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太帝,西帝,神王

    “倘若古神覆灭,造物主一族便再无卷土重来的可能。”

    秦牧目光深远,道:“现在还有翻盘的机会,等到古神死绝,那么任何人都没有了反抗天庭的可能。”

    阆涴神王站在车中,神识波动,向天垒城冲来的万千白虎天宫神魔顿时如雨般从天空跌落下来。

    天龙宝辇长驱直入,所过之处,西极天的神魔纷纷坠落,不过那些跌落下来的蛇魔并未受伤,只是阵法大乱。

    白虎天宫的南天门前,有巨神力士擂鼓三通,又有两位金甲神人来到门下,捂住悬挂在南天门的金铎的铎口,摇动大铎,门前的将士放下旗帜。

    白虎天宫的神魔大军顿时停止前进。

    南天门前的巨神力士又擂鼓五通,白虎天宫的所有神魔立刻整顿阵势。

    巨神力士擂鼓一通,所有神魔将士原地整顿军备,整齐划一。

    鼓声止歇,迎着天龙宝辇的是无边无际的西极天神魔大军,这些神魔屹立在空中,一动不动,目不斜视,天地间弥漫着肃杀之气。

    那六条天龙见状,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不敢继续闯入。

    龙麒麟呵斥一声,这些天龙这才壮着胆子前进,但速度放满了许多。

    秦牧向前看去,不禁赞叹,白虎天宫的神魔如臂使指,在军队之中很是少见,当然,倘若换做延康的军队,有着神识和三元神会诀之类的法术指挥,只会比西极天做得更好。

    天龙宝辇终于来到南天门外,停顿下来,秦牧站在宝辇上静静等候,过了片刻,一位女将走来,躬身道:“天尊,陛下有请。”

    秦牧似笑非笑道:“我去过北极天、东极天,北帝玄武和东帝青龙都是前来相迎,西帝却端坐在凌霄宝殿上,是让我前去觐见她吗?”

    那女将军面色肃然,道:“陛下有甲胄在身,亲自出征,不便亲自来迎。”

    秦牧哂笑一声,道:“那么,告辞了。等到西帝死过一次之后,我再来吊唁陛下,为她收尸罢。龙胖,调转车头,我们走。”说罢,转身返回宝辇,落座下来。

    龙麒麟犹豫一下,喝令六条天龙调转车头,就在此时,只听一个女子的声音传来,笑道:“牧天尊留步。”

    龙麒麟勒住缰绳,看向车中的秦牧,隔着珠帘,他也看不出秦牧的喜怒。

    秦牧的声音从车中传来,淡淡道:“是西帝吗?”

    一个身穿甲胄的女子从白虎天宫中走出,身后浮现出白虎之首,伏首按抓,作势欲扑,凶恶无比,单单是虎头便遮住了半阙天宫。

    那女子一身武装,英姿飒爽,笑道:“正是。天尊可否移步出来一晤?”

    “不可。”

    秦牧的声音从珠帘后传来,不咸不淡道:“我是天尊,前来拜访,你让我去你的凌霄殿拜见你,未免失了礼数。今日我便不再下车,免得糟践了你的西极天。你上车来。”

    西帝微微蹙眉,瞥了左右一眼,忍住怒气,道:“天尊不要得寸进尺。”

    秦牧哈哈大笑,悠然道:“我听闻西极之地有猛虎,桀骜难驯,虎狡诈多疑,然则见猎物便欣喜,聚精会神,无暇留意四周,因此猎户擒虎,置一羊于虎前。猛虎扑羊,猎户杀虎,则虎殒命。”

    西帝勃然大怒,迈步走来,登上宝辇,掀开珠帘走了进去,道:“天尊有何见教,不妨明说!”

    她这时才注意到车中还有他人,不由得目光落在阆涴神王身上,心中疑惑:“帝后娘娘?”

    她心中凛然,身上金铁碰撞,铮铮作响,冷冷道:“牧天尊与帝后联袂前来,是打算杀我吗?”

    秦牧抬手道:“西帝请坐。”

    西帝哼了一声,落座下来,目光依旧死死盯住阆涴神王,突然道:“你不是帝后,你身上没有那种气味。”

    阆涴神王脸色漠然,幽幽道:“那么西帝觉得我会是谁?”

    西帝依旧盯着她,似乎在审视她的来历。

    “西帝,你可知道你死期到了?”

    秦牧笑道:“你现在起兵,只要攻打对面的天垒城,两兵相接之时,便是你的死期。鸿天尊图谋已久,等着你入局。你的西极神魔大军来到城下,鸿天尊的元神便会入主神器御天尊,不消几个回合,你便陨落当场!”

    西帝的目光从阆涴神王脸上移开,打开车窗远眺天垒城后方的神器御天尊,道:“你的意思是说,鸿天尊已经到了?此言大谬。我得到消息,十天尊此刻都在天庭,相互掣肘,他们相互威胁之下,根本无法从天庭脱身!倒是你,带着这位道友前来,图谋不轨,怕是要借她之手除掉我!”

