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四十六章 恶道人

    怜花魂瞳孔紧缩:“你一直在他身边,为何自己不去抢回来?”

    云初袖笑道:“你帮我抢回来,你掌握着我的肉身,有了我的把柄,这样一来咱们姐妹便可以精诚合作,你便不会疑心我了。”

    怜花魂将信将疑。

    云初袖眼珠子转动,笑道:“而且,我很难从他手中抢回来。倘若他对着我的尸身招魂,我这具身体的意识根本存不住,被他一招就死,所以只能请你前去。”

    “这才是你真正的想法吧?”

    怜花魂目光闪动:“此次太虚之行中,也有你的弟子吧?为何不让你的弟子出手?”

    云初袖叹了口气,泫然落泪,凄婉道:“你不知道这小冤家有多强,人家的弟子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以我对小冤家的了解来看,我的那些弟子只有被他弄死的份儿,更别说从他那里夺回我的肉身了。”

    怜花魂想起昨夜秦牧触发火天尊烙印一事,也不禁有些心悸。

    若非她们姐妹见机得快,利用归墟神通躲藏起来,只怕也会如潘春尽秀游芳等人一样,葬身在这座城中!

    天尊烙印太可怕了,不过幸好归墟的神通另有精妙,而且最为关键的是,归墟的大道至今尚未被人破解。

    正是因为归墟神通的特质,她们才能在昨夜的剧变中生存下来。

    怜花魂与秦牧交过一次手,秦牧被她打断四臂,她有信心击败秦牧,夺回元姆肉身。然而秦牧最可怕的不是实力,而是他善于借助一切能够借用的力量,当成自己的武器,比如昨晚的火天尊烙印。

    “你准备好,把我肉身从鬼船上取回来,换取你的肉身。”

    怜花魂拂袖离去:“还有一点你别忘了,你是昊天尊的亲娘,不要总是不三不四小冤家小冤家的叫个不停!没点教养!”

    云初袖大怒,突然又笑了起来,身形一闪从这座造物主城市中消失。

    “姐姐,你有教养,你母仪天下,就是笨蛋了点儿。嘻嘻,你去抢夺我的肉身,我再干掉你夺回来。这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太虚之地极为广阔,秦牧与洛无双走了数日,还是没有寻到那座城市。

    “不知道你观想出的那条龙,是否被炸死了?”洛无双想起那条害得他们被帝后姐妹发现的神龙,不禁出神道。

    秦牧正在检查自己饕餮袋中的灵药,闻言摇头道:“它是观想而生,在太虚这种地方是死不掉的。”

    洛无双怔了怔,试探道:“你的意思是,你观想出的那条神龙能够扛得住火天尊的神通而存活下来?这不可能吧?你没有这么雄浑的实力。”

    秦牧取出一些灵药种子撒在地上,随即作法,种子飞速发芽生长,很快前方化作一片药圃。

    “它活不下来,但是会复生。”

    他一边作法,一边道:“太虚这个古怪的地方观想造物会有一种古怪的特质,就是碎后还会重组。那些太虚魔怪便是如此。它们复生借助的神识是整个太虚世界的神识,所以我猜,那条神龙可能死在城中,但它会借助太虚的神识复生。因为,整个太虚世界就是造物主用神识观想出来的,太虚不灭,这些观想生物便会有源源不断的神识供它们复活。当然,出了太虚,便很容易杀掉它们了。”

    药材成熟,他开始收割,储备起来以待后用。

    洛无双看他的手法,像是一个药农很是熟练,而他烘焙炼制药材的手法,又像是药师,心道:“秦霸体所学真杂。”

    这些日子秦牧多次受伤,药材消耗得很快,而且洛无双更是一个消耗大户,想要治好他天宫的伤势需要花费更多的灵药。

    “我观想的神龙,虽然只是观想出这个生物,但是我的神识却相当于贡献给了太虚。太虚中便会多出构成一个神龙能量的神识,这个世界应该存在着一种神识物质守恒法则,所以就算它死掉,也会被太虚复活。”

    秦牧把药材收好,继续赶路,信心满满道:“它复活后,可能还会追我们,此刻应该在我们身后循着我们的踪迹赶过来。我们来到这里之后发生的事,处处都验证了我的猜测。我的猜测一向很准。”

    他想起云初袖和怜花魂二女,眼角不由抖了抖,有些信心不足。

    关于这二女的身份,他便猜错了。

    洛无双问道:“你也精通观想,为何不直接观想出灵丹妙药,反而要用造化之术栽种?”

    秦牧的眼角又抖了抖,有些萎靡不振,心里也有些苦涩,低声道:“我的神识不够强,我只能算是刚出生的婴儿造物主的水准,我辜负了霸体之名……”

    洛无双诧异。

    秦牧这厮给他和其他人的印象,一向是信心如滂沱大雨洋洋洒洒,又像是洪水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现在怎么谦虚起来了?

    而且还是备受打击一蹶不振的颓态。

    他却不知,秦牧眉心的眼睛里住着一位造物主,天天打击秦牧,说他的神识如何不堪,久而久之,秦牧自己也相信自己的神识很是不堪,因此有些自卑。

    不过转眼间秦牧又信心十足,笑道:“好在我是霸体,只要够努力,我的神识很快便可以成长到成年造物主的水准,甚至会越来越强!我会成为另一个太帝!”

    洛无双与他接触的次数不多,还是第一次见到这家伙对霸体的盲目信心,不禁摇了摇头,心道:“什么霸体?你不知道天庭都把霸体当成笑话?”

