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七十章 凌天尊必须死

    秦牧观想出的古神刚刚成形,那九位造物主的神识神通已经攻来。

    这九位造物主端坐不动,他们的神识却化作龙凤山丘河流云雾等各种异象涌向祭坛,秦牧神识一动,祭坛上的古神各自迎上扑面而来的神通,厮杀惨烈。

    一条神龙被他观想出的天公撕碎,然而神龙瓦解之后立刻化作神识,神识涌动冲入天公体内,下一刻一口大剑从内而外将他观想出的天公切开!

    天公被剖开之后,那口大剑化作一口斗,倒扣而下,疯狂旋转,秦牧观想的天公被炼成灰烬,神识也被炼去!

    秦牧心头大震,还未曾想出对策,他观想出的古神被那九位造物主一一斩杀。

    土伯被斩断了牛角,刺瞎了眼睛,地母被打得骨断筋折,烧成了灰烬,其他古神也一一惨死,最多只能抵抗一两下便难逃被炼化的命运。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他观想的古神固然战力强横,然而他却低估了造物主的神识神通,而且叔钧也没有教过他神识神通,以至于在第一时间他的古神阵势便被破去!

    造物主的神识神通千奇百怪,而且令人防不胜防,其神通并无固定形态,比如观想出龙凤,下一刻龙凤便会化去,化作其他形态,针对他观想出的古神的弱点而来,这与元气符文所化的神通完全不同!

    他可以操控这些观想出的古神,甚至利用这些古神来施展神通,然而观想出的古神根本没有那么强大的实力可以抵抗造物主的神识神通!

    他观想出的古神的战力,甚至比不上修成尊神境界的神祇!

    他疯狂观想,又有一尊尊古神化生而出,守住祭坛,挡住那九位造物主的神识神通攻击。

    然而那九位造物主观想出的神通越来越多,破开他的守势只是时间的问题。

    “神识神通这么难对付?”

    秦牧脑海中千百种念头不断闪过,电光火石般想出一种种应对方法,然而想要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参悟出神识神通的应变技巧,还是极为困难。

    尤其是要以一敌九,同时对抗九位成年造物主,更是难上加难。

    “叔钧神王,太古时代的三王,神通就这样粗鄙不堪吗?”

    阆涴神王瞥了宝座上的大脑袋一眼,似笑非笑道:“圣婴是传承自你,他几乎像是一个不懂神识神通的孩子,他动用神识的方式令人哂笑。太古三王的叔钧,竟然是这等水准,倒是出乎我的意料。”

    叔钧冷哼一声,很是不爽:“我并未传授给他我的神识神通,我若是传了,嘿嘿,别说九位成年造物主,就算是一百位也能轻易拿下!”

    阆涴神王微微蹙眉,轻声道:“这么说来圣婴没有学过神识神通?”

    叔钧沉默。

    阆涴神王眉头锁得更紧,秦牧没有学过神识神通倒是出乎她的意料,她原本以为叔钧是秦牧的老师,肯定会将神王的神通传授给他,那么秦牧应对眼前的考验虽然谈不上轻松,但好歹也能度过。

    她却没有想过,秦牧一招神识神通也不会!

    “这样下去的话,他坚持不了多久了。”

    阆涴神王娥眉舒展开来,心道:“他死之后,取回太初神石、太帝印和太帝祭坛,再造一位圣婴罢。”

    她刚刚想到这里,突然祭坛上的秦牧竟然昏睡过去,侧身躺在祭坛上呼呼大睡。

    阆涴神王怔了怔:“这个时候躺下去……”

