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五十七章 灵胎神藏领域

    洛无双心中一惊,秦牧这一剑犀利无匹,直接刺破他的第一重天时他还没有感觉到有何厉害之处。

    他以刀入道的时候较为年轻,入道的第一招叫青海云开,刀法展开时,如同一片青海被云雾笼罩,云开时,刀法为之一变,滔天海势从天而降。

    但是这一招是他入道第一招,那时积累不够,并不如何精湛,被破去也很正常。

    然而下一刻秦牧这一剑便破去了他的刀道第二重天,玉关雪急,这一招入道神通展开,刀光化作漫天飞雪,玉锁冰寒,玄冰化作玉关。

    玉关门户一开,便是凛冽杀招,风雪扑面,玉关迫近,以冰城玉关之势碾压。

    死在他这一招神通下的强者不计其数。

    但这一招也被秦牧一剑破去。

    秦牧的剑刺穿他的冰城玉关,一剑荡平风雪,让玉关崩溃,冰城瓦解。

    他的刀道第三重天叫做铁骑突出,刀法展开,天兵天将宛如从天而降,铁马金戈,然而这一招也是无用,剑光荡平一切天兵天将。

    洛无双的刀道第四重天叫做光动重楼,一刀斩下,刀光化作三十三重楼,杀招从楼中杀出。

    然而重楼被剑光刺穿,当场瓦解。

    然后是第五重天,第六重天,第七重天……

    他的刀法叫做刀道天穹,目前有十四招入道的刀法神通,这十四招刀法神通构建成十四重天,这一次他打算一击解决战斗,因此十四重天重叠,如同十四座诸天从天而降。

    秦牧一剑袭来,连续刺穿一重重诸天,让他忍不住心头震动。

    好在秦牧的剑连续刺穿他的九重天穹之后,势与力都出现了大幅度的衰减,让他稍稍放心。

    倘若秦牧一股脑刺穿他的十四重天穹,那么他也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直接弃刀,磕头认输。

    不料,秦牧的这一剑势头衰竭之后,剑法陡然一变,从开劫剑化作提劫剑,一剑化作万千跃动的剑光,每一道剑光轻轻一颤,便化作一朵飘飞的花儿。

    霎时间万花飘零,花落花飞花满天,将他的刀道第九重天塞满。

    他的刀道第九重天叫做阊阖九关天门开,乃是大气磅礴的一招,然而剑光充斥在天门之中,充塞阊阖九关,把九关荡平,天门摧垮。

    对于秦牧的提劫剑,洛无双素有耳闻,是秦牧赖以成名的剑法。

    龙汉初年,秦牧凭借这一招剑法在元姆夫人的投影的镇压下,重创昊天尊,将昊天尊打得趴在病榻上千百年不能自理。

    这一招剑法从那时起,便成为传说中的剑法,后世不知多少才智过人之辈想要模仿,重现这一招剑法,然而谁也无法使出。

    提劫剑随着秦牧的消失成为失传的绝学,传说中无敌的剑,直至延康时代来临,秦牧自己开创出这一招剑法。

    提劫剑最强大之处在于,这是一招基础剑法,又被称为剑十九。

    没有前面十八招基础剑法,无法学会剑十九,而学会这一招剑法,便可以直接以剑入道!

    这也就意味着,提劫剑可以与其他剑法一起组合成无数种不同的剑法!

    这也是提劫剑最为强大和奇异之处。

    元界中,秦牧也是凭借这一招斩杀了许多强敌,至今未曾被人破去过,哪怕是昊天尊亲自与他对垒,也是破去他功法上的不足,并未从这一招剑法中寻找到破绽。

    眼看这一招提劫剑要破去他的刀道第十三重天,秦牧这一招神通中的力量终于枯竭,洛无双松了口气,第十三重天和第十四重天来到秦牧头顶,大气磅礴!

    而在此时,他看到秦牧脚下的黑白太极图扩张,顷刻间席卷百里,将百里金沙大漠化作黑白二色。

    黑白大漠中,太阳沉下,明月升起,月光皎洁。

    “好雄浑的修为!”

    洛无双心中凛然,刀剑碰撞,秦牧屹立在元木之下,如同扎根在大漠之中,身躯岿然不动。

    洛无双的两重刀道诸天的力量碾压,只让他周围的黑白太极图晃抖不休,然而却无法撼动秦牧的身躯。

    “这等修为,便是肉身元神合二为一,神藏化作领域带来的效果吗?”

