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五十章 眼中故人

    “太帝?”

    秦牧心中微动,向前方看去,只见前方一尊尊体魄巨大的造物主身穿雪白的长袍,出现在一片苍茫的时空中。

    那里是一朵巨大的莲花状的陆地,极为辽阔,与秦牧等人隔着一道深不可测的深渊,深渊中是虚空,看不到底。

    许多造物主站在虚空中,并未落地,他们有的脚下出现巨大的莲花,莲花绽放光芒,映照着白袍,显得圣洁无比。

    有的背后长着金灿灿的翅膀,神识观想,让他们看起来鸟首人身,脚掌是锋利的鸟爪。

    有的足踏双龙,遍体流火。

    有的身缠长河,河水环绕身体,长河如蛇,却又更加多变。

    有的眉心钻出长长的锁链,在天空中盘旋缠绕。

    有的眉心处涌出一片星河,还有星辰从其眉心中流出。

    然而这一切却是静止的,所有造物主都僵在那里,保持着他们生前的姿态。

    这些造物主处在攻击的姿态中,他们眉心中镶嵌着太初神石,观想自己最为强大的攻击手段,他们攻击的对象是一尊无比庞大无比恐怖的造物主,也即是叔钧口中的太帝!

    若是说这些造物主庞大如同星辰,那么太帝便像是最为明亮的太阳,万千星辰都是围绕他旋转飞舞。

    太帝,此刻也处在静止之中。

    他站在莲花状的陆地之中,双腿已经化作一根根粗大的根须扎入莲花陆地,两条腿上的根须像是他的大筋,从他腿内破开血肉而出,将他与地面相连。

    他的衣袍上的褶皱像是那片莲花大陆上的一道道山脉,而他双腿的伤口流出的鲜血,则化作了一道道长河,赤红色的长河。

    显然,太帝居余氏并非是主动与莲花大陆相容,而是这些造物主用神通困住了他,把他与这片莲花大陆融为一体,让他无法逃脱。

    除非,他能够带着这片浩瀚无垠的莲花大陆一起飞走。

    这是一个陷阱,针对太帝居余氏的陷阱!

    “是这些造物主和太帝的神通,造成了此地的诡异!”

    秦牧心头一跳,定然是太虚的造物主们把太帝居余氏骗到这里,用陷阱困住了他,然后双方拼得同归于尽!

    不过让他感觉到诧异的是,在叔钧的口中太帝居余氏的实力无比强大,是太古时代的第一强者,而在这里的造物主数量虽然极多,体魄虽然强大,然而凭这些造物主的实力,便能对付得了太帝居余氏吗?

    他随即注意到太帝的眉心,那里并没有象征着太帝权力和权位的太初原石!

    太帝的眉心是空的,没有第三只眼,只有一个菱形伤口!

    秦牧想起自己眉心第三只眼中的那块太初原石,心中微动,这块太初原石是太帝眉心中的那块原石的碎片,显然,太帝是在血锈地带的战役中,太初原石被人打碎。

    当时叔钧也在血锈地带的战场中,趁机神识躲入其中一块太初原石碎片中。而这个碎片却被后来的魏随风寻到,魏随风没有发现躲在里面的叔钧,于是把原石留给了秦牧。

    “太帝是因为没有了太初原石,实力不如从前强横,所以他才会被困住,无法逃脱。不过这还说不通,因为即便没有太初原石,他的实力也极为强横。叔钧说他是有史以来最为强大的肉身,仅凭这肉身,便不是这些造物主所能抗衡了。”

    秦牧心道:“也即是说,必然有人帮助这些造物主对付太帝居余氏!那么帮助他们的那人是谁?他又有何目的?”

    他百思不得其解,心道:“叔钧一定知道太古时代和血锈地带的那场战斗的秘辛,知道太初原石为何会碎掉,可惜叔钧似乎不愿意提起那件事。”

    叔钧失魂落魄,太帝与这些造物主一起葬身在此地,看样子像是太虚的造物主围攻太帝,将他耗死在这里。

    因为造物主的神通太匪夷所思,所以秦牧等人来到这里才会出现这么多怪事。

    不过让他们不解的是,太帝居余氏为何会与这里的造物主动手。

    “就是这里。”

    岳亭歌所化的那个小光点嘿嘿笑道:“我就是把火天尊和虚天尊引到这里,把他们害死……”

    “火天尊和虚天尊怎么可能会死在这里?”

    秦牧哑然失笑,四下打量,突然心头微震,他竟然真的看到了火天尊!

    火天尊就处在前方那个诡异的战场中,距离太帝居余氏的眉心不远,他不会认错人。

    火天尊与他算是老相识,常年穿着一套布满火焰纹理的衣裳,最为关键的是火天尊的脑后有着一道火焰轮,极为醒目!

