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四十一章 你很不错

    洛无双上空,剑与神通碰撞,千百种神通在他头顶厮杀,各自的威能爆发,将他头顶的天空打得粉碎。

    一股股可怕的波动冲击下来,洛无双体表的银针已经被炽烈的高温烧得消融,好在他尽管无法动用法力,但是自身的修为摆在那里。

    尽管秦牧与安轻羽的实力都极为强横,而与他这位凌霄境界的大高手相比则还要逊色良多。这二人的神通余波还无法伤到他。

    他抬头看去,只见这两人的神通互有胜负,秦牧的飞剑有的被挡下,也有飞剑穿过安轻羽的一式式神通直奔数十里外的安轻羽而去。

    安轻羽的神通如同滔天大浪,一浪赛过一浪,将飞速而来的剑流淹没,也在冲向秦牧。

    两人这时稳住身形,停止后退,各自迈开脚步迎着对方的剑和神通向山顶冲来,奔行如雷,快如闪电。

    安轻羽迎上秦牧的飞剑,立刻震动双翅,无数青金色羽剑围绕自己疯狂旋转,与迎面飞来的飞剑碰撞!

    “飞羽罩青天!”

    他迎着飞剑呼啸向前冲去,对秦牧的剑招不躲不闪,而是积蓄自己的气势,势必要奔至山顶的一刹那将自己的气势积蓄到巅峰,将秦牧一击毙命!

    而在山的另一边,秦牧头顶元气冲出,化作一口天钟倒扣而下。

    当当当

    天钟震荡不绝,将安轻羽的神通挡下,天钟很快破碎,但随即又有新的天钟生成。

    他一路狂奔,钟响不绝,气势越来越强,显然也是抱着与安轻羽同样的想法。

    狭路相逢勇者胜,这里不是狭路,然而能够获得这一战胜利的,只能是更加勇烈之人!

    飞向安轻羽的飞剑越来越多,飞剑与羽剑撞击,爆发出叮叮当当密集无比的响声,突然有飞剑冲破飞羽罩青天的神通,刺向安轻羽。

    飞羽罩青天是他开创的剑法,但是天庭并未经历变法,对于安轻羽来说他的剑法毫无破绽可循,然而对于秦牧来说他的剑法到处都是破绽。

    安轻羽依旧疯狂向前奔去,脑后光晕震荡,那是昊天尊的赐福,光晕挡住飞剑。

    然而越来越多的飞剑破开飞羽罩青天,从各个角度刺来,剑法越来越精妙,让昊天尊的赐福也抵挡不住。

    安轻羽挥手抵挡,各种神通挥洒,脚步依旧飞快,气势依旧向巅峰冲刺。

    他不可能放弃积蓄气势,也不可能停下脚步,以至于他的神通无法做到平日里那么完美,那么强大。

    嗤,一口飞剑跃动,刺入他的身体。

    安轻羽咬紧牙关,脑后天宫中的元神依旧在向秦牧轰击,天钟当当响个不停,不断被击垮,在天钟破碎而未曾来得及重聚的瞬间,他的神通轰击在秦牧身上,将秦牧重创。

    嗤。

    安轻羽又中一剑,接着又是一剑刺入胸口。

    嗤嗤嗤,眨眼间他胸口上便多出十多口飞剑,他嘴角溢血,却咧嘴而笑,脚步不停,气势惨烈异常!

    山顶已经近在咫尺,对面的秦牧,也在不远。

    然而插在他身上的剑,内藏的神通爆发,破坏他的肉身机理,破坏他的神藏,甚至有一口剑迸发剑光,斩向他的神桥!

    若是这一剑落实,无需秦牧出手,他自己的天宫便会将他压死!

    安轻羽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死期!

    “至尊有命!”

    他迎着秦牧冲去,咧嘴大笑,白牙被血染红,气势爆烈无双:“一定要带着牧天尊人头去见他!我无法带走牧天尊的人头,但我可以带走牧天尊的性命!屠牧法!”

    “天羽之野!”