    洛无双翻身来到他的左侧,刀光再起,然而秦牧却似乎并未移动过,但是他却依旧面对的是秦牧的正脸。

    两人以快打快,洛无双挥刀,疾驰,刀光倾泻如瀑,但是让他惊讶的是,无论他转到任何一个方向,他看到的始终是秦牧的正脸。

    令他惊骇的是,秦牧自始至终都不曾转过身!

    洛无双心中升起无比荒诞的感觉,仿佛秦牧长着无数张脸,无论他从哪一个角度进攻,面对的始终是秦牧的正脸,没有半点破绽可循,迎面的便是秦牧最强的攻击!

    一个人在战斗中,身躯的动作,肌肉,筋脉,骨骼,气血,其移动轨迹都会造成一个个一闪即逝的破绽。

    甚至连肌肤表面的元气流动,也会形成一个个破绽。

    这些破绽不是功法上的破绽,而是神通者自身在移动时产生的破绽,而招法神通除了杀敌之外,还有一个效果便是弥补这些破绽。

    只是,洛无双在面对这种状态下的秦牧,完全找不到他身体任何破绽!

    “这是一种无赖神通!”

    洛无双咬牙,造成这种情况的,肯定是秦牧的灵胎神藏,他还记得在无上神识领域中,太帝神识入侵时,秦牧曾经说过在他的灵胎神藏中,他便是天帝,便是主宰。

    现在,洛无双体会到了当时的太帝的感觉。

    秦牧把方圆百里大漠化作自己的灵胎神藏,形成一个奇异的领域,凭借刀法神通,自己难以与他抗衡。

    真正让他震惊的是,秦牧在进入无上神识领域后,便将无上神识领域活学活用,用在自己的神藏之中。

    而其他人却无法向他这样,将自己的神藏化作领域。

    最关键的原因是,秦牧将七大神藏化作一个神藏,在神藏的造诣独步天下,即便是天尊,单纯论神藏也无法在修为上超过他。

    而且他开天辟地,将灵胎神藏化作一个体内小宇宙,从小宇宙诞生魂魄,魂魄与灵胎结合化作元神,元神天然便是这片小宇宙的主宰,形成自己独特的领域是理所当然。

    “想要破解他的这种无赖打法,便必须要破坏他的灵胎神藏!”

    洛无双想到这里,刀光再度爆发,没有斩向秦牧,反而向这片天地出刀,刀光撕裂天空,斩开大地!

    秦牧的领域顿时不稳,气势衰减,就在此时,天地突然翻转,方圆百里的黑白大漠颠倒过来,天地大道规则陡变。

    洛无双惊骇的看到自己的肉身血肉飞速蜕去,化作一个骷髅站在那里,感应不到自己的肉身!

    这里是幽都。

    是秦牧以自己的力量形成的幽都世界!

    没有了肉身,洛无双的法力锐减,秦牧剑光飞至,洛无双提刀便挡,然而他没有肉身,无论在法力还是力量上都相当于直接跌落一个境界。

    嗤

    剑光刺穿他的刀道十四重天,来到他的眉心,猛然止住。

    洛无双散去手中的刀,眼眶中跃动的刀光也渐渐熄灭,气息委顿,涩声道:“四万年了,我足足等了四万年,一直梦想着与你一战,没想到我还是败了……”

    秦牧散去剑光,灵胎神藏形成的领域消失,金沙大漠再度出现,依旧是烈日滚滚,热浪扑面。

    “你又不是败在我的剑法下,不必如此伤心。”

    秦牧走上前去,笑道:“你只是败在我的神通下,论剑法,我的剑法未必能胜过你的刀法。在刀法上,我也有许多要向你请教的地方。”

    洛无双叹了口气,神态萧瑟:“当年你的剑法击败我,我用四万年苦修刀法,期待有一天能让你的剑败在我的刀下。而今你剑法虽然未能胜过我的刀法,你的神通却击败了我,我又要用多少年来苦修参悟,才能击败你的神通?”

    这次败了,他尽管失落,但却突然有一种轻松的感觉,仿佛卸下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十二万年。”

    秦牧向前走去,道:“你欠了我三条命,每条命四万年,你有十二万年的时间去参悟,争取十二万年后堂堂正正的击败我。”

    他回头笑道:“洛神刀,你还不跟上来?”

