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大宇宙星图

    秦牧露出笑容,双臂的肌肉也在这短短片刻复原。

    玄帝瞥他一眼,向那些真武剑院的剑神道:“你们既然志愿在此,那么便去元界走一遭罢。只是要记住一点,你们不再是北极天的剑神,也不再是我的后代。一,不能借我的名头行事,你们已经被逐出北帝一脉,二,你们没有背景,并不高人一等,要善待比你们弱小的延康人。明白吗?”

    秦牧心中不觉对玄帝高看了几眼,玄帝这番吩咐很是及时,不借玄帝的名头行事,这些真武剑神便不会引起天庭的注意,少了许多危险,即使他们犯事,也牵扯不到北极天。

    没有背景,善待延康人,则与延康没有矛盾。倘若他们自恃为北帝血脉,歧视延康,倚强凌弱,那么反而会给他们带来祸端,首先秦牧便容不下他们。

    做好这两点,那么这一批真武剑神便可以融入延康,成为延康变法的一员。

    姜是老的辣,玄帝看得很透。

    那些真武剑神称是。

    玄帝革了他们的姓氏,为首的真武剑神向秦牧道:“天尊,而今我们是无姓之人,恳求天尊赐姓。”

    秦牧沉吟片刻,道:“你们四万年前因剑入道,因剑成神,而今又因为剑道而离开北极天,被收回姓氏,那么便以剑为姓吧。”

    为首的真武剑神露出笑容,道:“那么我便叫做剑无极。”

    “我叫剑三生。”

    “我叫剑雨堂!”

    ……

    众人纷纷笑了起来,玄帝忍不住道:“牧天尊,我这些子弟虽然本事不坏,但并未经历多少世事,不知世间险恶,还请天尊善待他们。”

    秦牧郑重点头:“玄帝放心,我在元界的口碑极好,被称作延康的良心,但凡提到我的,谁不竖起大拇指赞道绝世好人?我一定不会亏待他们。”

    玄帝道:“是,是。我也曾经扫听过天尊的为人处世,有口皆碑。”说罢向剑无极抛个眼色,低声道:“长点心眼,切不要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

    剑无极心中凛然。

    秦牧书信一封,交给剑无极,道:“你们师兄弟先去元界延康,取我的书信交给延秀帝,她自有安排。玄帝,那百枚五雷壶不如先交给他们,由他们带往延康,你意下如何?”

    玄帝点头,道:“剑无极,你取来百枚五雷壶之后,再去一趟真武道院,取来六卷玄武道解,火铃神兵卷轴,带往延康,献给延秀帝。”

    剑无极领命,率众去了。

    玄帝目送他们远去,叹道:“雁过拔毛,牧天尊拔得够狠。现在天尊可以见到我的诚意了吧?”

    秦牧长揖到地,肃然道:“玄帝不以我实力卑微而轻视我,反而托付重任,牧不胜感激。”

    玄帝连忙还礼,笑道:“天尊快别如此。我之所以重视阁下,正是因为延康劫啊。开皇劫时,开皇率领精锐,抛弃子民远走他乡,而延康劫时,阁下却殊死一战,在各个势力之间腾挪,寻找生机,竟然保全了延康。也正是因为阁下此举,让我甘心将他们托付给你。”

    秦牧诚挚道:“玄帝丹心托付,将来我必有回报。”

    玄帝哈哈大笑,道:“我已经命人备下宴席,你我是忘年之交,不醉不归。”

    秦牧也哈哈大笑:“正要叨扰。”

    宴席上,玄帝与秦牧喝得酩酊大醉,勾肩搭背,互成兄弟,龙麒麟和烟儿在一旁作陪,旁边还有些玄天宫的高层,心中腹诽不已:“玄帝与牧天尊称兄道弟,倘若遇到了开皇,这辈分怎么论?”

    宾主尽欢,只是作陪的强颜欢笑。

    玄帝送秦牧离开玄天宫,道:“你去见妖妇,须得小心,妖妇不太好说话。她肯定知道你来了,你先来见我,她必心生忌恨,会为难你。”

    秦牧笑道:“嫂夫人应该不是那种人。玄帝老哥,我还有事情想请教,立在北极天的神器御天尊,是哪位天尊的武器?”

    “嫱天妃的武器。”

    秦牧点了点头,用心记下,又问道:“敢问北极天是否有背面?”

    玄帝脸色微变,笑道:“贤弟问这些做什么?”

    秦牧不答,道:“我在太虚中遇到了造物主,探知造物主的祖地叫做祖庭,敢问玄帝老哥是否知道祖庭的下落?”

    玄帝面色一沉,沉声道:“送客!”

    秦牧怔了怔,拱了拱手,正要离去,玄帝叹了口气,道:“并非是我不近人情,而是天尊打听的地方太惊世骇俗。牧天尊,我知你素来喜欢探究历史,但有些东西还是不要碰为妙。”

    秦牧轻轻点头,带着龙麒麟和烟儿搭乘天龙宝辇,向武国驶去。

    玄帝目送他们远去,目光闪动,低声道:“造物主的祖庭,我们好不容易才封印了那个地方,你千万不要解开尘封的历史……”

    “玄帝还是吐露不少信息的,他那句话中的意思是说,元界、玄都、四极、天庭等地没有背面,与造物主的祖庭有关。”

    秦牧坐在宝辇上,轻轻敲着扶手,像是对龙麒麟与烟儿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不过,这些地方应该不是祖庭,否则阆涴神王肯定能察觉出来,然而这些地方的背面却又与祖庭有关,这就古怪了……”

    烟儿喂他东帝送的果脯,秦牧不由自主的张嘴吃着,喃喃道:“无论是四极天还是元界或者天庭,都不是小地方,这些地方的消失,与祖庭的消失之间有什么联系?”

