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九十章 坏弟弟羞羞

    “剑二十的确很强。”

    叔钧把被上的秦牧放下,秦牧舒展一下身躯,又变得活蹦乱跳起来,让叔钧啧啧称奇。

    先前秦牧的伤势很重,开皇的剑二十将他重创,那时的秦牧伤势之重,让叔钧怀疑他是否要魂归先灵界了。

    那时秦牧身上的剑伤很是严重,但是伤势最重的不是肉身的伤口,而是灵胎神藏和天宫受损,被开皇融合了剑二十式的剑域伤到。

    不过古怪的是,秦牧伤势这么重,竟然还能好得这么快,叔钧甚至怀疑这小子是装作伤势很重的样子。

    “开皇不愧是剑道第一人,在剑上的领悟的确要比其他人更深一些,他开创出的剑二十式比剑十九提劫还要厉害一些。”

    秦牧取出剑丸,比划来去,试图将剑二十式重现出来。

    剑二十式与前面的十九式基础剑法都有所不同。

    秦牧在参悟出剑十八式时便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基础剑法越到后面,需要耗费的法力便越多,最终会变成一种令人难以接受的剑法,有可能动用一次便会将自己的所有法力耗尽。

    他的剑十八式便已经有了这种迹象。

    他的修为深厚,比同侪更强,甚至连以雄伟浑厚而著称的开皇,相同的境界下也比他逊色良多,因此他动用剑十八式并没有感觉到吃力。

    不过倘若换做其他人,那就不仅仅是吃力那么简单了,使用剑十八式组合成一套剑法,施展下来,多半会将一个神通者的修为耗光。

    而剑十九式提劫剑需要动用的法力更是惊人,而且不仅仅是动用法力,还需要对术数阵法甚至空间有着极高的造诣,心境的要求也是极高。

    剑十九对剑法的造诣也是极为苛刻,因此学会这一招,便可以直接做到以剑入道!

    而天下间学会这一招的人少之又少。

    即便学会,恐怕消耗的法力也不是普通的神通者所能承受。

    秦牧与开皇这次全力交锋,察觉到开皇的剑二十式的要求更高,可以说近乎变态。

    “用这一剑,似乎是将魂注入剑中,燃烧气血,要配合剑域才能施展。”

    秦牧大皱眉头,剑二十式短时间内他是没有希望施展出来,他目前还无法参悟出自己的剑域。

    他的应劫剑并非是基础剑招,而是斩神藏和天宫的剑招,是为了打破旧体系所开创出的剑道,原本是用来自斩。

    当初秦牧没有了魂魄,只剩下意识,用应劫剑自斩,首先摧毁自己的天宫,剑光带着天宫崩塌的涛涛大势斩断神桥,摧毁天人五曜六合生死神藏,只保留灵胎。

    后来,他用这一招斩其他神魔和神通的天宫和神藏却也不错。

    不过这一招并非是基础剑法。

    开皇与他同境界交锋,用的都是尊神境界的法力,秦牧的神藏领域强行以莫大法力镇压开皇,还是被剑二十式所伤,可见配合剑域之后的剑二十式是何等可怕,以弱击强不在话下。

    只是学不会如此强悍的剑二十式,让他心里有些失落。

    “我是霸体,再努力努力……”

    他又精神焕发,与叔钧一起向造物主的领地而去。

    修民族中,许多成年造物主在修重和各位造星主长老的率领下,帮助幽都神子秦凤青开辟彼岸幽都,族里剩下的都是老幼。

    而其他各族也都是如此,彼岸幽都对造物主来说更加重要,因此阆涴神王才会命造物主各族上下全力帮助秦凤青打造彼岸幽都。

    秦牧尝试一下开启承天之门,忽而发现承天之门竟然真的打开。

    他探头向里面望了望,只见数不清的造物主如同顶天立地的巨人在浩瀚的虚空中行走,他们的眉心绽放光芒,那是他们的神识通过太初神石在造物。

    秦凤青的个头比他们丝毫不小,甚至更大,处在彼岸幽都的中心。

    他体内的一条条幽都大道散发开来,与造物主神识相容,造物主们合力将他的大道烙印在虚空中。

    “别开门!别开门!”

    阆涴神王发现了秦牧打开的门户,连忙神识波动化作声音在秦牧的脑海中响起,道:“现在还不能开门,会导致彼岸幽都的大道和神识外泄,侵扰彼岸。”

    秦牧身形一动,穿入彼岸幽都中,把承天之门关闭。

    他四下里看去,从这里能够清晰的看到彼岸世界的一座座大陆,一颗颗星辰,甚至连三十三重天无忧乡都看得清楚分明。

    彼岸幽都是与彼岸世界重叠的,造物主和秦凤青一起打造的这个彼岸幽都能够顾及到彼岸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继续发展下去的话,将来还会延伸到太虚之地。

    秦凤青一直想要成为小土伯,有着自己一片领地,能够照顾娘亲。而现在,他不仅仅拥有了一片领地,而且还是极为广大的领地,在这里,他不仅能照顾到娘亲,还能照顾到无忧乡的每一个人。

    甚至照顾到太虚之地和彼岸世界的所有造物主,让太虚对他们来说不再那么凶险。

    “坏弟弟!”

    秦凤青发现了秦牧,兴奋道:“你过来看我了!这里特别不好玩,只能看着这些大个子,还不能吃!”

