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章 人族晓天尊

    有了灵能对迁桥之后,无论是前往何地都顺畅许多,元界是一个大地方,极为重要,因此连接元界的灵能对迁桥有很多。

    秦牧向外看去,只见这里是元界中心的一座灵能对迁桥,建立在天空中的一座神城之中,距离元木不远,不由皱眉,道:“都天,为何没有直接前往延康?”

    都天魔王还未来得及回话,云初袖笑道:“延康是个小地方,连接延康的灵能对迁桥只有两条,一条在我的掌控中,另一条在造父宫中。你们从其他对迁桥走,只能来到这座神城。这座神城叫做元都,算是元界的中心。”

    秦牧心中微动,取出通关文牒,让都天魔王去寻此地的神将备案,漫不经心道:“而今的元界,落入哪位天尊之手?”

    他打量四周,但见元都气势恢宏,有重兵把守,神城悬空两万里,监控元界诸天运行,还有许多道人正在天空中飞行,乘着云气,将天上的日月星辰摘下,把苍天卷起。

    那是天图。

    新的天图应该已经被制造出来,原来的天图老旧破败,而且太小,无法笼罩整个元界的天空,因此这些天庭道门的道士把旧天图取下。

    云初袖也抬头张望,惊讶道:“你竟然不知道?现在的元界原本是要落在昊天尊的手中的,不料昊天尊还是太冲动了些,以至于被晓天尊占了便宜。”

    她哀声叹道:“晓天尊还是老谋深算,竟然趁着地母元君复活,与昊天尊两败俱伤的当儿逼走昊天尊,独占了元界。这元界了不得,原本叫做元都,多的是天材地宝,当年打造天庭时天帝便下令采掘元都的宝物建造天庭……”

    秦牧心头大震,对她后面的话几乎没有听清。

    晓天尊得到了元界,那么他就是古神天帝在天庭中的一魂所化!

    秦牧原本猜测嫱天尊便是古神天帝,没想到还是猜错了。

    “或许古神天帝在天庭中有两个身份,一个是晓天尊,一个是嫱天妃。”

    秦牧笑道:“好妹妹,你对晓天尊了解多少?”

    云初袖眨眨眼睛,警觉道:“你这人要套我口风时便会称我好妹妹,嘴巴要多甜有多甜,套过之后便是狐狸精,防备森严。你打听晓天尊想做什么?”

    秦牧诚挚万分道:“我到了天庭也有好些年头了,现在马上五周岁了,居然对晓天尊一无所知,觉得他很是神秘。因此想请妹妹指点一二。好妹妹,对于晓天尊,你应该不陌生吧?”

    云初袖白他一眼,笑道:“晓天尊是你们人族英杰,说起他的身份,你应该对他颇有好感才对。他曾经在凌天尊的扶持下,做过南上皇天庭的第一任天帝。”

    秦牧瞠目结舌。

    云初袖看到他吃惊的表情,忍俊不禁,笑道:“你这是什么神态?晓天尊还有一个身份,就是云天尊和月天尊的门徒,早在龙汉年间便追随他们了。他可以说是天盟中最激进的人物了,早年的时候一心要灭掉古神,甚至认为昊天尊、琅轩神皇、祖神王都必须要铲除掉。”

    秦牧如同天雷轰顶,被震得说不出话来。

    天帝做了云天尊和月天尊的门徒?后来还成为凌天尊的弟子?

    “晓天尊在龙汉和赤明时代活动很是频繁,他很是排外,对半神和古神都极为敌视,因此很不招人待见。”

    云初袖道:“云天尊和月天尊因为他的激进也是极为无奈,很是被动,于是因为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便把他逐出门墙。不料,他却与凌天尊走的很近,后来云天尊死了,月天尊退隐,凌天尊对他很是器重,扶持他成为了南上皇。”

    秦牧脑中浑浑噩噩,半晌说不出话来。

    “也正是因为他是云天尊月天尊的门徒,又与凌天尊走得近的缘故,因此其他天尊对他都不太待见。他也深居简出,很少抛头露面。”

    云初袖淡然道:“我怀疑你瑶池时,搭救你的天尊中便有他。”

    秦牧定了定神,唤来都天魔王等人,道:“走罢,咱们去延康。”

    龙麒麟试探道:“教主真的要去延康?那太帝的尸身?”

    秦牧笑道:“元界是晓天尊的地盘,我还怕什么?晓天尊是人族,他对族人必然是照顾有加,当年延康劫爆发,正是他护住了延康的人族。太帝若是果真敢来,断叫他有来无回!”

    龙麒麟慌忙向都天道:“都天老哥,立刻回天庭!”

    秦牧踢他一脚,冷笑道:“蠢货,莫非你信不过人族晓天尊?有晓天尊在,我没有半点危险!”

    龙麒麟嘀咕道:“晓天尊又不在这里……”

    秦牧抬手一指,笑道:“谁说晓天尊不在?他的神器御天尊就在元界镇压,我若是遇险,晓天尊必然会触动神器御天尊前来搭救!”

