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十九章 紫陌花间客

    秦牧灵胎神藏中,太极图上下,四十九天道和六十四幽都大道悉数启动,开始融汇,然而天道与幽都大道却在触碰到一瞬间便相互消融,让他的修为飞速跌落!

    秦牧立刻停止下来。

    东帝皱眉。

    现在,龙麒麟和烟儿也能清晰的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杀意!

    秦牧依旧不为所动,静静地思索,他借来天公和土伯之力来让破碎的灵魂重组,靠的是承天之门来调和天公之力与土伯之力。

    承天之门承天接地,是天庭中的一座门户,从天庭玉京城内城,进入凌霄殿需要经过一座门户,这座门户便是承天门。

    秦牧当初是倒转承天门,借着承天之门的奇妙作用,以神道与魔道来重塑灵魂。

    当初,他开创出这种起死回生的神通之后,并没有多做研究,钻研其中的本质,只是习惯性的窃取天公土伯的力量。

    而现在,生死关头,他终于开始思索这道神通的本质是什么。

    东帝的杀意越来越浓,烟儿和龙麒麟也愈发紧张起来,死死盯着他。尽管他们不是东帝的对手,但东帝倘若要杀秦牧,他们也会拼死一战!

    只是这一战的结局显而易见,他们都将死在东帝的手中。

    就在此时,突然秦牧体内一股逆天改命的造化之力在轻轻流转,柔和却又充满了创造生命灵魂的力量,轻轻流转,进入那尊龙神的尸身。

    那尊龙神身上散发出道道白光,像是雾气飘来荡去,而他体内的灵魂黑沙则在不断重组,诞生天魂,重组地魂,演化生魂!

    东帝见此情形,心中的杀意消失。

    烟儿和龙麒麟如释重负,呼呼的喘着粗气。

    适才东帝给他们的压力实在太大,让他们几乎无法喘息。

    秦牧调动体内的力量,将那尊龙神的七魄一一重塑,过了片刻,那尊龙神悠悠转醒,迷茫的看了看四周,不知自己为何躺在这里。

    他急忙爬起来,渐渐想起死前那一幕,记得自己是死在自己的父神东帝青龙的手中,只是他不敢有所怨怼,低着头不说话。

    东帝浑然没有放在心上,哈哈大笑道:“大法师,果真是大法师!”

    秦牧微笑道:“东帝现在是否可以放心了?”

    东帝笑道:“自然放心了。这场考验,大法师通过了。下一场考验,便是考验大法师的潜力了。”

    秦牧长舒了口气,像是放下了一块大石头,笑道:“那么,敢问东帝陛下打算如何考验?”

    画舫向瑶池的深处驶去,东帝来到画舫船头,悠然道:“天帝的子嗣不多,天公土伯一个为情所伤一个为子女所困,他们的后代也不多。地母已死,帝后、元姆名存实亡,当今世上最强的血脉,便是我的血脉!”

    他长须飘逸,青衫潇洒,朗声道:“我的龙子,我的龙孙,强者数不胜数,哪怕是前往天庭,也可以与天下群雄相争!哪怕是死后入幽都,也可以称霸幽都成为鬼雄!大法师!”

    他看向秦牧,笑道:“我有龙女姑言,有龙子青冥,乃是绝代之资。只要大法师能够战胜他们,那便是通过了这场考验了。姑言,青冥,还不来见牧天尊?”

    瑶池深处,一片龙岛出现,许许多多龙族年轻男女正在岛上修炼。

    东帝青龙的话音落下,便见一男一女两尊龙神飞起,立在空中,向秦牧见礼。

    秦牧瞥了这两人一眼,的确是难得一见的英杰,赞道:“东帝血脉果然不凡。不过,我虽然是东帝陛下的大法师,但我也毕竟是牧天尊。东帝让两位晚辈来考较我,未免也太不把天尊这个称号放在眼里了。”

    东帝抬了抬眉头,哦了一声,道:“大法师有何见解?”

    秦牧淡然道:“我在龙汉初年称天尊,杀入瑶池,斩半神无数,当今十天尊之首的昊天尊,也被我打垮了千年。若是东帝陛下用你的龙子龙孙来考较我的本事,那未免也太小觑我了。”

    东帝微微蹙眉,道:“大法师的意思是……”

    秦牧悠悠道:“天公土伯,都曾经转世过,试图摆脱古神的困境。作为东极天的古神大帝,陛下应该也曾经转世过吧?”

    东帝点头。

    秦牧道:“陛下对神藏和天宫修炼体系并不陌生吧?”

    东帝淡淡道:“我当年转世之后,百年神桥,千年帝座,见过赤皇,明皇叫我伯父。我留下一部青龙大荒经,乃是帝座功法,被天庭典藏。我的子孙后代,很多人都是修炼我的功法。”

    秦牧笑道:“东帝陛下雄才伟略,智谋深远,那么陛下是否对天庭境界有所研究?”

    东帝露出笑容,背负双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自然对天庭这个境界有所研究,实不相瞒,我的转世身现在也还活着,游荡在一个个时代之中。我也在收集帝座功法,并且有了自己的感悟。”

    秦牧感慨万千,抚掌赞叹道:“天庭十天尊,小儿也,胆敢小觑古神,真是不知死活。不说天公土伯,单说东帝,便不容小觑!”

