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玄武二帝

    神器御天尊强横无比,身前身后有光流如同飘带,色彩明亮。

    他捏着兰花指,像是在拈花微笑,一足脚尖着地,一足抬起,点着另一条腿的膝盖。秦牧说其妩媚,便是这个原因。

    与东极天的御天尊不同的是,环绕这尊御天尊的是几座陆地,陆地漂浮在御天尊的四周,云雾缭绕,山清水秀,陆地上有神魔栖息,组建成军,日夜操练。

    秦牧向远处看去,但见这北极天显得有几分阴郁,反倒是来到了这里,才觉得有些温暖。

    远处群山之间,有山峰如柱,几株青藤攀爬着山峰,蜿蜒生长,增添了一抹绿色。

    阆涴神王遥望那几株青藤,露出惊讶之色。

    “姐姐是否也要去看这尊神器御天尊?”秦牧问道。

    阆涴神王迟疑一下,轻轻点头,道:“那几株青藤,应该也是祖庭中的东西。”

    下一刻,她从宝辇中消失。

    秦牧遥望青藤,心道:“造物主祖庭中生长出来的东西真大。”

    宝辇继续前进,向那青藤驶去,过了良久,他们来到峰柱前,秦牧抬头看去,却见青藤应该是葫芦藤,一片片叶子很大,爬满了山峰。

    山上挂着一些青色葫芦,通体如同青玉,约有五六丈高。

    葫芦数量不多,有些女子飞来飞去,穿梭在藤蔓之间,却是在那里捉虫。

    葫芦上的虫子也是古怪且凶恶,有两三丈长短,身上长满毛刺,獠牙利口,口喷雷火。打不过时,便身体一摇,身上的毛刺如同锋利至极的钢矛射出!

    那些女子在藤蔓间穿梭,努力捉虫,然而却屡屡遇险,每当遇到危险,这些女子便化作腾蛇躲避,倏忽来去,迅捷无比。

    “莫非五雷壶便是这株葫芦藤上结出的宝物,能够容纳五大云雷,炼就火铃神兵?”

    秦牧啧啧称奇:“这世上竟有这么大的虫子,难道也是祖庭中的虫子?”

    突然山峰轰隆一声移动了百里左右,秦牧吓了一跳,定睛看去,看到山下竟然有一头老龟。

    老龟体魄极为庞大,背负着一座大陆行走,只是走得太慢,半天才挪动一步,但是一步便跨出百里左右!

    他背着大陆上的群山,行走在这茫茫大泽之中,气喘吁吁,似乎很是吃力。

    天龙宝辇来到老**部,老龟慢吞吞的挪着龙头,目光如同两轮太阳注视着宝辇。

    秦牧走出宝辇见礼,道:“长老。”

    那老龟龙头长着雪白胡须,很是苍老,连眉毛也是雪白,道:“牧天尊,请恕我不能还礼,告罪。”

    他声音如雷滚动,极为洪亮。

    秦牧惊讶道:“你认得我?”

    “天盟牧天尊,谁人不知?”

    老龟道:“牧天尊此来,是拜会玄武大帝?”

    秦牧点头,道:“敢问北帝玄武在何处?”

    老龟笑道:“这世上并无北帝玄武,只有玄帝和武帝。牧天尊是要见玄帝还是武帝?”

    秦牧眨眨眼睛,面色古怪,试探道:“北帝玄武是两个人?”

    老龟笑道:“两位神圣,一个在男儿国,叫做玄国,一个在女儿国,叫做武国。你去玄国能够见到玄帝,去武国能够见到武帝。他们合体,才是玄武大帝。”

    秦牧称谢,问道:“长老又怎么称呼?”

    “不敢当长老二字,我是玄帝和武帝之子,叫做幽溟,因为犯了过错,所以被罚。”

    老龟道:“父母二神罚我背负此山在北极天行走,待到葫芦藤上的五雷壶悉数成熟,方能脱罪。而今我已经走了六十万年了。”

    秦牧吓了一跳,狐疑道:“这藤上结着的果真是五雷壶,然而这葫芦成熟,应该要不了六十万年吧?”

