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九十五章 东宫太子

    正在为古神天帝打理肉身的神女们手足无措,她们从未见过古神天帝如此慌乱失态的情况。

    现在的古神天帝像是完全失去了对肉身的掌控,脸部的肌肉扭曲,而且是向不同的方向扭曲,一张面孔可以分为八个部分,每个部分都像是一张独立的面孔,各具神态。

    他的身体肌肉也像是失去了控制,十根手指扭曲,大筋乱窜,一条条肌肉在皮肤下如同不知多少大龙盘绕争斗。

    这幅场面如此骇人,那些神女被吓得呆了。

    秦牧站起身来,道:“你们退下。”

    那些神女纷纷退下,离开养荣殿。

    秦牧躬身道:“陛下似乎身体抱恙,臣先行告退。”

    他正要离开,突然一股股波动传来,八位天尊都不再争斗,几乎是同一时间离开了天帝肉身,各自收回自己的法力和神识,不再与其他七位天尊纠缠!

    他们各自忌惮,在天帝体内时攻击对方,同时又要防备其他七位天尊的攻击,每个人都感觉到心力憔悴,甚至说不定会被其他人联手逼迫,暴露自己的真实功法。

    与其如此,不如索性退走。

    毕竟,同处天帝肉身之中对他们每个人来说都极为凶险,太帝藏在他们之中,这件事可以慢慢查,但是暴露自己最大本钱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天帝肉身,刹那间便空了下来。

    没有他们的控制,古神天帝缓缓闭上眼睛,他脑后的光晕还在徐徐旋转,没有刚才那般剧烈,胸膛起伏,他还在呼吸。

    他的气息恢复平稳,体内的血液也还在流动,像是浩荡天河在血管中奔流。

    他的心脏中藏着最为澎湃的力量,仿佛是一个星系的能量源泉,极为恐怖!

    尽管这只是用术数和造化之术打造出的天帝肉身,并非是天帝真身,但依旧拥有着无边的力量。

    秦牧呆了呆,这养荣殿里,此刻竟然只剩下了他和天帝肉身!

    他看着天帝的肉身,目光闪动,尽管是古神天帝的仿制品,然而这具肉身依旧可以说是天庭智慧的结晶,仅次于神器御天尊的至强神器!

    然而关键的不是这具神器天帝的威力,而是其所代表的权威和地位!

    “十天尊可以玩得,作为比他们地位还要高的牧天尊,难道我便玩不得……”

    秦牧鬼使神差的向古神天帝的肉身走去,口中喃喃自语:“天庭中隐藏着许多秘密,叔钧说这里还是古神天帝的诞生之地,还有御天尊的残魂,造父宫的造化神器,这些地方我都无法接近。不过若是我入驻天帝肉身……”

    他压下心头的悸动,脚步不停,很快来到古神天帝的眉心。

    这尊天帝肉身虽然是仿制品,但从其肉身构造来看,却看不出有任何术数的痕迹。

    天庭道门研究古神天帝的肉身和符文不是一日半日,而是长达几十万年之久,对这尊古神的研究可以说达到了极致。

    秦牧尽管得到了古神天帝的大道符文,但至今也没有将这尊天帝的大道研究透彻,反倒是天公的大道符文他获益良多,由此可见天帝大道符文的精密和难度。

    他的神识涌出,涌入天帝的眉心。

    他立刻“看到”天帝的脑海中一片紫光氤氲,紫光中天帝的大脑像是由无数细致入微的符文组成,仿佛无数大道勾连在一起。

    他的神识进入天帝大道,宛如进入一个无比精密的机器,哪个大脑部位掌控着眼睛,哪个部位掌控着嘴巴,哪个部位掌控着手指,都需要他琢磨一番。

    饶是秦牧而今的神识无比强横,想要完全控制这具肉身也有些吃力。

    天帝的肉身太庞大了,各个大脑部位代表着不同的道,控制身体不同的部位,而调动这些部位需要他来精准的控制天帝的大脑,对他来说,短时间内难以完全掌握这具肉身。

    而且,控制古神天帝的肉身,需要不断消耗神识,这种消耗速度也让他十分吃力。

    “或许可以用借生这种手段,调动这具肉身自身的力量……”

    秦牧想到便做,他得到造物主一族的智慧,对于“借生”这种造物主独有的手段很是熟悉,太帝曾经说过,自己可以想借生在谁的身体中便借生在谁的身体中,可以化作任何人。

    秦牧的造诣尽管不如太帝,但施展借生这种手段还是能够办到的。

    过了不久,他便感觉到自己的神识与天帝肉身完美融合,似乎变成了古神天帝,他对肉身的操控达到了极为敏锐的程度,就像是操控自己的身躯一样。

    不仅如此,他还可以精确的定位古神天帝体内所有的力量源泉。

    尽管是仿制品,古神天帝体内也拥有大大小小近两千种力量源泉,调动这些力量,对秦牧自身的损耗便微乎其微。

    而调动古神天帝的这些力量源泉,让他感觉到自己变得空前强大!

    “造物主一族的借生法,端的是强横,我现在能够调动这具身体中的所有力量!不知道古神天帝的力量有多强?”

