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六十一章 鱼儿的诱惑

    怜花魂和云初袖惊疑不定,虽说她们与秦牧隔着一个境界,但这差距也太大了。

    她们的这具身躯还是神桥境界,不曾跨入南天门,秦牧则已经是尊神,比她们高出了一个境界。

    以往,别说比她们高出一个境界的尊神,就算高出两个境界的真神,她们也杀了不少。

    比如怜花魂为了保全屠牧十八法,将昊天尊派到太虚中的弟子屠杀殆尽,这些弟子可都是真神境界。

    她们是天尊,怜花魂和云初袖都是她们用来游戏人间的分身,尽管如此,也不是尊神真神所能媲美,毕竟她们的眼界见识在那里。

    然而在秦牧面前,高出她们一个境界,便相当于高出一重天,秦牧站在天外,她们站在地上,即便是屠牧十八法也递不出去,无法发挥出威能!

    从怜花魂出手,到姐妹俩被擒,她们竟然没有一招攻击到秦牧,秦牧并未躲闪,也不曾去破去她们的招法神通,仅仅是元气绽放,便将她们的攻击挡下。

    秦牧将二女掼在地上,随即又闭上眉心的眼睛,而他的梦境则还在继续,依旧有数不清的小小秦牧在元姆夫人的肉身上钻来钻去,绘测元姆夫人的肉身,记录归墟符文。

    怜花魂和云初袖被他封印了修为,躺在地上动弹不得。

    云初袖眨眨眼睛,突然道:“神刀洛,你在愣着做什么?还不赶快过来,诛杀逆贼秦牧,将本宫搀扶起来?”

    洛无双充耳不闻,只是心头有些惴惴不安。

    这两位都是十天尊中的人物,自己直接违背她们的命令,反贼这个帽子是戴得稳稳当当,一辈子都脱不下来了。

    “不知道秦牧会怎么处置帝后和元姆的分身?”

    洛无双心里有些不安:“秦霸体似乎对这两个女子有着其他暧昧想法,大概会看在两女的美色的份上,饶她们性命。刚才,他看这两个女子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儿!这两个女子必须死,否则她们走出太虚,她们的本体便可以获悉太虚中发生的一切事情!”

    太虚与天庭是两个世界,怜花魂和云初袖在这里经历的事情,并不会被帝后和元姆的真身感应到,但是只要同处一个世界,她们便会获得怜花魂和云初袖的记忆。

    这样的话,帝后和元姆便断然不会放过秦牧与洛无双,无论如何都会除掉他们!

    “倘若秦霸体怜香惜玉,不舍得杀掉两个绝世美人儿,那么便由我亲自操刀,砍掉她们的脑袋!”

    洛无双双眸中刀光闪烁,云初袖是绝世无双的美人儿,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万分勾人,而怜花魂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寻常人很难抵挡这两个女子的诱惑。

    秦牧被她们魅惑却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洛无双不同。

    他醉情于刀,刀在他的眼中便是最美丽的佳人,从前他的刀法方方正正,一板一眼,不逾规矩,只有他这样强大的道心,才能无视这两个佳人的容貌,对她们痛下杀手。

    秦牧入梦,那些小小的秦牧则在他的梦境中玛哈咕叽的交流所得,研究元姆肉身的速度很快。

    他所做的与天庭道门所做的绘测不同。

    天庭道门绘测古神,需要将古神一切大道符文绘测出来,而且还需要绘测古神的肉身构造,将古神大道的方方面面毫无保留的记录下来,分析其中的每一个秘密。

    而他仅仅是整理元姆夫人体表的基础符文,只需要将基础符文整理出来便可。

    他尽管对归墟的大道很有兴趣,然而想要绘测出完整的归墟大道,花费的时间太长,仅凭他一个人,即便是入梦,也需要千百年的时间才能做到这一步。

    秦牧的目的仅仅是为了在自己的灵胎神藏中演化归墟,了解归墟的基础符文,便可以做到这一步。

    当然,倘若得到元姆肉身的详细数据和归墟大道的符文阵列,对他完善灵胎神藏中的归墟也是大有好处。

    因此,详细绘测元姆肉身和归墟大道这种事情,他打算交给延康精通术数的神通者和神魔来完成。

    过了良久,秦牧从如梦中醒来,梦中世界破灭。

    他将元姆夫人的水晶棺依旧收入自己的第三只眼中,然后看向云初袖和怜花魂,两个女孩躺在地上,身姿曼妙,说不出的诱人。

    怜花魂冷冰冰的,注意到他的目光,身躯僵硬,但秀色美好。

    云初袖则放得开,甚至故意做出各种诱人的妖娆姿态,咬着下唇吃吃笑道:“天尊,人家姐妹俩现在都动弹不得了,天尊打算怎么对付人家?”

    秦牧心神一荡,笑道:“帝后和元姆夫人这么淘气,自然是要把你们放在膝盖上狠狠地打屁股。”

    怜花魂脸色苍白,云初袖则在地上扭动身子,吃吃笑道:“你来打啊,来打我屁股啊!”

    她像是上岸的鱼儿一样,让人忍不住想要扑上去捉住她。

    秦牧虽然知道不妥,但就是忍不住想要扑过去捉住她,心中不禁犹豫:“不能饶过帝后和元姆……”

    不过让他痛下杀手,他也不禁有些迟疑。

    就在此时,刀光一闪,洛无双一刀将云初袖斩成两段!

