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六十四章 虚空无忧乡

    秦牧第二次打开右边的房门,再度打开,房中的景色又是一变,漆黑一片,看不到任何东西。

    突然,黑暗猛地裂开,一只巨大的眼睛将整个房间塞满!

    秦牧立刻关闭房门,心里怦怦乱跳:“打开虚空桥尽头的房间还真是刺激,每次都能把人吓得够呛!”

    他再度开门,房内却是一个正在喷发的黑洞,让他毛骨悚然,急忙关闭房门。

    秦牧连续试了几次,终于寻到出现一朵莲花的房间。

    秦凤青又在侧耳倾听,显然是旁边有人指点他,道:“现在,左二,右一,中五,右三,中一,右二,左四,中七……”

    他像是在说一些古怪的密码,秦牧细细聆听,将他的话记下,心中不禁骇然,倘若这是开门顺序的话,那么还真的没有可能寻到无忧乡!

    寻常人来到这里,只会进入门中,根本不会去开门关门试验。

    而进入门中便会落入造物主的陷阱,就像火天尊虚天尊那样被困住,即便能够逃出来,他们不知道关门的次序,也是无可奈何。

    更为关键的是,开门关门是分为多次的,这就需要不断的试验,而且每次开门,门后都是一个个无比危险的地方,天帝后宫,土伯面前,元木跟前,还有各种险地,稍有不慎便有可能被门后的存在斩杀!

    当然,太虚造物主在创造这片奇异天地和这三件房屋时,地母元君尚在人世,而现在地母元君已死,因此打开元界元木门户时没有多大的凶险,最多是一批看守门户的神人杀过来。

    想要短时间内破解开门次序的奥秘,几乎没有可能,最大的可能反而是因为多次开门,而被门后的可怕存在抬手灭掉。

    “这些太虚造物主还真是厉害。开皇是如何知道开门次序的?”

    秦牧仔细思索片刻,心中有了猜测。

    云天尊交给开皇的那幅太虚地理图上,只怕有开门的次序。

    云天尊与太虚造物主合力,设下陷阱,暗算了太帝,可见他与太虚造物主之间的关系还是极好的,可能是那些造物主离开太虚之地时,把开门的次序告诉了他。

    秦凤青将开门的次序说了一遍,郑重万分道:“一定要记清开门次序,不容有错,否则便无法打开进入无忧乡的门户。还有,你进入无忧乡之后不要乱走,爹娘说他们已经备好了船,杀出重围之后便去接你。”

    秦牧点头。

    秦凤青的虚影散去,声音越来越远:“……记住,一定不要乱走,那些可口的造物主很凶残……”

    他的虚影消失,秦牧吐出一口浊气,来到左侧的房门前,笑道:“洛兄,你来看。”

    洛无双不疑有他,走上前去,秦牧推开门,门后便是元界元木,看守元木树冠中的天宫的那些神人立刻催动神通祭起神兵杀来,呼喝声震天。

    秦牧在洛无双身后用力一推,将洛无双推入门中,笑道:“洛兄,你先回元界,我过些日子回去见你。”

    洛无双被他一推,身不由己跌入元界,迎面便见万千神人杀来,不由头皮发麻,怒骂一句,回头看去,只见门户已经关闭。

    他只得硬着头皮迎上这些神魔,心道:“这里是那位天尊的领地,在元界建立的天宫,我若是杀了镇守这里的神人,只怕是恶了那位天尊……十天尊中,我已经得罪了帝后元姆和虚天尊,昊天尊肯定也不会放过我,我得罪了四位天尊,那么再得罪一位也是无妨!”

    他元气凝聚,化作神刀迎上镇守天宫的那些神人,痛下杀手,心道:“不下杀手的话,很难活着冲出这里!”

    “洛兄好像骂了我一句。”

    秦牧连开两次门户,又走到右侧房屋前,开启一次门户,接着来到中央的房屋前,心道:“这厮得罪了这么多天尊,又听到这么多隐秘,天庭的十天尊,几乎快被他得罪干净了。现在又得罪了我这位牧天尊,哼哼……”

    他倒不是信不过洛无双,而是无忧乡事关重大,知道无忧乡下落的人越少越好,所以他先将洛无双送走。

    他依照秦凤青所说的开门次序,一一打开关闭门户,过了良久,终于做完这一切,然后来到中央房屋前,双手拉开两扇大门。

    门后,明媚的眼光照耀过来,让他不由眯了眯眼睛,抬手在眉头上遮了一下,等到眼睛适应阳光这才放下。

    在他前方,树木茂密成林,那些高大的树木直插云霄,天上有巨大的鸟兽飞行,长着六张翅膀的大鸟从一座秀丽的神山前飞过。

    神山连绵起伏,一座接着一座,高低不同,白云如海在神山间飘动。

    那些六翼大鸟飞过山峰,扎入云海,云海中传来高昂的叫声。

    秦牧走入门户,长长吸了口气,这里的空气无比清新,空气中带着有淡淡的水汽。

    他听到了水声,回头看去,看到了身后的三间房屋。

    只见虚空桥尽头的房屋正是建立在一座山峦的顶峰,那三间房子便在秦牧的身后,旁边便是一片瀑布,流水从房屋旁边流下山崖,砸在从半山腰凸起的一块巨石上,瀑布分成两边,倾泻而下,飞琼泄玉。

    秦牧从上向下看去,看到了两道彩虹挂在半山腰。

    “我明明是走入中央的房屋中,然而来到这里,却是走出房屋,真是古怪。”

    他禁不住赞叹造物主的神奇,竟然能够观想出如此奇妙的房屋,这比月天尊的空间之术也不遑多让!

