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太子脱困

    他现在只是确定祖庭的大致位置,关于祖庭的封印他还一无所知,还有四极天、玄都和归墟大渊的具体空间地理数据,以及龙汉天庭在分家之前的详细空间维度坐标,他也必须要弄明白。

    如此一来,才可以准确的定位祖庭的方位。

    四极天玄都和大渊的空间地理,可以用灵能对迁桥的数据。

    灵能对迁桥本来便是秦牧和黑虎神联手设计的,对迁桥连接不同世界需要不同的空间地理数据,取得这些数据对秦牧来说没有一点难度。

    只是归墟大渊,恐怕至今还没有灵能对迁桥连接那里,即便有,也是掌握在帝后和元姆之手。

    不过,秦牧曾经去过归墟大渊,只需要再去一趟,便可以将空间维度确定下来。

    唯一的难题,便是龙汉天庭原来的高度有几何。

    这方面,他并没有准确数据。

    只要确立了祖庭的具体方位之后,别的不说,他可以建立一座大空间传送阵,直接传到祖庭中去。

    “难怪北帝玄武的大太子幽溟说,曾经在龙汉时代见过我,想来我是去测量天庭高度几何的。”

    秦牧面色古怪,心道:“那么,我是何时去的龙汉天庭?盗走玄武天宫的琉璃青天幢的男女会是谁……不过,天庭的背面也是祖庭封印的一部分,为何天庭向上移动了?倘若天庭移动了,岂不是说封印有了漏洞?”

    他正要细细研究天庭上移引发的后果,只听车外天龙的声音再度传来,道:“天尊,武帝率众前来迎迓!”

    “没时间了,等到离开北极天后,我再计算天庭上移的后果!”

    秦牧顾不得多想,散去大宇宙星图,笑道:“龙胖,烟儿,随我去见武帝!”

    宝辇顿下,他走出宝辇,只见前方便是另外半阙玄武天宫,武帝已经率领着诸多女神官在前方等候。

    武帝非但没有玄帝口中妖妇的姿态,反而显得比玄帝还要正派许多,威严许多,这位女子一身红黑相间的帝袍,绣着牡丹飘香图,有腾蛇游于花间,作矫腾飞起状。

    她的眉毛如同展开的雁翎,眉心一点丹朱,薄唇轻施粉黛,并没有如玄帝所说的那般上来便给秦牧一个下马威,而是款款见礼,落落大方,道:“牧天尊。”

    秦牧急忙下车还礼:“武帝姐姐。”

    武帝忍俊不禁,笑道:“人都说牧天尊见到女子便叫姐姐,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秦牧正色道:“却也并非都是如此。”

    武帝哦了一声,秦牧继续道:“我遇到漂亮的女子,便情不自禁的称她为姐姐,适才见到武帝,便不由自主的犯了毛病,想都未想脱口而出。我这嘴,比我的心还要实诚。”

    武帝笑出声来,摇头道:“牧弟是个实诚人,现在的男子,实诚人可不多见了。哪里像我家那头夯货,连句甜言蜜语也不会说,天天便知道惹我生气。我与他说两句话,便被他怼了一肚子气。”

    秦牧笑道:“姐夫也是个实诚人,只是口拙,难以表达感情而已。”

    龙麒麟暗赞一声:“还是教主会说话,在玄帝面前称武帝是嫂夫人,在武帝面前称玄帝为姐夫,都是亲弟弟的口吻。他看了我的豢人经之后,本事越来越厉害,大有青出于蓝胜于蓝的趋势了!”

    “不提他。”

    武帝相请,笑道:“咱们进去谈。”

    她瞥了瞥龙麒麟和烟儿,目光讶异,道:“莫非是朱雀家的公主?”

    烟儿连忙见礼,道:“烟儿见过姨娘。”

    武帝对她很是亲近,上前挽住烟儿的手,笑道:“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后来你娘狠心,把你送人了。对了,你们从东极天来,见过你父了吧?”

