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五十一章 天元三斗

    “太帝印是云天尊留给我的,除了太帝印和那座祭坛之外,道祖说云天尊还留给了开皇一卷太虚的地理图。”

    秦牧仰头看向威能越来越强的太帝印,微微皱眉。

    从云天尊留下的这几件东西来看,早在龙汉时代,云天尊便已经对太虚了解很多,他对太虚了解得程度甚至还在而今的十天尊之上。

    有传闻说,开皇把无忧乡建在太虚之中,因此才这么难以寻找,十天尊屡次派人深入探索太虚,其目的也是为了寻找到无忧乡,铲除开皇这个隐患。

    倘若无忧乡真的在太虚的话,那么云天尊留给开皇的太虚地理图,对开皇建立无忧乡有着很大的帮助!

    “那么,云天尊的肉身,为何会出现在太帝的眉心中?”

    秦牧心中惊疑不定,洛无双和岳亭歌也是震撼莫名,抬头看向这块方印。

    这块宝印竟然能破开无上神识领域的压制,让他们摆脱被这个奇异之地的规则,着实是匪夷所思。

    不过秦牧和叔钧对此却心知肚明,因为这块太帝印便是太帝的宝印,在这个地方,太帝印可以调动太帝的力量,从而形成一个相对安全的领域。

    并非是太帝印破开无上神识领域,而是太帝破开无上神识领域。

    太帝印的威能,其实是来自太帝。

    突然,秦牧提议道:“岳天师,洛神刀,我们有这块宝印,不如去一趟那里,探索这片无上神识领域的奥妙。”

    洛无双迟疑一下,点头道:“好,最低也要把火天尊搭救出来。”

    秦牧看向岳亭歌,却见岳亭歌不再疯癫,面相也不再凶恶,竟然有一种运筹帷幄的智者风范,颔首道:“牧天尊有如此宝物,那么此地的奥秘说不定可以解开。天尊此行也需要护法者,我便来做天尊的护法。”

    秦牧眨眨眼睛,岳亭歌突然变得这么正经,他倒真有些不太习惯。

    这个道人时而疯疯癫癫,时而凶恶狰狞,现在又神志清醒,让人着实摸不着头脑,不知道他何时又会发作。

    岳亭歌长揖到地,颇有得道高人的风采,笑道:“道门岳亭歌,拜见牧天尊。我自从踏入太虚之地以来,一直浑浑噩噩,今日才难得清醒,这一路上让天尊见笑了。”

    洛无双悄声道:“秦霸体,这人信不过。”

    秦牧笑道:“而今我们同在一条船上,有什么信不过的?岳天师是天庭的智者,认为我们该如何探索这片无上神识领域?”

    岳亭歌沉吟,元气化作无数星辰,组成一个大圆,方圆百丈,徐徐转动,道:“前面是无上神识领域的核心地带,连火天尊都会被困住,难以脱身。我以星辰为时钟,星辰围绕圆心旋转,流动一周为一天。我将星辰留在这里,我们用这块宝印守护,进入无上神识领域,倘若看到星辰流动速度加快,那便表明我们被无上神识领域困住,宝印也无法破开领域,那时我们便须得尽快折返回来。”

    秦牧赞道:“这个法子巧妙。”

    他们当即动身,秦牧以神识控制太帝印,太帝印高悬在他们头顶,三人一龙小心翼翼的横跨深渊虚空,接近莲花大陆。

    秦牧回头看去,只见高大百丈的星辰圆环竖立在悬崖峭壁上,依循着星辰刻度流转。

    无上神识领域中并非是时间流速与外界不一样,而是物质变化的速率与外界不一样,这里的神识太强,让物质停止流动,即便是火天尊这样的存在也被困住。

    不过好在他们有太帝印的保护,可以穿过这片静止的时空。

    他们登上莲花大陆,只见从太帝的双足中穿出来的根须无比粗大,触目惊心,太帝的肉身完全可以与元木媲美,一样的庞大,那些根须扎根在莲花大陆之中,从地下隆起的部分形成山峦。

    而地上的血河也是宽度惊人,长度更是惊人,血河中还有许许多多奇怪的生物,应该是从太帝的神血中诞生的可怕物种。

    好在这里是无上神识领域,这些生物都被这片领域定住,动弹不得。

    秦牧等人从山顶飞过,四下看去,造物主们的神通在这里形成了瑰丽的景象,可谓是炫目多彩。飞行在其中,他们像是游历在巨人的国度中,任何东西都显得奇大无比。

    “不要触碰这里的任何东西。”

    秦牧沉声道:“这里的东西多是神识所化,当心被造物主神识入侵,到那时你便有可能不是你了。”

    叔钧冷哼一声,秦牧这是经验之谈,是从他身上学来的。当初他便差点侵占秦牧的肉身,然而却被秦牧的那只怪眼挡住。

    这里的造物主虽然死了,但神识尚存,造物主的神通诡异,说不定真的可以做到靠神识死而复生。

    他们渐渐深入莲花大陆,与太帝的距离越来越近,秦牧、岳亭歌等人时不时回头看向山崖上的星环,计算星环转动速度。

    星环的转动速率一直没有太大变化,让众人稍稍放心。

    他们与火天尊也越来越近,突然秦牧心中一紧,看到星环的速度猛地加快!

    先前,星环还是按照旋转一周便是一天的速率运转,而现在短短片刻便旋转了一周!

    他们在这里感觉不到异样,觉得自己行走速度正常,然而倘若站在星环旁边看他们,便会觉得他们的行动速度变得奇慢无比!

    “这里的无上神识领域无比强大,超过了太帝印能够承受的范围。”

    岳亭歌也注意到星环的转速加快,连忙道:“我们应该立刻调头回去,现在回头还来得及!”

