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三十三章 牧天尊的死穴

    和尚与道士震惊于那女子的美丽,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道士连忙道:“这位小娘子,这里是延康。你是从哪里来的?”

    “延康?”

    那少女正是云初袖,闻言眉开眼笑,道:“那么就是元界了。延康是牧天尊那个小家伙的地方,听闻他还是延康霸体,所谓的延康变法三杰。这灵能对迁桥是两个祭坛相连,本宫在天庭打造一座,他在延康留了一座,于是这两座桥就连在一起了……”

    她想到这里,道:“和尚道士,你们去把你们的皇帝唤过来。”

    和尚与道士慌忙返回延康京城,过了不久,灵毓秀率领文武百官前来,云初袖眼睛一亮,笑道:“延康的皇帝竟然是个女子。我就说女子做皇帝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那些老顽固偏偏有各种理由搪塞。”

    灵毓秀率众上前参拜:“下界小国的天子,拜见天庭上神。”

    云初袖笑道:“不必多礼。女子做皇帝很好,其实也没有那么惊世骇俗,本宫很欣赏你。既然天庭与元界相连,那么你也时常可以去天庭转一转,陪本宫解解闷儿,不必一直留在下界。”

    她递来一块腰牌,道:“你带着我的腰牌,来往天庭畅行无阻。”

    灵毓秀称谢,收下腰牌,道:“延康贫瘠,百姓没有维持生计的道路,不过延康有大量督造厂,是否可以去天庭买卖货物?”

    云初袖想了想,笑道:“你们延康的督造厂能够制造些什么?”

    灵毓秀道:“小到日用品,大到神兵舰队,都可以制造。”

    云初袖眼珠子转动,笑道:“灵能对迁桥你们能制造吗?”

    灵毓秀点头,道:“国中工匠制造过这种灵能对迁桥。”

    “价格几何?”

    灵毓秀唤来工部尚书,工部尚书报出一个数字,用的是天庭的货币。天庭铸币,叫做天币,不过延康内部流通的货币还是大丰币,需要换算一番。

    云初袖大怒,冷笑道:“造父天宫的老狗,竟然贪墨了本宫这么多钱!延康造一座灵能对迁桥花的钱,连造父宫百分之一也不到!”

    灵毓秀不敢说话。

    云初袖道:“延康皇帝,你随本宫去一趟造父宫,你们延康负责制造灵能对迁桥的部件,让造父宫组装起来,价格不会低了。”

    灵毓秀大喜,带着工部尚书和几个精通术数的重臣跟随着她走入灵能对迁桥。

    云初袖看去,只见这几个重臣中竟然还有两个是女子,其中一个女娃是狐狸精变化的,毫不掩饰自己身后的白狐尾巴。

    “延康有女皇帝,女官也有很多,天庭便没有这么多女官。”云初袖心道。

    她却不知跟在灵毓秀身边的女官是狐灵儿和司芸香,这次与造父宫谈判,关系到延康今后的发展,必须要带着她们二人。

    灵能对迁桥旁,和尚目送她们走入灵能对迁桥,面带忧色,低声道:“白圭,秦教主定下的韬光养晦制造兴国,真的可行吗?”

    那道骨仙风的道士沉声道:“打不过天庭,只能融入天庭的体系之中,让自己不成为天庭的敌人。我们延康借机发展,缓缓壮大,不过天庭体系倘若没有内忧,没有外患,秦教主的计谋只会让天庭愈发稳固。但只要天庭有了内忧外患,便是延康崛起,飞黄腾达之时!”

    那和尚目光深远,叹道:“天庭这等庞然大物,真的会有内忧,会有外患吗?”

    “太上皇还是不必考虑这些了。”

    道士笑道:“天庭没有内忧,秦教主也会给天庭制造出内忧,没有外患,秦教主也能给天庭制造出外患。他有这种本事。”

    和尚想到秦牧在延康的作为,不禁失笑,道:“他的确有这种本事。”

    道士继续道:“而我延康只需要在这段时间内苦修内功,仅靠制造兴国还不足以铲除天庭,还需要延康自强,倘若延康有着许多帝座强者,甚至天庭境界的强者,将来可期。”

    灵毓秀到了天庭,四下张望,不禁震撼于天庭的富丽奢华,良久才回过神来,试探道:“上神,牧天尊是否在天庭?”

    云初袖瞥她一眼,似笑非笑道:“你是他的小情人?”

