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八十三章 锈剑与锈心

    秦牧肃然起敬。

    天庭道门中已经没有多少真道士了,成为天庭中豪强贵胄的子弟镀金之地,反而是延康的道门中很多都是真正的道士,醉心于道,醉心于术数,推动延康的神通道法发展。

    这个中年道人苏麦青作为天庭道门弃徒,在元界开创了道门,值得尊敬。

    而且,秦牧也听过这位道门弃徒的一点传闻,他出身自天庭道门,在上皇时代的末期下界。

    开皇时代的道法神通的进步,也有着他一份功劳。

    开皇时代在铸造技业上的造诣极高,神兵利器楼船神城的锻造,阵法上的改革,都需要术数。

    那个时代,道门的术数对开皇时代的推动很大。

    甚至可以说帝释天李悠然打造无忧乡,也有着他的一份功绩。

    这个中年道人很不起眼,不像开皇时代的四大天王四大天师那么引人瞩目,然而他的功劳和作用却是很大。

    善战者无赫赫之功,大抵苏麦青道人就是这样的人。

    “竟然能在这里遇到苏道主,真是一件幸事。”

    秦牧笑道:“我在延康时与道门的两代道主关系都是不坏,没想到在这里竟然能遇到苏道主。苏道主,你在下界留下的道门,是而今延康变法的中流砥柱。”

    苏麦青连忙道:“天尊快别这么说,我现在不是道主了,早就辞去了道主之位。我现在就是一个闲散道人,在这里教教书混混日子而已。延康道门的任何成就都不是我的功劳,是他们自己的功劳。”

    秦牧不觉对他有着几分好感,苏麦青是延康道门的创始人,但不居功,不像有些人总喜欢把各种功劳揽在自己的头上。

    “牧天尊来到这里,是准备两个月后与陛下一战的事情?”

    这中年道人眨眨眼睛,笑道:“你来这里寻找开皇陛下的神通道法,可以说是找错了。你应该升到高处,观察太皇天的地理走势。”

    秦牧错愕,失声道:“你这道人,怎么把开皇的剑道告诉我了?你这是背叛开皇!”

    “这么说来,牧天尊已经意识到开皇的三十三重天剑道了?”

    苏麦青笑道:“道人多嘴了,小看了牧天尊的智慧。我背叛过天庭,背叛开皇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当年创建无忧乡我便是站在闻天阁那边的,认为不可建立无忧乡,只是我没有闻天阁那么决绝。”

    他叹了口气,眉头皱成川字,道:“当年开皇劫爆发,我还是跟着开皇走了,结果来到这里两万年都郁郁不得志,始终提不起精神,只好留在无忧乡最底层教书。闻天阁比我决绝,誓死不入无忧乡,他留在外面率领残军抵抗,从来没有来到这里过。我时常在想,当年我如果像他一样决绝,坚持抵抗,或许陛下便不会进入无忧乡了。”

    他怔怔出神,显得有些木讷。

    秦牧目光闪动,道:“你想借我的手,逼开皇出无忧乡?”

    苏麦青嘿嘿笑道:“道人怎么会有这样大逆不道的想法?开皇的剑道第一式,太皇平天剑,便藏在太皇天的山川地理纹路之中,这一剑是开皇入道第一剑,第一重天,端的是厉害。”

    他折断一根树枝,以树枝为剑,将太皇平天剑施展出来。

    树枝在空中移动,由基础剑法组成,带着煌煌大气,剑化日月山河,纵横辟阖,形成巍巍群山,浩浩江水,有平天地之乱的气概。

    苏麦青施展出这一招,将树枝握在手里,小心翼翼的插入泥土中,把树枝种下,道:“这根小枝苗将来会变成参天大树。”

    秦牧闭上眼睛,回味他施展出来的太皇平天剑,过了良久,这才张开眼睛,躬身谢道:“多谢苏道主指点。道主,我一个疑惑不解,为何开皇来到无忧乡之后,开皇时代的改革变法便中断了?”

    苏麦青种好了树,直起腰身,咧嘴笑道:“天尊看我而今的精气神如何?”

    秦牧直言道:“暮色苍苍,没有斗志。”

    苏麦青笑道:“这就是整个无忧乡的精气神。”

    秦牧怔了怔。

    “开皇变法,顺乎天而应乎人,变法主旨是闻天阁确定的,主要就是守护。”

    苏麦青观想出一点清水,浇灌树枝,道:“神守护众生,为众生所用,让众生生活得更加美好。众生中栽培出神通者,神通者成为神,这样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神通者和神祇开发出更多的神通,更多的有用之物,开皇时代也愈发壮大,愈发兴旺。然而开皇劫爆发,神就不再守护众生了。”

    他怔怔的看着这株小树苗,过了片刻,叹道:“神抛弃了众生走了。整个时代的精气神一下子便没有了,变法就此中断。嘿嘿,现在朝廷里还有人吹捧说,无忧乡吸收了造物主的观想法,变法还在继续,吹得震天响,吹得他们自己都信了。道士偏偏就不信!”