    洛无双怔了怔,快步跟上他,道:“你的灵胎领域有很大的破绽。只要破开你的灵胎神藏,击杀你便不困难。你从无上神识领域中参悟出这种用法,其实并不完善。”

    秦牧虚心求教,道:“适才你刀法劈开天地时,我便意识到这一点,那么洛神刀以为我应该怎么修改完善?”

    洛无双迟疑一下,道:“秦霸体不必总是洛神刀洛神刀的叫我,我比你年长四万岁,倘若不嫌弃,称我洛兄即可。”

    秦牧失笑道:“我与哲华黎称兄道弟,怎么能称你为洛兄?”

    洛无双正色道:“我与哲华黎已经恩断义绝,他不是我的弟子。你是天尊,称我洛兄,还是我占你便宜。”

    他顿了顿,露出一丝笑容,道:“我在天庭中不太会做人,没有几个朋友,我门下的弟子也都是无权无势的人家的孩子,苦于无法走出我的阴影,往往会自断一臂,也都是些穷苦人。哲华黎是唯一一个从我的阴影和我的刀道中走出来的孩子,我很欣赏他。”

    他想起哲华黎,心中不觉生出一股暖意。

    哲华黎是在与秦牧接触之后,才走出他的阴影,因此他对秦牧的感觉也很是矛盾,这也是他下界来到延康后一直没有对秦牧出手的原因之一。

    “对于领域,我并不懂,谈不上指点你。不过我想,无上神识领域是以神识构建而成,造物主和太帝并未用到他们的神藏或者天宫。”

    洛无双沉吟片刻,道:“你用灵胎神藏来化作领域,便是主动把自己的弱点交给敌人。倘若你可以不用灵胎神藏直接化作一个领域,那么便没有弱点了。只不过在运用之妙上可能会差了些,没有灵胎神藏领域那般变化莫测。”

    秦牧恍然大悟:“洛兄,你说得大有道理。只是,我只有用灵胎神藏才可以化作领域,倘若不用灵胎神藏,我的修为便跟不上,也没有这么多的变化。”

    洛无双思索道:“那么是否可以平日里用自己的法力和大道符文,不断锤炼领域,等到战斗的时候释放出来?”

    秦牧眼睛一亮,赞道:“是个好主意!还可以在领域里烙印神通,千锤百炼,足以让领域越来越强,不会比灵胎神藏领域弱!对了,洛兄,你也可以做到刀道天穹领域!”

    洛无双停下脚步,目光怔然,过了片刻,突然露出狂喜之色,忍不住放声大笑,声音在金沙大漠中滚动。

    “刀道天穹领域!好,真好!”

    “洛兄,这就是变法啊!你已经迈入变法的行列了!”

    “这就是变法?”

    “这就是变法!我还有一个不情之请。你在天庭呆不下去,我在下界倒是有些产业。你听说过天圣教吗?鄙人不才,忝为圣教主,而今正值用人之际,需要洛兄这样的人才。实不相瞒,天庭第一神识的闫少青现在已经入局,再加上天庭第一神刀……”

    ……

    他们渐行渐远,不久之后,秦牧与洛无双交手的地方,空间裂开,出现一道深渊,怜花魂从深渊中走出,四下看了看,循着秦牧和洛无双的足迹而去。

    “牧天尊,你消失了半年之久,本宫还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却感应到你的神通。今日,本宫将用昊天尊的屠牧十八法,送你上路。”

    她离开后没多久,又是一道归墟大渊出现,大渊中一朵花儿绽放,云初袖懒洋洋的躺在花中,随即从花里跳了出来,蹦蹦跳跳的循着怜花魂的足迹而去,两条辫子在身后抖啊抖,晃啊晃,长发及腰。

    “牧天尊消失半年,这半年时间他去了哪里?都不带人家玩儿。小气!他既然出现了,那么姐姐一定会对付他,杀掉他之后会掉我的水晶棺,还会掉很多宝贝儿!”

    这少女兴奋道:“人家再杀掉姐姐,便可以高枕无忧了!”

    四千字大章。让你们失望了,我没有走丢,因为我直接打的从徐州来到宿迁的酒店,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