    灵毓秀脸色微红,摇了摇头。

    “他现在住在瑶池,被看得死死的,但还忍不住折腾。”

    云初袖摇头笑道:“天庭中想对付他的人很多,但现在都被他折腾的没有脾气。”

    灵毓秀暗暗松了口气,云初袖目光打量她,落在她的胸前,若有所思:“原来如此。本宫原以为牧天尊志趣高雅,看重女子外表的同时也看重内在,没想到他这么庸俗低俗,只重视胸。原来本宫输在这一点上……”

    灵毓秀眨眨眼睛,注意到才一眨眼的功夫,云初袖的胸脯便似乎大了一圈,心中纳闷。

    灵能对迁桥连接元界,引起的震动不小,灵能对迁桥的作用极大,可以让天庭的兵力快速到达诸天万界,明眼人一看便知这对天庭统治诸天万界万分有利!

    倘若可以用这种对迁桥将诸天万界连接起来,那么天庭的统治必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甚至天庭无需养那么多的兵力!

    只要诸天万界连接天庭,甚至可以裁削一些不必要的军队,无需派出那么多的神魔大军驻扎在各个世界提防叛变!

    哪个提防有叛乱,天庭的大军直接通过灵能对迁桥碾压过去,便可以平复叛乱!

    如此一来,省下了不知多少辎重粮草灵丹妙药,天庭的开支便可以大大降低,而且统治比从前更加稳固!

    再加上各界上贡,也省去了路上的消耗,天庭的神人下界作威作福,也是无比顺畅!

    不过听到灵能对迁桥是从秦牧这里传出去的,不免让人惊讶,让人揣测他的用意,然而还是有使者络绎不绝进入瑶池缦回廊阁,送来各种宝物,意图换来灵能对迁桥的图纸。

    龙麒麟将这些使者送来的宝物笑纳,道:“教主已经命人把图纸送到天庭道门,你们尽管前去道门所要图纸便可。”

    有使者打算讨回宝物,被烟儿赶了出去。

    这几日烟儿、齐九嶷、云渐离等人回到缦回廊阁,帮助秦牧处理各种事务。

    十多日后,又有一座座灵能对迁桥被打造出来,一道道光芒冲天而起,在天庭的上空形成瑰丽的景色。

    “天尊,我将下界了。”

    云渐离向秦牧请辞,道:“而今天庭与元界连通,下界变得简单无比,我将去延康看看到底什么是变法。”

    秦牧点头,写了几封书信交给他,道:“云兄下界后,可以前去西土上苍神宗见虚生花,延康道门见林轩道主,须弥山见战空如来,小玉京见王沐然,他们都是下界变法的领袖。”

    云渐离郑重的收了书信,起身告辞。

    秦牧望着天庭上空的一个个漏斗状的光芒,松了口气,目光闪动,心道:“如此一来,延康便安稳了。”

    正在此时,云初袖的声音远远传来,笑道:“牧天尊,你要死了!”

    秦牧循声看着,只见这女子乘着小船从海面上驶来,似乎与从前有些不太一样,没有好气道:“你才要死了!”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落在这女子的胸前,云初袖很是得意,不自觉的挺了挺胸膛。

    小船来到岸边,她从小船上跳下来,秦牧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跟着她的胸脯上下颤了颤。龙麒麟注意到他的视线,心中一突:“糟糕!教主被帝后娘娘抓住弱点了!”

    云初袖快步走来,咯咯笑道:“你真的要死了!昊天尊召集天庭的巨头议事,说火天尊、虚天尊从太虚中,传来讯息,说这些日子太虚异变,请天庭派出强者前去,免得太虚的异动祸及天庭。天庭的巨头商议一番,决定派出一位天尊率众前往,作为先锋部队去与火天尊、虚天尊汇合。你猜这位天尊是谁?”

    秦牧闷哼一声:“不会便是我吧?”

    云初袖挽住他的左臂,把他的左臂夹在胸间,满面笑容,欢呼道:“正是大名鼎鼎的牧天尊!虽然有些古神反对,但毕竟是少数,而且天帝也点了头,说必须要派牧天尊前去。”

    秦牧试着挣脱一下,但云初袖抱的很紧,不由心神一荡,便没有强行挣脱。

    “教主完了!”

    龙麒麟见状心惊肉跳,暗道糟糕:“教主被拿住死穴了!”

    秦牧目光闪动,试探道:“天帝我还没有见过。这位天帝陛下是用造化神器制造出来的吗?”

    云初袖瞥他一眼,笑吟吟道:“牧天尊似乎丝毫也不为自己的安危担心,反倒顾左右而言他。实不相瞒,这次陪你一起前往太虚的多数都是要取你性命的人,除了各大天尊的弟子之外,还有一位对你颇为不爽的强者。你猜猜他是谁?”

    秦牧摇头,被她抱着胳膊不由自主的跟着她向缦回廊阁走去,只觉左臂很是柔软暖和。

    “教主死定了!”

    龙麒麟面色如土:“那是天帝的媳妇儿!”

    云初袖笑道:“灵秀军的领袖,独臂神刀洛无双!洛无双听到他也要一起去太虚,两只眼睛冒出两道刀光,别提有多开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