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六十三章 傲娇的哥哥

    杀生鼎,阿丑,土伯转世身。

    这段经历藏在杀生鼎的记忆中,秦牧曾经以另类的方式“经历”过土伯的那段艰辛岁月,在那段“经历”中,他成为阿丑,把头上长着牛角小囡囡放在肩头,拖着沉重无比的幽都大道所化的锁链,杀上天庭,将天庭化作黑暗。

    因为是杀生鼎的记忆,秦牧几乎相当于化作阿丑重活一遍,因此对这段经历印象深刻。

    虚天尊看着杀生鼎,一些模糊的记忆也涌上心头,随即又渐渐模糊,面色恢复如常,冷淡的瞥了秦牧一眼。

    “牧天尊,火天尊,我们三人应该足以跨越虚空桥,直达彼岸。”

    她对杀生鼎视而不见,看向正在维持彼岸方舟的火天尊,提议道:“只要我们精诚合作,无忧乡的谜团便可以因此解开!”

    火天尊的声音传来:“我早有与你合作的打算,只是你不肯罢了。”

    虚天尊看向秦牧,道:“牧天尊以为呢?”

    秦牧收了杀生鼎,微笑道:“我也早有寻到无忧乡的打算。”

    虚天尊点了点头,她独自闯虚空桥,伤势颇重,立刻坐下来静静的疗伤。

    秦牧微微皱眉,虚天尊的态度让他有些狐疑,按理来说,虚天尊是认得杀生鼎的,不过看她的态度,尽管记得杀生鼎,但似乎没有那么激动。

    “难道虚天尊与祖神王一样?祖神王虽然是天公的儿子,却一心想要干掉天公取而代之,莫非虚天尊也是抱有同样想法,打算干掉土伯取而代之?”

    虚天尊是土伯转世身阿丑的女儿,落入古神天帝之手,成为土伯落在天帝手中的把柄,天帝把她当成质子,用来控制土伯。

    这些年来虚天尊遭遇了什么,受到的是什么教育,秦牧一无所知。

    那时的虚天尊只是一个刚出世没多久的小女孩,相当于一张白纸,她的善恶观是非观都是在天庭形成的,她会成长为什么样子的人,全要看天庭灌输给她的是什么。

    “火天尊让我小心她,看来我的确要小心她。”他心中暗道。

    有了虚天尊和火天尊,再加上秦牧观想的彼岸方舟,这一路顺利许多。

    终于,他们来到虚空桥尽头的那三间屋舍,秦牧取下星盘,当先一步与洛无双一起纵身跳下彼岸方舟,来到那三间屋舍的台前。

    火天尊和虚天尊也跳了下来,两人刚刚落地,彼岸方舟便在虚空风暴中支离破碎,化作涌动的神识被卷入虚空。

    这三间屋舍都有灯光传来,灯光明亮,尽管三间屋舍是处在虚空中,然而却没有被虚空风暴摧毁,反而连灯火都不曾摇曳一下,不免令人啧啧称奇。

    要知道,即便是火天尊、虚天尊这样的存在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度过虚空桥,而这栋不大的房子却能屹立在这里,着实有些奇怪。

    火天尊、虚天尊对视一眼,走入中央的房间。

    秦牧心中微动,没有跟随他们进去,而是感应秦凤青。

    他与秦凤青血脉相连,曾经共用一个身体,共用一个灵魂,两人之间存在着极为奇妙的感应。

    在太虚之地,他无法感应到秦凤青,因此推测无忧乡不在太虚之地,而到了这里,他刚刚发出感应,便立刻得到了回应!

    他的神藏中,蝴蝶翅膀状的光芒突然涌现,向两旁分散,越来越大,笼罩范围也越来越广,没多久蝴蝶翅膀般的光芒向两旁分开,咕噜一声露出一只充满魔性的大眼睛,滚动两下,接着目光落在秦牧的元神上,欣喜道:“坏弟弟!你怎么来了?”

    然后,另外两只眼睛出现,秦凤青胖嘟嘟的大脸庞子也从虚空中挤了出来,然后是身躯。

    秦凤青的投影坐在虚空中,双手交叉抱在胸前,刚才的欣喜不翼而飞,脑袋撇向一边,冷哼道:“你来做什么?你不要以为过了这么久,我便原谅你了,你把我挖出来丢到幽都,还把魂给了我,害得我哭了好久!我现在日子过得好得很,天天都有架打,天天都有神魔可吃!我告诉你,你哄不好我了!”

    秦牧抬头笑道:“哥,我想你了。”

    秦凤青眉开眼笑,转过头来:“我也想你了!你来到无忧乡了?在哪儿?我去找你!”

    秦牧将自己的位置说了一番,道:“我只想确定一下你是否在无忧乡中,现在有两位天尊就在旁边,我不会把他们引到无忧乡中去。你不用过来,我只需要知道无忧乡在这里便会回去。”

    秦凤青有些失落,过了片刻,道:“你是说三个房子?那里面凶险得很,是大个子们留下的陷阱,不要进去。”

    秦牧怔了怔,失声道:“那三间房子是造物主留下的陷阱?”

    他不禁毛骨悚然,造物主在虚空桥的尽头留下了陷阱,但凡过桥的人历尽艰险,九死一生来到这里,肯定会进入三间房屋查看!

    只要进入房屋,便会中造物主们留下的陷阱,绝无避开的可能!

    若非秦牧生性谨慎,先联系秦凤青,肯定也会走入那三间房屋中!

    “他们是造物主?”

