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披香殿降临

    秦牧面色一沉,冷冷道:“这是你与南帝的主意?”

    赤帝齐暇瑜露出不解之色,道:“这也是月天尊的主意。牧天尊,你是万劫不灭的大法师,按理来说,你不应该这么紧张,对你来说,天公和土伯都还在世,复生南帝,让她摆脱古神大道的束缚,不正是一次天赐良机吗?”

    “天赐良机?”

    秦牧气极而笑,无力的坐在宝座上,颓然道:“天赐良机?你们没有与我商量,便敢说是天赐良机?我的复生法术也不是万能的,这世间能够克制我的重塑灵魂的法术还是有的,而且都掌握在天庭十天尊的手中……”

    赤帝齐暇瑜脸色大变。

    秦牧已经下令,天龙宝辇冲向南极禁区。

    “太帝的神识大罗天,天庭的披香殿,天帝禁区,帝后元姆的归墟,都可以抵抗我的招魂之术。甚至把你的魂魄藏在太虚中,我也无法寻到。”

    秦牧坐在车中,心中有些恼怒:“南帝,你便这么确定,我能够救活你?”

    他心中不能不怒,南帝朱雀是古神之中少数几个与他交情很深的人物,秦牧与她的交情仅次于天公和土伯。

    当初秦牧回到龙汉初年,遇到的第一个古神便是南帝朱雀,两人在船上相谈甚欢,朱雀认他位弟弟。

    后来秦牧暴打昊天尊,在天庭没有立身之地,也是躲在朱雀的天宫中藏身。

    并且,南帝朱雀也是第一个知道天盟的古神。

    再到后来鬼船上,秦牧窃取古神四帝的力量,四帝将他和哲华黎抓住,也是南帝朱雀一力做主放了他们,让他们得以摆脱鬼船的束缚。

    他对天公土伯的感情像是晚辈与长辈的感情,对南帝朱雀的感情则是弟弟与姐姐之间的感情。

    南帝朱雀的打算他心知肚明,无非是借这个机会,如天阴娘娘一样,摆脱古神之躯,获得重生,不再受天地大道的束缚。

    秦牧之所以生气,也正是因为她做这件事时,没有与自己商议,自作主张,认为秦牧这个万劫不灭的大法师无所不能,必然能将自己复活过来!

    对她来说,十天尊这个局是最佳时机,借十天尊之手死亡,又可以血洗天庭安插在南天的神魔,两全其美。

    “然而这次机会,也是一次打击我、打击古神的最佳时机!”

    秦牧握紧拳头,咬紧牙关,南帝朱雀要借此机会死而复生,摆脱大道束缚,而天庭也要借此机会镇压她的魂魄,让她无法复生!

    十天尊必然会借此机会,向世人向古神表明,秦牧这个万劫不灭的大法师,根本不是古神的依仗!

    他们有足够的手段来克制压制秦牧的法术,让秦牧无法复活已死的古神。

    “十天尊有四五种手段可以克制我的复生法术,然而太帝的终极虚空不能动用,否则会暴露他的太帝身份,帝后和元姆的归墟也不能动用,她们也怕暴露自身。天帝禁区无法移动,那么能够动用的,唯有披香殿。”

    秦牧望向前方,额头冒出冷汗。

    天庭披香殿,是镇压御天尊残魂之处,秦牧为御天尊招魂时便无法将他的残魂从披香殿内召唤出来。

    甚至土伯亲自搜查御天尊的残魂,也无法进入披香殿!

    披香殿,是天庭的七十二宝殿之一,天庭的十天尊绝对会拿出这座宝殿来镇压南帝朱雀的魂魄,让秦牧的神通无效,让她完全死亡!

    “但愿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但愿披香殿还在天庭,没有被送到南极天……”

    天龙宝辇的速度提升到极致,秦牧回头看去,只见朱雀天宫在崩塌,这座最为古老的天宫的覆灭已成定局,南极天易主是必然的事情。

    就算他能够复活南帝朱雀,南帝也无法再掌握这里。

    更何况,南帝未必能够复活!

    轰

    天空剧烈震荡,宽达数万里的天河突然出现在南极天的上空,天河浩荡,扭曲空间,从一轮轮太阳之间驶过,无数楼船大舰浮现在河面上。

    与凡间的河流不同的是,天河的河面流到这里是碟面的,像是两个菜盘子扣在一起,天河没有上下之分,因此天河两面都有数不清的楼船大舰在疾驰行驶。

    那是天河水师!

