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十章 西极天的女孩

    鸿天尊失笑道:“太帝?谁是太帝?”

    秦牧笑而不语。

    鸿天尊呵呵笑道:“道兄从太虚归来,身边多了这一位姑娘,然而这位姑娘却并非是帝后。太虚中有造物主,因此我才斗胆猜测姑娘是太古神王。至于太帝,则还是道兄自己说的。”

    他感慨道:“道兄说太帝便隐藏在我们十天尊之中,然而道兄却没有说太帝到底是谁,害得我们相互猜忌怀疑。道兄不会是怀疑太帝是我吧?”

    秦牧赞叹道:“鸿天尊的解释,天衣无缝,令人佩服。”

    鸿天尊哈哈大笑,看着阆涴神王,笑眯眯道:“那么这位姑娘是否是太古神王?”

    阆涴神王摇头,轻声道:“我来自远古,并非是太古。”

    鸿天尊道:“太古和远古,以龙汉初年为分界线,龙汉初年天庭成立,进入远古文明。到了赤皇时代便是上古,远古五十六万年,上古四十万年。而到了开皇时代,便是近古,又叫古代,近古两万年。从开皇时代覆灭至今,则是现代,合计百万年。莫非姑娘是出生在龙汉时代的造物主?”

    阆涴神王嫣然一笑,顿时车中所有人的心神都被她的笑容吸引,道:“为何天尊执意认为我是造物主?”

    鸿天尊摸着拇指上的扳指,微笑道:“因为姑娘是从太虚中过来的,太虚中除了造物主之外,便是无忧乡。你出生自太古时代,而开皇的无忧乡则是建立在两万年前的近古与现代相接的时候,你自然不是无忧乡人。”

    西帝一直死死盯着阆涴神王,闻言不禁又紧张起来。

    秦牧哈哈大笑,悠然道:“鸿天尊,这次我请你来,并非是来讨论我姐姐来自哪里。你既然不是太帝,那么她是否是造物主,是否是神王,也就与你无关。我请你来坐坐,只是告诉西帝,刚才她如果攻打你的天垒城,抢夺你的神器御天尊,那么她现在已经是一条死虎了。”

    西帝心中一紧,沉默下来。

    鸿天尊自从踏入宝辇中,便一直掌握了主动权,将他图谋暗算自己的事情抛在一边,转而成功挑起自己与阆涴神王的矛盾。

    而现在,秦牧又成功的将话题转了回来。

    面对这两个老狐狸一般的人物,西帝觉得自己现在还是什么也不说为妙。

    说的越多,错的越多,做的越多,死得越快。

    甚至连那个一直不动声色的阆涴神王,她也觉得看不透对方。

    宝辇中四个人,她现在才发现,原来自己才是最单纯的那个。

    秦牧起身道:“一场浩劫消弭于无形,那么天尊也该回去了。”

    鸿天尊也站起身来,一副老好人做派,呵呵笑道:“道兄,你坏了我的好事,不过你是前辈,我也无可奈何。将来道兄须得补偿我。”

    “好说,好说。”

    秦牧相送,道:“既然我坏了道友的好事,那么我便告诉道友一个消息补偿。古神天帝在十天尊之中,帝后娘娘和元姆夫人也在其中。”

    鸿天尊身躯微震,转过身来,似笑非笑道:“这个消息着实镇住我了,不过却也在情理之中。即便是地母元君也如此难杀,死而不僵,屡屡作乱,更何况技高一筹的天帝陛下?不过,这个消息虽然价值很高,但难以弥补我的损失。西极天乃是四极天之一,宇宙四极,非同小可。”

    秦牧悠悠道:“倘若我说宫鋆也在十天尊之中呢?这个消息是否足够了?”

    “宫鋆是谁?”

    鸿天尊疑惑道:“难道是宫天尊?”

    秦牧看着他的面庞,留意他最细微的神态,只是看不出任何表情上的掩饰,道:“宫鋆又叫辛妇,是太古时代的三位神王之一,太帝的妻子。古神天帝与宫鋆生下琅轩神皇。”

    鸿天尊心神大震,嘿嘿笑道:“这十天尊中竟然有这么多猫腻,可笑我与他们互称道友数十万载,竟然一直不知他们来历!受教了,受教了!”

    秦牧还是看不出他神态上有什么不妥之处,心中暗赞:“这便是村长口中的老江湖,不留任何马脚,城府深不可测。”

    “鸿道友,这次是我坏了你的好事,这两个消息的确难以补偿道友,将来我必有回报。”

    秦牧诚挚万分道:“道友,这西极天你暂且放下,等到将来再说。”

    鸿天尊笑道:“并非是我信不过道兄,道兄欠我一个人情,还需立下字据。”

    秦牧取来纸笔,写下字据。

    鸿天尊收了字据,飘然而去。

    秦牧目送他远去,又返回车中,只见宝辇中西帝依旧在盯着阆涴神王,阆涴神王则是脸色淡然,任由她看着自己。

    秦牧落座下来,面色一沉,西帝冷冷道:“那么牧天尊,这位姑娘是不是造物主……”

    “够了!”