    那老龟幽溟道:“这葫芦三千年一开花,三千年一结果,三千年一成熟。六十万年,收割的葫芦已经有六十六代了,结出近六百个葫芦。然而这葫芦藤开花结果,结果开花,藤上的葫芦始终不断,始终没有悉数成熟的时候,所以我至今还是戴罪之身。”

    烟儿所化的小青雀从宝辇中蹦蹦跳跳跑了出来,落在秦牧肩头,失声道:“你犯下什么罪,竟然要受如此责罚?”

    那老龟瞥她一眼,道:“我是被一男一女两个坏蛋陷害,落得如此田地。六十万年前,四帝与天庭分家时,我奉命护送玄武天宫前往北极天,路上遇到一个少年和一个女孩与我攀谈,说是认得我,我不觉对他们心生好感。然而他们却闯入天庭,盗走了父母二神炼就的宝物琉璃青天幢。”

    他咬牙切齿道:“父母二神大怒,将我镇压在此。可恨那一男一女却不翼而飞!琉璃青天幢中是父母二神从太古搜集的异宝所炼,威能奇大无比,然而却至此消失。父母二神也为此搜寻良久。那对狗男女若是被我寻到,必然扒皮抽筋,挫骨扬灰!”

    秦牧叹息连连,心道:“北帝玄武也是如此财大气粗,不愧是从太古活到现在的人物,掌握的天材地宝极多。想来古神很多都是如此。他们应该是从造物主的祖庭弄来的这些宝物。这株青藤,或许是造物主一族观想出的圣物……”

    他打量青藤,试图以神识与青藤联系,然而青藤毫无回应。

    那老龟幽溟还在痛骂不绝,各种脏话迸出口,浑然没有了刚才的高人气度,显然对那对骗走了琉璃青天幢的“狗男女”极为痛恨。

    就在此时,空中嗡嗡作响,许多长着翅膀的大虫子飞来,来到山上便播下虫卵。

    山上的女子又气又急,纷纷飞起驱赶,然而还是不少虫卵落下,遇风便化作大青虫,抱着青藤便啃。

    那些女子只得又去捉虫。

    秦牧看了一眼,道:“这些虫子是从哪里来的?”

    “阴天子养的虫子。阴天子不知从哪里得到了一包来自太古的虫卵,他前来寻我父母想求葫芦,我父母不给,他便使坏,播下虫卵。”

    老龟幽溟道:“这些虫子每次被捉光,便会有飞虫前来播卵,已经播了四五十万年了。这厮,锲而不舍,毅力惊人!”

    秦牧告辞离去,老龟幽溟在后方高声道:“牧天尊,你老脸面大,劳烦你在我父母二神面前说句好话,让我早日摆脱这镇压之苦!咱们好歹在六十万年前见过一面哩!”

    秦牧诧异的回过头来:“你在六十万年前见过我?”

    “是啊,天河中,我们遥遥照过面的!”

    秦牧沉吟,他原本以为这老龟知道自己,是因为牧天尊的名头果然响亮得很。

    却没想到,这老龟竟然真的见过自己。

    “我去过六十万年前?我怎么不知道?”

    秦牧答应下来,宝辇继续向前驶去。

    玄帝武帝分家,分为两个国度,一边是男儿国一边是女儿国。秦牧来到男儿国中,却见这里多是龙首人身龟背的男子,形容古怪,但实力都极为了得,却没有一个是女子。

    一片天宫漂浮在玄国的上空,然而却是半个天宫,玄武天宫被切开,而且是沿着中线切开,甚至连凌霄殿也被整整齐齐的切成两半!

    秦牧站在宝辇上仰望,甚至能够看到被从中间切开的帝座!

    “玄帝和武帝闹了什么别扭,竟然割裂到这种程度?”

