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送牧天尊

    龙麒麟和烟儿小心翼翼的从他身后走出,看着天空中无数青龙天宫的高手,心里怦怦乱跳。

    “龙胖,好收场吗?”

    烟儿紧张之下,身不由己化作小青雀落在龙麒麟的大脑袋上,用爪子挠了挠龙麒麟的头皮,低声道:“公子好像把东帝转世身打得太惨了……”

    远处,突然传来轰隆一声巨响,却是被东帝转世身撞穿的一座宫殿再也承受不住,摇摇晃晃倒下。

    这座宫殿倒下不要紧,其他宫殿也跟着轰轰隆隆倒下,将天空中的龙族强者们从震惊中惊醒。

    烟儿愈发紧张,抓得龙麒麟的脑袋越来越痒。

    龙麒麟定了定神,悄声道:“能否收场很是难说,不过这次教主前来东极天拜访东帝,东帝却要借教主的名头来立威,教主也不过是反击罢了。”

    烟儿不解其意。

    不过,龙麒麟却是看得很透。

    这次东帝显然有打压牧天尊名头的意思在其中,因此此行声势浩大,惊动了青龙天宫的大半龙族。

    倘若仅仅是考验秦牧的潜力,没有必要让青龙天宫的文武群臣悉数到场,也没有必要惊动这么多人,显然东帝怀有其他心思。

    东帝要借秦牧的天尊之名来树立自己的威信,也是情有可原。

    这些年来青龙天宫风雨飘摇,古神的日子一日不如一日,天庭十天尊的名头越来越响,甚至有时候十天尊做事,不屑借用古神天帝这个名义上的共主的名头,直接以天尊的名义下令。

    胆敢不从,抄家灭族,也只在天尊们的一念之间。

    青龙天宫的危机也被东极天的人们看在眼里,上有十天尊打压,下有东天青帝步步紧逼,而今又有神器御天尊手托六座神城从天庭降临,陈兵数百万神魔!

    而且神器御天尊手捏印法,直指青龙天宫,猖狂无比,打压东极天龙族的信心。

    东帝作为古神四御,也的确需要一个提振士气提振信心的机会。

    打压秦牧,一是可以让秦牧知道自己在合作中的地位,没有他们这些古神的支持,秦牧一无所成!

    合作中,他们这些古神是主,占据主导地位,秦牧是从,只能按照他们的指令行事;

    二是,牧天尊的名头虽然不及而今的十天尊,但也是天盟明面上的最高元老,让秦牧在自己手中吃瘪,依旧可以在自己的子民心中树立古神无敌的形象。

    秦牧来到东极天,东帝定下两场考验,用意便在这里。

    “只是他没有想到的是,牧天尊也是天尊啊。”

    龙麒麟摇了摇头,东帝从一开始便打错了主意,觉得能掌控秦牧,占秦牧的便宜。然而作为古神的他一直高高在上,却没有看到时代已经变了,这世上古神已经不是最为强大的存在。

    而秦牧作为延康变法的三杰之一,他的目的也不是超越古神,而是无论古神还是新神,都要神为人用。

    秦牧与古神的目的天然相左,甚至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对立,东帝想掌控秦牧,秦牧岂能心甘情愿?

    再加上秦牧这个牧天尊从前还有些水分,但是近些年来水分越来越少,延康劫就是一场莫大的磨砺,他无论是修为底蕴还是智谋城府,都提升莫大。

    再经历了太虚之行,而今秦牧虽然不敢说在天尊之中同境界无敌,但胜过古神的转世身还不在话下。

    突然,又是轰隆一声巨响传来,却是一面巨大的龙形牌坊砸了下来。

    烟儿原本已经放下心来,听到这个声响忍不住爪子抓紧,把龙麒麟脑袋上的一片龙鳞扣了下来。

    龙麒麟吃痛,但忍着痛不说。

    天空中许多大大小小的龙族似乎被牌坊倒塌下来的声音惊醒,纷纷回过神来,他们谁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局,恐怕东帝自己也没有料到是这个结局。