    秦牧发怒,喝道:“若非西帝陛下如此莽撞,要夺神器御天尊,我岂会在鸿天尊面前如此被动?我连字据都写了交给鸿天尊,欠他一个人情,将来不知道该怎么还他!你的西极天,我替你保下了,你的命,我也替你保下了,你还想怎样?”

    西帝赧然,笑道:“你这汉子,怎么动不动便发脾气?没点城府。人都说牧天尊狡诈如狐,狡猾似兔,我看你倒像是只公狮子,吓得人家心底怦怦乱跳。”

    秦牧面色温和下来,柔声道:“我也并非是发脾气,而是担忧西帝姐姐的安危,否则我岂敢开罪鸿天尊?岂敢坏他好事?姐姐,你也不要怪罪。”

    西帝起身,正色道:“这次的确是我莽撞了,是我的错。幸好你来得及时,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我向你赔罪。”说罢,竟然真的向秦牧躬身赔礼。

    秦牧惊讶,连忙起身搀住她。

    古神往往都是心高气傲,哪怕是土伯天公与秦牧关系极好的存在,其骨子里也都有着古神的傲气,是看不起后天生灵的,更不会主动低头认错。

    更有甚者如东帝青龙,别说看不起后天生灵,甚至连自己的儿女也当成工具,没有半点亲情。

    然而西帝白虎却是古神中的例外,性子爽朗,敢说敢做,也敢于承认错误,性格讨人喜欢。

    “这事错不在你,是十天尊太狡猾了。”

    秦牧请她落座,道:“我也是太着急姐姐的安危,所以又是激将,又是算计,没有考虑姐姐的感受,我也向姐姐赔个不是。”

    西帝没有坐下来,笑道:“你的座位被我坐碎了,这宝座做不得了。”她话音落下,刚才她的座位立刻化作齑粉。

    西帝脸色微红,道:“我会补偿给你的,天尊先别急着走,我西极天多得是能工巧匠,我让宫里的天工过来给你修好,保证比以前的宝辇更加华丽。”

    秦牧松了口气,道:“那就劳烦姐姐了。我还需要尽快赶往南极天,看看朱雀姐姐是否平安度过此劫。”

    “朱朱比我机灵多了,我看不出来,她一定能看出来,不用为她担忧。”

    西帝走出宝辇,向车下瞅了一眼,只见宝辇的车轮被她压成两个一字,于是吐了吐舌头。

    车中,秦牧向端坐不动的阆涴神王伸出手,阆涴神王没有探出手,面色不悦,秦牧手掌继续伸着,阆涴神王闭上眼睛,过了片刻这才张开,伸出柔荑放在他的掌心。

    秦牧稍稍用力,将她拉起来,阆涴神王抽出手,向车外走去,道:“秦郎,我是应该称你为圣婴,还是牧天尊?”

    秦牧掀开珠帘,笑道:“姐姐生气了,生气的时候反倒有一点人味儿。”

    阆涴神王叹了口气,走出宝辇:“你还是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西帝正在指挥白虎天宫的神人们把被压入地底的南天门拔出来,众多西极天将士各自催动元神,一起发力,总算将这座天宫抬出。

    天宫冉冉升起,西帝当先一步向宫中走去,一边走一边脱去身上的甲胄,道:“牧弟,还有那位妹妹,你们先进来,我去换衣裳。我适才太紧张了,这衣裳都破了……你们几个先过来,请我弟弟妹妹去瑶池坐着!”

    她飞速远去,秦牧与阆涴神王带着龙麒麟和烟儿走入白虎天宫,前方有几位女将军引路。

    那些西极天的女神将也是一边走,一边把身上的神铠神甲脱掉,里面穿着的却是五颜六色的裙衫,身段妖娆。

    秦牧这时才注意到天宫中多是女子,少有男子,而且领兵打仗的将军也多是女人,简直是一支巾帼红颜大军!

    “姐姐,牧天尊是我,圣婴也是我。”

    秦牧欣赏白虎天宫的景致,他像是进入了女子的闺房,这座天宫被装扮的五彩缤纷,处处透露着女孩细腻的心思,宫殿也被装扮得很是秀气,各个角落都摆放着鲜花,宫墙上也爬着一些藤蔓植物。

    “我知道造物主与古神有着深仇大恨,但目前也不得不练手。我不仅要为造物主一族寻找出一条活路,同样也要为人族、延康寻找一条活路。”

    秦牧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我是造物主的圣婴,但我也是人族的牧天尊。”

    他们来到瑶池,却见许多工匠向外赶去,应该是去修整天龙宝辇,秦牧惊讶,这西极天的天工竟然也都是女子,一个个背着一口口洪炉,提着箱子,与哑巴爷爷的装束很像。

    “哑巴爷爷肯定喜欢这些健壮的女孩!从小他便教导我,健壮的女孩最漂亮!”

    秦牧心中大喜:“不知道我向西帝讨一些西极天的天工,她愿不愿意?”

    他正想着,西帝已经换好了衣裳走了过来,秦牧定睛看去,眼前一亮,心中暗赞:“竟有如此可爱的古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