    祭坛上,秦牧催动无量劫经,顿时小小的祭坛上出现无数个小小的秦牧,玛哈叽咕的吵吵嚷嚷,打来打去,热闹非凡。

    这些小巧的秦牧却是在模仿那九位造物主的神通,试着像那些造物主一样做到神识千变万化,很快,成片成片的小巧秦牧便死伤一地。

    有的被对方的神识神通爆体而亡,有的被突然出现的飞剑斩断了脑袋,有的被突如其来的大山压得粉身碎骨,有的被两条龙撕成两半,有的体内有神火涌出,自燃而死,有的则眼耳口鼻不断喷水,溺亡在对方的神通下,场面极为惨烈。

    祭坛上极为热闹,而那九位造物主的神通已经攻克祭坛,杀到祭坛顶。

    突然,秦牧猛地张开眼睛,梦中世界崩塌,刚才死状千奇百怪的小巧秦牧顿时如梦境消散。

    秦牧端坐起来,双眼紧闭,眉心的竖眼睁开,虚空生电,霎时间祭坛上空到处都是雷霆,形成规模宏大的雷云,雷霆咔嚓咔嚓如雨般劈落!

    祭坛四周顿时变成雷霆汪洋,那九位造物主的神识神通被打得千疮百孔,陷入静止状态之中。

    那些雷霆落地,突然化作无数个嫩芽,迎风便涨,顷刻间整个祭坛绿意盎然,化作一片原始森林。

    那九位造物主正要控制自己的神识应变,突然一股狂风吹来,大漠黄沙,将森林淹没,火光熊熊,神风卷动神火,火海熊熊向他们扑去!

    火海瞬息间冲至他们身边,九位造物主眉心光芒大放,各自伸手,捏住自己的神识用力一划,但见虚空裂开,无数星辰崩现,在他们身前各自化作一道星河。

    星河中不断有新的星辰涌出,将他们与秦牧和火海的距离拉开,越来越远。

    就在此时,火海突然消失,化作无数只喜鹊,唧唧喳喳飞越星河,搭成一座座鹊桥,直达彼岸。

    鹊桥扑到彼岸,突然仰头,各自化作一条大蛇,张开吞天大口向那九位造物主吞下。

    九位造物主心中一惊,再度改变神识,逆转神通,化作罗网向大蛇兜去。

    九条大蛇钻入罗网,突然消散,化作滚滚的神识流钻入他们的头顶天灵盖。

    九位造物主猛地张开双眼,一动不动,额头冷汗滚滚,秦牧的神识侵入他们的肉身之中,只需观想出什么庞然大物,便可以将他们的肉身撑爆!

    “可以了!”

    阆涴神王的声音适时传来,秦牧的神识顿时从这九位造物主体内飞出,化作九道无形的气流飞回祭坛,钻入秦牧的眉心中。

    阆涴神王侧身,向身旁宝座上的硕大脑袋道:“叔钧神王不愧是太古三王之一,刚才还骗我说没有教过他,现在看来,圣婴的神识神通造诣却是不坏。”

    叔钧一片茫然,喃喃道:“我真的没有……不错!我是太古神王,自然是有些手段的,教他这点粗浅的神识神通虽然马马虎虎,但也足够应付你们精心栽培的造物主了。”

    他面不改色。

    阆涴神王轻笑一声,站起身来,笑道:“圣婴已经通过了三场大考,这三场大考,说难不难,以圣婴的身份和本事,自然能轻易度过。最后一场则是考验圣婴的智慧。”

    她莲步款款,来到祭坛上,眉心中光芒涌动,像是霞光徐徐铺开,化作一片领域,将秦牧包围在其中。

    秦牧心中微动,透过这个领域看向外界,祭坛外,那些造物主的动作变得无比迅捷,浮光掠影。

    他抬头看天,天上的太阳移动速度也变得无比迅速,从东到西几乎是在一瞬间,日沉月升,也是一瞬间的事情!

    就在眨眼间的功夫,太阳月亮交替了三次之多!

    “无上神识领域!”秦牧心头大震。

    阆涴神王站在他的身边,轻声道:“这个神通领域是我造物主一族的大仇人的绝学,圣婴须得能够以自己的智慧,破解这种神通,才算是通过我这场考核。否则,你就算拥有圣婴的身份,将来也会死在这种神通之下。”

    秦牧轻声道:“太帝?”

