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九百九十八章 鱼龙百变无踪迹

    嫱天妃目光流转,柔声道:“陛下是否要去臣妾那里坐一坐?”

    秦牧目光闪动,迈步向前走去,摇头道:“朕累了,要回养荣殿好生保养一下,改日再去爱妃那里罢。”

    嫱天妃飞身而起,落在他的掌心里,仰头看着天帝的面孔,很是娇媚,噗嗤笑道:“自从古神天帝的肉身陷落之后,我们十天尊之间的间隙,似乎是越来越大了。这样下去很是不妙呢,你真的相信牧天尊那小子的话?”

    “她把我当成了十天尊中的一人,并不知道我是牧天尊!”

    秦牧心中微动,继续前行,淡然道:“空穴来风,未必无因。牧天尊,小儿也,我也知道他诡计多端,他的话不可以全信。然而他没有必要骗我们,因为火天尊和虚天尊即将归来,他所说的,问一问火天尊和虚天尊,便可以知道他是否撒谎。”

    嫱天妃蹙眉,低声道:“那么你怀疑谁是太帝?”

    秦牧似笑非笑道:“嫱天尊,你来试探我?”

    嫱天妃躺在他的手掌心里,侧卧下来,手臂撑着螓首,身姿曲线曼妙,柔声道:“天盟中人心惶惶,十天尊各自猜忌,古神未平,太帝添乱,又有秦业逆贼坐镇无忧乡暗中影响局势。现在是天庭生死存亡之际,目前天庭看似江山稳固,实则千疮百孔,不能不让我担忧。我想寻一个志同道合的友人,一起应对。”

    “这个友人不是我。”

    秦牧冷笑道:“嫱天尊,你找错人了。我根本不信任你,你的来历透露着诡异,我怀疑你才是太帝!”

    嫱天妃哼了一声,站起身来,强大的压力顿时将天帝肉身压得停顿下来。

    秦牧眉头一扬,淡然道:“嫱天尊,你是来找朋友的,还是来找敌人的?你真的想让我与你为敌?”

    嫱天妃噗嗤一笑,从他掌心飞起,飘然而去:“本宫也是天尊,并不弱于你,你若是想联手,本宫给你机会。”

    秦牧松了口气,继续向养荣殿走去,心道:“糟了,我忘记了一件事情。十天尊相互猜忌相互怀疑,但也会相互拉拢。嫱天妃前来找我,其他天尊只怕也会前来找我,我现在没有被拆穿,但难保后面不会被拆穿!这具肉身,须得尽快还回去!”

    披香殿和造父宫是去不得了,他现在只希望自己在其他天尊找上自己之前,把这尊天帝肉身还回去,免得露出马脚。

    毕竟,他不是十天尊。

    他迈开脚步,距离养荣殿越来越近,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声音笑道:“陛下从哪里来?”

    秦牧停下脚步,心中七上八下,却不动声色道:“原来是妍爱妃。朕刚刚从嫱爱妃那里来。”

    开口说话的正是十天尊中的妍天妃妍天尊,也是后宫中的一位天妃,只见这女子雍容典雅,仪态端庄,怀中抱着只白猫,身边有着十多个女子随行伺候着。

    那只白猫身上没有一丝杂色,懒洋洋的躺在她的怀里,雪白一片,眯着眼睛打盹,时而又伸出锋利的爪子伸个懒腰,然后又眯着眼睛看着秦牧。

    妍天妃楚楚可怜,道:“陛下去疼爱嫱姐姐,却忽略了臣妾,令臣妾顿觉悲从心来。”

    秦牧头大。

    妍天妃露出期盼之色,柔声道:“陛下,臣妾的长乐宫就在不远,是否要到臣妾那里坐一坐?”

    她怀中的白猫伸出猩红的小舌头,舔着爪子上的毛,抬眼慵懒的瞥了秦牧一眼,喵的叫唤一声,往妍天妃胸前拱了拱。

    秦牧迟疑,道:“朕还要回养荣殿保养,还是不去长乐宫了。”

    妍天妃噗嗤笑道:“陛下,臣妾不是才为陛下保养过吗?”

