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七十八章 屁滚尿流(第二更!)

    秦牧看着祭坛下庆祝的人群,各族的族长们正在聚集各自的族人,正在做动员。

    “他们打算做什么?”秦牧好奇道。

    “他们打算聚集所有族人之力,共同观想你,助涨你的肉身和神识。”

    阆涴神王道:“就像是当年成就太帝那样成就你,尽管当年祭祀太帝的造物主数量极多,而今不可能重现当年的盛况,但是百万造物主一起祭祀观想,也足以让你的修为实力突飞猛进。只需要百十年,你的修为实力便可以达到帝座强者的层次,甚至更强,你的肉身甚至会被祭祀得坚不可摧。”

    秦牧看着下方激动的人群,又想起土伯、天公等古神,摇了摇头,道:“祭祀成神,限制太大,虽然可以成就我,但也会限制我。我想还是由我自己来修炼,不断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比较好。”

    若是先前,这样大规模的观想大祭,他一定不会拒绝。

    然而现在,秦牧怀疑古神是由造物主观想出来的。

    古神毕生都受限制于自身的大道,或许,他们不是受限于自身的大道,而是受限于创造他们的造物主的想法。

    造物主观想土伯,他们的念头是土伯是掌握死亡的神祇,公正无私,那么土伯便是由无数个这样的念头凝聚而成的古神,很难跳出造物主的桎梏。

    束缚土伯的,是土伯自身。土伯自身,便是由造物主的无数个念头观想而成。

    当然,造物主创造了古神只是他的一个猜测,具体是否是这样,他便不知道了。

    秦牧之所以有这样的猜测,主要是因为阆涴神王的坐骑,那只彩凤。

    他觉得那只彩凤与古神的处境很相似,所以对众人观想自己有些抵触。

    阆涴神王瞥他一眼,神识波动,通知各族族长。

    修民、紫黎、珠丘等各族族长闻言,都是惊讶不已,但这是秦牧和神王的意思,他们也只得遵守。

    秦牧看着众人散去,松了口气。

    古神的限制实在太多太多,是不自由之身,古神自己尚且千方百计想要跳出这个桎梏,他倘若主动跳进去岂不是太愚蠢了?

    “你怎么拒绝造物主的祭祀?”

    叔钧的大脑袋飞来,埋怨道:“你错失了成为太帝的机会!”

    秦牧笑道:“成为太帝?我的目标远大,区区太帝何足挂齿?”

    叔钧大感惋惜,摇头道:“你不知道太帝有多么强大多么恐怖。”

    “我就算想成为太帝那样的存在,造物主一族也不可能让我成为另一个太帝的。叔钧,造物主一族已经创造出一个太帝,导致险些灭族,他们又岂会再创造一个太帝?”

    秦牧笑道:“我倘若成为了另一个太帝,焉知我不会为了自己的统治地位灭绝了所有的造物主?我是造物主一族的圣婴,不是太帝这样的统治者,否则与太帝又有何区别?”

    叔钧瞪大眼睛,这次眼珠子没有跳出来,道:“你说得竟然很有道理,只是你真的会如此好心?我却不信。你小子太诡诈了。”

    秦牧微微一笑,向阆涴神王道:“姐姐,你让这些造物主休息一段时间,恢复体力和神识,等他们恢复之后,我们便去无忧乡。”

    阆涴神王惊讶,道:“所有的造物主都去无忧乡?”

    秦牧点头:“所有的造物主都去。”

    阆涴神王轻轻蹙眉,道:“声势太浩大了吧?”

    她不想明说,叔钧却是忍耐不住,说出她的真实想法:“所有造物主都去?难道你想去你老祖宗那里砸场子不成?兵临城下,难保你家的老祖宗没有其他想法。”

    秦牧哈哈大笑,摇头道:“我是打算让造物主一族与无忧乡和开皇谈一谈。不拿出造物主一族的实力,哪怕是开皇同意,他的臣子也未必同意与造物主一族和平相处。”

    他目光闪动,悠然道:“两个庞然大物说话,自然是要有对等的实力。”

    他心中有些兴奋,心道:“最好能把开皇吓得屁滚尿流!”