    烟儿脸色黯然。

    武帝会意,笑道:“东帝子嗣颇多,可能没有想起来有你这么一位公主。”

    秦牧试探道:“武帝姐姐,我在来到这北极天时恰逢令郎幽溟,见他颇多辛苦,天寒地冻,背负神山而行。于是下去询问,得知他犯了过错,被贤伉俪惩罚,已经罚了六十万年了。我忍不住怜悯,禁不住落泪……”

    武帝冷笑道:“他丢了琉璃青天幢,便该如此!那琉璃青天幢乃是我与夯货穷尽一生积蓄炼制而成,却被他弄丢了,粗心大意,该有一点教训!”

    秦牧连连点头,道:“原是应该教训一番,只是小孩子顽劣,他知道教训也就足够了。实不相瞒,我适才去见姐夫,也向姐夫说到此事,想替幽溟贤侄求情,结果姐夫反而大怒,命人提着鞭子前去,赏了幽溟贤侄九十九鞭!”

    武帝勃然大怒:“你求情,夯货却不领情反倒打我儿子?这老东西内战内行,外战外行,若非我一个女子在外面张罗,忙来忙去,东奔西走,他连这个北极天都捞不着半点,早就趴在天河里喝西北风了!现在打自己儿子倒是一把好手!”

    秦牧叹道:“姐姐息怒。幽溟贤侄已经知错了,又挨了鞭子,该是让他摆脱厄运了。否则姐夫哪天想起来,又赏他几鞭,该如何是好?”

    武帝唤来身边的宫女,道:“你带着我的手谕前去,放了太子,让他来我这里,不要跟着他的死鬼老爹!他老爹半点出息也无,遇到什么事情都是四肢往王八壳子里一缩,把尾巴也缩进去,却把我这个女子推出去揽事!跟着他老爹,也是这般没出息!速去,速去!”

    那宫女慌忙去了。

    秦牧放下心来,道:“贤侄脱困,我也算是了结一桩心愿。”

    武帝越看他越是喜欢,笑道:“你姐夫那头夯货,便从来没有这般替人着想过。这老混球说气话来便支支吾吾,做起事来也不爽利。”

    秦牧正色道:“姐姐错怪姐夫了。我去见姐夫时,姐夫给了我两百枚五雷壶,还派了数百位剑神,前去支援延康。”

    武帝狐疑道:“夯货会这么大方?他跟我过日子时,一个铜板恨不得掰成四瓣,岂会给你两百枚五雷壶?”

    秦牧脸色微红,悄声道:“原本姐夫只想给一枚葫芦,还骗我说总共只有十六枚,我于是对他说姐姐给了两百枚,他这才大方一些。”

    武帝笑得花枝乱颤:“牧弟虽然老实,但也有狡猾的时候。夯货见我如此大方,一定会咬牙给你这么多,但心里多半血流成河。弟弟放心,你来见我,我不会比夯货小气了。”

    有她这句话,秦牧总算放下心来:“三百枚五雷壶,组成一支军队也足够了,这支军队但凡动手,便是五雷轰顶!”

    武帝的确要比玄帝爽朗爽快,给了秦牧两百零一枚五雷壶,道:“夯货许给你几百位真武剑神,我也不能逊色了。开皇当年来到这里,学习我的本事,作为交换,他麾下最强的几个阵法大师为我设计了腾蛇连垒阵,此阵需要千位神女才能施展出来,等闲帝座强者也可以抗衡。这座阵法,我送你一座。”

    秦牧大喜,迟疑道:“姐夫让剑神下界帮我,收回了他们的姓氏,逐出北极天,说是免得连累他……”

    武帝会意,笑道:“你是担心我的宫女会依仗玄武血脉,欺负延康人?你放心,我也会如此安排。”

    秦牧松了口气,与这等聪慧女子谈话,说不出的舒服。

    “说来,我与牧弟是第二次见面,当初鬼船上,是我第一次见到弟弟,也是靠弟弟的智慧这才摆脱鬼船。”

    武帝笑吟吟道:“朱雀妹子也时常提到你。她还说,她在龙汉初年见到你,你还提到了天盟。”

    秦牧心中一紧,轻轻点头。

    “现在十天尊,便是天盟,牧弟可知当日你无心之举,影响有多大?”