    东帝哈哈大笑,道:“十天尊势大,我不得不低头忍让,但我的实力未必便弱了。”

    秦牧道:“因此牧斗胆,想请东帝陛下的转世身来考验考验我的潜力。”

    东帝早已猜出他的想法,目光闪动,悠然道:“既然大法师盛情相邀,那么我不能推辞。只恐我拳脚重,伤到了大法师。”

    “好说。”

    秦牧满面笑容:“我身子很结实。”

    “父神!”

    姑言龙女躬身,抬头瞥了瞥秦牧,笑道:“牧天尊名声外在,孩儿也很想领教他的手段。”

    龙子青冥战意熊熊,朗声道:“杀鸡焉用宰牛刀?”

    东帝看着秦牧,笑道:“大法师,你看?”

    秦牧轻轻抬手,瑶池中一朵莲花飞起,落在他的手中,笑道:“贤侄贤侄女有进取之心自然是极好的,可惜还欠缺磨砺。”

    他摘下一片花瓣,将剩下的莲花交给烟儿,烟儿连忙化作一个少女,将莲花捧在胸前。

    秦牧轻轻吹了口气。

    他的掌心,那片花瓣飘起,向姑言青冥二人飞去。

    那花瓣翻转着在空中飘飞,每转动一圈便一分为二,接着便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很快,飘向姑言青冥二人的莲花瓣儿便遮天蔽日,粉色的花瓣形成一片花海,涌向姑言青冥。

    姑言和青冥二人各自施展神通,向那涌来的花海杀去,想要将花海撕开,直面秦牧。

    然而他们的神通落入花海中却仿佛助涨了花海的分裂,让花瓣更多!

    花海将他们淹没,两人腾云驾雾,奋力抵抗,然而他们的任何神通都被花瓣吸收,花瓣的数量也愈发多了,渐渐淹没了龙岛。

    龙岛上,那些在瑶池修炼的龙族年轻男女纷纷出手抵挡,只见花海吸收了他们的神通,顿时膨胀,再膨胀,延伸的范围越来越广!

    青龙天宫的瑶池虽然不如天庭的瑶池广阔,但也可以算是一片小型的海洋了,然而此刻,花海竟然已经占据了瑶池的中心,大有将瑶池淹没吞噬之势!

    花瓣的海洋中,龙吟声震荡,有惊怒,有恐惧。

    花瓣越来越多,甚至会落在他们的身上,然后便与他们的血肉长在一起,像是他们身上长满了粉色的鳞片。

    然而更为可怕的是,这些花瓣在汲取他们体内的能量,然后分裂出更多的花瓣,长满他们的全身,取代他们的龙鳞!

    甚至,他们还感觉到这些花瓣在取代他们的血肉,取代他们的骨骼。

    更有甚者,这花瓣竟然飘入他们的肉身中,落在他们的元神上!

    花瓣在汲取他们元神的力量!

    渐渐地嘶吼声只剩下了恐惧,哪怕是姑言、青冥这样的被东帝青龙极为重视的高手,此刻也只能恐惧的嘶喊。

    他们根本无法破开这花海,只能陷落其中,每一次试图破开这神通,反而只能助涨这神通的威力。

    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花瓣长在自己身上,扎入自己的血肉中,根植在自己的元神上,汲取自己的肉身,汲取自己的元气,汲取自己的力量!

    这种慢慢走向死亡的感觉,让他们的道心崩溃!

    终于,花海蔓延到秦牧的身边,即将把画舫吞没。

    秦牧站在船头,轻轻抬起手掌,捏下来一片花瓣。

    这一片花瓣落在他的手中时,漫天的花海顿时消失不见,姑言、青冥等龙子龙孙悉数躺在龙岛上,萎靡不振,一身元气修为被花海吞噬得一干二净!

    倘若花海不消失,他们只怕连性命也会变成那些花瓣的养料!

    “造化功?造化之术?”

    东帝青龙盯着秦牧手中的那片花瓣儿,沉声道:“你这神通中动用很多东西,除了造化之术,还有术数,剑法,天道,幽都的法门……不对,还有造物主一族的观想法,还有凌天尊的不易法!”

    秦牧来到烟儿身前,捏起那片花瓣,轻轻放在莲花上。

    这片花瓣回到花上,花瓣中蕴藏的能量顿时流遍莲花,莲花金光灿灿,一股股恐怖的能量像是喷泉喷涌,煞是烂漫。

    这朵莲花的威能节节暴涨,竟然在短短片刻,便化作一件威力惊人的异宝!

    这却是因为秦牧将龙岛上这些龙子龙孙的修为悉数抽走,用来炼制这朵莲花,这么多神龙把修为贡献出来,莲花的威力岂能不强?

    “这一招神通,是我入道神通的第四式,叫做紫陌花间客。”

    秦牧把炼化成宝的莲花交给烟儿,转过身来,笑道:“东帝陛下,你看出来的,只是我让你看出来的。我的神通真正的奥妙,作为古神的你不会懂的。现在……”

    他的气势凝聚,霸体三丹功运转,一片残缺天庭从脑后一跃而出,光耀满瑶池。

    秦牧握紧拳头,淡淡道:“该陛下亲自考较我了。”

    你没看错,更新了,的确是更新了。宅猪在高铁上码字,写了中午的一章,下午回家,又在高铁候车区写了一章。嗯嗯,得意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