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六十九章 三场较量

    仅仅把玉京珠观想出来,并不能完成阆涴神王的考验,还需要将玉京珠由虚转实,从虚影化作现实,其中的山水,树木,符文,建筑,以及古神,都要细致入微的观想出来,并且变成实体。

    这才是最考究造物主神识的地方。

    倘若秦牧没有封印那九位造物主,那九位造物主捣乱的话,他根本不可能将玉京珠观想出来,更不可能化虚为实。

    而现在,他有了充足的时间。

    秦牧坐在玉京珠的中心,神识不断涌出,像是有万千个无形的画师手持无形的画笔,在珠子中勾勒创造一个世界,让这个世界越来越真实。

    过了不知多久,他终于收回自己的神识,不再观想,迈步从玉京珠中穿过,回到祭坛上。

    众多造物主纷纷上前细细打量,修重检查得尤为仔细,只见秦牧观想的玉京珠比修民族的圣物要小了许多,各个方面都寻不到半点瑕疵,只是秦牧观想的玉京城中的古神与修民族的圣物中的古神有些不太一样。

    修重笑道:“圣婴不愧是圣婴,这种程度的造物,已经是造物主中顶尖的人物了,虽然神识修为差了点。还有便是这些神魔的形态有些问题,不过这应该是知识不足的原因,不怪圣婴……”

    他刚刚说到这里,突然只见玉京珠中的那些古神动了起来,玉京城中每一尊古神的动作和神态各不相同,他们身上的大道符文也是各不相同!

    不仅如此,二百五十六尊古神口中各自念诵道语,竟然是二百五十六种不同的道语,不同的语言混在一起,形成了宏大的道音,从珠子中传来,异常的神圣肃穆!

    随着道音震荡,玉京珠中的所有符文纹理,日月山川河流湖泊海洋,悉数绽放光芒,整个玉京珠仿佛凝聚了一个诸天的力量,散发出惊人的悸动!

    各位族长吓了一跳,急忙各自后退。

    秦牧观想出的那枚玉京珠中照射出来的光芒在方圆千丈的空间内投影,玉京珠中的纹理符文投射出来,在这个玉京珠外投射出另一枚方圆千丈的玉京珠!

    只是,里面的是实体,外面的是虚影。

    然而虚影中的符文构造也具备威力,日月山川河流湖泊海洋在不断凝聚,变得更加真实,玉京城也浮现出来,各色神魔屹立,口中响起不同的道语。

    嗡

    玉京珠虚影震颤,光芒迸发,二度投射,在两枚玉京珠之外形成了第三枚更加庞大的玉京珠!

    祭坛四周所有人都被笼罩在其中,痴迷的看着这二度投射形成的第三诸天。

    嗡

    第三诸天再度投射,形成第四诸天,接着是第五诸天,第六诸天。

    玉京珠形成第六诸天之后,投射出的虚影愈发暗淡,无法进行第六次投射。

    秦牧站在祭坛上,眉心的第三神眼缓缓闭合,一层层诸天渐渐消散,最终玉京珠化作一枚指头大小的灵珠落在他的掌心。

    “修重,你们修民族的圣物,也可以这么使吗?”紫黎族长蚕女问道。

    修重茫然,摇了摇头,道:“不能。”

    秦牧将自己观想出的玉京珠交给他,道:“你们观想的古神缺少了一些符文,所以无法投影第二诸天,我给补上了。只要神识足够强大,从玉京珠中投影出来的第二诸天也可以变成现实。我的神识不强,只能投影到第六诸天。修民族很厉害,这玉京珠蕴藏的威力惊人无比!”

    他忍不住赞叹一番,道:“若非我在画道、锻造、艺术、术数上都有不浅的造诣,真有可能观想不出来!修民族,的确了不起!”

    修重小心翼翼的捏起他观想出的玉京珠,心中茫然万分:“我们修民族观想出的玉京珠,没有这个功能啊……”

    他连忙道:“补上了古神符文,可以无限投影下去吗?”

    秦牧摇头,道:“我适才观想的时候,因为时间紧迫,只推演到小数退位的第十八位,虚空数位。也即是说,玉京珠可以投射出十八诸天。十八诸天之后,便会因为术数上的不足,导致投影出的误差越来越大,之后再投射出来的诸天便会因为误差太大不具备威力。”

    修重呆了呆:“术数?”

    秦牧点了点头:“术数。造物主观想一些简单的东西,比如镜面,是无需术数的,但是复杂的东西,如符文构造,便需要术数了。倘若单纯用术数,我打造不出一个纯圆的球体,但观想配合术数,便可以让锻造的物体精度提升几个量级。倘若精度足够高,神识足够强,便可以无限投影下去!”

    修重还是有些不解。

    秦牧无奈,落寞的摇了摇头,这些造物主不懂术数。

    造物主对术数几乎没有要求,因为他们可以观想出最为完美的镜面,观想出各种纹理,所以没有发展出术数。

    然而观想也并非万能,在细节构造上观想便需要术数来补充了。

    阆涴神王笑道:“既然第一关通过了,那么便开始第二关,肉身考验。这一关简单,只是肉身战斗而已,不动用任何神识,仅凭肉身。”

    又有九位造物主走了出来,身躯伟岸如山。

    秦牧心中发憷,看了看修重,低声道:“没有危险?”

    修重信心满满,道:“对于圣婴来说没有危险!”

    秦牧瞥了瞥叔钧,叔钧得意洋洋,叫道:“使出我教你的神识锻体之法,保管打的他们屁滚尿流!”