    龙麒麟突然道:“教主,你还记得大墟吗?”

    秦牧微微一怔,龙麒麟道:“教主,你不是曾经发现大墟涌江的源头,有着四五重空间重叠在一起吗?后来元界破封,这些重叠在一起的空间便舒展开来,化作而今的元界。是否有可能元界被封印的手段,与祖庭被封印的手段类似?”

    秦牧思索片刻,道:“龙胖,继续说下去。”

    烟儿跳到龙麒麟身边,把东极天的果脯送到他的嘴边,露出鼓励之色。

    龙麒麟继续道:“是否有这种可能,四极天,天庭,元界,玄都,幽都,这些世界的背面都还存在,但是古神用莫大的法力,将这些世界的背面叠加在一起,形成类似封印彼岸方舟那样的立体空间封印,将祖庭锁在里面?”

    秦牧眼睛一亮,抚掌赞道:“龙胖,你的确大有智慧!”

    龙麒麟得意洋洋,吃着烟儿送来的果脯,烟儿细心,还在果脯里夹着灵丹,让他大为感动。

    秦牧站起身来,抚掌赞道:“的确有这个可能!神通,都是一脉相承的,封印元界,封印彼岸方舟,动用的神通可能与封印祖庭的神通不是一种神通,但也许会有神通上的传承!”

    他双手相扣,向外一分,顿时龙汉天庭、元界、幽都、玄都和四极天,甚至天阴界和归墟的布局悉数出现,形成一卷展开的大宇宙立体星图!

    元界在中央,幽都与元界重叠,又连接四极之地,玄都高居在元界之上,秦牧看向四极天,沉吟片刻,道:“天河连接四极天与天庭,然而它们却不在一个平面上。还有归墟,归墟也不是在元界,而是另一个时空。我寻到归墟时,靠的是大师兄魏随风留下的空间术数。他的空间术数记载的是另一个空间维度……”

    他围绕大宇宙星图走动,目光注视着星图,不断演算。

    突然,他伸出手掌,将星图向下轻轻一拉,一个漏斗状的归墟大渊出现在元界下方。

    秦牧目光闪动,轻声道:“幽都也不是完全与元界重叠,相反,幽都还连接四极天,以及其他林林种种的诸天,唯一不曾连接到的,便是玄都。也即是说,玄都和幽都,相扣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圆!”

    他拓展幽都的疆域,心念一动,元气化作一尊土伯,土伯站在幽都之中,肉身广大,头顶黄泉。

    秦牧皱了皱眉头,看着土伯脚下的大陆,只见那块陆地竟然与归墟大渊重叠。

    他不禁呆了呆。

    “根据传闻,天河是流入归墟大渊的,然而传闻却没有说过归墟大渊是处在土伯脚下,也没有说过天河会穿过幽都。不过,倘若天河穿过幽都呢?”

    秦牧双眸越来越明亮,调整天河,引来河水洞穿元都幽都二界,这二界在空间上有着重叠之处,天河来到幽都并不需要穿过元界的大陆,而是进入另一个空间之中。

    天河化作冥河,浩浩荡荡,围绕着土伯那宏伟的身躯流淌。

    秦牧呆了呆,看着土伯的手掌说不出话来。

    土伯的武器是一条鞭子,他曾经见过土伯用这根鞭子将田蜀捆起来,而天河化作冥河流入幽都,恰恰流淌过土伯的手掌!

    冥河,便是土伯手中的鞭子!

    “难怪我每次去幽都,总是觉得土伯身上似乎少了一点东西,原来是冥河鞭!”

    秦牧定了定神,调整冥河,只见冥河恰恰流入归墟。

    “还有一点不对之处!”

    秦牧抬头仰望,看向玄都,又看向四极天:“四极天的高度不对!四极天应该比元界更高,比天庭低一些,而且天河也应该流经玄都,然而却没有经过玄都,而是流经天河,像是一个巨大的圆环绳索,圆环垂下,垂入幽都……”

    他疯狂演算,过了片刻,伸手轻轻一划,笑道:“天河之水天上来,自然是来自玄都!”

    玄都中,一道天河奔流而下,改变了原本的天河水势,变成天河从天上来,流入北极天,又从北极天流经西极天、南极天和东极天,从东极天流向天庭。

    到了天庭后,天河从天而降,流向元界,元界与幽都重叠,天河于是化作冥河,注入幽都,终于土伯脚下的归墟!

    秦牧打量大宇宙星图,走来走去,倘若按照大宇宙星图来计算的话,四极天相对于元界应该是立起来的,垂直与元界,而且是背对元界。

    他伸手画出一条条线,将各个世界相连,然而却无法将所有的集中与一点。

    秦牧皱紧眉头,突然眼睛一亮,低声道:“原来的龙汉天庭,并非是在而今的位置,而是在元界的天空上,那么,把天庭往下移的话……”

    他把星图中的天庭往元界移动,悬在元界上空。

    车外传来天龙的声音,高声道:“天尊,武国到了!”

    秦牧充耳不闻,缓缓的调整天庭的方位,突然不由得心神大震,所有的线终于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个光斑!

    秦牧喜极而泣,忍不住落泪,喃喃道:“这里,这里就是祖庭,造物主的祖庭所在之地!学好术数,果然大有用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