    他哼了一声,转身离开,道:“道士就是不信!变法土壤都没了,变法的主旨都废了,整天就是吹,哪里来的变法?狗屁不通,阿谀奉承,溜须拍马,道士不跟他们为伍,道士就期盼着你能打开皇一顿,将他打醒!”

    秦牧错愕,目送他远去。

    叔钧走了过来,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苏麦青的背影,疑惑道:“圣婴在看什么?”

    “没什么。”

    秦牧回过神来,笑道:“只是突然间有些感触。神王,你看完了?”

    叔钧点头道:“对着百万年来的道法神通大致有所了解,未来我要走的路也有了点规划,只是还不清晰。咱们要升到空中,去看太皇天的地理吗?”

    “已经不用了。”

    秦牧笑道:“开皇的太皇平天剑,我已经掌握了。我们去无忧乡太明天。”

    叔钧疑惑,不过还是跟着他向太明天飞去。

    太明天与太皇天之间有神山相连,连同两座诸天,二人从这座神山的山根飞到山顶,进入太明天。

    两人如法炮制,寻到太明天最大的书院学宫,饱览全部藏书典籍。

    秦牧还是比叔钧快了一步,率先将太明天的典籍阅览一遍,烂熟于胸。

    他正要走出藏书楼,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冷笑道:“牧天尊,你这样囫囵吞枣,随随便便的看几眼,便想了解开皇陛下的剑法,从而战胜他?真是异想天开!”

    秦牧循声看去,却是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浓眉大眼,背着一口剑匣,剑匣里露出几口剑柄。

    他已经遇到一次不被自己的神识幻境所迷惑的高人,此刻见到这个大汉不被他的神识迷惑,便没有多少惊讶了。

    毕竟无忧乡中很多都是开皇时代的高人,他们迁徙到此,有些人郁郁不得志,沉沦下来,隐藏避世。

    秦牧询问道:“阁下是?”

    “开皇麾下太阳守,炎日暖。”

    那大汉抬手将剑匣摘下来,握住一口剑柄,用力抽了抽,却没能抽出剑来,挠头道:“牧天尊稍后,我两万年不曾出剑了,自己练的宝物都生锈了。”

    他用力拔剑,总算将一口飞剑拔出,只见剑上锈迹斑斑,铁锈很重。

    “锈的不是剑,锈的是太阳守的剑心。”

    秦牧打量他的宝剑,笑道:“太阳守的剑心锈的很严重啊。”

    “等我打磨一下!”

    那大汉炎日暖走出藏书楼,来到书院的小溪边,嗤嗤嗤的磨着锈剑,只见锈水把小溪染红。

    炎日暖嗤嗤的磨着,却见锈剑上的铁锈越磨越多,突然他呆住了,坐在溪边怔怔出神。

    秦牧站在他身后,静静等待。

    却见这个糙汉子双肩耸动,不知何时竟然哭了起来,眼泪如火,啪嗒啪嗒的从眼眶里飞出,化作漫天飞舞的火焰。

    “老子要这剑有何用?有何用?这剑,是他娘磨不亮了!”

    他霍然起身,挥剑向秦牧刺去!

    秦牧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周遭都是嗤嗤的剑光。

    炎日暖舞剑,锈迹斑斑的铁剑在秦牧的周围形成一个铁锈世界,像是一个钢铁世界被时光侵袭,充满了破败腐朽的气息。

    “心不明,则剑不明,连这太明齐天剑也是生锈了!”

    炎日暖大叫,剑舞得更快,怒吼连连,飞身挺刺,怒吼道:“要这锈剑有何用?要这锈心有何用?我的剑当年号称仅次于开皇的快剑,最灼热的剑!而现在一点都不快了,我的剑和我的心也不热了!”

    他像是陷入疯狂,把开皇剑道的第二式太明齐天剑施展出来。

    那充满锈迹的太明天在秦牧周围浮现出来的情形,竟是那么的震撼人心。

    炎日暖将这一招使出来,再也忍不住心头的愤怒,挥手将锈剑扔得远远的。

    扔出这口剑之后,他又后悔了,跑过去把剑捡起来,一边哭,一边在小溪边磨剑。

    叔钧走来,诧异道:“这人怎么了?”

    “被伤了道心。”

    秦牧道:“咱们去清明天看看。”

    叔钧迟疑道:“无忧乡的道法神通,初看很新奇,但我看了两大学宫的典籍之后,发现多有重复。圣婴,其他诸天的学院已经没有必要去看了。”

    秦牧笑道:“去看看也好。”

    叔钧只得跟上他,两人来到清明天,还未寻找到清明天的学院在哪里,便见路边一个老叟正在坟前烧纸,伏地恸哭,道:“秦业,你英年早逝,死得好惨”

    叔钧笑道:“老汉,我有一个朋友像你这样大胆,胆敢折辱太帝,第二年我去看他,坟头草都有一人多高了。”

    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