    阆涴神王深深看他一眼,立刻神识通知各族的领袖,让所有族人休息。

    三五日之后,参与祭祀的那些造物主们神识恢复到巅峰状态,阆涴神王再度通知各族族长,命他们整顿各族的族人,举族动身,赶往无忧乡。

    这个命令下达,各族造物主都兴奋莫名,摩拳擦掌,议论纷纭:“圣婴不愧是圣婴,这是要对无忧乡下手了!”

    “早就看秦奸不顺眼了,圣婴是天降神圣,带领我们推平敌巢!”

    “不可轻敌,隔壁来了个大头怪婴,十分厉害。”

    “圣婴能将怪婴打得哭爹叫娘!”

    “这是自然。”

    ……

    秦牧与阆涴神王站在高处,秦牧看着造物主一族们拖家带口的行军阵势,便不由得大皱眉头,造物主们因为是修炼神识,靠观想来施展神通,凝练宝物,因此每个人的神识神通都各不相同,每个人的坐骑也各不一样。

    观想出龙凤等异兽作为坐骑的是正常的,但还有不少人观想出奇形怪状的坐骑,紫黎族长的坐骑是巨大的白蚕已经够古怪了,还有的坐着大蜘蛛,八爪怪,羽蛇,大鲲,甚至一棵树的!

    除此之外,还有各种长着翅膀飞行的房子,以及楼船、宝辇,还有人坐在巨蛋里面!

    还有巨大的圣物在星空中飞行,载着百十位造物主,有的造物主则干脆坐在星球上,后面有长老发力推着星球狂奔,然后纵身一跃,也跳入星球中,让星球载着他们驶向无忧乡!

    更有许多年轻的造物主因为修为不足,所以给自己观想出翅膀,振翅飞行。

    然而,他们的翅膀也不统一,有大有小,有长有短,有的长着很多对翅膀,有的则把翅膀观想得五颜六色。

    翅膀的属性也是各不相同,有雷霆属性的,风火属性的,还有一振翅便是瓢泼大雨四处发洪水的。

    这还不是最让秦牧无语的地方。

    最让他无语的是,各族的造物主在行军的时候乱糟糟一片,拖拖拉拉,不像是震慑无忧乡的,而像是逃难的!

    秦牧气得双手颤抖,连吸几口气,低声道:“即便让国师来整顿这些家伙,恐怕也得用十多年才能让他们听从军令,整齐划一,变成可用之兵。这样的游兵散勇,岂能把开皇这样的一代雄主吓得屁滚尿流?”

    他深知开皇天庭的强大,无论在阵法还是兵法上,开皇天庭都已经形成强大的文明,那些身经百战的神魔对战场的把控能力,远在造物主之上。

    单打独斗,造物主的实力太强了,然而在战场大规模冲突中,开皇天庭的实力便要胜过造物主太多了!

    要知道,开皇天庭中是有子兮天师烟云兮这样的恐怖存在!

    书生子兮,也即是烟云兮,她是在阵法上的最高成就者,是独自一人便敢暗算两位地母元君,硬撼武斗天师濯茶这样的帝座强者的存在!

    而且,传送阵法传送神通,便是开皇时代的产物,代表着那个时代的最高术数成就!

    阆涴神王道:“圣婴不必担心,你只需要用神识与造物主交流,便可以从容行军布阵,让他们整齐划一。”

    秦牧摇头道:“仅仅是整齐划一,还不是一支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的军队,还需要让造物主之间形成各种战阵,首领精通各种兵法,不同的战阵之间组合又要形成不同的杀阵。每个造物主手中的神兵,他们的神通,也都要变成战阵的一部分。现在太乱了……”

    他叹了口气:“这样闹哄哄的前往无忧乡,会让开皇笑话,那就不是兵临城下,而是出丑了。而今只能让他们在路上先尝试着列阵整齐,只是我的神识不够强大,无法调动到所有造物主。”

    阆涴神王道:“你可以用我的神识联络所有人,调兵遣将,排兵布阵。”

    秦牧叹道:“只能如此了。”

    他的神识与阆涴神王的神识相连,顿时感觉到这女子的神识是何等的浩瀚深邃,如同一望无际的汪洋大海!

    他们的神识一动,秦牧顿时感觉到自己的视野疯狂延伸,飞出不知多远!

