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四十七章 神刀出鞘谁能敌

    “天庭道门岳亭歌,拜见牧天尊!”

    那玄袍道人的脾气很是不好,跪拜下来,梆梆磕了几个头,转身气呼呼的回到篝火边,继续吃肉喝酒,冷笑道:“你不过是个小小的神通者,占了天尊的名头,我敬的是你的名头,可不是敬你这个人!”

    秦牧不以为意:“这道人脾气真大。”

    洛无双微微皱眉,心道:“岳亭歌,岳亭歌,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

    那道人岳亭歌没有了先前的张狂,只顾着门头吃喝,只是偶尔瞥了瞥秦牧这边。

    秦牧挥一挥手,散了酒席,那些珍馐佳肴美人美酒统统化作神识哗啦啦散去。

    他又拍了拍手,只见许许多多美人儿队列如长龙,源源不断从虚空中走出,大摆流水宴席。

    “玛哈”

    突然,一颗硕大的脑袋探了过来,正是秦牧观想出的那条神龙,兴奋的盯着流水宴大流口水,龙尾扫来扫去,烟尘弥漫。

    这条神龙果然如秦牧预料的那般,没有死在火天尊烙印的威能下,竟然又循着他们的踪迹跑了过来。

    “难道我在观想神龙的时候,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龙胖?以至于观想出来的这货也是这个德行?”

    秦牧被这条神龙弄得没有了兴致,丢下筷筹,挥了挥手,那神龙大喜,立刻扑到宴席上,胡吃海喝。

    洛无双依旧看着那个道人,低声道:“岳亭歌,天庭道门……到底是谁?”

    他冥思苦想,觉得对这个名字有印象,然而始终记不起来。

    这道人来历神秘,明明此次天庭只派来他们进入太虚,除了他们之外,便是火天尊虚天尊一行人,这道人又是来自哪里?

    倘若是从前天庭派来的人,那么这道人是怎么在这个无比险恶的地方生存下来的?

    就在此时,突然一个声音传来:“牧天尊不愧是天尊,竟然如此风流倜傥,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美人如云,令人艳羡。”

    秦牧循声看去,却是同船而来的几位真神。

    楼船行驶到太虚之地时,死伤过半,只有百十人坠入太虚之地的世界各处,在上一座城市中,又死了十多人,连昊天尊的弟子秀游芳、潘春尽也死在那里。

    现在太虚之地具体还剩下多少人,那便不是秦牧所能知道的了。

    昨晚太虚魔怪爆发,显然不止一地发生这种怪事,其他地方只怕同样也有太虚魔怪横行,能够活下来的人不多。

    洛无双起身,看向那几人,肃然道:“诸位,牧天尊功盖天下,对于众生有着传授成神法之恩。现在我们同处险境,不知能否活着离开。而今我们只应当众志成城,合力应对太虚的诡异,才有希望寻到火天尊、虚天尊。你们以为呢?”

    其中一人瞥他一眼,冷笑道:“神刀洛,你而今抱上牧天尊的大腿了?”

    洛无双眼中刀光跃动,如同两口神刀在眼中交错,冷哼一声:“洛某名动天庭,被尊为第一神刀,何曾抱过任何人的大腿?”

    另一个年轻男子笑道:“神刀洛,牧天尊的腿可不是大腿,细的很,你当心着点,别抱错了。我们此次出行,名义上是接应火天尊虚天尊,实则是趁机除掉牧天尊。神刀洛,你是聪明人,想来早就看出了这一点。”

    一个女子冷声道:“诸位天尊命你跟随我们前来的目的,就是让你来压阵,帮助我们除掉牧天尊!难道你要吃里扒外?”

    洛无双心中纠结,看向秦牧。

    秦牧美人在怀,被群美簇拥,笑道:“洛神刀放心。我早已知道你们此行的目的,我也知道你并非真心杀我,而是想较量你的刀法与我的剑法优劣而已。这是你的心魔,你不得不除,我明白你的苦衷。”

    洛无双松了口气,向那三人沉声道:“各位,我对你们有救命之恩,若非我,你们也无法活着来到这里,早就死在楼船上。我以救命之恩,换你们与牧天尊冰释前嫌……”

    “好了好了。”

    那女子不耐烦道:“神刀洛,给你脸你还能上天了?你别忘记,你的职责就是保护我们!救我们,是你的职责所在,理所当然!你保护不力,以至于三百多人死得只剩下百人,这已经是莫大的罪孽了!”

    “洛神刀,是天庭给你一口饭吃。”

    那年轻男子道:“你要想清楚。助我们擒下牧天尊,你回去之后飞黄腾达。以你现在的修为实力,不应该留在灵秀军做个教书匠,你出去做个封疆大吏都是绰绰有余。你没有想过为何你一直没有升迁?”

    另一人笑道:“正是因为你从没有抱过大腿,这次大好机会,不要抱错了大腿。”

    洛无双面沉如水。

    秦牧起身,拨开身边的美人,摸了摸已经吃得肚皮滚圆的神龙,突然笑道:“洛神刀,以我之见咱们还是不用比试刀剑了,已经没有必要了。”

    洛无双眼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秦霸体何出此言?”

    “刀,宁折不弯。”

    秦牧挥一挥衣袖,残席消失,美人无踪,悉数化作神识飘散,悠然道:“我敬刀,敬其厚重大气,敬其快意恩仇。我见你四万年如一日等我出现与你对决,佩服你的坚韧坚忍。然而我见你如此谨小慎微,畏首畏尾,不免失望。”

    洛无双眉眼微张,淡淡道:“我谨小慎微畏首畏尾?”

