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七十九章 恐吓无忧乡(第三更求月票!)

    无忧乡三十三重天,一片肃杀。

    开皇天庭的各部大军都已经整顿完毕,各军将领在阵前穿梭,不断高声大喝,鼓舞士气。

    三十三天收拢大军,主要是为了守护迁徙到这里的民众,这里有一座座神城,易守难攻,各种兵种之间的配合密切,远非造物主这一群乌合之众所能媲美。

    然而造物主尽管是一盘散沙,但战力极高,即便是未成年的造物主也是极为恐怖。

    两三岁的造物主便可以搏杀蛟龙,远非其他种族的人可以媲美,恐怕也只有幽都神子秦凤青这样的存在,才能在婴幼儿的状态胜过他们。

    所有人都在抬头仰望,看向天空。

    天空中数不清的巨大星球熙熙攘攘,堆满了天空,有完整的,也有破的,挤在一起,撞来撞去。

    这两万年来,造物主时不时入侵,让无忧乡伤亡惨重。

    死星地带更是危险,经常有造物主潜伏在其中,观想各种怪物杀入无忧乡,甚至观想各种天灾,如雷暴,洪水,飓风,让无忧乡不胜其扰。

    而现在,他们得到消息,造物主竟然举族攻来,即将来到无忧乡!

    无忧乡三十三重天尽管这些年被打造得如同铁桶江山,牢不可破,然而攻打过来是造物主啊,他们的神城真的能够抵挡得住这些造物主?

    突然,天空崩裂,一双粗糙无比的大手从天外探了进来,像是拨动弹珠一样轻轻拨开一众星球,接着许许多多的造物主出现,捏起一颗颗星球放到远处。

    造物主的数量越来越多,没多久,环绕无忧乡的死星地带便被清出一大片。

    移星换斗,即便是无忧乡的神祇也不会如此轻松!

    无忧乡三十三重天的神将们面色凝重,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手中的神兵,有人额头冒出冷汗,流入眼睛中,急忙掀开面盔擦了擦。

    有将军看到,立刻呵斥,让他赶快盖上面盔。

    城中,有孩子哭了,被母亲捂住了嘴,发出闷闷的声音。

    天空中,巨大的面孔探了下来,扫视一座座神城。

    “按兵不动!”

    一尊神将厉声叫道:“传我命令,按兵不动!待到敌人进入无忧乡,听我号令!”

    守护一座座神城的神人们愈发紧张,鼓荡着元气,他们身后的天宫飘摇,天宫中的元神也提升到巅峰,随时准备出击!

    然而,天空中的那些造物主隐去。

    无忧乡的神魔大军和黎民百姓抬头,向天外看去,饶是他们身经百战,此刻也不禁有些惶恐。

    只见天外一尊尊无比伟岸的身影仿佛一尊尊古神,屹立在天外的虚空中,队列整齐,杀气腾腾。

    从无忧乡中看去,天外的造物主一望无际,这些造物主身躯挺得笔直,浑身披挂着金灿灿的铠甲,手中握着一看便是染了不知多少鲜血的神兵利器。

    而且那些神兵利器实在太大了,看起来,只需要一两件武器,便能摧毁一座神城,将神城碾碎!

    更可怕的是,天外的造物主分成不同的阵势,每一个阵势中皆有不同的神铠和武器,那些神铠和武器上面布满了复杂无比的符文形成的图案,显然每一件武器都是经过了千锤百炼,内藏不知多少可怕的阵法神通!

    每一件武器,都是最可怕的杀戮神兵!

    无忧乡里,即便是统领神魔大军的将军此刻额头也冒出了冷汗,手掌有些颤抖。

    当啷。

    他听到背后传来声响,回头看去,却见一个将士没有握住手中的神兵,神兵坠落在地上。

    “捡起来!”他低声喝道。

    那个将士慌忙捡起神兵,抬头看向天外,突然目光直勾勾的,长大嘴巴说不出话来。

    将军急忙回头,向天外看去,不由得手掌一抖,险些没能握住自己的兵器。

    只见天外,百万造物主各自爆喝,身后一片神光迸发,一座座规模宏大的天宫在虚空中拔地而起!

    无数天宫连成一片,几乎每一位彼岸造物主身后都漂浮着两三座天宫,更有甚者多达十多座天宫,形成一片小天庭!

    这一幕,让人绝望。

    彼岸世界的造物主虽然神识观想极为厉害,而且还接受了神藏天宫体系,但他们怎么可能发展到这种程度?

    要知道,小天庭功法即便是无忧乡也没有多少人能够修成!

    而这百万造物主,几乎每个人都修成了小天庭功法!

    玉清天上,大头怪婴秦凤青也浑身披挂,手中捏着两把大圆锤,那是开皇命无忧乡的天工专门为他打造的重型神器,用来对付造物主的。

    而他身上的铠甲也是静心打造而成,铠甲上烙印的符文也都是针对造物主的神识攻击而设计的阵纹。

    秦凤青看到天外这一幕,立刻将两个大圆锤夹在腋下,转身走入开皇天宫,珍王妃急忙跟上前去,道:“凤青,你这是到哪里去?”