    阆涴神王心头微震,低头向他看来。

    相比她来说,秦牧显得很是细小。

    她是造物主中的神王,肉身广大,如同天阴娘娘那等古神,秦牧在她脚边则显得微不足道。

    “的确是太帝的神通。”

    阆涴神王没有否认,道:“太帝背叛了我族,导致我族差点灭绝,这个血海深仇无论如何都要报!我的诞生,就是为了向他报仇!不过我虽然将他的神通模仿得七七八八,但是破解他的神通,我却没有任何把握。”

    秦牧皱眉,试探道:“你的意思是说,太帝还活着?不过我在太虚之地明明看到太帝已经死了,他的肉身被云天尊和造物主困死在无上神识领域中。”

    阆涴神王摇头,肉身慢慢缩小,没多久便缩小到与他差不多高大的程度,道:“太帝必须还活着。当年无数造物主祭祀他,把他塑造成世间最为强大的存在,拥有最强的肉身,最强的神识,他不可能被困死在那里。”

    她轻声道:“他拥有永恒不灭的神识,他可以以任意的形态活下来,哪怕是舍弃肉身,哪怕是舍弃魂魄,甚至舍弃一部分神识,他都可以存活下来。死在太虚之地的太帝,只是他的一部分,他还有其他部分存活在祖庭之中。”

    秦牧大皱眉头,修炼到赤皇这样的层次,便可以借助不灭神识永恒的存在下去,除非磨灭赤皇的不灭神识,才有可能将他完全消灭。

    像太帝这样的存在,无数造物主一起塑造而成的怪物,他的神识比赤皇更强,想要消灭他的确困难无比!

    “太帝为何要除掉造物主?”

    秦牧不解,问道:“他与你们不是同族吗?”

    “因为,是造物主成就了他,造物主可以成就他,也可以成就其他人。为了他的统治,他必须要除掉除他之外的所有造物主。”

    阆涴神王说出一个冷冰冰的事实,道:“现在,外面已经过去了半年多时间,你需要加快速度了。你拥有无穷无尽的时间来破解这个领域,有我陪在你的身边。我布下无上神识领域,连我也无法走出去。”

    秦牧心神一荡,看了看身边的女孩,突然醒悟过来,急忙从她胸脯上挪开目光,心中暗暗警醒自己:“秦牧啊秦牧,没有龙胖在身边,你一定要把持得住!”

    他稳住心神,尽量不去看这冰肌玉骨的女子。

    秦牧取出太帝印和太帝祭坛,阆涴神王摇头道:“在太帝面前,你取出这两件宝物就是找死。”

    秦牧将这两件宝物收起,细细打量无上神识领域。

    太虚之地的无上神识领域,他是靠太帝印和太帝祭坛来破解,然而没有了这两件宝物,他才发现自己面对这个领域竟然束手无策!

    “一定有办法,一定有办法……”

    他走来走去,头顶日升日落,日月交替轮回。

    “一年时间过去了。”阆涴神王提醒他道。

    秦牧心中慌乱,突然福至心灵,手中多出了一根桃木发簪。

    阆涴神王看着这枚发簪,露出疑惑之色。

    秦牧元气迸发,催动桃木发簪,伸手一划,整个无上神识领域突然平平裂开,天空中移动的月亮突然停止下来,零星的星辰挂在东方,外面一切也都恢复正常。

    阆涴神王呆了呆,怔怔的看着这一幕,说不出话来。

    秦牧也是怔然,突然打了个冷战,失声道:“我想通了,是谁杀了凌天尊!对他来说,凌天尊必须死!”

    东来,生日快乐!

    兄弟们,到月底啦,求月票!虽然感冒没全好,但明天宅猪一定尽力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