    秦牧心中凛然:“原来在养荣殿召见我的,就是妍天妃!这位天尊在其他天尊之前召见我,询问我太虚和无忧乡的事情,她的消息灵通得很,得到消息比其他天尊更快!”

    妍天妃看着他的双足,只见上面血迹斑斑,抿嘴笑道:“陛下去了一趟嫱姐姐那里,竟然弄得一身血回来,的确是要保养一下。没想到嫱姐姐这么凶,臣妾便不打扰陛下了。”

    秦牧呵呵笑道:“爱妃放心,过几日朕再翻你的牌子。”说罢,继续走向养荣殿。

    妍天妃目送他远去,突然笑道:“敢调戏本宫,胆子却是不小。小七,适才躲在这具肉身中的天尊是谁?本宫倒想知道,他进入天帝的祖地想做什么。”

    她怀中的那只白猫纵身跃下,走动两步,虽然是一只猫,然而走路时却龙行虎步,姿态矫健不凡。

    白猫口中传来男子的声音,很是厚重,疑惑道:“他不是任何一个天尊。”

    妍天妃呆住了,失声道:“小七,你的意思是,刚才的天帝肉身中的,并非是十天尊之一?”

    那只叫“小七”白猫道:“他的确不是十天尊,我从前没有见过他,辨不出他是谁,不过若是再度见到他,我便可以认出他来。”

    妍天妃眨眨眼睛,疑惑道:“难道是牧天尊那小子?不过,他应该无法驾驭天帝肉身,不是牧天尊,他又会是谁?”

    那白猫身躯慢慢变大,突然人立起来,化作一位银甲白袍的将军,英气逼人,英姿不凡,很是俊美,道:“我可以跟着他,查看他的来头。”

    妍天妃伸出手来,笑道:“此人不是普通人物,能够驾驭得住的天帝肉身的,都不是弱者。你去追踪他,反而会有危险,快到我怀里来。”

    那银甲白袍的俊秀将军向她怀里扑去,化作一只白猫落入她的怀中,在她怀里拱了拱,又懒洋洋的睡下了。

    妍天妃身边的宫女似乎早已见怪不怪,跟随着妍天妃返回长乐宫。

    秦牧回到养荣殿,刚刚走入殿内,便见昊天尊背负双手,正在殿内等候。

    秦牧心头一突,无视他的存在,径自从他身边走过去,虽然他看起来很是平静,但一颗心却险些跳到了嗓子眼里。

    秦牧稳如磐石,轻轻落座下来,道:“昊天尊有何事前来?”

    昊天尊仰起头,淡然道:“铭崖去见你,你带着他前往祖地,耽搁了这么久才出来,到底想做什么?”

    “铭崖?”

    秦牧微微一怔,露出笑容:“铭崖应该是东宫太子的名字,现在总算知道了。”

    他端坐不动,悠然道:“铭崖太子也是天帝后人,去一去祖地却也无妨。昊天尊,你我同为天尊,我做什么事情还无需向你来禀告吧?”

    昊天尊哼了一声:“你别忘记了,若是没有了我,你们能够有现在的位子?你们谁能斗得过云天尊、凌天尊和月天尊?正是因为有我在,你们才能爬上天尊的宝座,才能拥有现在的权势!”

    秦牧哈哈大笑:“也正是因为有你在,太帝才会混入十天尊之中,成为莫大隐患。昊天尊,你势力的确很大,但我的势力却也不小,不要总是用高高在上的语气跟我说话!”