    都天魔王带着通关文牒归来,道:“教主,已经备案了。”

    秦牧哈哈大笑,意气风发,挥手道:“晓天尊已经知道我来了,既然如此,咱们回延康!”

    九龙长吟,龙躯越来越大,化作长达百里的神龙,腾云驾雾,拉动宝辇,天空中一道长河向东方延伸而去。

    九条天龙沿着长河一路奔腾,风驰电掣,雷电交加,速度极快。

    与此同时,元界南方,群山巍峨,有一片山峦叫做天尊岭,深不可测,常年霞气缭绕,即便是神魔误入其中,也是有进无出。

    据说此地埋葬着天尊,四周有大大小小的诸天十多座,看守此地,但是无人胆敢进去。

    这日,天尊岭中光焰蒸腾,异象万千,各色光芒从山岭深处迸发,奉命镇守此地的诸天诸神纷纷站在云头向下张望,但见山岭中弥漫着珠光宝气,似乎有什么宝贝儿要出世。

    许多神魔大是动心,道:“天尊岭中传言埋葬着天尊,难道是天尊的宝物今日要出土了?我们奉命镇守在此,却原来便宜了我们!”

    诸多神魔纷纷向山岭中飞去,试图寻宝。

    只是这天尊岭的确险恶,这些诸天的神魔进入其中也是杳无声息,只听岭中传来一声饱嗝。

    “有这些蠢材献祭给我,也算是勉强可以补充一点干涸的气血。”

    天尊岭中,许许多多白骨神魔飞出,穿着长袍大袖,抬着一口巨大的铜棺飞出山岭,白骨神魔们大袖飘飘,驾着风云而去。

    元都城。

    镇守元都城的守将急匆匆来到元木树冠中的天宫,快步走入玉京城,进入凌霄殿,向供奉在凌霄殿宝座上的一尊神像叩拜一番,说到牧天尊前来一事。

    那神像乃是泥胎,闻言却张开眼睛,道:“我已知了。你下去吧。”

    守将退下。

    那泥胎神像冷笑道:“这小子,净给我添麻烦!你去东极便是,偏偏要回元界,太帝岂能放过你?我若是救你,其他天尊便知道我是那日瑶池出手的三位天尊之一,我若是不救你,恐怕你便死定了!苦哉,苦哉!”

    漂浮在元界上空的神器御天尊在缓缓复苏,气息渐渐提升,就在此时,突然元木天宫中一道门户凭空出现。

    泥胎神像怔了怔:“这扇门又开了!上次这扇门开启时,传闻有人见到了牧天尊,而且还有一个魔头从这扇门中闯了进来,大开杀戒,杀了我天宫中不少高手。我宫中大军围剿,竟不能留下他!现在这扇门打开,难道又有什么幺蛾子?”

    他刚想到这里,那扇门打开,从里面走出一位中年男子,浓眉大眼,仪容不凡,鬓角花白,目光透露着沧桑。

    他身上的衣裳很是朴素,腰间挂着佩剑,就这样凭空出现在元木天宫,抬头仰望天空,似乎感慨万千,嘴唇动了动,有千言万语要说。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他怅然长叹,目光一扫,隔着数百里,凌霄宝殿中的晓天尊神像啪的一声炸得粉碎。

    中年男子似乎感觉到一丝料峭春寒,紧了紧衣领,双手交叉抱在胸口,起步离去。

    “这天地,终究是恢复原状了,可惜当年的人们,已经不在了,人心也不在了……”他长叹连连,身形消失不见。

    凌霄宝殿中,那泥胎神像随即重组,很快化作一个泥人,纵身从宝座上跳下,快步冲出凌霄殿,来到殿前,凝眸看去,那中年男子已经消失无踪。

    “秦业秦天尊!”

    泥人口中传来人声,喃喃道:“他从无忧乡里出来了?此事非同小可啊,这逆贼在无忧乡里坐不住了……”

    他抬头看向神器御天尊,有些迟疑,出动神器御天尊去格杀开皇秦业的话,不合他的利益,他没必要与开皇拼死拼活。

    “秦天尊出现一事,是否要通知其他天尊?”

    泥人顿了顿,又返回凌霄殿的宝座上,闭上眼睛:“不用理会他,装作不知道便是。秦业出现,便不会坐视牧天尊被太帝格杀,既然如此,我便坐山观虎斗!”

    “停车。”

    天龙宝辇飞至涌江上游时,秦牧突然发话,笑道:“都天,快到我家乡了,我亲乡情怯,咱们在陆上行走。”

    都天魔王大是不解,笑道:“教主也会近乡情怯?在陆上走的话,只怕要多走十几日才能到延康。”

    “无妨。”秦牧笑道。

    天龙宝辇降落下来,沿着涌江在河面上奔行。

    秦牧走出宝辇,取出玉瓶,滴了一滴鸿蒙元液,感慨道:“我敬故乡一滴。”

    这滴鸿蒙元液落入江中,过了片刻,但见涌江两岸群山抖动,地下似乎有巨物翻腾,把群山都给掀得无法稳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