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三十六章 心魔乱舞

    “太虚世界很是古怪,心有所想即为现实,难道整个太虚其实都是由神识构成?史前造物主借助太初神石来观想,或许,整个世界的形态其实是一块太初神石?这个世界运行的原理是什么?”秦牧陷入思索。

    其他人催动非想非非想,让自己的思维意识处在近乎静止的状态,不让自己的心魔变成真实,但是这样一来也就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而他之所以不主动去学非想非非想,正是因为他有着无比旺盛的好奇心,他想要探索出太虚这个世界的真相。

    没有思考能力的话,很难从各种乱象中寻到真实。

    洛无双还在与他的心魔秦牧厮杀,船上的神官则打算驾驭这艘楼船从旁边驶过去,洛无双显然不是他的心魔的对手,现在抛下洛无双远离此地才是正确的决定。

    秦牧依旧在怔怔出神,心道:“太虚可能就是史前造物主构想的太初神石宇宙,这种空白思维捕捉到我们心中恐惧,将我们心中恐惧变成现实。”

    “心中恐惧便是道心中的心魔,我适才想到史前造物主,多半是因为我的眉心中住着叔钧造物主,叔钧是我心头之患,所以太虚才会显化出一位造物主来。”

    “洛无双因为早年败在我手中,我便是他的心魔,所以他询问谁在胡思乱想时,不由自主的便怀疑我,所以他的心魔才会显现。”

    秦牧想到这里,立刻神识精纯,摒弃杂念,不去想其他天尊。

    那些天尊是他的心魔,尤其是御天尊这等恐怖的武器,更是莫大的心魔。

    倘若去想的话,万一这里出现一尊御天尊,只怕会引起大乱。

    “那么,为何这太虚只会勾起心魔?为何只会显化出心中恐惧?”

    秦牧陷入沉思,对于其他人来说,太虚是一个无比危险的地方,然而对他来说太虚同样也是无比巨大的能量,倘若能够调动太虚的力量,显化出为自己而战的神兵利器,甚至神魔,岂不是可以对抗天庭?

    就在此时,洛无双的怒吼声从后方传来,秦牧急速来到船尾,但见后方的刀芒比先前强烈了数倍,洛无双的神刀竟然构建出一重重天穹,斩向他的心魔秦牧!

    “洛无双是天才!在这场战斗中,他竟然突破了原有的境界,让自己的刀法再上一重天!”

    云初袖和怜花魂来到他的身边,云初袖赞叹道:“他的刀法入道,比从前更厉害了。他的心魔只是比他强了一线,现在他可以击败他的心魔了!”

    刀光耀眼,如同一轮骄阳,光芒爆发之后随即暗淡。

    洛无双身躯伟岸,从那渐渐消退的光芒中走出,手中提着心魔秦牧的脑袋,几步之间追上楼船,降落在船尾。

    他浑身是血,遍体鳞伤,但气势却犹胜从前。

    秦牧微微皱眉,看得出这独臂男子的伤势极重。

    洛无双将心魔秦牧的脑袋抛出,那颗脑袋滚到秦牧脚边,秦牧抬头向洛无双看去,却见他杀气腾腾迈步向自己走来,突然咚的一声直挺挺倒下,昏死过去。

    他带到船上来的那个弟子急忙奔来,取出伤药为洛无双疗伤。

    突然,云初袖冷声道:“昏死的人最危险,现在立刻杀掉洛无双我们便还有救!”

    那弟子心中一惊,猛然放下刀匣立在脚边,守护洛无双,怒喝道:“疯女人,你胡言乱语什么?”

    船上其他人也是心头大震,看向云初袖,不明白她为何这么说。

    云初袖冷笑道:“一个人在昏死之后,其神识紊乱,道心失控,反而最是危险。昏迷之中,胡思乱想,群魔乱舞,会有不可预测的大凶险!”

    正在此时,突然哒哒的声音传来,众人循声看去,只见太虚的光芒中一口箱子出现,箱子上洛无双的心魔秦牧出现在众人的视野中。

    接着又是哒哒的声音传来,第二个心魔秦牧出现,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

    很快,出现的心魔秦牧越来越多,就在这短短时间内,便有三五十口箱子从太虚的光芒中走出,每一口箱子上皆有一个心魔秦牧!

    “来不及了……洛无双之所以把牧天尊想象的那么强,就是因为他有着霸体的名头。”

    云初袖叹了口气,高声道:“所有人全力催动楼船,远离此地!”

    楼船顿时加速,疯狂向太虚光晕深处驶去,而在楼船后,三五十个秦牧同时暴起,直追楼船而来,飞剑光芒闪耀,一道道光芒先他们一步来到船上。

    嗤、嗤、嗤的破空声传来,楼船被那一道道剑光刺穿,破开一个个大洞,而甲板上剑光如同鱼龙舞,在人群之中穿梭。

    船上众人立刻陷入危险之中,纷纷施展神通催动神兵抵挡。

    突然一声惨叫传来,一尊神人被一剑刺穿身体,元神立刻脱体飞出,然而他的元神刚刚飞出身体便被另一道剑光定死在空中!

    船上一片混乱,秦牧也祭起剑丸,抵挡剑光,洛无双想象中的他还是当年的剑法,在而今的他看来已经粗陋不堪。

    然而洛无双想象中的他实在太强,他只能寻机破解剑法,但是与心魔秦牧的剑光碰撞,便将他震得元气散乱!

    “我在洛无双的心中太强了!”

