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开皇与四帝

    阆涴神王目如秋水,柔声道:“古神,不值得信赖。任何古神,都是如此。圣婴,你背负着造物主一族的希望……”

    秦牧看着她,轻声道:“造物主一族有对抗天庭的力量吗?”

    阆涴神王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目光看着外面的灵能对迁桥的洪流,目光显得深邃而迷人,道:“圣婴,古神与造物主一族的矛盾是灭族之恨,你不可能调解。这种深仇大恨是根植在造物主们的思维之中,代代流传。同样,古神也不可能放过造物主。”

    这座灵能对迁桥前往北极天,四极天已经被古神四帝打通,一座座灵能对迁桥连接四极之地,方便往来。

    从前,各路神魔赶往四极之地,都是靠天河水路,乘船往来,需要百十年才能从天庭赶到四极天。

    当然,这是相对于普通神魔而言。对于能力极大的帝座强者和天尊来说,所需的时间便要短了不少。

    最简短的路径,则是前往幽都或者玄都,通过幽都或玄都来缩短路径。幽都有阴差老者的纸船,乘船前往宇宙四极,省时省力。

    玄都位于宇宙中天,空间扭曲,有各路太阳守,可以乘着金乌赶往四极天。

    而有了灵能对迁桥,那就更加省时省事了。

    秦牧也看着窗外,沉默片刻,喃喃道:“我也很难,阆涴姐姐,我真的很难……”

    阆涴神王看他一眼,不再说话。

    过了良久,秦牧问道:“你查看神器御天尊这么久,有何发现?”

    阆涴神王目光闪动,道:“神器御天尊的确无比强大,天庭能够制造出这样的神器,可以说无敌于天下,而且不会像太帝或者天帝那样不受控制。这等神器镇压诸天,天庭的江山永固,再无被推翻之虞。然而有弱点。”

    秦牧向她看来,试探道:“神识?”

    阆涴神王点头,道:“很大的弱点。神器御天尊并非是天尊真正的肉身,而是被制造出来的武器,天尊需要元神入驻其中,才可以掌握御天尊强大的力量。而我造物主可以动用强大的神识,在天尊掌控神器御天尊之前,抢先一步把御天尊掌握在手。”

    秦牧目光闪动,道:“你没有在琅轩神皇的神器御天尊身上动手脚吧?我有一件事还没有来得及告诉你,琅轩神皇是天帝与太古三王中宫鋆神王之子。他算是半个造物主,他的神识,未必弱了!”

    阆涴神王瞪大眼睛看着他,惊讶道:“琅轩神皇是天帝之子?这么说来,天庭十天尊,岂不是天帝一家子占了一半?”

    秦牧想一想,的确是这样。

    古神天帝、帝后娘娘、元姆夫人、昊天尊和琅轩神皇,天帝一家便占了五人!

    除了天帝,还有太帝居余氏,十天尊中竟然只有四人没有那么深厚的背景!

    “东帝对我说,他的血脉才是天下第一血脉,然而他只是生的多,奈何天帝生的质量更高。”

    秦牧不禁感慨,道:“对了,东极天应该也不是祖庭吧?”

    阆涴神王摇头:“不是。不过东极天中有祖庭中的宝物,灵宝山和瑶池,都是祖庭中的东西。”

    秦牧大是心动,造物主的祖庭中竟然有这等宝物?

    他不禁对祖庭更加期待。

    东极天,东帝青龙带着文武群臣返回青龙天宫,元龙太子道:“父神真的不派人追杀牧天尊,夺回灵宝山?”

    东帝摇头,笑道:“灵宝山虽然珍贵,但也只是我用来磨牙的宝物,并非是我东极天最为珍贵的异宝。我虽然被他折了面子,但我连送他九次,天庭便不能容忍他了,肯定会派人追杀。”

    元龙太子迟疑道:“父神既然需要牧天尊,却又为何把他推到危险的境地?”

    东帝瞥他一眼,淡淡道:“牧天尊桀骜不驯,太难掌控。他不过是一个运气好到爆的人族小辈,机缘巧合有了现在的地位。倘若识趣,他便安安分分的接受我的两场考验,然而他却想反客为主,折我颜面,想要拥有与古神平起平坐的地位。”

    他的声音中不乏有怒气,然而语调却显得愈发淡然,道:“倘若他成长起来,与天庭的十天尊有何区别?”

    “天庭十天尊的目的,是铲除我们古神,他们彻底掌握权力。而我们古神的目的,除了自保之外,也是要铲除他们,不是栽培出一个对手!”

    他向前走去,来到凌霄殿,径自坐在宝座上,修长的五指舒展开来,握住帝座扶手,威严镇压青龙天宫,冷冷道:“牧天尊始终没有想通这一点,既然他没有想通,那就让现实来让他想通!他离开东极天之后,处处碰壁,撞得头破血流,撞得骨断筋折,他才会放下身段,向古神俯首称臣,老老实实做事!”