    秦牧大怒,这厮传授给自己的是三垣上识,根本没有传授过锻体之法!

    每次从叔钧那里弄来一些神识法门,都需要与这厮交换,因此他修炼的神识法门都是残缺不全的。

    秦牧所领悟出的锻体之法,是从太帝神识中得到的大罗无上神识,其中有着以自身为宇,身藏两千古神。

    大罗无上神识的确厉害,然而这种锻体之术他修炼的时间尚短,不知道能否与成年造物主抗衡。

    秦牧定了定神,平稳气息,调动神识,他的神识立刻从脑海中涌出流入第三神眼中,经过太初原石,化作大罗天!

    他的神识在太初原石中爆发,头脑为天庭,丹田为元都,气海为归墟,涌泉为幽都,四肢为四极四相,脊梁为三十三重天。

    天庭神识生古神天帝,元都生地母,气海生帝后姊妹,涌泉生土伯,四肢生青龙白虎朱雀玄武,脊梁三十三重天演化近两千尊古神!

    他的霸体三丹功催动,大罗一统,紧密无比,形成一个内在乾坤!

    轰

    一尊造物主一拳轰来,打得空间碎裂,造物主一族最为强大的便是肉身,他们以神识观想自己的肉身,提升肉身机能,是史上肉身最强的种族!

    这一拳简单,没有武道上的造诣,然而却尽显力量上的强横!

    秦牧双足站在祭坛上,挥拳迎上,与那尊造物主山峦般大小的拳头不同,他的拳头太小了。

    然而就在此时,其他八尊造物主一起挥拳,从祭坛的不同方向齐齐向秦牧轰去!

    秦牧脸色微变,身躯一摇,化作三头六臂,然而六手难敌九拳,他挡下六拳,另外两拳便没有挡住,被那两个巨大的拳头一左一右夹在中心!

    还有一位造物主是从空中攻击,一拳轰下,还未来到祭坛上。

    剧烈的震荡声传来,四周的造物主们不忍心去看,这种场面必然是血淋漓的,秦牧被两大造物主的拳头夹在中央,肯定像是小果子一样被碾得果浆四射。

    然而,那两尊造物主却看得分明,他们的拳头根本没有碰撞在一起,被两只山头般大小的拳头夹在中央的秦牧根本没有被他们轰扁,而是以肉身硬生生抗住他们的拳头,甚至连脸都不曾变形!

    秦牧也是呆了呆。

    “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果然强横,他的肉身与古神天帝相比,只怕也丝毫不逊!”

    秦牧长啸一声,立刻反击,两拳轰出,那两尊造物主身不由己向后飞起,远远跌去!

    而空中的那尊造物主一拳砸来,秦牧像根钉子一样笔直站在祭坛上,祭坛被砸得向地下沉降了百丈,然而他却依旧屹立不动。

    秦牧挥拳向上打去,那尊空中的造物主口喷鲜血,被他一拳轰得飞入云层,吐出的血把白云染红。

    另外六位造物主各自摇身一晃,观想出八条手臂,拳头如同狂风骤雨轰下,嘭嘭嘭的爆响不绝于耳,又有骨骼断裂的声响传来,一个个巨大的身躯飞起,向后跌去!

    那些成年造物主人在半空,一条条手臂噼里啪啦爆碎,血雾弥漫。

    祭坛上,秦牧散去三头六臂,恢复真身,依旧披着大红色袍子落座下来。

    阆涴神王拍了拍手,命人搀扶那九位造物主送下去歇息,这些造物主尽管受伤,但也可以利用自己的神识观想,修复肉身,因此这点伤并不算重。

    这也是无忧乡一直与造物主开战,却不能占据上风的原因,因为这些造物主怎么打都打不死,只要神识还在,便可以复原,继续战斗。

    直到幽都神子秦凤青的到来,直接吞掉这些造物主的灵魂,这才让造物主折损惨重,因此彼岸世界的造物主们视这个大头怪婴为大敌。

    “神王,第三关是什么?”秦牧精神抖擞,笑问道。

    阆涴神王笑道:“第三关是考较神识神通。”

    又有九位造物主上前,围绕着祭坛各自坐下,闭紧双目,仅剩下眉心的菱形竖眼。

    秦牧皱眉,看向叔钧。

    关于神识神通,他懂得的确不多!

    叔钧没有教过他多少,太帝神识中也没有完整的神识神通!

    秦牧咬牙,闭上双眼,眉心的竖眼张开,心道:“神通都是人创出来的,别人能够创出来,我也能够创出来!既然如此,那么便临时创造,与这些造物主一决高下!”

    他暗暗给自己鼓劲:“我是霸体,我能行!”

    其中一尊造物主眉心光芒闪动,一条金龙从他眉心中游出,张牙舞爪,吞云吐雾。

    秦牧心中微动:“这尊造物主观想出真龙,与以元气构建符文,形成龙形神通有何区别?我倘若以神识来替代元气,是否也可以?”

    他心念一动,神识从眉心涌出,化作一条摇头摆尾的金龙游出眉心,随即啪嗒一声跌落在地。

    “我观想的是龙胖吗?”

    秦牧额头冒出青筋,自己每次观想龙,观想出来的东西都与龙麒麟有着几分相似。

    他定了定神,改变观想,观想诸天古神,一尊尊古神从他眉心中走出,很快站满了祭坛。

    叔钧低声道:“臭小子,神识神通不是这么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