,叔钧松了口气,冷笑道:“现在知道厉害了?你杀了我,你非但要受到诅咒祸及子孙,还永远也无法动用太帝印!”

    秦牧笑道:“太帝印多半需要匣子中的祭坛才能动用,我很快便能琢磨出用法,前辈大可以放心。”

    叔钧的两只大眼珠子在眼眶里跳了跳,怒哼一声。

    秦牧注意到他的表情,心中舒了口气:“太帝印果然与匣子里的祭坛有关。”

    正在此时,天庭突然剧烈震动,秦牧心中一惊,立刻走出缦回廊阁,抬头看去,只见天空中一道绚丽的光芒洞照,破开虚空,消失在天空深处!

    那是一座灵能对迁桥,光芒形成漏洞的形状!

    只不过,这灵能对迁桥的规模之大,有些超出秦牧的预计!

    “帝后娘娘好大喜功,打造了这么大一座灵能对迁桥,只怕连舰队也能轻易通过!”秦牧心中骇然。

    而在此时,元界延康,京城外,一座巨大的祭坛突然光芒迸发,冲天而起,与另一个世界映照而来的光芒交汇,连接天庭与元界两个大世界!

    京城中,一个和尚一个道士飞速来到祭坛边,抬头看着这无比壮观的一幕,道士笑道:“太上皇,天庭与下界联通了,或许我们也该启程,去天庭转一转了。”

    “太上国师稍安勿躁。”

    那光头和尚笑道:“等到天庭来人之后再说。”

    他们正说着,一个貌美的少女从祭坛的光芒中探出头来,好奇的东张西望,瞥见两人,笑道:“和尚,道士,这里是何处?”

    求月票,求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