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八十九章 天尊之战,短兵相接

    鼓声隆隆,震动乾坤,像是要用战鼓的声音震醒而今的无忧乡,震醒那些自怨自艾怨天尤人的老一辈,震醒那些沉迷温柔乡与奢华中不思进取的年轻一辈。

    秦牧打的不是开皇,打的是开皇时代没落的精神,而在无忧乡所有人的眼中,秦牧也不再是秦牧,而是那个他们誓死要反抗的那个天庭,那个强权!

    开皇在秦牧的领域中挨打的那一幕,让他们看到的是他们的领袖倒在天庭的铁蹄下,倒在天庭诸神铁拳下,秦牧的领域中,那些神魔的面孔变成狰狞的笑容,嘲笑开皇时代的人们的不自量力,嘲笑开皇的坚持和付出,根本唤不醒这个时代愚昧的人们。

    秦牧所代表的天庭在嘲笑他们,嘲笑他们原本是开皇的同行人,是开皇的道友,却变成了指望开皇力挽狂澜的可怜虫和寄生虫。

    变成了只会在那里为开皇摇旗呐喊助威的看客,变成开皇失败之后便惶恐不安如丧考妣的被保护者。

    秦牧高高在上,冷眼嘲笑他们根本不配做开皇的道友!

    然而……

    这不对!

    他们这些老一辈,在那个时代也是天之骄子,也是豪气万丈,也是敢于反抗天庭反抗不公有着改天换地的壮志的人物!

    一开始,他们并非是开皇的臣子,他们是开皇的同道中人,只是因为开皇更有魄力更有毅力更有手段,他们才推举他成为开皇。

    他们并非是需要开皇的保护。

    开皇时代并非是开皇一个人的时代,而是他们所有人的时代!

    战鼓响,雷声动,两万年前那个时代的人们心中的血又在重新变得滚烫,重新燃烧。

    鼓声中,那个时代的精神像是获得了新生,在每一个人的心头重新萌芽,重新生长,重新壮大!

    开皇变法,本来便是一个时代所有人的变法,寄希望于一人,便失去了变法的本质。

    当所有人都沉寂在自己的世界里,指望着一个领袖去改变这一切,变法也就失去了其土壤。

    当他们冷却了热血,只会用埋怨来怼天怼地时,也就没有了从前的精神。

    当新生一代在这个氛围中成长起来,他们怎么还会有先辈们的斗志?怎么会继承开皇时代变法的时代精神?

    他们在志向无法伸张,抱负无从实现时,花天酒地穷奢极侈,也就不在那么离奇。

    道不行,不是乘桴浮于海,因为这里是无忧乡,他们无法离开,他们只会纸醉金迷。

    而现在,沉寂了两万年的时代精神在战鼓声中觉醒。

    有些人已经醒来,会让自己的精神充斥天地,去唤醒更多的人,去重现开皇时代的变法变革!

    一切为时不晚,尚可以重头来过。

    而今尚可迈步从头越!

    鼓声中,秦牧感受到那股来自两万年前的战意,那股百折不挠不屈不弯的精神,那种敢为天下先敢向天庭洒热血的气概,那种打破囚笼打破不公的雄心壮志!

    这种精气神与延康很相似,也有不同,具体不同在哪些方面,秦牧短时间内便分辨不出了。

    他松开手,开皇像是一摊烂肉从他两指间跌落下来,砸入滚滚黄沙之中。

    秦牧巨大的面孔从天上附下来,几乎是贴在破破烂烂的开皇天庭上方,声音如雷,洪钟贯耳:“你们……”

    “是要造反吗?”

    他的吼声惊天动地,喷出的气流形成狂风,席卷开皇天庭。

    一个老人白发苍苍,露出精壮的上半身,拿着钢刀拍着胸膛,厉声道:“造反就造反!”

    一个个声音爆喝,咆哮,压过秦牧的声音:“造反!”

    “重整旗鼓,杀上域外天庭!”

    “这无忧乡,老子不呆了!老子要杀出这个囚笼,再战一场!”

    ……

    秦牧脸色一沉,喝道:“放肆……”

    他正要说话,珍王妃一把扯住他,低声道:“牧儿已经够了,不要再说了!”

    烟云兮也飞身赶来,手一挥,天上云雾重重,将他们的身影遮住。

    天上云雾一层叠着一层,渐渐覆盖开皇天庭。云雾中,珍王妃扯着秦牧向下落去,烟云兮在一旁保护,紧张的盯着四周,飞速道:“人心可用,而且已经热血得有些过头了。你再说话,那些被冲昏头脑的家伙心一横,便会把你当成域外天庭的天尊干掉!”

    秦牧吓了一跳,讷讷道:“不至于吧?”

    烟云兮冷笑道:“你把开皇打得这么惨,把自己当成了天庭,你现在便是域外天庭的象征。这个时候,有人能分得清你是你,天庭是天庭,但是也有人分不清,群情激奋之下,干掉你也是正常。他们恨死你了。”

    秦牧心虚道:“我也被开皇打得很惨。刚才开皇的第三十四重天剑道,便把我刺穿了。”

    烟云兮冷笑。

    秦牧看向珍王妃:“娘,是吧?”

    珍王妃无奈的点了点头:“开皇也真是的,把牧儿伤得很重。”

    就在此时,秦汉珍的声音传来,悄声道:“不少被冲昏头脑的家伙杀到天上去了,显然准备杀你发泄体内旺盛的精力。我去寻开皇,请他平定一下群情,这时候非得他出面不可。”

    他又匆匆离去。

    珍王妃和烟云兮带着秦牧东躲西藏,免得暴露,这个时候无忧乡里的人情绪被调动起来,理智被情感压下,情感大占上风,需要发泄,秦牧已经被当成天庭的代表,被发现肯定是死路一条。

    “天庭中待不住了,咱们出去!”