    秦牧吓了一跳。

    洛无双再起一刀,将怜花魂也劈杀了,抬手抹去刀上的血迹,面色阴沉道:“牧天尊现在还不到两岁,两个妖孽胆敢勾引天尊,罪该万死。”

    秦牧看着地上的美人尸体,眼角抖了抖,瞥了洛无双一眼。

    洛无双面无表情道:“天尊道心稳固,肯定不会被两个妖女诱惑,是我多此一举了。不过这两个妖女小觑天尊,让我忍不住出刀为天尊正名,还请天尊见谅。”

    秦牧讷讷道:“洛兄不必如此,叫我秦教主便可。你说得对,这两个妖女胆敢诱惑我……我精通造化之术,倘若给她们接上身体,说不定还能活……”

    洛无双额头冒出青筋,仅存的一只手按住刀柄,根根青筋绽起,提醒道:“秦教主,我们此行的目的不是为了复活这两个妖女,而是为了横渡虚空桥。还请秦教主尽快观想彼岸方舟!”

    秦牧看着他握刀的手,笑道:“洛兄,你放心,我绝非昏聩之人,不会被美色诱惑。我想复活她们的目的,只是为了探知她们的大天庭功法,绝无其他想法!既然洛兄怀疑我,那么我去观想彼岸方舟,咱们尽快离开此地!”

    他又看了看地上的两个美人儿的尸体,暗道一声可惜:“用造化之术复活,还是可以……可惜洛无双这个死心眼太凶了!”

    洛无双注意到他的目光,立刻上前,将二女的尸体抛入虚空中。

    秦牧黑着脸离开,心中极为不忿:“我又不是古神天帝那种昏聩好色之徒,用得着这般防备我?我这只是人皆有之的爱美之心而已,我就算复活她们也绝不会有其他想法,最多与她们调笑两句!”

    云初袖和怜花魂已经被虚空桥外的破灭虚空绞碎,他没有了其他心思,首先利用归墟符文,试着在自己的灵胎神藏中演化归墟大渊。

    他的修炼体系与众不同,其他人的神藏天宫体系是层层递进的关系,一层更比一层高,而他的神藏只有一个,天宫却有十四座之多。

    更为关键的是,他的天宫是建立在灵胎神藏之中,而不像其他神通者和神魔的天宫是高居天外。

    秦牧修改灵胎神藏的构造,也要相比其他人更加容易。

    很快他将归墟大渊塑造成型,归墟大渊化作太极图的太极弦,天河从太极弦流入图下的幽都,化作冥河。

    他的归墟大渊虽然很是粗糙,但连接了幽都、玄都和元都,顿时给秦牧一种元气绵绵不绝无穷无尽的感觉!

    塑造归墟,打通三界,他的修为虽然提升不大,但是调动元气调动神识的速度更快,观想彼岸方舟便顺利了不知多少。

    很快,他便将彼岸方舟的轮廓大致观想出来,只是观想出彼岸方舟的轮回也需要海量的神识,以他的神识修为,观想轮廓之后便消耗殆尽。

    秦牧皱眉,趁着恢复神识之时,入梦化作无数个小小秦牧,推演如何将大罗无上神识与霸体三丹功融合。

    融合大罗无上神识的过程,就是无数个梦中小秦牧花样死亡的过程,很是艰辛。

    不过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正是这样一种法门,可以无数次试错,终究寻找出完美的功法。

    等到秦牧将大罗无上神识融合之后,这次再催动霸体三丹功观想彼岸方舟,便轻松了许多。

    彼岸方舟的细节渐渐成形,秦牧又休息了数十次,终于让这艘巨船渐渐完整。

    时间一日一日过去,洛无双的伤势痊愈,去看秦牧,却见一艘长达数十里的大船被秦牧观想出来,心中不由震撼莫名。

    彼岸方舟,是开皇时代的智慧结晶,这种船一共造了两艘,其中一艘开皇率领开皇天庭的三十三重天强者驾驭,驶往无忧乡。

    另一艘彼岸方舟则是帝释天李悠然率领天工神族所铸,打算率领残部前往无忧乡,却遭到敌人袭击,毁在大墟中。

    天庭中的天尊也想修复那艘船,怎奈那艘船的构造实在复杂,没有图纸根本没有修复的可能,因此只能作罢。

    而今,秦牧凭借一己之力,竟然观想出一艘彼岸方舟!

    尽管这艘船比真正的彼岸方舟小了无数倍,但用神识观想铸造出数十里的巨船,还是让人不禁赞叹造物主的雄奇伟大。

    终于,秦牧将彼岸方舟的最后一个部件观想出来。

    彼岸方舟的船身,一个符文亮起,接着船身亿万个符文相继被点亮,这艘船渐渐飘起,浮在空中,像是一座小型的陆地!

    “秦小友,你已经算是造物主了。”

    秦牧的脑海中,叔钧的声音传来,感慨道:“太古时代,能够观想创造出如此复杂的神器的造物主,也是不多。在神识的造诣上超过你的造物主数不胜数,但是能够观想出如此宏大复杂的神器的,却屈指可数。你在神识运用之妙上,已经青出于蓝。”

    “多谢叔钧道兄赞誉。”

    秦牧登上这艘他观想出的巨船,来到舰桥。

    洛无双跟上他,秦牧取出村长交给自己的星盘,面色复杂,过了片刻,挥手一抹,星盘上浮现出各种剑图,被他噼里啪啦破去!

    村长的封印不复存在。

    秦牧定了定神,将星盘扣在彼岸方舟的罗盘上。

    这艘巨船轰隆震动几声,缓缓调整方向,驶向虚空桥的祭坛。

    “无忧乡。”

    秦牧看向那道虚空桥,面带笑容,目光却是极为复杂:“我来了。”

    感冒还没好,昏昏沉沉浑浑噩噩,昨晚宅猪睡了醒,醒了睡,一夜醒了五六次,实在难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