    他们的目光向秦牧看来,秦牧站在龙岛上,已经收了剑丸,正所谓千夫所指,无疾而终,被这么多龙族高手注视,秦牧依旧坦然。

    “大哥,怎么办?”青龙天宫的文武百官纷纷询问元龙太子。

    元龙太子也没了主意,他虽然是独当一面的帝座境界的存在,但是在东极天,他就像是刚才倒下的那面牌坊,看着光鲜,实则没什么用。

    东极天真正当家做主的,还是他的父神东帝,他手中的权力并无多少。

    东帝长生久视,掌控欲很强,作为他的大太子,元龙能够修炼到帝座境界,靠的是上皇时代的混乱时期,他下界征战,摆脱了东帝的阴影,这才能够修成帝座。

    然而上皇时代结束,回到东极天,他又回到了东帝的阴影下。

    在父亲的阴影下,他做不了主。

    就在此时,青龙天宫中一股古朴苍茫的气息升腾而起,越来越强,东帝巨大的身躯盘绕在青龙天宫,一圈又一圈,青色的鳞片映着阳光,鳞片如镜,将四周的宫殿清晰无比的反映在镜中。

    东帝的龙头处在凌霄殿的上空,徐徐探了下来,龙须飞舞,来到瑶池龙岛上空,龙须打在瑶池水面上,掀起一道道大浪。

    秦牧抬头,仰望这垂下的古神龙首,笑道:“东帝陛下,这场考核,我算是通过了吧?”

    东帝眯了眯巨大的龙眼,盯着他,过了片刻,呵呵笑道:“算是通过了。牧天尊大有潜力潜能,将来不会比十天尊逊色。”

    秦牧松了口气,笑道:“好在没有令东帝陛下失望。不知那灵宝山……”

    龙口开合,东帝笑道:“我答应过你,自然会给你。只是这灵宝山很重,不知道你是否能拿得起。”

    秦牧满面笑容:“东帝陛下放心,我一定有办法拿走!我来到东极天的目的,便是与东帝相会,联络感情,免得生疏了。而今在东极天也叨扰了近月的时间,还是不打搅地主了。”

    东帝殷勤挽留,道:“牧天尊不再多住几日?”

    “不了,不了。”

    两人客套一番,秦牧命龙麒麟和烟儿收拾行装,东帝则飞身来到灵宝山,硬生生将一座山头拔起来,看得天庭中的神魔不知所措,纷纷暗暗叫苦:“东帝是打算搬走灵宝山吗?我们将来还要到哪里去寻龙牙刀?”

    好在东帝只是搬走了一座山头,还有其他八座山头。

    这座山头沉重无比,虽说不是灵宝山的全部,但也非同小可,被东帝搬来时,强大的地磁元力压得空间扭曲。

    秦牧眼角跳了跳,对于东帝来说,这座山并不算大,然而对于他来说,山太高,太大,太重,根本搬不动抬不起。

    东帝化作青衫帝皇,站在空中,一只手托起灵宝山,道:“牧天尊,灵宝山在此,你来接住罢!”说罢,便将灵宝山抛来!

    龙麒麟与烟儿毛骨悚然,这座山头太大,即便他们夺路而逃,这么短的时间也逃不出这座山的镇压。

    秦牧微微一笑,伸手将眉心的竖眼扣出,将这枚眼睛抛起。

    他的第三只眼迎着灵宝山飞去,眼睛瞳孔似乎在旋转,一片光幕迎着灵宝山射出。

    光幕从山顶扫到山下,灵宝山凭空消失。

    那只神眼飞回来,落入秦牧眉心,血肉自动生长,神经连接。

    秦牧眉心的眼睛眨了眨,发现只是一座山头的话影响不大,当即笑道:“多谢东帝陛下。陛下留步。”

    东帝也是怔了怔,从天而降,率领青龙天宫的文武群臣相送,声势浩大,依足礼数,道:“牧天尊不必介怀,两场考验,只是戏语,天尊不必放在心上。”

    秦牧道:“打坏了青龙天宫的许多宫阙,我心中也很是不安。”

    “天尊不必自责,我东极天多得是精通建筑的神龙,打坏了再建便是。”

    东帝令人如沐春风,浑然不见先前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与秦牧并肩而行,笑道:“你来时,我未曾迎迓,你走时,我一定相送。天尊,南天门到了。”

    “留步。”秦牧转身,躬身道。

    东帝躬身还礼,道:“天尊一路保重。”

    秦牧唤上龙麒麟和烟儿,向外走去。

    走了千余里,只见后方神光盈霄,天龙乱舞,东帝又率领文武群臣赶来,哈哈笑道:“我一送天尊,意犹未尽,因此再来相送!”

    烟儿和龙麒麟吓了一跳,心道:“莫非是东帝认为丢了脸面,又被公子(教主)占了便宜,前来杀人灭口,夺回宝物?”