    他惨烈的气势在这一刻达到极致,身后飞羽苍茫,他的肉身和元神在这一刻羽化,化作无比强大的神通,扑向秦牧。

    洛无双抬头看去,只见两人在这一刹那碰撞在一起,这股恐怖的力量传递到半空中,扫荡寰宇,将天空一切云彩荡平。

    力量冲击下来,这座雄山竟然裂开,瀑布一分为二,如同长达百里的两道雪白的飘带被飓风吹起,在风中飘扬。

    秦牧的闷哼声传来,这一道天羽之野神通针对的恰恰是他为数不多的弱点,神通的力量传达到他的体内,让他的肉身扭曲。

    他听到自己的指骨断裂的声音,接着断裂声从指骨传到手骨,再传到臂骨,然后传到脖颈,头颅。

    他的胸腔传来清脆的声响,像是两串鞭炮噼里啪啦炸开,一路从胸腔传到脚底板!

    咚咚。

    秦牧与安轻羽一左一右,降落在这座山峰的两座山头上,这座山峰被他们二人的碰撞生生分成两半。

    突然,秦牧皮肤啪的一声炸开一个血洞,滋滋喷血,一根染血的羽毛轻飘飘的飞出,飘飘荡荡。

    啪啪啪啪,他的全身各处皮肤纷纷炸开,一根根青羽飞出,围绕秦牧飞舞,似乎要将他羽葬。

    而在他对面,安轻羽露出一丝笑容,身躯摇摇晃晃,咧嘴笑道:“牧天尊的确不愧是天尊,仅凭我参悟出的道法神通无法奈何你,我的神通已经败了。但是至尊的神通未败。我终于带走了你……”

    “安轻羽,你很不错。”

    秦牧身躯一晃,全身各处伤口血肉滋长,断骨重连,碎骨重生,坏血复苏化作新血,顷刻间他便像是重生了一般。

    他抬起手掌,牵引来瀑布的水,冲刷身上的血污,蒸腾身上的水汽,气势依旧处在巅峰状态,道:“你让我受伤了。昊天尊门下能有你这样的弟子,他应该很是欣慰。”

    安轻羽呆呆的看着他,突然他体内传来轰隆一声巨响,脑后的天宫崩塌。

    “不愧是天尊……”

    他的肉身爆开,元神溃散,魂飞魄散,命绝当场。

    秦牧吐出一口浊气:“这个安轻羽很不错,实力很强,也很有风度。”

    他脸色突然变得蜡黄,气息委顿,安轻羽虽然没能杀掉他,但是昊天尊的神通确实是针对他的弱点而创,安轻羽临死前那一击没能摧毁他的肉身,但让他的灵胎神藏遭到了大清洗,甚至连元神也受了不轻的伤。

    他之所以没有在安轻羽面前露出颓态,只不过是在这个将死之人面前维持自己的尊严而已。

    洛无双四下看去,只见一口口飞剑飞来,在秦牧面前叮叮碰撞,很快组成一口剑丸,将神金炼到剑如流水的程度,这种铸造技业非同小可。

    “神刀洛,你号称天庭第一神刀,曾经展示你的刀法给我看。”

    秦牧收起剑丸,取出灵药为自己治疗伤势,淡然道:“我与哲华黎还是对手的时候,我曾经打算让他把我的剑法展示给你看,可惜他有傲气傲骨,想要自己击败我,没有展示给你。现在你看到了我的剑法,感觉如何?”

    “剑法精湛,几近道妙。”

    洛无双由衷赞叹:“你的剑法已经独步天下,然而我有信心以我的刀法击败你的剑法。若是从前,我或许会再度败在你的剑法之下,然而我已经破了心中神,再无畏惧。”

    秦牧服下灵丹,笑道:“你与哲华黎的语气几乎一模一样。不过哲华黎破心中神要比你早一些,然而哲华黎也不是我的对手。”

    洛无双哼了一声,秦牧又炼制一些丹药交给他,道:“你体内的银针可以排出来了,眉心的元木之芯暂且不要取下。这些灵丹是给你治疗天宫的损伤的,你先把体内的药力炼化,这些灵丹则在路上服用。刚才与安轻羽一战,其他天庭高手肯定会注意到这里。我们需要赶路了。”

    他指向东方:“我适才在空中看到那边有一些雄伟的建筑,多半是太虚中的造物主建造的。我们去那里看看。”

    洛无双收下灵丹,忍不住问道:“你真的是灵胎境界?”

