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五十五章 云天尊

    叔钧的两只眼睛一前一后抬起眼皮,看他两眼,诧异于秦牧难得的谦虚一次,不紧不慢道:“倘若你走出一条新路,与天宫完全不同的道路,这就意味着你完全摒弃了这百万年来的神通者的智慧,摒弃他人积累的经验。这百万年来万千种功法万千神通,对于你全然无用。你相当于以一己之力,开辟一种全新的文明。”

    秦牧心中的确有这种念头。

    在他看来,天宫体系虽然还未曾演化到完美的天庭,然而却并非不可改变。

    他真的想完全抛弃天宫修炼体系,开创出一种全新的修炼体系。

    “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你需要花费多长时间?”

    叔钧道:“你可能需要百万年去完善自己开辟出的新道路,才能让这个修炼体系成熟。而且这条道路上也许只有你一人,所以百万年时间都是短的。不过,倘若你接受了天宫体系,或许你只需要几千年乃至几百年便可以问鼎巅峰,成为天底下最强大的存在。这是我的经验之谈,但是路在你的脚下,怎么走你自己选择。”

    秦牧沉默下来,向祭坛上的叔钧躬身拜谢,化作一股神识飘散。

    叔钧纳闷:“这小子为何对我如此恭敬了?”

    太帝祭坛上,秦牧抬头仰望,祭坛上空太帝印悬浮,借来太帝的力量对抗越来越强的无上神识领域。

    岳亭歌和洛无双则回头看去,悬崖上的星环转动速度恢复正常,并没有加快,这才长舒一口气。

    祭坛凌空飞行,向太帝肉身的眉心接近,距离火天尊也越来越近。

    只是,秦牧一直仰望太帝印怔怔出神,岳亭歌和洛无双心中诧异,没有多问。

    秦牧眼角突然滑落两行清泪,岳亭歌和洛无双都吓了一跳,不知为何这位牧天尊突然间变得多愁善感起来。

    秦牧收回目光,有一种悲伤涌上心头,不禁潸然泪下。

    他做出了决定,不去探索一条未知的道路,不去探索那条道路通往何方,不去探索那条道路尽头的美妙。

    他曾经朦朦胧胧看到那条道路有着无尽的美好,然而如今只能舍弃。

    他将重开天宫,借助百万年来人们的智慧沿着尊神、真神、瑶台、玉京等境界走下去。

    或许,他可以等百万年,用百万年的时光去完善自己的道路,成为永恒的传奇,超越天庭这个境界。

    然而延康等不起,延康变法也等不起,他的那些友人,那些同道,他们等不起。

    他或许错过了那条道路上无数美好风景,也无法看到大道尽头,错过大道尽头处的道的起源道的起始,但是他可以把握当下,珍惜眼前。

    他放下了这一切,心中的那一种也渐渐蜕去,化作一丝惆怅萦绕不散。

    这种惆怅并非是他心灵深处的伤感,更像是从大道尽头传来的感伤。

    太帝祭坛静静地从火天尊旁边飘过,驶向太帝的眉心。

    洛无双回头看了落在他们身后的火天尊一眼,忍不住道:“秦霸体,你在避开火天尊。我们不应该先搭救火天尊吗?”

    岳亭歌也注意到这一点,秦牧显然是打算绕开正在艰难前行的火天尊,抢在火天尊前面率先来到太帝的眉心。

    秦牧笑道:“放心,火天尊死不了。对不对,火天尊?”

    火天尊的身体僵在原地,周身的大道符文犹自在慢慢的改变,对他们的话充耳不闻。

    “他没意见。”秦牧道。

    洛无双眼角抖动两下,回头向火天尊看去。

    秦牧安慰道:“放心,放心。火天尊进来很难,但是出去却是容易,他只需要转过身去,用几百年的时间便可以从这里离开。”

    洛无双气结:“莫非牧天尊担心救了火天尊之后,他恩将仇报,杀了你?”