    他目光如电,扫了元龙太子一眼,声音可以斩钉截铁:“古神,从太古至今,便是这个宇宙的主宰者,所谓造物主,所谓半神,所谓十天尊,所谓人族,统统只是过客。是我们的施舍,让你们有了生存的机会,是我们维持宇宙洪荒的秩序,让你们有繁衍的可能!”

    “后天生灵,胆敢窃取古神权柄,胆敢变法乱道,本来便是大逆不道,罪不容赦!”

    “这不仅仅是我的心思,同样也是所有古神的心思!”

    元龙太子悚然,垂头不敢说话。

    “当年我们古神利用过开皇秦业,打算栽培秦业出来,与十天尊对垒,怎奈秦业不上道。我们古神辛辛苦苦栽培他,他却率领精锐跑了。”

    东帝冷哼一声,把帝座扶手捏得粉碎,冷冷道:“为了栽培他和开皇时代,我们古神费了多少心血?期待他与天庭一战时,他的开皇天庭内部却一盘散沙!他大抵也是明白我们把他推出去的意思,所以卷了开皇时代的精锐便跑。他还传给秦牧他的剑法来伤我,真是恩将仇报!”

    元龙太子身躯颤抖,额头冷汗津津。

    有些事情他也经历过,当年东帝青龙对开皇很是不错,他还曾经下界,资助开皇起家。

    开皇送来帝译月,请东帝栽培,东帝也将帝译月收为弟子,传授神功。

    甚至有一段时间,东帝的转世身亲自下界,与开皇互称道友。

    开皇建立三十三重天,打造开皇天庭,东帝与其他三位大帝也亲自到场恭贺。

    只是元龙太子却没有想过这里面的门道。

    现在想起来,不禁毛骨悚然。

    这段他亲自经历的历史,竟然暗藏着这么多的凶险!

    东帝语气放缓,温和笑道:“你不必担心,你是我儿子,我不会拿你怎么样。你好生做事,将来重建天庭……”

    他悠然道:“说不得你也有登上帝位的机会。这龙汉天庭,是该血洗一番,换一个主人了。”

    北极天,天龙宝辇出现在灵能对迁桥的祭坛上。

    与东极天一样,北极天的祭坛处在这片浩瀚天地的边缘。

    灵能对迁桥是秦牧与樵夫圣人座下的黑虎神联手设计打造,当时黑虎神不过是一尊尊神,被称作虎尊,而秦牧当时则是一个小小的神通者。

    两个毫不起眼的人物,竟然能够设计打造出影响到天庭和各大诸天布局的工具,当真是一件奇事。

    单单这一点,他们二人已经足以名垂青史。

    六条天龙拉着宝辇前行,这北极天有些阴寒,天空中遍布雷云,少见日月,罡风凛冽,风云中有千翅腾蛇在云层中穿梭。

    大蛇展翅,腾挪变化,骁勇善战。

    秦牧向下看去,却见北极天的地理并非是一整块大陆,而是一片大泽,天河在这里汇聚成大泽,大泽中多有神龟,龙首鬼神鳄尾,体型庞大无比,背负着一座座大陆在天河大泽中游动,吼声如雷。

    那些玄龟张口吐出雷光,雷光攒动,升腾,越来越高,空中穿梭的腾蛇则张口吐出明晃晃的珠子,与雷光触碰,迸发出阵阵雷音。

    天龙宝辇从风雷中穿过,那些腾蛇和玄龟每每打量他们,便会化作少男少女,或者立在空中,或者立在大泽上,把背上的陆地丢在一旁。

    忽而又有少男少女或者从天而降,或者从大泽中飞起,在空中相拥,落地则化作玄武,变成龟蛇相交的奇异半神。

    又或者化作人形,龟背缠蛇的怪人。

    秦牧啧啧称奇,对于北帝玄武他久有耳闻,也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当年延康劫爆发前夕,曾有天降神器五雷壶落在延康,那五雷壶便是北帝玄武的宝物,除了五雷壶之外,还有其他古神四帝的武器。

    秦牧救活帝译月,帝译月将那场天象大劫消除,秦牧那时才知帝译月曾经拜古神四帝为师,与古神四帝大有渊源。

    鬼船上,秦牧也曾经盗取北帝玄武的力量,破开鬼船,当时他被抓住,遥遥见到了北帝一面。

    天龙宝辇行驶到北极天深处,秦牧看到另一尊神器御天尊,于是停车下来观望。

    这尊神器御天尊的体魄也是极为庞大,面带微笑,竟然显得有些妩媚,身后朝气蒸腾,大有融化北极天的阴寒之势。

    “蓝御田竟然也可以妩媚动人,不知道是哪位女天尊的神器?”秦牧失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