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五十八章 虚空彼岸

    金色大漠实在辽阔,秦牧与洛无双长途跋涉,走了十多日还是没有走到尽头。

    大漠中有着颇多诡异事件发生,到了夜晚时,天黑无月,太虚之地的月亮被秦牧用元木之芯捅飞天外。

    夜色深沉,沙漠中有女子的哭声传来,围绕着他们,忽远忽近。

    洛无双元神出窍,化作千丈神人,神光万丈,持刀而行,那声音才没有接近。

    “应该是孤魂野鬼的哭声。”

    秦牧有些疑惑,道:“沙漠中的孤魂野鬼,没有化作太虚魔怪吗?”

    夜色中还有凄厉的嘶吼声,悠扬婉转的歌声。

    天空中没有星辰,也没有月亮,无法辨明方向,两人打算歇息时,黑暗中有鬼火悠悠,在前方飘行。

    他们跟着鬼火走,他们停下,鬼火也停下,他们前进,鬼火也前进。

    到了白天,鬼火消失,不过秦牧取出岳亭歌画的地理图,发现他们走的路径竟然与地理图分毫不差,不禁啧啧称奇。

    到了第二天晚上,鬼火再度出现,引领他们赶路。

    第三天的夜晚,他们在鬼火的带领下竟然在沙漠中遇到一座极为华丽的城市,夜色中城市灯火通明,即便是深夜这座城市也极为热闹,街上多是摊贩,行人熙熙攘攘来来往往,都是些身高十丈甚至百余丈的巨人。

    那鬼火飘入城中,落地化作一尊巨人,恭恭敬敬请他们入城。

    城中的巨人极为好客,殷勤招待。

    秦牧张开眉心第三只眼,四下打量一边,将这些造物主的真身看破,默不作声。

    但凡巨人们敬酒,他便来者不拒,洛无双原本很是警惕,防备有诈,但是看到秦牧吃喝玩闹,便也放开了。

    他来到太虚便一直不顺心,被逼得不得不反出天庭,又在秦牧手中吃了败仗,因为有心事,反倒喝得酩酊大醉。

    秦牧酒足饭饱,向那些巨人躬身道:“承蒙诸君款待,倘若他日有所成就,我必在太虚建立幽都,让诸君可以往生。”

    那些巨人闻言,不由喜笑颜开,城主是一尊千丈巨人,让众人来到他的手掌心里载歌载舞。

    这一宿玩闹好久,洛无双醉酒睡去。

    待到天亮时分,秦牧将他唤醒,洛无双起身,这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尊千丈巨人的手掌心里,四周尽皆枯骨。

    洛无双惊疑不定,站在高处向下看去,城中白骨盈野,没有一个活人,心中不由骇然:“昨天晚上我们吃的喝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秦牧向那尊巨人尸骸躬身道:“诸君放心,昨日承诺,将来秦某必然兑现。洛兄,我们走吧,继续赶路。”

    洛无双跟在他的身后走出这座造物主城市,回头看去,但见风沙起,很快将那座诡异的城市淹没在金沙之下。

    洛无双记起来,他们在昨晚遇到这座城市时也是在大漠中有风沙卷起,然后这座城市便出现了。

    他着实心里发毛,不知道昨晚胡吃海喝,吃到肚子里的到底是什么。

    在第七天夜晚,他们遇到老妇人挡路,手里牵着一个孩童,另一只手挎着个篮子,跪拜在地,将篮子推到秦牧脚下,向两人磕头如蒜。

    秦牧道:“夫人放心,篮子里的东西我收了,他日我在这里开辟幽都,让你们都有去所。”

    那老妇人抬头,咧嘴一笑,牵着那孩童化作阴风散去,消失在黑暗中。

    洛无双不禁纳闷,询问道:“秦霸体,这路上出现的造物主是怎么回事?你为何要对他们说在这里建立幽都?”