    此刻,火天尊也与那些造物主和太帝居余氏一样,仿佛定在那片诡异的时空之中,无法动弹,像是已经死了。

    他毕竟是天尊,实力极强,并未被同化为一个光点,身体依旧保持着迈步向前的姿态。

    “天庭境界的天尊,也会被这个地方杀死吗?”

    秦牧心中慌乱,定了定神,四下寻找虚天尊的下落,只是他并未寻到虚天尊。

    他微微一怔,刚才岳亭歌明明说他把两位天尊都骗到这里来送死,为何只见火天尊不见虚天尊?

    这时,他注意到一件奇怪的事情,火天尊竟然在移动!

    只是相对于秦牧等人来说,火天尊移动的速度太慢,慢得令人发指!

    岳亭歌等人已经被这里的诡异化作了一个个小光点,而秦牧却还保留着自己的第三只眼没有被同化,这枚神眼洞察力极强,尽管是无比细微的变化,他也能看出来!

    他注意到火天尊周围的火焰纹理,这些火焰纹理中有着极其细微的火焰符文在发生微不可查的更迭替换,只是替换的速度极为缓慢。

    这说明火天尊在改变他护体的符文!

    也即是说,火天尊并未死在这里。

    秦牧盘算一下,根据火天尊的符文替换速度和流动速度来看,他如果要完成一招神通,最低也需要两百五十六年!

    “火天尊在飞向太帝的眉心,难道说那里有什么东西吸引着他?”

    秦牧想到这里,当即鼓荡一切神识,催动太初原石,调动所有元气和神识化作三垣上识。

    轰!

    他的第三只眼越发明亮,神眼几乎洞察一切,甚至连火天尊身上的所有火焰符文都看得清清楚楚!

    他向太帝居余氏眉心的孔洞中看去,那里没有太初原石,留下一个菱形的伤口,里面冒出腾腾的光焰。

    光焰极为浓烈,隐约间可以看到太帝居余氏的眉心中坐着一个身影!

    秦牧心中微动,突然元气卷起叔钧所化的光点,叔钧心中一惊,下一刻便被他塞入第三只眼中,回到太初原石中的祭坛上。

    “叔钧,借我你的所有神识,让我看看太帝眉心中的人到底是谁!”

    秦牧声音传来,叔钧心头大震,失声道:“太帝眉心中有人?”

    他当机立断调动自己的神识,将神识借给秦牧,秦牧的神识暴涨,第三只眼的威能再度提升,他的眼力化作一道光柱射出万里,照耀在太帝居余氏的眉心中。

    这道目光洞穿一层层浓烈光焰,越来越深入,渐渐来到那个身影前方。

    “叔钧,再借给我更多的神识!”秦牧感觉到力竭,连忙喝道。

    叔钧迟疑一下,他刚才借给秦牧的神识的确不是他全部实力,毕竟他信不过秦牧,所以留了一手。

    “你借给我用一下,我帮你恢复一只耳朵!”秦牧的声音传来。

    叔钧冷哼一声:“我要两只耳朵!”

    “好!”秦牧断然道。

    叔钧见他答应得这么利索,心中不由后悔起来:“倘若再要一条舌头,估计这小子也会答应……”

    话虽如此,他还是鼓荡剩下的神识借给秦牧。

    秦牧第三只眼的目光越发浓烈,破开最后一重光焰,照耀在太帝眉心端坐不动的那人身上。

    突然,秦牧心神大震,目光顿时涣散,不由自主的缩回。

    滚滚的神识和元气洪流轰然冲向他的大脑,将他冲击得浑浑噩噩,气血浮动不休。

    叔钧连忙收回自己的神识:“小鬼,你答应过要恢复我两只耳朵,可不能反悔!对了,你看到了什么?”

    秦牧定了定神,喃喃道:“云天尊……我看到了云天尊!”

    叔钧不知道云天尊是谁,然而秦牧心中却掀起惊涛骇浪,他在太帝居余氏的眉心看到的那个端坐不动的身影,正是云天尊,断然不会有错!

    他在瑶池盛会上见过云天尊,是一个极为俊秀的少年,尽管坐在太帝眉心的那个人已经是个中年男子,有着帝王之相,面目威严,但还是可以看出其人年轻时的风采!

    那的确是云天尊无疑!

    他心神还是混乱不堪:“云天尊的肉身,为何会在那里?是了,云天尊留给我一座祭坛,祭坛上还有太帝印,是太帝居余氏的宝印!”

    他立刻取出太帝印,太帝印从他的第三只眼中飞出,刚刚出现在这里,这块宝印便似乎与此地的力量获得了感应,迸发出无比恐怖的威能!

    轰隆

    莲花大陆上万千神光喷涌,疯狂向太帝印中涌去,扭曲的能量震动时空,让秦牧立刻从光点的状态中接触出来!

    他恢复肉身,其他人也很快各自恢复肉身,惊疑不定的看着这块悬浮在空中的宝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