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四十章 大剑道之美

    秦牧瞥他一眼,摇头笑道:“洛神刀,你现在伤势极重,倘若不治疗的话,你很快便会伤势爆发而身亡。”

    洛无双浑身是血,到处都是伤口,鲜血将脚下倒流的瀑布染红。

    他守护船上的天尊、巨头弟子与心魔厮杀,又硬撼心魔天帝手掌带来的余波,以至于身受重创。

    秦牧精通医术,炼就了一双慧眼,搭眼一看就知道他伤势离爆发身亡不远。

    “你已经等了我四万年,应该不差这一会半刻吧?”

    秦牧走上前去,检查他的伤势,道:“治愈你的伤口,对我来说不难。别硬撑着了。”

    洛无双闷哼一声,全身伤口炸裂,血流如注。

    秦牧将他托起送到山顶,先止住他伤口,让他不再流血,又取出一些灵药炼制灵丹,道:“我可以治疗你身体的隐疾,也可以用灵丹妙药治疗你的元神损伤,神藏、天宫的损伤也可以治疗。不过,你体内还有与心魔天帝手掌碰撞后留下的道伤,这就需要你自己来炼化了。”

    他歉然道:“这种伤势我治不了。不过我精通造化之术,早年我斩断你一条手臂,倒可以还给你一条手臂。”

    洛无双摇头道:“我叫做无双,父母期望我能够天下无双,然而被你斩断一条手臂后,我才意识到原来无双也可以是这个意思。我毕生所学所悟都在这条胳膊上,你帮我接回去我还是要砍断它。”

    秦牧元气化作丹炉,围绕丹炉游走,各种炼丹手法层出不穷,闻言转过头来冲他微微一笑,继续炼制灵丹,道:“我想也是如此。你不怕我给你疗伤的时候喂你几颗毒丹?”

    洛无双沉默。

    秦牧炼好丹药,先让他服下。

    “有没有毒?”洛无双盯着这些灵丹。

    秦牧又取出一些银针,笑道:“你猜。”

    洛无双仰头将这些灵丹服下,秦牧则小心翼翼把银针插在他的穴位上,用银针引渡药力,使药力能够传递到神藏之中。

    洛无双立刻感觉到药力到了神藏,神藏的伤势在慢慢复原,神藏的裂痕也越来越细小。

    “天宫的伤势比较难治疗,我对天宫了解的不多,而且普通的银针也难以刺穿天宫,在南天门就会被压碎,无法将药力引渡过去。好在我得了一件宝物,可以刺穿南天门。”

    秦牧取出元木之芯,心念微动,元木之芯变得纤细如针。

    他将木针刺入洛无双眉心,元木之芯从南天门穿过,来到洛无双的天宫。

    “长!”

    秦牧低喝一声,元木之芯顿时变长,直抵洛无双的天宫玉京城,元木之芯的另一端来到凌霄宝殿中,洛无双的元神前。

    秦牧仔细打量洛无双的神态,道:“你可知道这件宝物可以随我心意变化,而且锋利无匹,哪怕你是凌霄境界的高手,此刻生死也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心念一动,这件宝物便会撑爆你的天宫,将你元神刺杀,撑爆你的脑袋。”

    洛无双神色坦然,道:“我信你。你若是不为我疗伤,我也活不了多久。”

    秦牧哈哈一笑,让他服下灵丹:“你这么信得过我,倒让我汗颜了。实不相瞒,连我自己都信不过自己。你的伤势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痊愈,等你好了之后,你再来挑战我罢。”

    洛无双起身,问道:“你打算去哪里?我要跟着你。不除掉我道心中的心魔,我从这里返回天庭,还是会死在心魔之手。你放心,我伤势痊愈后与你动手,必然会以相同境界与你对决。我若是用修为压你,我的心魔也难以除掉。”

    秦牧正欲说话,突然一道神光破空,直奔这里而来。

    那神光速度越来越快,远远便有元气磅礴而出,化作一只大手将山头笼罩!