    “这里便是无忧乡了吧?”

    秦牧感应到这片天地中充斥着极为浓郁的神识,应该是造物主造化而成的世界,但是这里没有经过太虚之地那般恐怖的破坏,没有太虚之地的诡异与可怕,可以说是无比的祥和。

    他心念微动,一杯美酒出现在手中。

    秦牧饮下美酒,抛出杯子,杯子凭空消失。

    “真是个古怪的地方,我并未动用大罗无上神识,也没有动用多少神识,只是想了想便有美酒出现,这里太不可思议了!”

    秦牧忍不住赞叹,心道:“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岂不是不用劳作,只需要心念一动便会有美酒佳肴?只需想一想,便有玉宇琼楼?倘若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里倒可以称为无忧乡!”

    话虽如此,但是想要达到观想什么便有什么的程度,则还需要在神识上有一定的造诣。

    秦牧主要是因为自己的神识修为太强,他心念一动,调动的神识已经极为可怕,不是普通的神通者可以媲美。

    他回身掩上房门,坐在瀑布顶端,自言自语道:“哥哥让我在这里等着,父母即将赶过来,那么我便等在这里,绝不会被自己的好奇心驱使而四处乱逛!”

    他眼观鼻鼻观心,如同老僧入定,突然有一个念头冒了出来:“既然这里应有尽有,那么为何娘亲说无忧乡危险无比,不让我去无忧乡?还有书生天师烟云兮,她也不想告诉我无忧乡的下落,不想我回去。”

    “刚才哥哥说,他来到无忧乡后天天有架打,天天有神魔吃,难道无忧乡与这里的造物主开战了?”

    “开皇拿着云天尊的地理图前来,以云天尊与造物主的交情,那些造物主应该会看在云天尊的份上不为难无忧乡吧?为何还会与无忧乡开战?”

    ……

    他脑海中各种念头冒出,顿时再也无法入定,就在此时,只听轰隆轰隆的脚步声传来。

    秦牧立刻起身看去,突然看到一个巨大的脑袋从瀑布下探了出来,那巨人的面孔正对着他,鼻孔喷出的气流形成两道狂风,吹得他衣衫猎猎。

    秦牧心中一紧,那巨人的额头镶嵌着一枚竖起的菱形晶体,如同眉心的竖眼。

    这是一位造物主!

    体型如此庞大的造物主,一定实力高深莫测!

    “摩荼”

    巨人开口,声音像是万千雷霆在秦牧耳边炸响,震得他耳朵嗡嗡作响,这位造物主露出怒色,抬起手掌,千百亩地大小,便要向他拍下!

    秦牧眉心两片眼帘左右分开,露出眼瞳,那巨人看到他的眼瞳,立刻收回手掌,上下打量他,一股无比强横的神识波动,传入秦牧脑海:“你是哪家的孩童?多大了?为何来到这里?”

    秦牧松了口气,脖颈后的鸡皮疙瘩消失,神识波动,与那造物主交流,道:“我快两岁了,无意中跑到这里,见到这里有三间房子便过来看看。前辈是哪个族的?”

    “我是修民族的修重,察觉到这里有异动,所以前来查看。”

    那造物主修重神识波动,赞道:“你的神识很是不弱,不到两岁便有这等成就,比成年人的修为还要强。你的师父是谁?”

    “我的老师是叔钧。”秦牧老老实实道。

    他的第三只眼中的太初原石里,叔钧的大脑袋得意洋洋,两只眼睛在眼眶里蹦跶来去,嘿嘿笑道:“臭小子,叫我老师,占我便宜,不过老子不怪你。嘿嘿,你把我的名字报出去,这个修重只怕要被吓得屁滚尿流,跪拜连连!老子乃是太古时代的三王!”

    “叔钧?”

    那造物主修重三只眼睛都露出迷茫之色,他的第三只眼是太初神石,然而也如同真正的眼睛一样可以流露出各种情感,摇头道:“没有听说过。不过你的神识很强,他多半也不是无名之辈。这里很是凶险,恶徒经常在这里出没,随我走吧,我送你去安全之地。”

    他探出手掌,平摊在瀑布上,示意秦牧跳上来。

    秦牧迟疑一下,心中有些不情愿。

    然而造物主修重神识一动,他便身不由己飞起,落在他的掌心,心中不禁骇然。

    修重的神识之强,是他的千百倍之多,根本不容他反抗,便将他束缚得连元气都动弹不得!

    要知道,秦牧现在的神识修为尽管不如天庭第一神识强者闫少青,但质量更高。

    造物主修重的神识却是他的千百倍之多,而且神识的质量比秦牧更强,可想而知此人的神识是何等可怕!

    修重只怕不是普通的造物主,多半是太虚造物主中的高层人物!

    “你才两岁,岂能四处乱跑?那个叫叔钧的太不像话了,也不怕你被那些魔怪叼了去。那些魔怪的神识,比你还强了许多。”

    修重眉心的太初神石光芒涌动,一辆巨大的宝辇凭空出现,他带着秦牧登上宝辇,九条长达百里的巨龙拉动宝辇,飞上天空。

    “倘若遇到那些恶徒,那么你更是死路一条。”

    修重轻轻挥手,太阳落下,漫天繁星涌现出来,化作一条银河,九龙拉着宝辇欢畅的奔行在银河中,道:“那些恶徒蛮不讲理,尤其是恶徒的领袖,那个叫做秦业的混蛋,更是凶残成性,不可一世。”

    叔钧接着秦牧的第三只眼看到宝辇外的这一幕,心中凛然,急忙神识传音:“姓秦的小子,你要当心了!这个造物主的实力不比我当年弱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