    秦凤青也怔了怔,显然不知道大个子们的身份,挠了挠大脑袋,道:“味道倒是挺好的……那些大个子坏得很,天天来攻打我们,无忧乡也不无忧,天天打来打去,死了不少人。我来到这里之后倒是吃了个爽……”

    就在此时,秦牧前方中央的那间房屋中突然传来一声剧烈的震荡,无比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赫然是火天尊、虚天尊遭遇了危险,在房间内大打出手,不知在与什么敌人交锋!

    两大天尊的实力天下少有,即便是地母、土伯、天公这样的古神也不敢说能够胜过他们,然而这两位天尊的对手却似乎强横的可怕,竟然挡住了这两大天尊的攻击!

    秦牧身边,洛无双心中一惊,便要闯入房中,秦牧抬手挡下,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

    秦凤青道:“被困在房间中想出来就难了,我听说老祖宗有次也被困在里面,用了好些年才逃出去。那些造物主坏得很,但是味道倒好……”

    他说话丢三落四,思维很是跳跃,不过好在秦牧与他是同根生,而且秦牧的思维也很跳跃,很轻易便能理会他的意思。

    “那么无忧乡该怎么去?”秦牧问道。

    “那里有三间房子。”

    秦凤青道:“中间的房子就是去无忧乡的路。”

    秦牧疑惑,中间的房子就是去无忧乡的路?

    虚天尊和火天尊已经进入中间的房子,他们怎么没有寻到无忧乡,反而遇到敌人?

    “你先不要进去,先关上房门。”

    秦凤青继续道:“爹娘来到那里时,便是关上房门,连续关门开门好几次,然后打开门,门里面便是无忧乡。具体是怎么关门开门的,我没有记住,你等一下,我去问问爹娘!”

    他的身形消失,应该是去询问秦汉珍夫妇了。

    秦牧站在中间的那间房子前,向里面看去,里面灯火通明,然而却不见火天尊和虚天尊的身影,只能听到神通碰撞的声音,还能感应到这两大天尊的气息。

    秦牧细细打量,这房间的布置简单,灯火应该是观想出来的,像是一颗小太阳漂浮在房间的正中。

    正对房门的墙壁上是一幅壁画,除了这幅壁画之外,房间里还有一个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盆景。

    墙上的壁画吸引了秦牧的注意,他细细看去,那却不是壁画,而是一片世界!

    造物主在艺术上的造诣并不高,他们主要靠观想,而墙上的画却山清水秀如同真实,画中还有着数不清的人们、巨兽,显然不是造物主画出来的,而是观想出来的一个世界。

    那个世界看似挂在墙上,实则广大,虚天尊和火天尊应该是进入壁画的世界中,在里面遇到了敌人。

    “坏弟弟,我问出来了!”

    秦凤青的投影再度出现在他的灵胎神藏中,道:“不是开关中间的门,而是三个房间的门都要关闭打开,需要按照不同的次序打开关闭。你先看看,中间的房间里是否是壁画?”

    秦牧点头。

    “不要进去,里面是轮回世界。进去之后便会轮回转世,敌我不分,自己人之间会杀的血流成河。”

    秦凤青似乎在侧耳倾听着什么,过了片刻,继续道:“你再来到左边的房间,看看里面是否是一张桌子一个烛台?”

    秦牧来到左侧的房间,打量一番,摇头道:“里面是个闺房,只有一张床,床前挂着一口剑。”

    秦凤青道:“你先关上房门,然后打开,等看到房间里出现一张桌子一个烛台再停下来。”

    秦牧依言上前,关闭房门,再推开房门,不由呆了呆。

    房间里景致大变,竟然出现了元界的天空,门外便是元木,元木上还有着重重叠叠的宫殿,许多神人屹立在宫殿前,守护着那里。

    那些神人见到天空中突然出现的门户,吓了一跳,连忙高声呼喝,催动神兵便要杀来。

    秦牧连忙关上门,再度打开,迎面便是一只巨大的眼瞳,燃烧着熊熊魔火!

    那只眼瞳骨碌转动,目光落在秦牧的身上,接着魔眼深处的大殿中走出来一尊土伯,站在台前向这边张望,露出疑惑之色。

    秦牧关上房门,再度打开,里面又是一片宫阙,还有湖泊,正有些貌美的神女光着身子在湖中洗澡嬉戏。

    “有坏人偷窥!”

    那些神女惊叫,纷纷跳出来,卷起岸边的衣裳抱在怀里,光着身子逃遁而去,留下一片白花花的屁股。

    “是牧天尊偷窥我们!”

    “混账了这厮!他不知道这里是陛下的后宫吗?胆敢偷窥妃子洗澡,快去禀告陛下,将这厮押上斩神台斩首!”

    ……

    秦牧羞红着脸,脑子里都是白花花的屁股,连忙关上门,再度打开门,门后的世界又是一变,一条长达不知多少万里的巨型青龙正在抱着一座瑰丽雄山,闭着眼睛用那座山磨牙。

    那青龙似乎感应到什么,吃了一惊,连忙张开眼睛,秦牧已经关上门户。

    “这房门太奇怪了,怎么会连接这么多的地方?刚才那个是青龙大帝吧?”

    秦牧打开房门,房门中终于出现一桌一烛台。

    秦凤青的声音传来,道:“你再去右边的房间,开合房门,待到房间里出现一朵莲花,再关上房门。”

    秦牧依言来到右边的房间,关上房门,再打开时里面传来惊叫声:“牧天尊老不羞,偷窥帝妃洗澡,就在前面!”

    秦牧立刻看到一群花枝招展却又愤怒异常的女孩儿们向这边奔来,慌忙关上房门,心道:“怎么还是天帝的寝宫?”

    上章的章节尾宅猪问的是,大家更喜欢云初袖和怜花魂谁的性格,注意,问的是性格!你们居然在讨论要哪个女人,有人还有脸说两个都要!别否认了,你们都是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