    秦牧淡然道:“他杀不杀我,我不敢肯定,但一定会杀了岳亭歌岳天师。岳天师,对不对?”

    岳亭歌叹了口气,萎靡不振:“我将他和虚天尊骗到此地,害得他被困在无上神识领域中这么久,他多半会对我下手。”

    祭坛晃晃悠悠的飞入太帝眉心,太帝眉心里没有太初原石,只剩下一个菱形的伤口。

    这里极大,很是宽广,从太帝之脑中涌出迷人的光芒,像是彩霞,条条道道。

    太帝祭坛飞入重重霞光之中,太帝印不断汲取霞光,霞光如潮扑来,隐约之间,只见一个身影坐在重重叠叠的霞光中。

    岳亭歌和洛无双心中疑惑,看向秦牧。

    秦牧压下心头的激动,长长吸了口气,沉声道:“岳天师,洛神刀,你们搬得动天尊的肉身吗?”

    两人心头大震,难以置信的看着那个光芒中端坐不动的身影。

    太帝祭坛终于来到霞光中的那人身边,洛无双打量光芒中的男子,其人风姿绰约,容貌丽,气质超凡脱俗,像是一位中年帝皇,却很俊秀,只是洛无双却不认得,心道:“难道是哪位上皇?不过听秦霸体的意思,他应该是一尊天尊。到底是哪位天尊死在这里?”

    岳亭歌心头大震,低声道:“他是云天尊……”

    洛无双闻言,脑中轰然,失声道:“他是神桥神藏的开辟者,云天尊?”

    秦牧催促道:“两位,我的法力搬不动他的肉身,还是你们来吧。”

    太帝祭坛漂浮在云天尊的肉身前,秦牧轻声道:“云道友,回家了。”

    岳亭歌和洛无双压下心头的震动,上前各施法力,将云天尊的肉身托起,缓缓送到太帝祭坛上。

    秦牧检查云天尊身上的伤痕,然而古怪的是云天尊身上并无半点伤痕,不过他的魂魄却已经消失无踪。

    “月天尊说云天尊死了,那么云天尊便是真的死了。好在就算是死人,我也能让他复活!”

    秦牧细细查看,没有发现太帝的神识,思索片刻,做出决定:“还请两位将他送到我的眉心,我眉心中藏着一块幽都,先将他的尸身藏在那里。”

    岳亭歌与洛无双心中有着千百个疑惑,但还是依言将云天尊的肉身送入秦牧的眉心,落在秦字大陆上。

    秦牧长舒一口气,调动太帝祭坛,开始返航。

    太帝祭坛又经过火天尊的身边,洛无双忍不住又看了看秦牧,秦牧无奈,停下太帝祭坛,道:“要不,你们把他掉个过儿?”

    洛无双冷笑道:“掉个过儿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困在无上神识领域中?”

    秦牧道:“他自己转身的话,需要花费两百多年的时间,才能成功转身,我们帮他转身,便可以让他早两百多年脱困。”

    洛无双皱眉,还待再说,秦牧道:“洛神刀,你能保证火天尊脱困之后不杀我,不杀岳天师吗?”

    洛无双不再说话,与岳亭歌一起将火天尊掉个过儿。

    太帝祭坛继续向外飞去,过了良久,祭坛飞渡虚空深渊,来到星环下,三人一龙从祭坛上跃下,秦牧收起太帝祭坛,只保留太帝印,疑惑的看了看那条神龙。

    这条神龙一路上都很安静,不像先前总是大惊小怪玛哈玛哈的叫个不停。

    突然,岳亭歌颤声道:“火天尊走出了一步!”

    秦牧心中一惊,急忙看去,果然看到火天尊竟然向这边迈出了一步!

    “糟糕!”

    他头皮发麻,连忙向无上神识领域外奔去,洛无双、岳亭歌和那条神龙慌忙跟上他。

    越是靠近无上神识领域的核心,压制越强,但火天尊只要迈出了第一步,那么下一步的速度便会更快,因为他在向外走!

