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八十二章 无忧乡的真相

    “剑二十,剑二十……”

    开皇提剑,双眸中一片茫然,手中的无忧剑左一下右一下漫无目的的划着,试图寻找到剑二十式。

    烟云兮目光闪动,道:“陛下,你从牧天尊的剑法中逆推他的各种剑法诀窍,那么你觉得牧天尊现在做什么?”

    “潜入无忧乡。”

    开皇想也不想,便道:“从太皇天开始寻找,搜寻我剑法神通的诀窍,寻找出击败我的办法。他之所以提出两个月之期,目的并非是等待凤青确立幽都,而是在两个月时间内对我的剑法有所了解。”

    “秦天尊牧天尊,果然是一家人,想法都是一模一样。”

    烟云兮笑了一声,退了出去,道:“臣便不打扰陛下参悟剑二十式了,祝愿陛下早日功成。”

    无忧乡太皇天,叔钧跟着秦牧,却见秦牧没有直接去这里的学院学宫,反而在山林间走来走去,查看水土,查看山峦。

    甚至秦牧还会元气化剑,化作钻剑式,钻到山体里,钻到大地深处。

    “圣婴,你在寻什么?”叔钧不禁纳闷。

    “你怎么也叫我圣婴?”秦牧哭笑不得。

    叔钧道:“我是造物主,自然要叫你圣婴。这是造物主族的礼数。你到底在找寻什么?”

    秦牧用元气化剑,从地底钻出深处的岩石碎屑,抓起一把,放在手心里捏了捏,道:“开皇一剑,一剑化作三十三重天,将彼岸世界瓜分近半。这件事透露出诡异。”

    叔钧不解。

    “我们来到彼岸世界也有一段时间了,彼岸世界造物主们所居住的大陆,包括陆地上的山川河流湖泊海洋,都是造物主一族观想出来。这些陆地漂浮在虚空中,并不相连。”

    秦牧又用元气化剑,刺入无忧乡太皇天的一座雄山之中,剑气钻到山体深处,道:“一剑化作三十三重天,听起来实在太吓人。倘若是开皇一剑刺出,直接把彼岸世界的三十三座大陆切下来,整合成三十三座诸天,那么造物主所有族人绑在一起,哪怕加上阆涴神王,也不会是他一人的对手。那么,造物主种族怎么可能与无忧乡对抗两万年?”

    叔钧怔了怔,道:“一剑化作三十三重天,当然是开皇一剑刺出,三十三重天在他的剑下形成,占据了彼岸世界的半壁江山。并非是开皇一剑便将彼岸世界切了一半。”

    秦牧从山体内部取出一些石屑,笑道:“叔钧神王,你太老实了,根本不知道开皇看起来老实实则奸诈。”

    他捏了捏这些石屑,只见石屑中有一些金属粉末。

    秦牧吹了口气,石屑飞走,金属粉尘则留在他的手心中,道:“一剑形成三十三重天,有山川河流湖泊汪洋,那么开皇不是剑道第一人,而是造物主了!或许太帝有这个实力,但他在神识上的造诣绝对没有这么高,这只能说明……”

    秦牧竖起一根手指,对着前方的雄山大川,轻轻一划,一道剑光将这座山峦切成两半,笑道:“无忧乡的三十三重天,是提前炼制好的!”

    这座雄山在他的剑光中裂成两半,向两旁分开,露出里面粗大的金石构造!

    叔钧心头大震,惊骇的看着山体内部的精密结构。

    这座山内部,竟然是用神金神料打造而成,神金被锻造成一个个部件,上面还有符文烙印,像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机器的一部分!

    而山根处,神金神料则铺到大地深处!

    显然,整个无忧乡太皇天,就是一个巨大无朋的人造物,是用神金神料锻造而成!

    这座无忧乡太皇天,是无数能工巧匠打造的一座诸天!

    “果然如我所料。”

    秦牧双手向中间重重一并,前方裂开的山峦轰然闭合,道:“我曾经听人说起过,当年开皇时代末期,开皇命帝释天李悠然率领天下所有天工打造无忧乡,樵夫圣人反对打造无忧乡,然而开皇没有听他的劝阻,还是命李悠然将无忧乡打造出来。”

    叔钧头脑晕晕沉沉,喃喃道:“无忧乡应该是开皇一剑开辟出来的,阆涴神王不可能看错,怎么会是李悠然打造出来的……”

    “帝释天李悠然,在开皇天庭中号称战争天王,他之所以有战争天王这个名头,并非是他领兵打仗有多厉害,而是他善于制造一切神器,尤其是战争神器。”

    秦牧解释道:“他打造无忧乡,其实是集合所有能工巧匠打造出三十三件无比庞大的神器。这三十三件神器,暗藏开皇的剑道中蕴藏的剑理。也即是说,这三十三件神器,是开皇的三十三重天剑道的实化!”

    他看向无忧乡太皇天的山川地理,道:“这里的江河走势,山川走势,甚至任何地理构造,包括神城,乡村,神像,都是他的剑法走势。”

    叔钧还是有些浑浑噩噩,喃喃道:“不可能吧?他一剑开辟出来三十三重天,是无数造物主乃至阆涴神王亲眼所见,倘若他搬来无忧乡三十三重天,根本不可能瞒得过阆涴神王和那些族长、长老。在他们面前做手脚,实在太难,不说阆涴神王,单单是各族族长,都不比我当年逊色。”

    秦牧向最近的神城走去,笑道:“我曾经得到过无忧剑,无忧剑是开皇的佩剑,我原本不知道这一点,只觉这口剑很轻,异常顺手。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开皇的佩剑,是帝剑!帝剑这么轻,不奇怪吗?”