    武帝似有意似无意道:“龙汉初年之后,几乎一切大事都与天盟有关。你作为天盟最古老的元老之一,平息天盟之乱也应该是你来做主力。”

    “姐姐,你觉得我倘若没有提天盟二字,后来还会有天盟吗?”秦牧问道。

    武帝怔了怔。

    “还是会有天盟,或者不叫天盟,或许叫地盟、幽盟之类的名字。之所以会形成天盟,主因不在我,而在古神。”

    秦牧与她并肩而行,轻声道:“倘若古神待后天生灵和半神好一些,那么也就不会有天盟了。正是因为压迫太重,让后天生灵和半神没有多少活路,才有天盟。哪怕是将来我与诸位古神除掉了十天尊,倘若你们还是从前那般行事,将来还是会有另一个天盟。”

    武帝沉默片刻,道:“现在的古神比以前好多了,而现在的天庭中的那些半神,与从前的古神没有区别,也是让众生血祭。天盟不过是铲除了古神,自己成为古神而已。牧弟,你应该想一想将来,怎么才能不会成为压榨众生茹毛饮血的古神。”

    秦牧怔了怔,躬身拜谢,道:“多谢姐姐提醒!”

    武帝还礼,道:“我见多了朝代的更迭,见多了生死别离,见多了世人的灾难,见的多了,不免有些绝望,认为这是一场大循环。改变循环,我做不到,你有干劲冲劲,或许你会做到。我不留你了。”

    秦牧告辞离去。

    武帝将他送到半阙南天门处,目送他远去,过了不久,宫女带着幽溟太子前来,幽溟太子化作人身,跪拜在地,叩谢武帝。

    “起来吧。”

    武帝抬手,道:“牧天尊为了让我放你出来,也是颇为费了番心思,他是天尊,我不能不承这个情,所以放你出来。你父打你九十九鞭,是因为你多嘴,让你长长记性,你现在刑满脱困,不可像从前那么单纯了。”

    幽溟太子称是,爬起身来,道:“牧天尊呢?孩儿还未曾来得及拜谢。”

    武帝道:“他已经离开了,应该是前往西极天拜会西帝。你虽然脱困,但是犯的错犹在,牧天尊对你有恩,你便下界去罢。你弄丢了琉璃青天幢,当有此劫,等到你寻回琉璃青天幢时,再回北极天。”

    幽溟太子再度叩拜。

    武帝叹了口气,将他搀起来,道:“你毕竟是我儿子,虽然长得像你那蠢爹,娘亲还是不忍心看着你涉险送命。你太单纯,这些年倘若不将你镇压在北极天,只怕你连龙汉时代都活不过去。这延康时代更是艰难,你须得多长个心眼。”

    她取出一个蛇皮袋子,道:“这是娘亲蜕的皮所炼,可收万物,炼化万物,你拿去防身。还有,去见你蠢爹一次,让他给你一些防身之物。”

    幽溟太子哽咽,转身离去。

    到了玄天宫,玄帝见到他,不禁大怒,喝骂道:“蠢婆娘,你将溟儿,他能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活多久?”

    幽溟太子跪拜道:“父神,孩儿知错了。”

    玄帝上前,将他搀起来,叹道:“你没有错,琉璃青天幢丢了便丢了,我还不至于责罚你。之所以要罚你,是因为当年天庭分裂,你是我的太子,心思又单纯,谁都可以骗你。你又与昊天尊阴天子那些狐朋狗友走得很近,他们吃人不吐骨头的,你落在他们手中迟早会死!所以才将你关起来!你娘现在放了你,我也无可奈何。”

    他摇了摇头,取来一面镜子,道:“这是开皇用我背上的八卦图炼制的八卦镜,我又烙印上了玄武纹,你带着防身。你出了北极天,倘若有人叫你,别回头,径直走。你不回头,没人敢害你。你回头了,万劫不复。切记,切记!”

    恭祝神朝大冰箱、濯茶两位盟主生日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