    “我是天尊,你敢向我挑战,不过是欺我年少力弱。”

    秦牧道:“这几位是天尊弟子,而你却卑躬屈膝,唯唯诺诺,被人侮辱也大气不敢放出一个。如此欺软怕硬之徒,当不起我的剑。你也配称神刀?”

    洛无双眼帘张开,双眸中刀光闪烁,含而不发。

    秦牧继续道:“我见到的刀神,狂放豪迈,不畏强权,心无所惧,敢于向天出刀,不因对手太强而退缩,不因对手太弱而恃强。面对豪强,敢于弹刀饮血,直取帝王头。面对弱者,自甘卑微,隐于市井,做个杀猪屠夫。这是刀神。而你……”

    他嗤笑道:“不过是把刀法炼得方方正正的刀匠罢了,还不如哲华黎。你说你破了心中神,我看,你心中还压着不知多少尊神啊。”

    洛无双怒发冲冠,气势突然爆发,如同一口宝刀刹那间切开天空,将天空一分为二!

    “上皇霸体,你竟敢小看我!”

    洛无双怒不可遏,元气混着气血冲天,化作一道血色刀光,大刀长达万丈,接着气血凝聚,越来越短!

    这口刀尽管缩短,然而威力却越来越强!

    “秦霸体,你从前看到的我的刀法,是我成神之后的刀法。你在船上见到的我的刀法,是这些年领悟所得。”

    洛无双目光冷然,气血凝聚到极致,化作一口长刀,被他独臂抄在手中,杀气磅礴澎湃,森然道:“船上的我,与而今的我已经不同,船上我的刀法与而今我的刀法,也已经不同!我想让你看一看,而今的我的刀法!”

    那三位天尊弟子对视一眼,均露出笑容,那女子轻笑道:“有神刀洛出手的话,我们倒可以省了一番手脚。毕竟这位牧天尊也不弱,而且杀害牧天尊的罪名也不小……”

    那年轻男子看向不远处的面相凶恶的道人,微微皱眉,低声道:“这个道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三人打量这恶道人的面相,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却想不起来。

    洛无双的气势完全绽放,神刀之威爆发:“请指教!”

    刀光起,血色漫天。

    那三位天尊弟子其中一人还未反应过来,洛无双的神刀突如其来,将他斩杀!

    另外两人又惊又怒,立刻齐声爆喝,向他杀去,怒声道:“洛无双,你要造反吗?”

    洛无双充耳不闻,将自己的刀法,自己的刀道施展开来。

    他的刀法板板正正,规规矩矩,每一刀都力求精确,刀中蕴藏的每一种力量,出刀的每一个角度,每一种招式,都如同最精巧的工匠测量好了一般。

    然而这一刻,他的刀法却在方正中蕴藏了不羁的豪情,拥有着一刀弑天的气概。

    若说剑是君子,那么他的刀便是王者。

    他从以前的刀法桎梏中跳出来,灭了心中神,踏平一切畏惧,只剩下精纯的道!

    他的刀起,刀光组成一重重诸天,有群星闪耀,有蓝天白云,有瓢泼大雨,有风和日丽,有风卷云涌,有雷电惊空,威力奇大无比。

    一重大道一重天。

    他是天庭的刀神,天庭的第一神刀,刀起磅礴如天,刀落森然如壁,将精巧与大气完美融合!

    从前的他格物致知,探寻刀道的终极奥妙,虽然强大,却不可怕。

    而今的他知行合一,融入了心境,将格物所知融入到自身的气血和精神之中。

    这样的洛无双,虽然独臂,却最是可怕!

    那两位天尊弟子在他的刀道天穹之下奋力抵挡,他们身后各自悬浮着三座天宫,修炼的赫然小天庭功法。

    洛无双而今伤势还未痊愈,最多只能动用真神境界的修为。

    对于天尊弟子来说,洛无双就是野路子,修炼的功法不正宗,修炼的神通也不正宗。

    刀法是后天之道,而他们修行的却是来自古神的先天之道,后天先天,云泥之别。

    他们修炼天尊传授的帝座功法,而且多达三种,借助帝座功法入道,参悟最上乘的神通,定然是远超洛无双这种不入流的野路子。

    然而现在他们以一敌二,却吃力万分,险象环生。

    这场战斗来得快,结束的也快。

    刀光中,血光乍现。

    洛无双横手推刀,将那年轻真神腰斩。

    另一位女子心中惊慌,腾空而起便要逃遁,洛无双爆喝,飞刀斩去,那女子螓首落地,肉身犹自向前狂奔,直到飞出这座造物主城市这才坠入尘埃中。

    洛无双收刀,气血所化的长刀唰的一声没入他的体内,转身向秦牧看来,两道目光像是刀芒直指秦牧。

    “秦霸体,我的刀法如何?是否有资格向你挑战?”

    秦牧看着他的气势转变,看着他的刀法转变,不禁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可以了。洛神刀,请坐。”

    洛无双大步走来,身上的衣衫飘飞,衣衫飘动之间,下方有空气被他的气势激荡,如同有万千刀气在碰撞穿行。

    他来到秦牧身前,气息已经平复,落座下来。

    不远处的那个恶道人转头向这边看来,赞道:“一只手,你的刀法还算不错。”

    洛无双的目光向他看去,突然脑中轰鸣,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个恶道人,不由身躯大震,失声道:“你是岳天师!”

    秦牧怔然,道:“岳天师?哪位岳天师?”

    突然,他也醒悟过来,想起船上时云初袖的话。

    https:/book_67257/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