    “那是死在大漠中的造物主。”

    秦牧提起篮子,揭开遮住篮子的布,道:“他们死在这里魂无所归,白天要受烈日煎熬,夜晚才得以出来。建立幽都,让他们可以有个归所。”

    洛无双还是不解:“太虚的天地规则不完整,这里的造物主死亡之后都会化作太虚魔怪,为何这些造物主的鬼魂没有化作魔怪?”

    “大概是他们的实力太强的缘故。先前鬼城中的那位造物主城主,还有拦路的老妇人,他们死后英灵不散,神识不散,可以守护自己甚至族人,不被太虚异化。我之所以说要在此地开辟幽都,也是因为他们太强。”

    秦牧把篮子中的东西取了出来,却是一个小小的瓶子,有几乎被凝聚成实质的神识在瓶口流动,封住瓶子里的东西,笑道:“不答应他们的话,我们只怕无法活着走出这片大漠。”

    洛无双心中凛然,他倒是没有考虑这么多。

    “那么秦霸体会帮他们建立一个幽都吗?”

    他问道:“你答应建立幽都,不过是权宜之计,在太虚建立幽都,难如登天啊。”

    秦牧打量瓶子,道:“他们之所以拦住我们,就是因为我能够建立幽都。”

    洛无双不解。

    秦牧没有解释,他的眉心第三只眼中藏着土伯之角的片段炼制而成的秦字大陆,对于其他人来说建立幽都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而对他来说并非不可能。

    毕竟,冥都、酆都,都是以土伯之角打造而成,与秦字大陆一样,都是土伯之角的片段。

    只是,秦牧现在还没有实力做到把土伯之角化作一个世界的能力,而且他并非幽都神子,倘若秦凤青在这里,那就很简单了。

    他观察瓶口的神识封印,封印很是特殊,是神识组成,透过封印可以看到瓶子里像是盛放着一片汪洋大海,轻轻一晃,里面便是波涛汹涌,惊涛骇浪,很是恐怖。

    秦牧试图用元气探入瓶中,却被瓶口的神识封印挡了回去。

    “是了,他们是造物主,应该用神识才对。”

    他调动神识,神识穿过瓶口的封印,却见瓶中果然是一片大海,刚才他晃动瓶子,在海面上掀起了飓风和巨浪,澎湃作响,还伴随着电闪雷鸣!

    他的神识向上空看去,只见瓶口出漫天星光,有一条星河盘旋在瓶口,有六道星璇。

    他的神识飞过海洋,来到瓶壁,却见瓶壁竟然是垂直于海面的陆地,形成一个圆环状。

    陆地极为广阔,山川河流,应有尽有!

    就在此时,他看到了一轮太阳从海中越出!

    “这个小小的瓶子,竟然装着一个世界!”

    秦牧心中一惊,古怪的是瓶子里尽管有一个世界,然而却感觉不出有多重。

    “原来刚才那个老太婆,便是藏山氏的族长。”

    叔钧的声音在他脑海中响起,道:“藏山氏在太古年间也是一个很大的部族了,这个部族的造物主善于创造诸天。你这个瓶子,其实是一个诸天世界。”

    秦牧吓了一跳,有些难以置信,诸天世界是何等庞大,这个小小的瓶子能装得下一个诸天?

    而且,他刚才神识进入瓶中,看到瓶中世界比许多元界的诸天还要庞大。

    “太古年间,藏山氏观想出的诸天数不胜数。”

    叔钧道:“她送给你的这个诸天,应该是壶天,装着壶天的瓶子,便叫壶天瓶,是一件难得的宝物。她将壶天瓶送给你,可见对你的重视。”

    秦牧郑重的将壶天瓶收入秦字大陆中,与水晶棺、云天尊肉身放在一起。

    壶天瓶极为重要,倘若将来延康变法失败,说不得也要寻一条后路,这个壶天瓶可以让延康的人们避难。

    “不过老太婆不是省油的灯,她的东西不是那么好拿的。”

    叔钧笑道:“你得了她的宝物,便一定要做到答应她的事。这个老太婆在太古年间便是狠角色,尽管死了,但她的神识犹在。倘若你无法完成答应她的事,你会死得惨不忍睹!”

