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九章 终极虚空

    十多万神魔飞向堕神谷,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流光,像是有十万多个流星划破天际,从元界的上空驶过。

    这十多万神魔在空中阵型还在不断变化,作为太帝居余氏,当今世上最为古老的存在,他掌握的学识可谓是无比渊博,任何阵法都是信手拈来,变化多端,穷极奥妙。

    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生气了。

    真正能够让他动怒的事情已经不多了,云天尊伙同太虚的造物主一族暗算他,将他的肉身困死,他动怒过。

    凌天尊开创物质不易神通,让他看到了自己的神通被破,他动怒过,深知这门神通对自己的伤害是何其恐怖,如果不除凌天尊,自己早晚会死在这个女子手中。

    百万年来,他仅仅因为这两件事动怒。

    然而现在,他再度动怒。

    当初元界破封,自己出动神器御天尊,便是被秦牧这小子在堕神谷格杀,虽说那时自己不想暴露身份,没有动用真正的手段,但死在这小子手里还是让他极为不爽。

    然而这小子竟然还在天庭瑶池,除去云渐离血脉中自己留下的血脉大咒!

    这就不能不让他生气了。

    这还没完,秦牧深入太虚,竟然又去无上神识领域中抢走云天尊的尸身,还炼化自己的一部分神识,试图探寻他的神功的奥妙!

    而且这小子回到天庭之后,竟然还对天庭的天尊说,太帝未死,就藏在天庭十天尊之中,让自己很是被动。

    自己前来杀他,却被开皇半道截杀,死得冤枉,死得莫名其妙。

    而现在,秦牧竟然回到堕神谷,打算将他的神识召来,再度把他炼化!

    就算是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只羊一直薅,这小子似乎是与自己过不去了,逮着自己一直薅不带停手的!

    他再也不能容忍这小子,今日无论如何都要将秦牧铲除!

    “愚昧的小生物,我纵横寰宇,我见过无数天才人物,有如繁星,他们悉数陨落,唯我独存!”

    十多万神魔凌空飞渡,冲向堕神谷,十多万神魔的神识陷入狂暴的波动之中,化作一个宏大的声音。

    “你根本算不上我的敌人!”

    “我在漫长的生命中所遭遇的敌人,比你更加强大,更加聪明,你只是一个随手便可以碾死的蝼蚁!”

    “我的寿命,从太古之初绵延至今,我是宇宙中最古老的生命,不败的神话!我的经历,就是一道时间的长河!”

    堕神谷,秦牧看向西方,那里霞光艳艳,涌动如潮,太帝的神识所化的声音已经在他的耳畔炸响,响彻天地,震耳欲聋!

    “你在我的生命之中,不过是我漫长时间长河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身影,一滴不被我放在眼中的水,连浪花都谈不上!”

    霞光大潮中,十多万神魔的身影已经映入秦牧的眼帘。

    那是天庭最为高深最为玄妙的杀伐大阵,弥漫着滔天的杀气,呼啸而来,还未来到堕神谷,堕神谷的大地便开始支离破碎,地面在恐怖的震荡中浮酥,漂浮而起!

    这股涌动的神潮冲来,席卷天地,天空像是被摔得粉碎的琉璃,地面完全消失,浮在空中的泥土和石块在不断破碎,分解,化作虚无!

    现在,只剩下秦牧脚下的土地还算完整,秦牧头顶的天空还是一片纯净,没有被这杀伐大阵侵袭。

    十多万神魔冲至,十多万神魔异口同声,声音化作惊天动地的巨响:“所谓牧天尊,所谓十天尊,莫非如此,一概如是!”

    这话音还未落下,突然阆涴神王抬起手掌,揭下眉心柳叶,露出眉心的菱形竖眼,双手交扣,神识神通爆发!

    她的神识在刹那间横扫虚空,所过之处,十多万神魔顿时如雨般从天而降,跌向已经变成深渊的堕神谷!

    即便是那尊凌霄境界的神将,脑中的太帝神识也被逼出体外,径自坠落!