    珍王妃和烟云兮带着他飞速离开开皇天庭,秦牧只听到天庭中传来开皇厚重的声音,应该激励无忧乡的人走出去,激励他们继续战斗,继续变法。

    不过珍王妃和烟云兮带着他越走越远,渐渐地已经听不清开皇在说些什么了。

    他们来到平育天,珍王妃带着他们走向珍王府,秦牧远远看见珍王府,摇头道:“我已经打过开皇了,不进去了。我就在这里坐一坐,子兮天师,劳烦你去把叔钧神王接过来。”

    珍王妃怔了怔,没有说话。

    烟云兮则立刻离去,返回开皇天庭去寻叔钧神王。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开皇天庭之后发生了什么事,秦牧并不知道,也无需知道,他只知道,而今的无忧乡活了过来,无忧乡的人也不会继续醉生梦死,他们会尝试着走出去。

    而造物主一族也不会固步自封,他们也会走出去。

    他看着秦氏的列祖列宗的坟冢,看着皑皑的雾气从这里升起,弥漫在坟地间。

    他心头一片宁静。

    他很想复活列祖列宗,让这些曾经鲜活的生命重现于世,然而这里不是外界,他在这里借不来天公和土伯的力量,而且没有了肉身,他也无法复活他们。

    他安安静静的坐着,很想与他们交流,然而他们的意识也消散了,毕竟他们不是造物主。

    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他们死得其所,也就够了。

    过了不知多久,开皇与秦汉珍一前一后走来,叔钧和烟云兮也在一旁。

    秦牧站起身来,拍了拍屁股上的泥土,道:“无忧乡我只怕是待不下去了,无忧乡所有人都不会欢迎我,我也是该离开了,毕竟我不是无忧乡的人,我是造物主的圣婴。”

    秦汉珍与珍王妃面色复杂。

    秦牧已经得罪了整个无忧乡,他非但不能留在秦家的族谱上,甚至连留在无忧乡也不可能了。

    开皇道:“我送送你们。”

    秦牧点头,步踏虚空,向天外走去。

    开皇与他并肩而行,叔钧落后几步,并没有紧跟着他们。

    他敏锐的觉察到这两人很是古怪,最好不要接近。

    他们一路走到天外,秦牧回头看去,秦汉珍夫妇已经不可见,而天外的造物主也都已经退兵,无忧乡外的星空一片空荡。

    “秦开,我打得重不重?”秦牧关切道。

    开皇听到秦开这两个字,左边的眉毛轻轻挑了挑,道:“很重,不过我扛得住。”

    “你皮糙肉厚,肯定能扛得住。”

    秦牧笑道:“你想不想知道,你我之间谁更强一些?”

    开皇不动声色:“大概五五开吧。”

    秦牧轻笑一声:“我觉得也是。就送到这里吧,你的无忧乡百废待兴,还都是事儿。”

    开皇点头,停下脚步。

    秦牧向造物主一族领地的方向走去,叔钧想要跟过去,却又突然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

    开皇拔出无忧剑,轻声道:“牧青道友,你是尊神境界?”

    秦牧停下脚步,回头笑道:“是啊。”

    “那么你的元气很是雄浑啊,比我还要强。”

    开皇握紧无忧剑,悠然道:“论神通,我好像不及你,你精通的符文大道更多,已经形成了领域,仅凭法力你便足以碾压我。”

    秦牧转过身来,剑丸不知何时出现在他手中,缓缓化作一口神剑,剑光徐徐流动,笑道:“是啊。”

    开皇道:“但是真正的交手不能只论神通或者剑法,你们延康的变法行不行啊?”

    秦牧笑容满面:“试试不就知道了吗?不试试,你怎么知道我延康变法比你开皇变法更强?”

    叔钧悄悄后退,额头冒出冷汗。

    开皇露出笑容,双足猛然发力,剑道领域贲张,剑道这一刻提升到极致,笑道:“牧青,你见过剑二十式吗?”

    轰

    无比炫目的光芒爆发,秦牧轰然展开神藏领域,太极图旋转膨胀,日月星河从他体内升腾而起,他手中的神剑暴涨!

    “我等的便是你这句话!让我来看看你的剑域和剑二十!”

    两人手中的光芒碰撞,这一刻叔钧双眼刺痛,忍不住流泪,眼前一片模糊,只能感受到极致的剑道刺穿虚空发出的波动!

    他的肌肤像是被万剑刺过,刺穿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神识,让他不觉生出大恐惧!

    很快,剑道迸发出的炫目光芒消散,秦牧捂住胸口转身便走。

    开皇收剑,剑上有鲜血滴下。

    “叔钧,走啦!”

    秦牧的声音传来,有些中气不足:“我走不动了,背我回去……”

    叔钧连忙跟上,心中骇然,瞥了瞥开皇。

    开皇怅然,目送他们远去。

    他的剑道领域在秦牧之上,剑二十式也的确不负他的期望,将秦牧的神藏领域洞穿,破开秦牧的剑法。

    然而,他的神桥神藏中一道惊艳的剑光贴着他的神桥飞过,翩如惊鸿,矫若游龙。

    秦牧的应劫剑并未斩断他的神桥,只是擦着神桥而过,却让他一身冷汗。

    倘若这一剑真的斩断了他的神桥,只怕他的天宫便会轰然崩塌瓦解,一路压垮其他六大神藏,将他的一身修为彻底摧毁!

    铮。

    他不知道秦牧到底是无力斩出那一剑,还是手下留情。

    开皇挥剑入鞘,转身返回无忧乡:“我需要去看一看延康的变法了。”

    https:

    天才本站地址:。搜狗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