    不仅如此,他还清晰的触碰到每一个造物主,每一个造物主的思维意识也清晰的反映在他的脑海之中!

    这等强大的神识实在是深不可测!

    有了阆涴神王的帮忙,他调动每一个造物主顿时变得轻松了许多,心道:“这种调兵遣将排兵布阵的方法,应该传到延康去!神识与元气的结合,也应该传到延康去!这样的话,炼成一支攻无不克的神魔大军,也是轻而易举,不在话下!”

    一路上,他借助阆涴神王的神识对每一个造物主下令,让他们改变队列,调整阵型,舍弃那些乱七八糟的观想物,分为一个个阵势,只观想一种观想物。

    至于那些不听调遣的造物主,秦牧则让各族的族长和长老前去约束,若是长老不听调遣,便由族长前去责罚,族长不听调遣,便由阆涴神王出面。

    这一路边走边炼兵,着实辛苦,秦牧借阆涴神王的神识调遣所有造物主,也用了月余时间才做到让这些造物主在行军途中不再四处乱跑。

    秦牧这才知道为何当年开皇天庭在没有了四大天王坐镇指挥之后,为何会败得如此之快。

    大敌当前,临阵换将,是兵家大忌。开皇天庭四大天王掌兵,然而四大天王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参战,变成四大天师掌兵,以至于兵败如山倒。

    仅仅是练兵便如此困难,更何况临阵换将?

    “队列整齐还是不够,我让这些造物主布下的阵势,只是徒有其表,吓唬吓唬别人还是可以的,但吓唬烟云兮这等阵法大家,那就够呛了。”

    秦牧心中惴惴:“但愿她还在酆都,并未回到无忧乡。”

    无忧乡,三十三重天。

    自从开皇来到彼岸世界,一剑之地化作三十三重天,建立了无忧乡,无忧乡便多灾多难。

    造物主中的造星主创造了不知多少星辰,把三十三重无忧乡悉数包围,数不清的星辰堵住了无忧乡的一切道路,时不时还有星辰从天而降,砸入无忧乡。

    每每此时,都需要有无忧乡中的监天司来提前预警,由神人出手,将星球打爆,这才能保证无忧乡的安全。

    然而时不时还有造物主从星辰堆里杀出来,攻打无忧乡,给无忧乡造成很大的困扰,每次都会死伤不少人。

    直到开皇的一百零七世孙秦凤青跟随着父母从外界回来,这种情况才慢慢改观,每次入侵的造物主都被秦凤青吃光,造物主的入侵这才停下来。

    现在,无忧乡外有着无数星辰以及碎片将这里锁住,只有少数无忧乡的神人能够通过楼船驶出无忧乡。

    在第三十三重天,不断有探报传来,烟云兮一身男装,有如一介书生,翻看探报,笑道:“这些造物主竟然开始学会布阵了,真有意思。他们的阵法唬一唬别人倒也罢了,拿到我面前,实在是小巫见大巫。陛下,你的伤势痊愈了吗?”

    开皇皱着眉头,道:“伤势已经痊愈,无需为我担心。这次彼岸世界的造物主悉数出动,怕是要一举铲除我们。”

    烟云兮笑道:“陛下又为何如此担忧?有神子在,造物主翻不起多大的风浪。”

    开皇叹了口气,道:“我担心的不是我们的安危,我担心的是秦牧。他落在造物主的手中,只怕这些造物主要杀他祭旗了。”

    烟云兮蹙眉,叹道:“他就是那样刚愎自用,总喜欢玩火,信奉富贵险中求。他想做造物主的圣婴,真是胡闹。那个阆涴神王聪慧过人,又有胆识气魄,肯定会发现他的根脚,利用他来对付无忧乡对付陛下。造物主的大军到了无忧乡后,只怕便会把他押上来,当众砍头祭旗……”

    “前方就是无忧乡!”

    造物主大军的中军之中,秦牧借助阆涴神王的神识,传音所有人,喝道:“秦奸就在那里,都给我打起精神来,把秦奸吓得屁滚尿流!”

    虚空中,百万造物主的神识汇聚成流,化作一个惊天动地的声音:“屁滚尿流!”

    第二更,四千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