    “一尊真神!”洛无双心头一跳,正欲出手阻挡,突然元气有些紊乱。

    秦牧元气爆发,脚下的瀑布升腾而起,化作一个圆穹,将山头扣住。洛无双抬头看去,只见水流顺着圆穹表面流下,流动之时浮现出各种奇特的文字符号。

    那是天道符文。

    这一式天道神通叫做天穹,是玄都的第六天道。

    那只手掌与第六天道碰撞,两两爆开,秦牧扬了扬眉头,来人的修为极为深厚。

    “当年名动天下的牧天尊,震惊龙汉、上皇和延康的秦霸体,不过尔尔!”

    那道神光呼啸而至,却是一个身披青金色羽毛的男子,双翅交叉抱在胸前,猛然双翅振动,无数青金色羽毛飞出,斩向秦牧,顿时山巅四周无数羽毛翻飞,将这座雄山的山头完全遮住,密不透风。

    那些羽剑如同洪流,围绕山头上下穿梭。

    “洛无双,这是昊天宫与牧天尊之间的恩怨,不关你的事,你不要插手。”那青羽男子高声叫道。

    秦牧抬手,瀑布断流,再度化作天穹将山头护住,只见无数青金色羽毛撞击在天穹上,流光溢彩。

    “天道神通?天庭中哪位天尊弟子没有修炼过?牧天尊还是不要献丑了!”

    那青金色羽毛男子隔着天穹屈膝跪拜,沉声道:“昊天尊门下安轻羽,拜见牧天尊!”

    “昊天尊门下?”

    秦牧竭力维持天穹不破,涨红了脸,勉强道:“你既然要杀我,为何还如此恭敬?”

    安轻羽没有站起身来,以羽毛隔断空间,免得秦牧逃脱,恭恭敬敬向他叩头,三跪九叩,沉声道:“我听闻龙汉之初,牧天尊代御天尊传授众生成神法,夺取家师的功德。但无论如何,牧天尊都有大功德在身。我奉家师命来杀天尊,天尊将要死在我的手中,但是天尊毕竟传授众生成神法,所以我先跪拜,再终结天尊性命!”

    秦牧维持天穹不散,气喘吁吁道:“昊天尊门下的弟子,倒是懂得礼数。我是无魂之人,命不久矣,你不打算自封境界与我公平对决?”

    剧烈咳嗽几声,气若游丝,一种英雄迟暮穷途末路的悲凉感涌上心头,惨笑道:“我的修为境界已经跌落到灵胎境界了。你是真神,而我却是灵胎境界,我希望能够死得壮烈一些,最低也要公平一战,这才能走的安详。”

    安轻羽起身,身后铮铮作响,四座天宫漂浮在他脑后的光晕中,目光雪亮,笑道:“至尊吩咐,牧天尊修为浑厚无比,融合了三四种帝座功法,只有真神的法力才能压过天尊一筹。”

    他乃是真神,元神是个鸟首人身的神人,已经跨过南天门,距离瑶台不远,法力雄浑无比,修为爆发,顿时无数青金色羽毛切开天穹,冲至秦牧身前!

    安轻羽声音继续传来:“至尊还吩咐,天尊神识强大,而且修炼了老佛的无量劫经,因此至尊给我们众弟子各自炼制了一件宝物,让我们不会被天尊的幻境影响。”

    他胸前一块玉佩亮起,光晕流转。

    秦牧脸色微变,这块玉佩是昊天尊亲手炼制,恰恰能够克制他的梦幻世界。

    他刚才便试图将安轻羽拉入梦幻世界中,没想到这块玉佩挡住了他的神识!

    安轻羽这一击比适才威力强大数倍,青金色羽剑遮天蔽日,笼罩四面八方,让他无法躲避。

    就在此时,秦牧元气从身后升腾而起,化作一把扇子,被他探手抓在手中,用力挥去,天风大作,无数羽剑被一扫而空!