    她冷笑道:“我能够感受到她身上的杀意!”

    秦牧失笑道:“我除掉你作甚?我与你无冤无仇,你要借我的力量,让自己有一条退路,我也要借你的力量来对抗天庭。你我合则两利,分则两损。我前来拜访,是劝你不要自寻死路。其实并非是我看出这是个针对古神的局,而是北帝玄武看出这是一个请君入瓮的局,请我前来告知你。”

    西帝听到是北帝玄武让他前来告诫自己,这才打消疑虑,试探道:“真是北帝玄武让你来的?”

    秦牧点头,面带笑容道:“西帝若是不信,那便派人前往北极天询问。”

    西帝将信将疑,打开车窗,唤来一位女神将,吩咐一番。

    那女神将连忙躬身,快步去了。

    秦牧悠然道:“你麾下的神人一来一往,只怕要花费几日的时间。不如这样,你先行退兵,鸿天尊看到杀你无望,便知道你识破他的计谋,没有必要继续隐藏。我唤他出来,他必定会现身一会。”

    西帝眼角跳了跳,再度打开车窗,吩咐一声。

    外面传来鸣金收兵的声响,西极天的神魔大军纷纷后撤,即便是退兵也纹丝不乱。

    秦牧起身,来到阆涴神王身边,打开另一扇车窗看去,不禁赞叹不已。

    “牧天尊看我麾下兵将如何?”西帝笑道。

    秦牧由衷道:“的确是强兵,天下少有。只比延康逊色一分,但很不弱了。”

    西帝不悦:“延康,弹丸之地,也有强兵?”

    “陛下,延康师承开皇,青出于蓝胜于蓝,若论战力,自然是比不上西极天,但若论战阵,西极天拍马不及。”

    秦牧走出宝辇,朗声道:“鸿天尊,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会?”

    他动用神识,声音传到天垒城,化作滚滚雷音。

    西帝隔着窗子向那神器御天尊看去,神器御天尊一动不动,西帝看向车外的秦牧,瞳孔微缩。

    阆涴神王轻咳一声,西帝的瞳孔再度舒张,笑道:“这位道友,你给我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咱们是否见过?”

    阆涴神王道:“或许见过,也或许没有。”

    西帝目光闪烁,道:“你很奇怪,让我越来越觉得你像是……”

    突然,她瞳孔骤缩,急忙转头,只见神器御天尊的眼眸张开,一片白色光幕射出,白色光幕比千百颗太阳还要明亮,如同一道光桥。

    这光桥正搭在白虎天宫的南天门上,压在门顶!

    西帝握紧拳头,冷笑不已。

    那光桥上,一位身穿白袍,白眉白须的老者脚踏光桥向这边走来。

    他大袖飘飘,似欲乘风归去,说不出的洒脱,然而他的身躯却仿佛极为沉重,走到半道时,光桥便将白虎天宫的南天门压得咯吱咯吱沉了下去,甚至连整座白虎天宫也被压得倾斜下来,不断沉降!

    待到那白袍老者走到天龙宝辇前,整个白虎天宫被压得坠落在地,南天门被压得沉入地底!

    西帝呆呆的看着这个不断接近的老者,身躯有些颤抖。

    秦牧躬身相迎,笑道:“鸿天尊,你好端端的养神,我却把你唤醒,真是过意不去。”

    鸿天尊急忙还礼,哈哈笑道:“道兄,你乃是天盟在世的唯一创始元老,你一声呼唤,我也不得不醒过来。”

    秦牧抬手,笑道:“鸿道友,请入车说话。西帝也在车中等候道友呢。”

    鸿天尊躬身道:“道兄先请。”

    秦牧走入车中,鸿天尊跟着迈步走了进去。

    秦牧请他落座,鸿天尊连忙再度躬身相请,秦牧回到主座上,鸿天尊这才落座下来,先向西帝拱了拱手,又向阆涴神王拱了拱手,呵呵笑道:“道兄这小小的宝辇之中,倒是聚集了太古、远古和今日的巨头,真是异数。西帝来自太古,这位神王也来自太古,道兄来自今朝,而我在来自远古。”

    啪!

    西帝宝座上的扶手被她生生捏碎,霍然起身,盯着对面的阆涴神王,声音沙哑道:“太古神王?”

    “坐下!”秦牧大怒,重重一拍扶手,喝道。

    西帝看了看阆涴神王,又看了看鸿天尊,自知自己今日只怕在劫难逃,不由得怒哼一声,重重坐了下来。

    天龙宝辇剧烈颠簸震荡,外面的六条天龙被也发出哀鸣,秦牧一阵肉疼:“我的这辆车的宝座,被她坐碎了一个,车辕也断了一根,轮子只怕也扁了。这女人,屁股硬似铁!”

    他振奋精神,目光落在鸿天尊身上,笑道:“太帝目光如炬,竟然认得神王?”

    西帝听到这话,全身虎毛炸起,刺得身上的甲胄千疮百孔。

    甚至,连她的头发也根根竖起,四面八方竖得笔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