    对于霸体这个传闻,天庭中有消息说,天尊们早已意识到其实历史中所有的霸体都来自同一个人,那就是秦牧。

    龙汉霸体是秦牧。

    上皇霸体也是秦牧。

    现在的延康霸体还是秦牧。

    其实古老的历史长河中,并无什么霸体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业,那些霸体传闻,都是秦牧在穿越回到过去后留下的波澜而已。

    所谓霸体,都是秦牧一人的独角戏。

    天庭中很多人都心知肚明,惟独秦牧不知道,犹自相信自己这个霸体无所不能,之所以不能,是自己不够努力。

    他们看到前方另一座造物主的城市,不过一路走来他们却没有遇到任何一位造物主,让两人不禁纳闷。

    洛无双的伤势经过秦牧的治疗好了许多,已经能够动用尊神、真神这两个境界的修为法力。秦牧则兴致勃勃的向他传授延康变法、天河神藏,蛊惑他废掉神桥转修天河神藏。

    洛无双知道这其中的利害,充耳不闻。

    虽然他对天河神藏很是心动,但也知道自己若是转修天河神藏,那就也变成变法者的一员,连能否保住性命都难说。

    毕竟,自己没有什么背景。

    而且,他对秦牧的作为也有所了解,自己最得意的弟子哲华黎,便是被这小子不知什么办法蛊惑了,与自己恩断义绝,跑到延康变法去了。

    “再跟着他一段时间,只怕我也会被他蛊惑,追随他变法了。”

    他心中暗暗焦急,秦牧身上有一种独特的魅力,独特的感染力,与他接触得越久,便越是难以把他当成敌人。

    “等伤势痊愈,我与他较量一番,无论输赢我都拔腿便跑,这样就不会被他蛊惑了!”

    秦牧飞上天空,展开一卷地理图,与四周的山川地理对照一番,露出失望之色,降落下来。

    魏随风留下的地理图与太虚之地的山川地理并不能对应,像太虚之地这种神识物质守恒的地方,地理山川不可能随着时间流逝而改变,如果魏随风来过这里并且留下地理图,他肯定能寻到那个地方。

    他们走入这座造物主的城市中,这里也是被遗弃的城市,两人走入一个造物主的房屋,还看到炉子里有火焰,炉子上有茶壶,茶壶的水咕嘟咕嘟的泛着气泡。

    这里床铺被褥,金银财宝,统统都在,没有人收拾。

    这里的情形,仿佛前一刻造物主们还在城中各自忙碌,有的准备饮茶,有的准备睡觉,有的观想出一些金银财宝,突然有大事发生,他们什么都来不及收拾,便仓皇离去,舍弃了此地。

    “造物主们应该是舍弃了这个世界。”

    洛无双打量四周道:“是那些太虚魔怪将他们逼走了吗?”

    太虚魔怪死而复生,无穷无尽,的确会让造物主们烦不胜烦,不胜其扰,搬离此地也有可能。

    他们在广场上还看到了巨型的篝火堆,上面还在烤着一根十几丈长短的兽腿,不知是什么生物。

    篝火旁边还有两三人高的酒杯,酒香四溢,混着肉香味儿,让人食指大动。

    秦牧走过去,切下一块肉尝了尝,赞道:“好!”

    他又切下一块,递给洛无双。

    洛无双迟疑一下,秦牧笑道:“这是造物主创造出来的肉,吃了之后也不会怎样,最多是化作神识。”

    洛无双尝了尝,竟然出奇的爽口。

    秦牧坐下来,吃着烤肉,又抬手引来杯中美酒,这酒也说不出的好喝,令他们二人大呼过瘾。

    “做个造物主却也不错。”他不禁笑道。

    “好香,好香!”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秦牧与洛无双心中一惊,循声看去,只见一个黑色玄袍大袖高髻的道人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面相凶恶,一屁股坐在他们旁边,大吞口水,道:“真香!”

    洛无双正要询问这道人来历,突然那道人张口吐了一口口水,喷在那根兽腿,嘿嘿笑道:“这上面有我口水,你们还吃不吃?你们不吃,这兽腿便归我了!”

    秦牧与洛无双面面相觑。

    那道人将兽腿扛下来,大快朵颐,突然又在每个大酒杯里吐了一口口水,嘿嘿笑道:“酒你们也不喝了吧?”

    秦牧皱眉,突然笑道:“洛神刀,我与你变个戏法。”

    他眉心竖眼打开,催动三垣上识,观想片刻,只见各种珍馐佳肴从空中纷沓而来,又有美酒若干,宴席铺满。

    过了片刻,虚空中又有许许多多美人儿走了出来,莺歌燕舞,围绕两人嬉笑玩闹,伺候两人吃饭。

    “洛神刀,如何?”秦牧笑问道。

    洛无双瞠目结舌,片刻后才回过神来:“秦霸体真会玩。”

    秦牧哈哈大笑,左拥右抱。

    那玄袍道人看了看两人,露出羡慕之色,凑上前来。

    “呸!”

    秦牧和洛无双飞速在所有佳肴上都吐了口水,洛无双还打算往那些观想出的美人儿身上吐口水,免得道人把美人抢了去,被秦牧拦了下来。

    那玄袍道人见状,冷笑道:“你们是天庭的人,可知道我是谁?胆敢对我如此无礼!”

    秦牧微微一笑,侧头向洛无双道:“洛神刀,你告诉他本座是谁。”

    洛无双咳嗽一声,道:“这位便是龙汉霸体,天帝谕封的天尊,天盟的创始五老,牧天尊。”

    那玄袍道人脸色剧变。

    秦牧微笑道:“那么,你又是谁?为何会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