    他每走出一步,压力便越小!

    以他的实力,脱困只怕是短时间便可以办到的事情!

    秦牧头皮发麻,全力向外冲去,力图在火天尊脱困之前逃离此地。

    就在此时,他听到脚步声。

    那脚步声惊天动地,踩得虚空坍塌,迸发出山崩地裂的巨响。

    秦牧回头看去,但见无上神识领域内火焰冲霄。

    突然,又是一声脚步声传来,声音更加洪亮,火焰更高,烧熔了天空!

    “完了,火天尊脱困了!”

    秦牧咬紧牙关,疯狂向前冲去,岳亭歌呼的一声超过他,扬长而去,叫道:“我不陪你们送死了,先走一步!牧天尊,你替我挡一挡火天尊,明年我给你烧纸!”

    “烧你大爷!”

    秦牧大怒,却见岳亭歌化作一堆方块叽里咕噜的向前滚动,速度极快,很快消失无踪。

    秦牧奋力冲向前方,却见洛无双脚步飞快,竟然也跑到他的前面,显然洛无双这段日子恢复得不错,已经可以动用瑶池或者玉京境界的法力。

    “洛无双,你一直喋喋不休要救火天尊,你为何还要逃?”秦牧怒问道。

    洛无双迟疑一下,放慢脚步,羞愧难当,道:“我只想着牧天尊名声在外,火天尊若是杀了你,肯定杀我灭口,免得传出去让他背负杀害天尊之名。我忘记了义气二字……”

    就在此时,那条神龙竟然也超过了他,摇头摆尾,御风而行,比秦牧的速度还要快出许多!

    秦牧疑惑:“这条神龙是我观想出来的,不可能实力在我之上……糟糕,是太帝借生!太帝借生到我观想出来的神龙体内了!”

    他刚刚醒悟过来,突然身后浓烈的火光照耀而来,烤得他的身体发烫,似乎要燃烧起来。

    秦牧身躯一僵,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勉强笑道:“火天尊,好久不见。”

    洛无双也只得停下,转过身来,刀气万丈,严阵以待。

    火天尊呼的一声飞起,跃过他们,落在那条神龙前方,探手将那条神龙抓住。

    神龙挣扎不脱,开口冷笑道:“火天尊,你想杀我?你杀不了我,整个无上神识领域中到处都是我的神识,我是不死的……”

    它呼的一声燃烧起来,很快化作灰烬。

    火天尊看向秦牧,秦牧身躯僵硬。

    “牧天尊,又见面了。”

    火天尊面无表情,身后那道焚尽一切的火焰轮徐徐转动,火焰轮上,一朵朵火苗跃动不已,时而火光大盛,明亮无比,像是火中有一颗颗太阳突然爆发,显然他看到秦牧时,内心并不平静。

    “每一次看到你,我都会想起你在瑶池上痛打我的情形。”火天尊道。

    秦牧正色道:“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很多生死之交都是打出来的……”

    “云天尊的肉身落在你手里,比落在我手里好。谢谢你。”火天尊留下一句话,转身便走,身形远去。

    秦牧怔了怔,高声道:“谢我什么?”

    “谢谢你复活御天尊。”

    火天尊的声音远远传来:“当年瑶池中我曾经说过,倘若你能查出是谁害了御天尊,我便不再记恨你。你非但做到了,而且还复活了他。”

    秦牧高高挥手:“火天尊,留下来谈一谈再走!”

    火天尊的声音越来越远:“我看到你便会忍不住心生厌恶,忍不住想要打死你。你要当心虚天尊,她是个很危险的人……”

    洛无双脸色剧变,一颗心七上八下:“我好像又听到了不该听到的话,这次不造反也要反了……”

    前往宿迁,独自上路,这次应该不会走丢吧?话说宅猪最近胆子大了,以前出门都是媳妇陪着,现在敢独自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