    就在他说话的短短片刻,星环已经转动了两周,说明无上神识领域外已经过去了两天时间!

    洛无双看向秦牧,秦牧脸色阴晴不定,遥望太帝的眉心,那里有着云天尊的肉身,显然火天尊也发现了这一点,因此无论如何都要赶往那里。

    秦牧并没有搭救火天尊的想法,从前的火天尊很是单纯,鲁莽,正直,然而过去了一百万年,谁能保证现在的火天尊还是当年的火天尊?

    他的目的只是接近云天尊肉身!

    他打算为云天尊招魂,询问一些过去的事情。

    不过继续前进的话,太帝印也承受不住,他们多半也会被困在这里。

    就在此时,叔钧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道:“小鬼,单纯的太帝印对抗不了无上神识领域,但是加上祭坛应该可以。”

    秦牧心中微动,立刻取出祭坛。

    然而就在他取出那座祭坛的时候,星环已经转动了十多周,对他们来说就是短短片刻,然而外界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之久!

    秦牧眼角跳动,将祭坛取出,神识有些颤抖,询问道:“叔钧,然后呢?”

    “将印悬在祭坛上,以三垣上识来催动,调动太帝的无上神识!”

    叔钧的语气凝重,沉声道:“不过,你要当心。”

    秦牧微微一怔:“当心什么?”

    叔钧迟疑一下,他迟疑的这短短时间,星环又旋转了十多周,从他们踏入此地到现在,已经过去了月余时间!

    “当心什么?”秦牧催促道。

    “当心太帝。”

    叔钧不再迟疑,道:“你们觉得太帝真的死了吗?我不这么认为。连我都可以活下来,太帝肯定也有保全自己的手段。我虽然不知道为何太虚的造物主要对付太帝,但是太帝就是毁灭太虚的人,他现在看似死了,实则是等待复苏。你以祭坛来调动太帝的无上神识,他一定会趁机夺取你的肉身,借你的身体复活!”

    秦牧回头张望,时间又过去了十多天。

    叔钧吐露出的信息着实惊人,他曾经有过怀疑,摧毁太虚造成无数造物主死亡的人就是太帝,不过他并未看到毁掉太虚的那个人的面目,叔钧看到了。

    叔钧亲口承认那人就是太帝,还是带给他深深的震撼。

    “我教你一种法门,叫做天元三斗,但是能否阻止太帝摧毁你的神识,我就不那么肯定了。”

    叔钧神识涌动,飞速将一种神识布阵法门传到秦牧的脑海中,道:“我修炼的是三垣上识,在太古时代也是顶级的神识功法,但是太古时代最强的是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天元三斗,能否抵挡住他的神识入侵,我也不敢肯定。你需要修改一下,最好能够融合你的知识。你对修改我的法门很在行。”

    秦牧飞速整理他传来的天元三斗法门,以自身的知识底蕴修改完善天元三斗,融合三元神不灭神识,再加上天庭道门的古神大道符文。

    在他完善天元三斗的期间,悬崖上的星环又转动了一百七十周,半年时间就此过去!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定了定神,立刻催动改良的天元三斗,在自己的第三只眼中形成三道天元封印,第一道天元封印化作天公形态,白眉白须,双手相扣,如同漏斗,第二道天元封印化作土伯形态,牛首人身,也是结出漏斗状的封印。

    第三道天元封印则是天帝的形态,也是漏斗状封印。

    三道封印形成,秦牧当机立断,催动三垣上识,神识涌入云天尊留下的那座祭坛中。

    祭坛上,太帝印顿时大放光明,前方的太帝体内,神识如同烈焰翻腾,宏大无比的光芒如同凤凰的彩翼,条条道道,涌向祭坛。

    祭坛中,光柱冲天,冲向太帝印。

    嗡

    太帝印剧烈震动,一圈雪白的光芒呈现圆形,四面八方涌去,接着是第二道光芒,第三道光芒……

    光芒圆环一圈又一圈,平平铺开,将无上神识领域压制住。

    岳亭歌、洛无双等人急忙向悬崖上的星环看去,不由喜出望外:“星环转动速率恢复正常了!牧天尊,你这个法子有效!牧天尊?”

    岳亭歌看向秦牧,只见秦牧僵在原地,瞪大三只眼睛,一动不动,额头冒出青筋,豆大的汗珠如雨,滚滚滑落下来。

    岳亭歌和洛无双吃了一惊,都看出秦牧状态不对。

    “有什么东西想要侵入他的眉心!”

    岳亭歌毕竟是帝座大圆满的存在,立刻看出端倪,沉声道:“一只手,你我助他一臂之力!”

    洛无双哼了一声,对一只手这个称呼很不开心。

    两人齐齐催动元气,调动修为,试图冲入秦牧眉心。

    他们的法力和神识冲入秦牧眉心,顿时看到无比壮观的一幕,一尊伟岸大帝屹立在浩瀚无垠的时空之中,将天公格杀,打得群星爆碎,正在冲向牛首人身的土伯!

    下一刻,土伯断首,被那尊大帝撕成两段!

    岳亭歌看向前方,立刻看到一尊肉身广大的古神天帝虚影,那是第三道封印,而在这第三道封印后,便是秦牧灵胎神藏和他的灵胎。

    “不好!”

    岳亭歌与洛无双立刻冲向秦牧的灵胎神藏,元气和神识浩浩荡荡,来到秦牧灵胎身旁,一左一右站在太极图上,仰头看去,但见天帝封印在那尊伟岸大帝的攻击下岌岌可危!

    明天还要出门,这个月好累,总是出门跑来跑去,打乱了我原本的爆发计划。求月票,月底几天可以清净下来,一定会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