    四周的造物主们一个个阴沉着脸,很想揍他,但又不敢出手。

    秦牧向他飞去,秦凤青嫌他飞行速度慢,伸出手来,秦牧落在他的手心里,秦凤青缩回手,秦牧便来到他的面前,漂浮在他的身边像是一粒小小的尘埃。

    “将来你会有很多吃的,不过无忧乡里的人和造物主你不能随便吃。”

    秦牧耐心开导,道:“天庭会进攻这里,寻找无忧乡的踪迹,太虚之地外,他们会死伤无数,你都来不及吃光,还能存下来一些应付荒年!”

    秦凤青喜不自胜,搓手道:“这如何是好?存起来的话对他们来说岂不是煎熬?我就受难一些,勉为其难都吃了,多运动消化一下便是了!”

    秦牧摇了摇头,道:“天庭的强者何其之多,你哪里能吃得下?更何况倘若打仗起来,死伤更多。对于无忧乡的人和造物主,你也须得制定一个惩恶扬善的制度,坏的吃掉,好的留下。”

    “惩善扬恶更好!”

    秦凤青理直气壮道:“吃的更多!”

    秦牧额头冒出青筋:“惩恶扬善!”

    秦凤青狐疑道:“此言何解?”

    秦牧定了定神,解释道:“细水长流。”

    秦凤青恍然大悟,咯咯笑道:“这个法子好,就算是好人也总有做坏事的时候,好法子,好法子!好人做坏事舔一舔,坏人做坏事吃掉!”

    四周的造物主额头冷汗滚滚,汗流浃背,不知是累得还是吓得。

    秦牧暗叹一口气,心道:“哥哥对于制定规则一事多半是马马虎虎,按照自己的心意行事,不过开皇天庭的那些神人对这方面擅长,他们肯定会制定一套约束哥哥的规则来,不能由他的性子肆意妄为。”

    阆涴神王也很是担心,总觉得这对兄弟都有些不太靠谱。

    秦牧原本给她一种很靠谱靠得住的感觉,然而听到他与秦凤青的对话,显然也是有些不靠谱的。

    “神王姐姐,你们能够打通太虚之地,让彼岸幽都笼罩太虚吗?”秦牧问道。

    阆涴神王摇头道:“目前很难一蹴而就,需要花费很长时间。不过打通太虚之地,倘若天庭来攻,只怕便可以杀入彼岸幽都,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所以我觉得,当从三间房那里打通幽都,最低有一个关卡,可以防备天庭。”

    秦牧赞道:“姐姐细心。”

    阆涴神王微笑道:“你与开皇怎么样了?”

    “打过了。他说要打我五个,我说要打他十个,都不行。”

    秦牧想了想,道:“相同境界的话,我们三七开吧。我七,他三。不过倘若他学习了延康变法的成果,那就难说了,四六开或者五五开吧,最多比我差了一线。他有所长之处,我想要胜过他也很不容易。”

    阆涴神王好奇的看着他,过了片刻噗嗤一笑,道:“圣婴对神子说了这么多,莫非不想留在这里?”

    秦牧点头,道:“我打算现在便启程,返回龙汉天庭,这里的事情也告一段落了。造物主与无忧乡之间和睦相处,无忧乡那边开皇也会处理好一切,彼岸幽都建立,这里便再无崩塌之虞。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了,外界的天地更加广阔,也更加多姿多彩。”

    阆涴神王眨眨眼睛,道:“我也想出去走走,去祖庭看看。”

    秦牧连忙道:“你别出去!你出去会惹出大乱子的!天庭没有什么好看的,真的没有!”

    阆涴神王好奇道:“我在这里也没有惹出大乱子,出去了怎么会惹出大乱子?”

    秦牧不禁头大,不太好向她解释。

    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那边倘若看到又有一个绝无尘,会闹出什么乱子?

    而且阆涴神王如此美丽,本身就是一个莫大的武器,会影响不知多少人的道心,肯定会掀起一场场腥风血雨。

    毕竟,阆涴神王的美貌和气质,还要压过云初袖一筹,她们虽然模样儿相似,但云初袖总给人一种人造物的感觉,而阆涴神王则是浑然天成,更有吸引力。

    更何况,古神天帝还活着!

    倘若古神天帝见到了阆涴神王,会引发什么事情?

    秦牧不敢想象。

    阆涴神王黯然道:“造物主一族必须要走出去,这也是圣婴的职责所在,圣婴,难道所有人都可以离开彼岸,惟独我要被关在这里吗?”

    秦牧犹豫不决。

    秦凤青好奇的看着他们,硕大的面孔几乎凑到他们身上,眼珠子骨碌骨碌的,时而落在秦牧身上,时而落在阆涴神王身上。

    他看着秦牧犹豫不决的表情,觉得很是有趣。他这个弟弟一向果断决绝,何时这么瞻前顾后了?

    “坏弟弟羞羞!”秦凤青吭哧吭哧的笑了起来。

    秦牧脸色涨红,辩解道:“才没有,哥哥休要瞎说!”

    阆涴神王不明白他哥俩的语言,继续看着秦牧,秦牧咬牙,断然道:“你随我去可以,不过你须得听我的。你不能显露造物主的真身,平日里与普通人一样,而且你眉心的竖眼也须得遮起来。”

    阆涴神王点头,柔声道:“都依你便是。”

    秦牧心神一荡,连忙定了定神,免得被秦凤青嘲笑,道:“我这里有一片柳叶,可以贴在你的眉心,这是我从前用来封印我哥哥的……”

    他取出金柳叶,阆涴神王闭上眼眸,等着他来贴在自己的眉心。

    秦牧见此情形,心神又是一荡。

    “羞羞!”秦凤青笑道。

    恭喜醉九盟主,祝生日快乐!(昨天晚上上传的急,忘了,今天补上生日祝福,醉九盟主见谅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