    他不禁摇了摇头,瑶池事件中,北帝玄武也出手了,不过那时他们应该是合体的,因此实力极强。想来这两位古神虽然平日里不和,但到了关键时候,还是会联手迎敌。

    天龙宝辇飞上那半阙天宫,来到只剩下一半的南天门前,却见南天门的守卫正在与几个武国的女子打情骂俏。

    想来两位古神虽然不和,但两个国家的男女却情投意合者颇多。

    秦牧让龙麒麟前去通报,过了片刻,只听一声大笑传来:“牧天尊果然来了!”

    一位中年帝皇迎上前来,龙髯长须,威武不凡,只是背部高隆,显得有些古怪,应该是他将龟壳罩在衣服之中。

    “牧天尊,我们这是第二次相见吧?”玄帝哈哈大笑。

    秦牧见礼,不咸不淡道:“延康劫爆发之前,有天象大劫,其中有北帝神兵,厉害至极。我对玄帝的宝物倒是佩服得很。”

    玄帝还礼,笑道:“牧天尊是因为这件事埋怨我吗?天尊有所不知,那五雷壶是妖妇借出去的,与我无关。我当时还说,妖妇自作孽,不可活,从前借出五雷壶去灭上皇时代,后来又借出五雷壶去灭开皇时代,现在又要去灭延康,早晚会得罪了不能得罪之人,死在这上面!”

    秦牧面色稍缓,道:“原来与玄帝无关,是我错怪玄帝了。五雷壶这种异宝,可以收纳五大云雷,云雷中又炼就火铃神兵,我极为佩服。”

    玄帝闻弦而知雅意,道:“我与牧天尊一见如故,视为知己,这五雷壶我与妖妇平分,她那里有十几个,我这里也有十几个。等到天尊离去时,我送与天尊一个,权作赔罪!”

    秦牧面色愈发缓和,笑道:“我适才遇到幽溟贤侄,听他说他被镇压在山下六十万年,六十万年结了近六百个五雷壶,为何玄帝陛下只落得十几个?何况从太古至今不知多少亿载,岂有十几个的道理?”

    玄帝脸色涨红,喝骂道:“竟然结了这么多?妖妇肯定是私吞了!”

    他叹了口气,道:“实不相瞒,这历朝历代的战争,五雷壶损毁了不知多少,我这里的确也不多了。这样,我把十六枚五雷壶,都赠予天尊。”

    秦牧叹道:“延康孱弱,没有强大神器护国,覆灭也在天庭的一念之间。倘若延康没了,我也不会独活。”

    玄帝笑道:“天尊切莫这么说。天尊是从东帝那边过来的?东帝脾性一向是爽直,没有为难天尊罢?”

    秦牧道:“东帝设下两重考验,一是让我不借用天公土伯之力,复活他人,二是考验我的潜力。”

    玄帝目光闪动,显然是待价而沽,道:“那么天尊是否通过了考验?”

    秦牧淡淡道:“我复活他人之后,砸了他的青龙天宫,伤了他的转世身,让他在东极天所有神龙面前出了点丑。”

    玄帝哈哈大笑,竖起五根手指,道:“我适才想起来,我那尘封已久的宝库中,还有一些存货。可以赠予天尊五十枚五雷壶,让天尊组成一支五雷军!”

    秦牧竖起一根手指。

    玄帝摇头,道:“实不相瞒,历代战争,五雷壶的确损毁许多。再加上开皇时代,我赠给了开皇五十枚五雷壶,开皇是秦天尊,我不能顾此失彼。倘若给你更多,开皇讨上门来,我有何颜面见他?”

    秦牧正色道:“开皇并非是万劫不灭大法师。”

    玄帝咬牙,重重点头:“那就一百枚,不可再多了!”

    秦牧哈哈大笑,玄帝也哈哈大笑起来,伸手道:“牧天尊,请!”

    “请!”

    两人携手走入半阙南天门,进入玄武天宫,秦牧笑容满面,心道:“离开玄帝之后,我便去见武帝,还可以从武帝那里弄来一百枚五雷壶!”

    玄帝似有意似无意道:“倘若牧天尊还要去见妖妇,便对妖妇说我给了你两百枚五雷壶。”

    秦牧心神大震,钦佩之情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