    阆涴神王双手一合,深渊顿时消失不见,在她的观想下,大地飞速生长,将深渊填平!

    甚至连四周混乱破碎的天空也在一刹那便恢复如初。

    叔钧神王爆喝一声,催动隐藏在三十五重虚空中的封印。

    这封印是他与阆涴神王联手布下,仅凭他目前的神识修为根本无法对抗太帝居余氏这样恐怖的存在,但他有着充足的经验,而阆涴神王则有着可怕的修为。

    太帝的神识遭到阆涴神王的偷袭,便立刻醒悟过来,恐怖的神识如潮波动,竭力凝聚,对抗秦牧的牵魂引,然而还是难以抵抗秦牧的神通,被拉向秦牧脚边的玉瓶。

    就在此时,三十五重虚空中的封印层层启动,从第三十五虚空开始,封印跳跃,跳到第三十四虚空,与第三十四重虚空的封印结合再度跳向第三十三虚空。

    一重一重虚空封印合并,说起来慢,但实则极快,转瞬间便来到第一虚空,也就是秦牧他们所处的元界。

    太帝的神识已经被封印罩住,压向玉瓶!

    待到太帝所有神识涌入玉瓶中,一圈圈封印围绕玉瓶旋转,共有三十五重封印,将玉瓶各处印满,没有留下任何缺口!

    “原来是你!”

    玉瓶震动,传来太帝震怒的声音:“我认得你,与云天尊联手暗算我的那个小女子!太虚中的造物主!还有你,叔钧神王!”

    叔钧神王哈哈大笑:“居余氏,许久不见了!当年你把老子打得是何其凄惨,而今你在瓶中,我却在瓶外!”

    太帝怒喝:“叔钧,你贵为造物主的神王,却吃里扒外,与人族联手暗算我!还有你,那女子,身为造物主的领袖,你竟然两次算计我,暗算造物主一族的太帝!”

    阆涴神王淡然道:“你毁灭造物主一族,早已不是我们的太帝。居余氏,而今不过是暂收一点利息而已。”

    叔钧面色紧张,急忙道:“不要与他废话!留意第三十五虚空,当心他的神识大罗天来袭!”

    秦牧散去牵魂引,将玉瓶捡起,却见玉瓶还在他手心里跳来跳去,似乎要挣脱他的手掌破空而去。

    好在有阆涴神王与叔钧神王的封印在,瓶中传来的力量并不大,还在他的掌控之中。

    叔钧和阆涴神王各自跏趺而坐,眉心中一重重光芒仿佛一重重扭曲的泡沫,不断散发出来,深入虚空之中,应该是准备联手封印第三十五虚空,阻止太帝的神识大罗天。

    对于虚空之说,先灵界造物主传给秦牧的智慧有过具体描述。

    造物主所处的太古时代,魂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神识,怎么保护自己的神识尤其重要,神识寄托虚空,可以让自己与天地相合,存在得更加长久。

    造物主以神识造物,对于他们来说,能够造物,能够寄托神识的地方,都是虚空,现实宇宙便是第一虚空。

    而突破第一虚空,意识达到另一个虚幻的层次,便是第二虚空。

    能够做到在第二虚空中造物,便可以试着突破,来到第三虚空。

    第三虚空更加虚幻,虚无缥缈。

    以此类推,一重又一重虚空被造物主们开发出来,虚空越深,神识保存得便愈发长久,不过在先灵界的智慧中,只有第三十五虚空,没有关于第三十六虚空,也即是终极虚空的记载。

    其实到了第三十五虚空,造物主的神识已经与天地同寿,永远不会被磨灭,在那里享受永恒的宁静,只有宇宙毁灭,他们才会死亡。

    不过,太古时代,还是有造物主能够寻到三十五虚空,将他人寄托在那里的神识炼化,抹杀敌人,可见所谓的寄托虚空其实也并不安全。

    第三十六虚空,终极虚空,秦牧还是听叔钧提到有这么一重虚空,具体有什么作用,他便不知道了。

    以他现在的神识修为,能够进入十重虚空便算是不错了。

    唯一进入第三十六虚空的,便是太帝,太帝在那里寄托神识,炼就神识大罗天,从太古至今,历经不知道多少大劫而不死,也可以看出终极虚空的厉害。

    “将来我的神识修炼到太帝那一步,一定要去终极虚空看一看!不过现在……”

    秦牧收起玉瓶,高声喝道:“都天,催动宝辇,准备跑路!”