    秦牧从龙麒麟背上跳下来,露出感动之色,叹道:“东帝陛下一送便已经是令我受宠若惊,再送的话,便令我汗颜了。陛下,盛情心领,请留步。”

    东帝叹道:“与天尊一会,令我感触良多,若不送送,我心难割难舍。”

    秦牧作揖,东帝还礼,亲自扶他登上龙麒麟的背部,道:“一路顺风!”

    “陛下留步。”

    龙麒麟向前奔去,不经意回头看去,却见东帝青龙率领着东极天的诸多神龙还站在半空中遥遥观望,真是情深意切。

    龙麒麟正欲开口询问秦牧,却见神光涌动,东帝再度率众赶来,高声道:“牧天尊留步!”

    秦牧让龙麒麟停下,跳了下来,旁边有龙女捧着托盘,托盘中有美酒金杯,东帝亲自斟酒,举杯道:“天尊此来,我却未曾与天尊尽兴大醉一场,是我的过错,临别时,我敬天尊一杯。”

    秦牧端起酒杯,与他相对饮酒,笑道:“不胜酒力,牧已经有醺醺醉意,陛下美酒一杯,胜过千坛佳酿。陛下留步。”

    东帝目送他登上龙麒麟,挥手送别。

    龙麒麟载着秦牧和烟儿来到神器御天尊的附近,却见东帝率领着青龙天宫的诸多强者再度赶来,东帝命人献上果脯,惭愧道:“天尊来到我东极天,我未曾一尽地主之谊,特地献上些蔬果。”

    秦牧让烟儿收下果脯,道:“陛下盛情,牧,不胜惶恐。”

    东帝再度挥手相送,殷勤作别。

    又行了千余里,龙麒麟来到另一座神城边,却见东帝再度率众赶来相送,东帝哽咽落泪,道:“今日一别牧天尊,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我再送天尊一程。”

    秦牧也忍不住垂泪,哽咽道:“东帝盛情,牧粉身碎骨也难报答!”

    两人相拥,随即分开,各自抹泪。

    神器御天尊掌心的六座神城上的神魔看着这一幕,各自交头接耳。

    秦牧再度上路,龙麒麟被窝了一肚子疑问,来不及询问,却见东帝再度率众赶来,又一次殷勤相送。

    东帝一行人竟然连送九次,将秦牧送到天龙宝辇旁边,东帝亲自为秦牧拴上天龙,搀扶秦牧登上宝辇,看着秦牧落座下来。

    “陛下请回吧。”秦牧打开车窗,红着眼睛道。

    东帝叹道:“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一行人目送天龙宝辇驶入灵能对迁桥,这才折返回去。

    “东帝青龙,是个厉害人物。”

    秦牧感慨道:“东天青帝哪里能斗得过他?也只有琅轩神皇才能压他一头。”

    宝辇中,阆涴神王的身影出现,淡淡道:“与造物主一族大战,经历过血锈战役,并且能够存活下来,自然不是易于之辈。圣婴,我一直担心你小看了他。”

    秦牧微微一笑,道:“是他小看了我,吃了一点亏。不过他还是补了回来。”

    龙麒麟终于耐不住一肚子的疑问,道:“教主,为何东帝吃亏之后还殷勤相送?竟然还送了九次!就算是天帝跑过来,他也未必会连送九次。”

    烟儿也是满肚子的疑惑,道:“东帝小肚鸡肠,看起来不像是这种人!”

    秦牧笑道:“他要作态,对天庭表明他已经与我联盟,而且还要表明,他对我的重视无以伦比。这样有两个好处,一是向其他古神表明立场,一是迫使天庭对付我。”

    他揉了揉太阳穴,道:“我让他吃亏了,当着他的子孙后代的面,打了他的转世身一顿,又赌斗赢走了他的一座山头。东帝输了阵仗,岂能不报复回来?他看似殷勤送我,九送牧天尊,牧天尊好大的脸面。然而他越是重视我,天庭便越是要除掉我。这是把我放在火上烤啊。”

    四千字大章哦。一个看官慢吞吞的说:宅猪,你又断章了。宅猪便摆出四千字大章,涨红了脸,额头青筋根根绽起,争辩道:我没有断!断章,写书人的事,能叫断章吗?

    看官们纷纷笑了,打趣道:还没断?上次你断章时被捉住了,吊着打。宅猪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求月票,求订阅之类的,引得看官们哄笑起来,书评区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