    第八天道,天风。

    安轻羽张口吐出一枚灵珠,天风呼啸,却无法吹动他分毫,天风的威力顿时被破得一干二净。

    秦牧心中一惊:“玄都的天公的确危险了。”

    他刚才施展了两招天道神通,都被安轻羽轻易击破,要知道他的天道神通不仅包括经典术数所运算出的天道符文,还包括了太微算经所计算出的符文。

    然而天庭显然为了除掉天公而专门针对天道开辟出了各种神通!

    “天庭应该没有将四十九天道完全破去,否则现在天公已经死了,不过这一日应该也为时不远了。”他心中暗道。

    安轻羽只身杀到山顶,身后青光万丈,却是无数羽剑飞回,连成一片青色羽翼,笑道:“牧天尊,我已经说过,天道神通在天庭并不少见!”

    他双翼一前一后向前刺出,修炼了四种帝座功法,他的修为深厚无比,出乎意料的强大,两翼切得空间被分割成千百份之多。

    与此同时,他的元神站在中央天宫之中,双袖翻飞,怀抱烈日,一道精光从烈日中射出,直指秦牧!

    而其他三座天宫中,各有他元神虚影浮现,各自调动那三座天宫的力量,施展神通,形成三尊巨人,或为姿色曼丽的天女,或为相貌古朴的古神,或为凶神恶煞的魔王,向秦牧同时攻去!

    秦牧还是头一次遇到同时修炼数种帝座功法,并且修炼到神境的强者,仅凭天道神通已经很难与之抗衡,当机立断握住剑丸,剑丸炸开,漫天剑光飞舞。

    叮叮叮的碰撞声不绝于耳,只一瞬间,两道人影从山顶消失,被对方的力量震得倒飞而去!

    顷刻间,这二人便已经各自被震退数十里,这座雄山咔嚓一声,山顶出现一道裂痕。

    洛无双站在山头上,眉心中插着元木之芯,身上也都是银针,不敢有所异动。

    银针倒还好说,最多他在运转法力时截断银针,断针留在神藏中而已,而眉心插着的元木之芯却不会被截断。

    自己运转法力的时候,自己的天宫连同大脑一起只怕都会被搅成浆糊!

    “秦霸体只怕不是此人的对手,境界相差太多了……”

    他刚刚想到这里,远在数十里外的两人神通已经来到山顶,他们在倒飞而出的一瞬间,便各自发出数以百计的神通!

    安轻羽的招法神通更多,四大天宫中元神施展各种帝座功法,各种神通信手拈来,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都极为强大,千百种神通冲击过来,威力堪称恐怖。

    而秦牧却是单纯的剑法,一口口飞剑从几十里外呼啸飞至,每一口剑所施展出的剑法都各不相同,甚至他的剑可以施展出最为复杂的剑法,一口飞剑轻轻一抖,便是最为绚丽的剑光迸发出来,演变为浩瀚河山!

    而有些飞剑还在以匪夷所思的韵律跃动,时隐时现,有的剑速度很快,有的剑却又速度相对很慢,各种剑招不断演变,而不同的剑招之间又构成更为精致精妙的剑招。

    秦牧的飞剑虽多,然而所有的剑都是一招招神通,而所有的剑法神通却组成了一个整体,是一招壮丽的大神通的一部分。

    洛无双痴迷的看着从他头顶飞过的剑林,秦牧的剑法,向他展现出近乎极致的大剑道之美。

    他以刀入道,是天庭第一神刀,也是以秦牧为毕生想要击败的敌人。

    他曾经无数次回忆秦牧斩断他手臂的那一剑,也与上皇剑神白璩儿屡次争锋,试图从白璩儿的剑法中寻找秦牧的影子。

    最欣赏秦牧的剑法的人,除了昊天尊便是他。

    手提大宝剑,拜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