    “收拾细软,准备逃命。”

    大头娃娃回头道:“娘,你也一起来。这里不是无忧乡了,那些好吃的杀到这里来,我也挡不住,或许还会被他们吃掉。娘,你把爹叫来,咱们有船,从后面走,我带你们回幽都,土伯说了倘若我回去,他必然竭尽所能保我。咱们一家还能活命!”

    珍王妃气道:“族人都在这里,我们岂能弃他们不顾而独自逃生?”

    秦凤青挠头道:“要不,你把他们也叫来?多了可不行。人太多,我保护不了你们的周全,而且土伯多半也不愿意收留这么多人……”

    珍王妃大怒,跳到他的肩头,揪住耳朵往回牵,气道:“外面更没有生路!守住无忧乡,血战到底,才有可能存活!你忘记了你弟弟了?你弟弟便被这些造物主擒住了,你不想着救他却要自己逃命,娘为你感到羞耻!”

    “别揪,别揪!”

    秦凤青跟着她走回阵前,叫道:“我都是大人了,别总揪我耳朵,无忧乡的人都很敬重我,揪我耳朵好没有颜面。坏弟弟死不了,我从来没有见他死过,他多半躲在好吃的之间,正在偷笑我们哩……”

    珍王妃把他揪到阵前,只听开皇向秦汉珍等人笑道:“这些天宫,像是真的一样,好不吓人。”

    开皇身边,一位位大高手气焰腾腾,冲天而起,化作各种异象,都在打量外面的造物主大军。

    “的确像是真的一样,可惜重复的太多了。”

    烟云兮笑嘻嘻道:“这些造物主身后的天宫,共有十四种,有些天宫还是残缺的。显然,有人展示了十四种天宫给这些造物主看,让他们观想出来,当做自己的来吓唬我们。”

    秦汉珍笑道:“他们身上的神铠和神兵,也是观想出来的,并非是真的。每一支造物主大军身上的铠甲纹理,神兵形态也不同,造物主千人一军,百万人又分为千支部队,每支部队的铠甲和神兵构造都各不相同,单纯是设计出这些铠甲和神兵构造,都需要无比庞杂的知识。这倒让我想起了一人。”

    烟云兮等人纷纷点头,笑道:“我们也想起了一人。”

    “闻天阁闻天师,他的知识底蕴深厚,眼界极高,而且是天底下第一聪明人,他做事素来强求完美。若是他来做这个局,他一定会设计得尽善尽美。”

    开皇道:“他就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也限制了他的成就。他所学太杂,以至于不能将所有的知识融会贯通,修为难有精进。”

    烟云兮笑道:“陛下有所不知,他收了三个弟子,每个人都继承了他的一部分优点和缺点。这三个弟子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强求完美。其中二弟子,便是你们老秦家的人。”

    秦汉珍目露异色:“子兮天师的意思是说……”

    烟云兮笑道:“秦家子非但没有被杀头祭旗,反而真的成为了造物主的圣婴,变成了造物主一族的领袖。”

    秦汉珍失声道:“你是说做出这个局的便是牧儿?”

    开皇淡然道:“造物主中的主事之人便是他了。嘿嘿,大军压境,如此大的阵仗,这家伙真是好大的胆子。你们若是见了他,记得要称牧天尊,不要把他当成秦家子。”

    众人都是一怔,不解其意。

    开皇道:“他有秦家的血脉,但是秦家对他没有养育之恩,没有教导之恩,而且,生育之恩他已经还给了秦家。他毕竟是天尊,称呼其尊号是尊敬。”

    秦汉珍皱眉,觉得老祖宗有些生气了。

    这也怪不得开皇。

    能够看出造物主们的天宫是观想出来的人毕竟是少数,屈指可数,其他人可都是被天外的造物主大军吓得屁滚尿流,甚至连秦凤青都被吓得想跑。

    而这一切都是秦牧做出来的,开皇岂能不恼火?

    天外,秦牧身后十四座天宫漂浮,利用阆涴神王的神识,将自己的十四座天宫构造穿入这些造物主的脑海之中,让他们观想出来。

    叔钧咳嗽一声,提醒道:“圣婴,你这么做,不担心过火了吗?”

    “过火了吗?”

    秦牧冷笑道:“在延康最需要无忧乡保护的时候,一纸令下,调走了所有的神人,让延康独自抵抗天庭,我不觉得过火。他不应该给延康希望,又将希望一下子全部抽走。延康,嘿嘿……”

    他对开皇的怨怼从未完全消解过,道:“延康自始至终都是被他抛弃的凡夫俗子,不是抛弃一次,而是两次!搭救延康百姓的从来不是他,而是初祖。”

    他站起身来,漂浮在阆涴神王的肩头上,脚踏虚空,与这女子的耳垂齐平,道:“姐姐,你神识广大,通知无忧乡所有人,便说造物主一族神王与圣婴,想与开皇一晤,定下两族万世和平!问他敢不敢来!”

    第三更来到,今天万字已更。有书友问,牧神记为何不参加月票爆更活动,其实这事怪宅猪,因为这些日子身体不好,不敢保证能够每天爆更,所以也就不参加了,免得有欺骗读者的嫌疑。不过这些日子牧神记也确实都在爆更,已经做到三天万字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