    秦牧大喜,古神天帝轰然起身,伸手一划眉心,眉心裂开,秦牧飞起,落入古神天帝的眉心,接着眉心合拢,古神天帝向养荣殿外走去。

    养荣殿外,一众宫女纷纷跪拜下来,不敢抬头。

    秦牧挥了挥手,淡然道:“起来吧。”

    那些宫女纷纷称是,却等到他走远这才起身。

    秦牧驾驭着天帝肉身四下走去,只是这里是内城,他对此地并不熟悉,只能四处乱闯,好在他现在是古神天帝,即便四处乱闯也没有人胆敢过问,反而所过之处,无论是宫中的女官还是太监,亦或是镇守玉京皇城的神将,纷纷跪拜在地。

    “叔钧是在后宫感应到古神天帝的诞生地,那么那个地方应该便在后宫。”

    秦牧兴致冲冲的向后宫走去,心中升起旖旎心思:“听闻天帝后宫佳丽数不胜数,多得是各族的绝色,我倘若进入后宫,那些妃嫔求着侍寝怎么办?”

    他眨眨眼睛,有些为难。

    “儿臣叩见父皇!”

    突然,一个身材魁梧高大的年轻神人向秦牧叩拜下来,抬头喜道:“父皇一向深居简出,儿臣有好些日子没有见过父皇了。”

    秦牧心中一紧,这个年轻的皇子他并不认得,不知道对方的名字,只得抬手道:“起来吧。朕这些日子很是繁忙,对你疏远了。”

    那年轻神人心中极为欢喜,连忙起身,眼中似有泪光泫然,强行忍住,道:“父皇已经有四万多年未曾搭理过儿臣了。儿臣虽然是东宫太子,然而见到父皇的次数,还不如宫里的宫女,不能在父皇面前以尽儿女之情。”

    秦牧心中一突:“东宫太子?难道是上皇时代末期,擒拿赤帝齐暇瑜,迫使齐暇瑜不得不降的那个东宫太子?糟了,这位太子是帝座境界的大高手!”

    当年,齐暇瑜身为南上皇天庭的高手,斩杀前代赤帝,得意洋洋,立碑纪念,而后便被这位东宫太子所擒,不得不投降天庭。

    这位东宫太子也是厉害至极的人物,擒拿齐暇瑜之后,也立碑纪念,秦牧在元界破封时见到了这两块石碑,印象很深。

    “不知道这位东宫太子是否能够看破我……”

    他心中惴惴不安,史上,古神天帝立下了不少太子,然而都没有落得好下场,这位东宫太子只怕是古神天帝真身所生下的太子,拥有着极高的血脉,因此实力极为强横。

    倘若他看破自己,这具天帝肉身是否能够敌得过他?

    而且更关键的是,自己根本不知道这位东宫太子叫什么名字!

    “倘若齐暇瑜或者云初袖那个小浪蹄子在就好了……呸呸,小浪蹄子是元姆夫人,得知我入主天帝肉身,不弄死我也会扒我一层皮!”

    秦牧低头看着这位东宫太子,温言道:“这些日子却是苦了你了,朕虽然很少见你,但知道你功法神通进步神速。不过帝皇家少有父子亲情,你越是强大,朕便越是难以安心,所以尽量不去见你。你那几个哥哥,当年也都是有所成就之后造朕的反,以至于父子人鬼殊途。这便是朕冷落你的缘由,朕不想让你落得与你哥哥们同样的下场。”

    东宫太子急忙再度叩拜,哽咽道:“父皇,儿臣对父皇的衷心天地可鉴,绝不敢有二心!儿臣这些年见到十天尊日益壮大,把持天庭朝政,架空父皇,心中担心父皇安危啊!”

    秦牧神情微动,冷冷道:“你好大胆子,胆敢非议十天尊,知道何谓死罪吗?”

    东宫太子深深伏地,不敢起身,哽咽道:“而今朝中古神,哪个不是对十天尊唯唯诺诺,唯恐稍微不顺他们的意便惨遭毒手?儿臣担心,长此以往,父皇无人可用!”

    秦牧冷冷的看着他,过了片刻,道:“起来吧。你所说的,朕岂能不知晓?朕知你忠心,朕也自有手段应付。”

    东宫太子起身,抹去眼角的泪水。

    秦牧感慨万千,唏嘘不已,道:“好孩子,真是好孩子,你不像昊……”

    他似乎不想提起昊天尊,转换话题,道:“这天庭中,藏有朕的诞生之地,你可知道这块宝地何在?”

    东宫太子心中凛然,躬身道:“儿臣虽然不敢打听那块宝地,但也听宫里的人提及过那片禁区。不过儿臣从未进去过!”

    秦牧笑道:“今日朕……为父便带你进去看一看这块祖地。走吧,带路。”

    东宫太子听到他转变自称,心中大喜,在前面带路。

    秦牧跟着他,心中暗暗发愁:“这位东宫太子,到底叫什么名字?不知道他的名字,只怕早晚会被拆穿……还有,他娘亲是哪个妃子?总不会是帝后娘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