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三十四章 心有所想,即为现实

    “神刀洛无双?他也去太虚?”

    秦牧微微皱眉,洛无双对他的恨意极深,若是洛无双也去太虚,只怕的确凶险万分。

    “太虚到底是什么地方?”

    秦牧不着痕迹的从她怀里抽出手臂,忍不住问道:“我来到天庭后便听闻有这么一个地方,很是神秘。为何要去探索那里?”

    “还不是因为无忧乡?”

    云初袖道:“秦天尊建立无忧乡,把开皇天庭搬到那里去,虽说开皇时代湮灭,但是开皇天庭的主力尚存。这次天庭讨伐元界叛逆,为何不动酆都?还不是因为没有寻到无忧乡?”

    秦牧心中微动。

    云初袖继续道:“开皇毕竟是秦天尊,他虽说背叛了天盟,但他毕竟是开创天盟的五大元老,他不死的话,很多人心里不安。而且他偏偏又不肯安分一些,这次讨伐元界叛逆,便听闻有消息说,他在无忧乡发号施令,让酆都避战,潜伏下来。酆都是小打小闹,然而无忧乡才是天庭的心腹大患。”

    她仔细打量秦牧的表情,却没有发现秦牧的神态有什么异常,似笑非笑道:“牧天尊倒是淡定从容。秦天尊秦业,是你的祖宗,你对他一点也不好奇?”

    “当年我与他同游龙汉初年的天庭,他做事犹犹豫豫,不爽快,而且脑后长着反骨,竟然对昊天尊下毒手,还敢在瑶池杀人,忤逆元姆夫人!我当时便看出他注定要做反贼,鄙视他的处事为人。我的肉身是他的血脉,但我灵魂与开皇血脉无关。”

    秦牧一身正气,大义凛然道:“而今他是叛逆,而我则是天庭的牧天尊,自然要与这个反贼划清界限!倘若我在太虚见到了他,一定要狠狠的唾弃他!娘娘,火天尊虚天尊有没有寻到这个逆贼?”

    云初袖细细观察他的细微表情,还是没有看出任何不妥之处,似乎与开皇决裂是秦牧的真实想法。

    她摇头道:“有消息说,无忧乡可能便在太虚,因此这些年天庭一直探索太虚,企图寻到无忧乡的下落,铲除这个隐患。火天尊和虚天尊到了太虚之后便分散了,他们寻到了许多奇怪的地方,太虚这个地方,处处透露出诡异……去太虚,人不能多,人越多便越是危险。这次由你这位天尊率众前往太虚,总共只有三百人。”

    秦牧心中微动,道:“娘娘去过太虚?”

    云初袖脸色微变,显然是想起了过去,但不愿多谈,道:“天帝陛下的旨意很快便会来到瑶池,你等着接旨,稍作整顿便去太虚送死罢。”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娘娘不去么?”

    云初袖咯咯笑道:“我去哪种地方做什么?那里多么危险恐怖,我才不会去哪种可怕的地方。”

    秦牧好奇道:“那么娘娘这么着急的找我来,所为何事?不会是仅仅为了告诉我这件事情吧?”

    云初袖脸色阴晴不定,突然叹道:“我是想去,但我不敢真身前去。”

    秦牧打算详细询问,龙麒麟道:“教主,该吃饭了。”

    秦牧走上前去,炼制一些灵丹交给龙麒麟,龙麒麟盯着自己的饭盆,认认真真的对付着灵丹,突然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教主,我从齐九嶷那里听到一个故事,笑个半死。我说给教主听听。”

    秦牧嗯了一声,好奇道:“齐九嶷讲了什么有趣的故事?”

    龙麒麟道:“从前有个人,他很好色,然后他死了。故事讲完了,好不好笑?哈哈哈哈”

    秦牧盯着他,龙麒麟收了笑声,继续认认真真的吃着灵丹。

    秦牧起身,淡然道:“你讲得很好,我跟你讲个故事。这盆灵丹中有一粒是有毒的。我的故事讲完了。”

    龙麒麟立刻停口,盯着盆里的灵丹,额头冒出冷汗。

    不多时,有神官前来宣旨,命天尊秦牧率领三百神魔前往太虚,与火天尊、虚天尊汇合。

    秦牧接旨,却见那神官背后有三百尊神魔,为首的便是洛无双,身边跟着一个灵秀军弟子,也是一个断臂。而其他神魔修为有高有低,应该是天尊的弟子。

    那神官上前,正是上次前来打扫瑶海的神官,笑道:“牧天尊,船已经备好,天尊准备一下,尽快上路。”

    秦牧看向海面,果然看到一艘楼船,笑道:“辎重备好了吗?太虚的地理图何在?”

    那神官摇头道:“太虚用不着辎重,太虚也没有地理图,到了那里,天尊便会明白。”

    洛无双等人已经登船,秦牧微微皱眉,向烟儿和龙麒麟道:“此行凶险万分,你们留下来,不必随我前去。我走之后,烟儿你带着龙胖去见南帝朱雀,有她保护你们,没有凶险。”

    烟儿迟疑一下,道:“公子,这三百尊神魔中,最低有两百位对你动了杀心。我在身边也可以保护公子……”

    “用不着。”

    秦牧微微一笑,道:“倘若无忧乡果真在太虚,那么我哥哥也在那里。有我哥在,谁也动不了我!”

    烟儿仔细想了想,取出一盏灯笼,道:“公子带着这件宝物,这是天尊娘娘给我护身用的。”

    秦牧收下灯笼,登上楼船,却见云初袖也在船上,不由微微一怔,笑道:“娘娘不是说不去吗?”