    秦牧咬牙坚持,剑丸翻飞,迎着一道道在船上穿梭的剑光向昏迷不醒的洛无双接近。

    昏迷中的洛无双意识散乱,更多的心魔秦牧从虚空中走出,追杀楼船,情况越来越危急。

    另一边,云初袖和怜花魂也在对抗游龙般的剑光,向洛无双靠近。

    秦牧身躯腾挪,很快来到洛无双跟前,洛无双的那个弟子却也忠心耿耿,一直守护在他的身边,刀光开合抵挡剑光,免得剑光伤到洛无双。

    秦牧杀至他的跟前,立刻十指翻飞,快如狂风暴雨,飞速点在洛无双全身各处。

    那弟子心中一惊,不假思索便一刀向他斩来,刀光来到秦牧头顶这才生生止住。

    他看出来秦牧并非是要杀了洛无双,而是要将洛无双救醒,经过秦牧这一连串手法点下,洛无双身上的剑伤已经不再流血。

    云初袖杀来,见状怒道:“你还不快杀了他?”

    秦牧充耳不闻,双手十指闪动,接触一种奇异的印法,神识仿佛化作一朵莲花,随着他的印法落下,落在洛无双的眉心处。

    另一边怜花魂飞身而来,双手向洛无双和秦牧推去。

    这个少女的体内迸发出无比强大的气息,双手推出,气血惨烈无比,神通爆发,竟然发出莽咕莽咕的巨响!

    秦牧身后突然长出一颗脑袋,接着钻出四条手臂,四只手掌同时施展天印,与这少女的掌力轰然撞在一起。

    两人神通碰撞,怜花魂的双手中传来的力量出奇强大,秦牧闷哼一声,身形翻起,头下脚上,另外两条手臂依旧稳稳的施展印法,一道道神识神通打入洛无双的眉心中。

    秦牧落地,四条手臂突然嘭嘭炸开,被怜花魂的神通硬生生震碎,骨骼断裂。

    怜花魂正要乘胜追击,云初袖横身挡在她的前方,两个少女目光对视,各有忌惮。

    突然,洛无双猛地翻身坐起。

    秦牧四条断臂缩回体内,身后的那颗头也消失不见。

    洛无双怔了怔,看向秦牧,沉声道:“多谢。”

    “别客气。”秦牧露出笑容。

    洛无双起身,一刀截断空中一道道剑光,楼船顿时加速,将后方追来的那些心魔秦牧远远抛开。

    他的法力修为要远超众人,全力催动楼船,让楼船速度大增。

    这次他因祸得福,实力精进,要超过那些心魔。然而这些心魔只是他昏迷时诞生的心魔,昏迷之时他对自己的实力没有清晰的认知,心魔秦牧的实力并非很强,然而他现在苏醒,倘若再起心魔,只怕心魔的实力也会更加强大!

    只要他没有击败秦牧,他的心魔秦牧便始终比他强一筹!

    只有击败秦牧,心魔才会散去。

    “我恩怨分明,你救我性命,我因此谢你。不过我的手臂也是断在你的剑下,这个仇我一定回报。”

    洛无双瞥见那些心魔无法追上楼船,松了口气,向秦牧正色道:“为了彻底破去我的心魔,我还是会向你挑战。”

    秦牧微微一笑,不以为意,道:“我对你的以刀入道也很有兴趣,你可以随时向我挑战。”

    洛无双收了神刀,看向后方,那些心魔秦牧已经不见踪影,低声道:“太虚制造出心魔,简直是一个巨大的造化神器,不过我们甩开这些心魔,那么心魔之后是否还会存在?他们难道会一直存在下去?”

    秦牧目光落在怜花魂身上,怜花魂又恢复如初,款款拜下,声音很是悦耳动听:“适才形势危急,妾身迫不得已冒犯了天尊,还请天尊见谅。”

    “适才的确是一片混乱,妹子无需自责。”

    秦牧温和笑道:“你的功法神通很是精妙,可否向我说一说门道?”

    怜花魂道:“妾身是出自昊天尊门下,修炼十八种帝座功法,将这些功法融会贯通而自创一门适合我的神功。”

    秦牧动容:“十八种帝座功法?妹子的确了得!”

    云初袖走来,笑吟吟道:“融合十八种帝座功法,已经可以称之为大天庭功法了。怜妹妹真是了得,堪称少年天尊了,倘若你修炼到帝座境界,便会有十八座天宫,修为之深,超过其他帝座强者十多倍!”

    怜花魂笑道:“云妹妹却也不差,不比少年天尊逊色。云妹妹是出自哪位天尊门下?”

    云初袖挽住秦牧的胳膊,娇笑道:“自然是牧天尊门下!人家是牧天尊一手调教出来的。”

    秦牧大是头疼,两个女子大眼瞪大眼,话中有话,都想知道对方转世变成了哪位天尊,因此试探对方口风。

    十天尊看似对彼此都很了解,然而十天尊之间实则是一池浑水,古神天帝在十天尊之中,帝后和元姆夫人也在十天尊之中,但是他们到底是哪位天尊,便无人能够说得清楚了。

    “这两个女人都该狠狠打屁股!”秦牧心中暗道。

    楼船还在向太虚深处驶去,过了不久,这艘船穿过光晕地带,驶入一片星空,一颗颗星辰组成了静谧的星河。

    楼船从星河下驶过,抬手便可以触摸到那些有如尘埃的细小星辰。

    “这里便是太虚了吧?”一人问道,抬手打算触摸那些星辰。

    “不要碰!”

    洛无双连忙制止他,道:“那是一道神通!是想象出来的神通,你碰到了,神通便会爆发!”

    众人心中一跳,急忙控制楼船距离那道星河远一些。

    秦牧打量那座星河,心中微动:“这神通……是大师兄魏随风的神通!他来过这里?我这位大师兄还有什么地方没有去过?等一下,太虚不是只能将心魔显化出来吗?大师兄是怎么利用太虚来显化神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