    远处,都天魔王立刻唤起九条天龙,催动天龙宝辇风驰电掣而来,秦牧抓起端坐不动的叔钧和阆涴神王,跳到车上,沉声道:“跑得越快越好,争取甩开神识大罗天!”

    都天魔王爆喝,提起鞭子向那九条天龙抽去,那九条天龙吃痛,奋力奔行,一路电光疾驰而去。

    都天魔王提着鞭子啪啪的向前抽,其中一条天龙忍耐不住,回头叫道:“那汉子,你别抽了!我们又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牲口,你说一句拼命跑,我们自然拼命跑,犯得着如此狠抽?”

    都天魔王吓了一跳,连忙收起鞭子,讷讷不语。

    天龙宝辇的速度越来越快,然而车上,秦牧却看到叔钧神王和阆涴神王额头都是冷汗津津,他们眉心的菱形竖眼中涌出的神识霞光越来越浓,直达第三十五虚空。

    他们似乎承受了极大的压力,显然盛怒之中的太帝还是紧紧锁定他们,并没有因为天龙宝辇离开原地而无法寻到他们。

    秦牧皱了皱眉头,道:“都天,这辆宝辇不是可以进入幽都吗?让他们驶入幽都!”

    都天魔王急忙传令,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宝辇扎入幽都,四周顿时一片昏暗不明,只有九条天龙周身青雷滚滚,拉着这辆宝辇在黑暗中疾驰而去。

    叔钧和阆涴两位神王突然如释重负,齐齐清醒过来。

    “好险,好险!”

    阆涴神王抹去额头的冷汗,赞道:“太帝的确非凡,压得我们几乎喘不过气来!不过,我也借此机会,寻到终极虚空了!”

    秦牧见到两人无恙,这才松了口气。

    叔钧四下看去,脸色微变:“圣婴,这里是哪儿?”

    阆涴神王也向四下里看去,不由脸色大变,颤声道:“莫非这里是幽都?”

    在天龙宝辇的前方,两条长长的火焰黄泉从天而降,那里是土伯的双角,双角是由无数破灭世界组成,黄泉的水是炽烈的岩浆。

    而在这尊无比庞大的古神前方,漂浮着一尊神器御天尊,虽然只有土伯真身的十分之一大小,但也极为庞大,不可计量!

    “快走!”

    叔钧厉声喝道:“土伯与我们造物主是死敌!”

    秦牧微微一怔,正欲让都天魔王调转车向,驶离幽都,却见伟岸无双的土伯缓缓转头,三只眼睛向这边看来。

    阆涴神王额头又冒出冷汗,飞身出车,挡在天龙宝辇前。

    “圣婴,你答应过我的,要照顾好我造物主一族!别忘记你的承诺!”

    她头也不回道:“你们先走!”

    突然,秦牧来到她身前,伸手一划,打开一座承天之门。

    土伯的目光扫来,承天之门崩溃瓦解。

    秦牧额头冒出青筋,鼓荡元气再开一座承天之门,这座承天门也随即破灭。

    “没有用的。”

    叔钧叹了口气,来到秦牧身边,与阆涴神王并肩而立,摇头道:“造物主与古神是天敌,当年古神绞杀我们,土伯也是其中的一个领袖。他不会放过我们的。圣婴,你走吧,阆涴,你也走,老子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秦牧怒哼一声,又一次打开承天之门。

    土伯似乎有些震怒,转过头去,不再看他们。阆涴神王和叔钧呆了呆,不知道为何土伯没有痛下杀手。

    秦牧松了口气,低声道:“土伯卖了我一个面子,装作没有见过我们。我们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