    云初袖叹了口气,有些精神不振,面带忧色道:“我心里一百个不想去,然而又很想再去一趟,探一探这太虚的真正面目。”

    楼船缓缓浮空,驶向天庭的北方,秦牧试探道:“太虚真有这么恐怖?娘娘倘若去过那里,不防说一说里面的凶险,让我们早做准备。”

    云初袖犹豫片刻,道:“我的确去过那里。当时本宫带着天庭神武军十万大军,还有当时天庭的四位天师中的两位,以及本宫的得意门生,打算探索太虚。”

    秦牧心头一跳,神武军是与羽林军齐名的天庭十卫之一,选拔的是最为强大的神魔填充入军,每尊神魔都是身经百战!

    他在鬼船上见到过羽林军的将士,每一尊神魔几乎都是玉京境界的可怕存在,甚至更强!

    帝后娘娘率领事卫之一的神武军探索太虚,其目的只怕不是探索,而是打算攻占这个地方!

    “太虚是这片宇宙中的一个遗迹,是一片光晕地带。但是进入其中便会发现另有洞天。”

    云初袖靠在他的肩膀上,回忆往昔,悄声道:“那时,我们进入那片光晕地带之后怪事便屡屡发生,各种光怪陆离的怪事,想象中的生物,层出不穷。”

    她皱紧眉头,道:“我们遭遇了各种奇怪事件的袭击,死伤惨重,神武军十不存一。连本宫和那两位天师也被重创!直到后来,岳天师突然觉悟,参悟出了太虚的秘密。那就是心有所想,即为现实。”

    秦牧心头微震:“心有所想,即为现实?这位岳天师的意思是……”

    “他的意思是,袭击我们杀死神武军将士的,其实是我们心中所想的各种大恐怖。我们所恐惧的东西,在太虚变成了现实。”

    云初袖道:“有人幻想被雷劈死,便真的有可怕的雷霆袭来。有人幻想有千头万手的魔神杀他,便真有这样的魔神出现。有人担心天塌地陷,便真有天塌地陷星球从天空坠落。各种大恐怖不断袭来,以至于天庭最为强大的军队被打得落花流水,根本没有看到太虚的真面目便不得不返程。最后,活着走出太虚的,只有本宫一人,但也身受重创,险死还生。两位天师……”

    她叹了口气,黯然道:“两位天师都是智慧高绝的存在,也是帝座圆满的大高手,可惜都没能活着出来。”

    秦牧眯了眯眼睛。

    云初袖说得实在太恐怖,太虚真的是这样一个可怕的地方?

    “重创娘娘的是什么大恐怖?”秦牧问道。

    “天帝。真正的天帝。”

    云初袖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声音有些沙哑:“本宫虽然杀了他,但最怕的也是他!在太虚中他再度出现,杀向我们,我怕了……”

    她连打几个冷战,不寒而栗。

    秦牧突然道:“那么两大天师和其他幸存者是怎么死的?那位岳天师既然已经参悟出太虚的秘密,知道心有所想即为现实,那么他肯定会约束众人心无所想。对于他们这等存在来说,应该不难办到吧?为何他们都死在太虚,只有娘娘一人活着出来?”

    云初袖露出纯真无邪的笑容,美得令人心动,她还挺起了胸膛,领口的衣衫被崩得很紧,秀色装不住要往外跳出来,笑道:“牧天尊想说什么?”

    秦牧对她诱人的神态视而不见,微笑道:“我想说的是,在那种大恐惧之中,幸存下来神武军的将士已经丧失了理智,惶恐不安,而且娘娘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为了自保最佳的途径便是杀掉其他人,让他们再也无法思考。心有所想即为现实,只要他们死了,便再也不用想了。”

    他的目光死死的盯着这少女姣好的面容,一字一句道:“于是,娘娘便杀了他们。娘娘还信不过两位天师,于是也杀了他们。娘娘就是靠这种办法,活着走出了太虚。”

    云初袖咯咯笑了起来,胸脯波浪起伏不定:“牧天尊,我们果然是一路人!你一下子便猜出了本宫离开太虚的办法,你我或许才是真正的一对儿!”

    秦牧对她的妖娆视而不见,淡淡道:“娘娘,我们并非是一对儿,也永远不可能是一路人。我绝不会抛下自己的同伴,更不会对同伴痛下杀手!我只是见惯了黑暗,才能猜出娘娘的蛇蝎心肠。”

    云初袖冷笑一声:“牧天尊,你太理想化了。他们并非是我的同伴,只不过是奴隶仆人罢了,不是他们死便是本宫死,所以只能是他们死!等到你到了太虚,面对与我同样的处境,你的选择只会与我一样!你我始终是同路人!即便现在不是,将来你也会变得与我一样!”

    秦牧皱眉。

    楼船驶出北天门,从天河上空驶过,下方是天庭的军营,北落师门。那里驻扎着数之不尽的神魔与战舰,一座座诸天环绕北落师门的群星,这些诸天供养北落师门,提供给这座兵营所需的粮草辎重。

    秦牧望向这座兵营,神光冲霄,浩瀚百万里。

    天庭太强大了,别说天庭十卫,就算是北落师门,都足以让延康覆灭万千次之多!

    “自从太虚的秘密被本宫说出来之后,天庭便开创出各种各样的法门,让自己心无所想,这里面以佛门的非想非非想最为有名。”

    云初袖道:“非想非非想,可以让自己的想法处在若有若无之间,让太虚无法把自己的想法变成现实。这是大梵天开创出的法门。你学过吗?”

    秦牧摇头。

    云初袖露出妩媚笑容,看着黑暗的星空中出现的一抹光晕。

    洛无双向这边走来,沉声道:“那么,天尊最怕的是什么?”

    秦牧转身向他看去,微笑道:“我是霸体,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洛神刀最怕的是什么?”

    “我神刀在手,无所畏惧。”洛无双淡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