    “是啊。”

    秦牧笑眯眯道:“你确定你要与我同境界对决?”

    洛无双脸色阴晴不定,转移话题,问道:“你适才说这里的建筑是太虚造物主建造的,你从前来过这里吗?”

    “没有。”

    秦牧眉心竖眼张开,观想片刻,只见虚空中竟然慢慢浮现出一条长达十多丈的神龙。

    洛无双吓了一跳,以为是心魔,急忙按住刀柄。

    秦牧摇头道:“这里不会有心魔,心魔其实是太虚中崩溃的造物主神识根据我们的心魔创造出的生物。这头神龙只是我的造物,没有危险。”

    洛无双惊疑不定:“你怎么知道此地的主人是太虚造物主?莫非你也是一个太虚造物主?”

    秦牧打量那条神龙,纵身跳到神龙背上,笑道:“不是。飞”

    他身下的神龙努力张牙舞爪,然而飞不起来,急得玛哈玛哈的叫个不停。

    秦牧挠了挠头:“难道我太重了?”

    他从龙背上跃下,试探道:“飞!”

    那神龙纵身一跃,跳到半空,然后手舞足蹈从空中栽了下来,一头扎入下方的瀑布中。

    秦牧瞠目,他脑海中传来叔钧的笑声:“凭你现在的实力,还想造物?你还差得远了。你现在的神识造诣,只相当于低等造物主而已,也就是比我们种族刚出生的婴孩强了那么一丁点儿。”

    秦牧黑着脸,与洛无双一起走下山去。

    洛无双眉心还插着元木之芯,行动不便,但好在他毕竟是凌霄境界的大高手,底子还在,催动神藏中的元气,速度不比秦牧慢。

    “从天上落下来的那些天庭年轻高手肯定也会注意到那片宫阙,他们定然也会前往那里,你是自投罗网。”洛无双注意到他的前进方向,提醒道。

    秦牧摇头道:“等到了那里,我的伤也就好得七七八八。”

    洛无双提醒道:“想杀你的人很多,船上活下来的人也不少。能够在太虚之路那种危险的境况下活下来的,都是实力强大之辈,多数都是真神!他们的实力,不会比安轻羽逊色,甚至更强。”

    秦牧笑道:“神刀洛一直对我恨之入骨,想要杀我而后快,为何而今反倒担心我的安危了?”

    洛无双哼了一声,淡然道:“我只是不想你死在其他人手中。你还未曾败在我的刀下。秦霸体,你不要太自得,天庭中强者辈出,年轻俊杰层出不穷,说不定还会有修成大天庭功法的存在!”

    秦牧心中凛然,不觉想起怜花魂。

    船上时,怜花魂对他说自己修炼融合了十八种帝座功法,云初袖则说怜花魂参悟出大天庭功法。

    而且,怜花魂的实力的确极强,虽说当时自己在为洛无双疗伤,但怜花魂一击,便能将他的四臂震碎,这身本事着实了得!

    一个没有只是神桥境界,没有经历延康变法,没有开辟天河神藏的女子,凭借大天庭功法便可以一击断去秦牧四臂,怜花魂的大天庭功法的确非同小可。

    “倘若修炼大天庭功法的真神,我便肯定打不过。若是我也能参悟出自己的大天庭功法……”

    秦牧摇了摇头,帝座功法往往都是聚集在天庭十天尊的手中,十天尊岂会将自己辛辛苦苦收集的帝座功法传授给他?

    而且更为关键的是,他这个灵胎神藏没有天宫,大天庭功法最大的长处就在于数量惊人的天宫,法力浑厚,精通的道法更多。

    “没有天宫怎么办?”他不禁有些苦恼。

    两人走后没有多久,突然瀑布下的水潭炸开,秦牧观想出的那条神龙摇头晃脑,爬出水潭,四下嗅了嗅,嗅到秦牧的气味。

    “玛哈!”

    那神龙很是开心,纵跳连连,走出一段距离便趴在地上嗅了嗅,一路循着秦牧的气味追踪而去。

    浏览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