    叔钧快步跟上他,道:“把宝物炼得很轻,应该不难吧?”

    “李悠然是天下第一天工,他打造无忧剑的确可以打造得很轻,不过我却很少能够将无忧剑的威力催发出来,这就古怪了。”

    秦牧道:“按理来说,无忧剑里面的符文烙印我也能够催动,但我却极少发挥出无忧剑的威力。这口天帝佩剑,像是空的。”

    叔钧终于明白过来,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当年开皇把无忧乡三十三重天藏在无忧剑内,他来到彼岸世界,一剑刺出,无忧乡便从剑内飞了出来,形成了三十三重天?”

    秦牧点头,道:“开皇麾下能人极多,我师父闻天阁是他麾下的樵夫天师,被尊为圣人,子兮天师是阵法大家,帝释天李悠然是第一天工,以他们的智慧和本事,把无忧乡折叠起来藏在无忧剑中,应该是可以办到的。毕竟,他们已经做过一次试验。”

    他想起冥都天王田蜀的那口帝阙神刀,帝阙神刀中便内藏各种折叠空间。

    “贱人!”叔钧愤愤道。

    秦牧大怒,在他的大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怒道:“那是我祖宗,只有我能骂,你不能骂!”

    叔钧抱头大怒:“还说不得了?”

    两人走到城中,秦牧向无忧乡人打听学宫,叔钧不禁纳闷道:“你既然意识到无忧乡三十三重天便是开皇的剑法,三十三重天剑道,那又何必去学宫里求学?”

    秦牧走入太皇天的学宫,眉心第三只眼打开,无论学宫的神人还是神通者,对他们都是视而不见,任由他们闯了进去。

    那是他神识制造出的幻境,笼罩了整个学宫。

    而今秦牧的神识之强大更胜从前,别说瑶台境界的真神,就算是斩神台和玉京境界的神魔也难以看穿他的神识幻境。

    当然,这只是他没有敌意的情况下,倘若他露出敌意,还是会被人察觉。

    “查看开皇的剑法神通只是我的一个目的,我的另一个目的是要看看无忧乡这些年的道法神通有多少进步。”

    秦牧淡淡道:“两万年前,开皇时代的道法神通大爆炸,各种新的神通新的道法层出不穷,我想看看他们躲入无忧乡后,这种改革变法是否陷入停滞。”

    他来到学宫藏经的地方,当着镇守藏经楼的神祇的面走了进去,道:“樵夫圣人说,他最后悔的事情,便是没有劝阻开皇进入无忧乡,我想看看他的判断是否正确。”

    藏经楼里人来人往,神通者众多,秦牧站在一排书架前,直接入梦陷入沉睡,无数小巧的秦牧立刻从他的梦中飞出,满地乱跑,翻阅各种典籍,唧唧喳喳,玛哈玛哈,很是热闹。

    而藏经楼中所有人似乎都无法看到这一幕,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叔钧也在翻阅这些书籍,他用的方法却与秦牧不同,他是直接以神识扫视,速度也是极快。

    不过秦牧的梦中入道不仅仅能够快速的翻阅藏经楼中的典籍,同样也可以让梦中的小巧秦牧演练试验典籍中记载的神通,这便不是叔钧所能媲美的了。

    只消半日时间,秦牧便将这里的典籍阅览一遍。

    叔钧还未看完,秦牧走出藏经楼,四下游历,观察学宫里的士子修炼神通道法。

    他看到很多士子在观想,将神识与元气融合,而他刚才所看到的许多道法神通,也都是走神识与元气融合的路子。

    显然开皇时代的人来到这里之后,也如造物主接受神藏天宫体系一样,他们也接受神识修炼体系。

    这属于变法。

    然而像秦牧期待的如延康一样的变法,他并未见到。

    延康变法,从基础符文上来看,比开皇时代多出了数十种乃至数百种符文体系,如天阴符文,如元磁符文,这些都是延康变法早期的符文。

    除此之外,还有便是秦牧从天庭带来的古神大道符文体系。

    延康以太微算经重新演算,计算出的古神大道符文体系更是数不胜数,数以百计!

    这些都不是无忧乡所具备的。

    在基础符文的研究上,开皇天庭在搬迁到无忧乡之后便仿佛戛然而止了。

    “这种现象很值得研究……”

    秦牧眨眨眼睛,看着在学宫里求学的无忧乡子弟,这些子弟都是神通者。他观察这些神通者的精气神,跟着这些人看他们日常做些什么,甚至神识侵入他们的思维之中,观察这些神通者在想些什么。

    他很是不解,在开皇时代改革变法最为如火如荼的时候,为何迁徙到无忧乡之后,这种改革变法的历程一下子便中断了。

    就在他观察这些神通者的时候,突然秦牧发现这个太皇天学宫中有一个中年道人在好奇的观察他,一直盯着他看。

    秦牧微微一怔,整个学宫都在他的神识笼罩之下,所有人都会对他视而不见,而这个中年道人却一直看着他,似乎能够看到他一样!

    秦牧冲那道人微笑,那道人也回报以微笑。

    “道友如何称呼?”秦牧走上前去,向那道人见礼,问道。

    那道人慌忙还礼,道:“道门弃徒苏麦青,见过牧天尊。”

    “道门弃徒?”

    秦牧试探道:“苏麦青,你与元界的道门有何关系?”

    那道人挥了一下拂尘,咧嘴笑道:“正是贫道所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