    昊天尊握紧拳头看着他,秦牧竭力克服恐惧,与他对视。

    昊天尊松开拳头,淡漠道:“秦牧那小子说太帝混在我们之中,你便信了?他无非是分化我们,想要我们十天尊内斗而已。他能活着从太虚中出来,的确是出乎我的预料,但他所言虚虚实实,藏下了很多东西。”

    秦牧靠在天帝的宝座上,懒洋洋道:“他的话虚虚实实,不过火天尊和虚天尊应该快回来了吧?只要他们回来,秦牧那小子的话是真是假,自然分明。”

    昊天尊目光落在他双腿的伤口处,瞳孔微缩:“你带着铭崖太子进入祖地,是打算借用他的血脉来取走祖地中的宝物?那里的宝物,是我家的东西,你拿不走!”

    秦牧露出玩味笑容,道:“昊天尊似乎对铭崖太子很是关切,超过了兄弟之情。”

    昊天尊拂袖离去,声音传来:“你好生把这具身躯恢复原状,还有,铭崖太子毕竟是我弟弟,你若是敢对他动歪心思,不管你是哪位天尊,我都能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秦牧怒哼一声,目送他离开,这才松了口气,几乎瘫坐在帝座上。

    “昊天尊与铭崖太子的关系似乎非比寻常,铭崖太子不像是他的弟弟,倒像是他儿子一般……”

    天帝眉心裂开,秦牧从中飞出,面色古怪,心道:“皇家的关系真乱。这天帝肉身呆不得了,太刺激了,再呆在里面,迟早穿帮!我须得立刻离开这养荣殿!”

    他摇身一晃,化作一个宫女向殿外走去。

    刚刚走出养荣殿,迎面便见宽袍大袖的鸿天尊向这边走来。

    鸿天尊一袭白袍,眉须雪白,袍子也很是宽松,如同一位和善可亲的长着,对谁都是慈眉善目。

    “丫头,陛下在殿里吗?”鸿天尊笑眯眯道。

    “回禀天尊,陛下还在荣养。”秦牧款款施礼道。

    鸿天尊挥了挥衣袖,向殿内走去。

    秦牧连忙起步离开,走到长廊拐角处,身躯一变,化作游蛇游入草丛中,待来到前方的池塘,游蛇入水,摇身化作一条大锦鲤沿着后宫的河道游去。

    他游到御花园,化作青蛙纵身上岸,没走出几步来到树后,树后走出一只狸猫,沿着宫墙角快步走了几步,纵身一跃跳到宫墙上,沿着宫墙在大殿间穿梭。

    过了不久,狸猫纵身从墙头跃下,跳入宫墙下的阴影中。

    一道黑影贴着地面和墙壁在阴影中不断移动,待来到玉京城的外城,秦牧从阴影中走出,向牧天尊府走去。

    养荣殿内,鸿天尊皱着眉头看着双腿上满是伤口的天帝肉身,不禁摇了摇头:“这些家伙,一点都不爱惜。好歹这身体也是天庭的颜面……到底是谁驾驭这具肉身前往祖地……不对!刚才的宫女有些不对!伺候天帝肉身的,不可能只有一个宫女!”

    他神识爆发,笼罩养荣殿四周,明察秋毫,搜寻那宫女下落。

    他的神识极为强横,引起的动静极大,顿时有一道道神识爆发,遥遥而来,与他的神识相互碰撞!

    养荣殿四周电闪雷鸣,雷声轰隆震动,赫然是数位天尊神识碰撞造成的异象!

    鸿天尊的神识猛地一收,哈哈笑道:“诸位道友,你们这是以为我是太帝吗?居然还来试探我!十天尊一向同气连枝,何时连自己人也如此戒备怀疑?”

    空中的那些神识纷纷散去,四周恢复平静。

    鸿天尊微微皱眉,心道:“被他们耽搁这一下,那个古怪的宫女只怕已经走远了。那个宫女便是驾驭这具肉身前往祖地之人,如此鬼祟,只怕祖地……”

    他急忙离开养荣殿,赶往天帝的诞生地。

    待到鸿天尊来到那里,却见昊天尊、宫天尊、嫱天尊、妍天尊等人也在。

    众人面色凝重,遥望祖地中的那大道紫霞所化的光团,那里,蛋壳少了一块。

    “谁取走的?”

    昊天尊寒声道:“现在交出来,我可以既往不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