    他的声音中有些幸灾乐祸,道:“你接下篮子的时候,她的神识便种在你的身上了,她有无数种方法弄死你!”

    秦牧脸色一黑,悻悻道:“比如说?”

    “比如说在你体内观想出各种东西,让你肚子里长出无数针刺,让你在战斗时看不到敌人的招数,或者在你体内观想出一轮太阳烧死你,观想出一片海洋撑死你,弄死你太简单了。”叔钧呵呵笑道。

    秦牧头皮发麻,取出纸笔,把答应藏山氏的事情记在本本上,免得自己忘记。

    十日后,他们来到了大漠的尽头。

    路上他们看到了被大漠淹没的更多的遗迹,先前遇到的还是城市,后来遇到的便是简易的城寨,再到后来干脆就是一个个草草创建的营地。

    风吹金沙,沙漠下到处都是骸骨。

    这应该还有太帝进攻太虚,他的神识无比强大,笼罩太虚之地,幻化做各种攻击,追杀造物主各族。

    太虚的环境也越发恶劣,造物主可以根据自己的心意操控自然,然而太虚经过了太帝的破坏,充斥着无主的神识和太虚魔怪,已经变得让造物主难以生存。

    这应该是太虚之地的最后一批造物主,他们逃到这里,丢下了不知多少族人尸体。

    “太虚造物主的迁徙之旅,应该是发生在太帝被杀的那段时间,也就是龙汉时代的中后期。”

    秦牧思忖道:“那个时代,天庭根本不知道还有另一个世界,还有一场血腥的战争。唯一知道这件事的便是云天尊。”

    太帝不知何故血洗太虚之地,云天尊应该是来到这里,与太虚造物主们设计了陷阱,将太帝困死在无上神识领域中。

    “不过,云天尊的肉身,为何出现在太帝的眉心?”

    秦牧有些疑惑,云天尊应该没有死在这一战中,而是死在争夺天庭的统治权的战斗中,他的肉身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而且,云家的血脉诅咒也应该是在云天尊死时,被造物主种下的,而那个时候太帝明明已经死在太虚了。

    他叹了口气,知道的秘密越多,他心中的疑惑也就越多。

    他虽然去过龙汉时代,但龙汉时代还像是迷雾一样笼罩在他的眼前。

    他有着太多的疑惑想要请云天尊来解答。

    “离开太虚之地,我便借天公土伯之力,复活云天尊!”

    秦牧向前方看去,看到了太虚之地的边缘,太虚之地的尽头的前方便是无尽的黑暗虚空,没有了陆地。

    岳亭歌所说的造物主最后的聚集地就建在那里,简易的城郭,巍峨的祭坛,祭坛上有些残光闪烁。

    那些太虚造物主应该便是在这里另造虚空,虚空桥连接他们创造的世界,迁徙到那个世界中去了。

    秦牧与洛无双来到聚集地,这里早已空了,只剩下古老的祭坛。

    祭坛上的光芒是一座断断续续的桥梁,不知通往何处,只是虚空桥很不稳定,光芒所化的桥梁时不时崩塌,又时不时重聚,而在桥外则是一幅末日景象!

    秦牧皱眉,看着虚空桥,盘算着如何才能渡桥,突然看到虚空桥的另一端有一个女子正在渡桥!

    在那女子周围是一片毁天灭地的景象,虚空扭曲,塌缩,恐怖无比,而那女子身后漂浮着一座座天宫,组成一片残缺的天庭,打算虚空横渡,达到虚空桥的彼岸!

    “虚天尊!”洛无双低声道。

    宅猪感冒了,鼻涕像是损坏的水龙头关不住,无法嘚瑟了~明天打的回家,尽力保证更新,无力的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