    天河连接各大诸天,因此天河水师在百万年的岁月中一直是天庭武备最强神魔数量最多的大军!

    一直以来,天河水师都是在各大诸天平叛的主力,也是灭掉一个个时代的主力!

    无论是当年的霄汉天庭,还是赤明天庭、上皇天庭,乃至于开皇天庭,都是在这支规模最大的神魔大军的楼船大舰的碾压下,化作飞灰!

    秦牧仰起头,看到天空中的天河分流,像是一头体型无比庞大的九尾狐,在舒展尾巴,但其尾巴数量比九尾狐更多。

    数以百计的天河之流涌向南极天各处,一艘艘楼船大舰顺着这些支流直扑南极天,河水熄灭了南极天的烈火,数不清的南极天神魔惨遭屠戮。

    这是一面倒的屠杀。

    天庭的战争机器启动,打掉四极天中的南极天,简直不费吹灰之力!

    这便是天庭百万年的底蕴!

    更有数十道天河支流扑向秦牧的前方,一艘艘楼船大舰从天而降,向南极天光焰最盛之地扑去。

    秦牧收回目光。

    终于,宝辇来到了南极禁区。

    前方大道霞光蒸腾,远远望去如同地平线上有火焰形成的巨大祭坛突起,那并非是祭坛,而是大道霞光形成的景象。

    大道霞光在上方形成鸟巢状的结构,鸟巢极为庞大,远远看去,霞焰腾腾,圣火熊熊,似乎形成一个展翅而起的朱雀形态。

    天龙宝辇来到这里,感受到炽烈的高温,温度之高,即便是这六条玉京境界的天龙也不敢近前。

    不过,这里的温度已经降低了许多,因为适才天河水师已经来到这里,宽广的天河支流多达三十六道,流入南极天的禁区之中。

    天河水师调动天河之力,压制这座大道禁区,诸多楼船大舰业已驶入禁区之中,追杀逃入此地的南极天神魔。

    躲入南极天禁区的神魔并不在少数,他们生在南极天,依靠地理优势和血脉优势,与天庭的天河水师抗衡,厮杀极为惨烈。

    龙麒麟驱车前往,迈入南极天的大道霞光中,四极天的古神四帝都对诞生他们的地方极为重视,从来不轻示于人。

    秦牧去过东极西极和北极,便没有见过这三位古神大帝的诞生之地,哪怕是看似单纯可爱的西帝,他也没有见过诞生西帝的那个禁区。

    古神四帝将他们的诞生地藏了起来,因为禁区中藏着诞生他们的大道规则,他们必须小心守护,免得被人研究透彻,寻到他们的弱点。

    然而此刻,这座南极禁区却浮现出来,甚至即便是在外面,秦牧等人也可以感受到南极禁区中传来的一股股恐怖的大道悸动!

    六条天龙拉着宝辇驶入这片禁区,小心翼翼,不知觉间放慢了速度,这里的温度极高,霞光也更是危险。

    从外面看,禁区如同是由霞光组成的祭坛,而驶入其中,却发现另有洞天。

    构成禁区的大道霞光形成了长达数万里的山脉,一道道山脉的走势形成了天然的符文,复杂无比,而更为细致的大道霞光形成了不同纹理,镶嵌在山体上,地面上,甚至空中。

    这些大道霞光和天然的道纹极为危险,即便是南极天的土著也须得小心谨慎,否则极有可能触发道威。

    古神的力量来源于大道的力量,而这片禁区中,大道几乎形成实质!

    前方,有天河水师开路,一尊尊强大的神魔动用天河,一道道天河压制火势,压伏大道霞光形成的山脉,而那些楼船大舰上,数以千计的神兵不断飞起,镇压下来。

    秦牧的天龙宝辇跟在后面,没有遇到多少危险,一路前行,只见天空中的楼船越来越多,不断有楼船突然间燃起熊熊道火,船上的神魔被烧成火人,在甲板上四处乱窜,惨叫不已。

    他们是触动了这里的大道霞光,触发了道威。

    倘若压制不住这里的大道霞光,那么便会被反噬。

    这里不仅仅有天河水师,还有南极天的叛党,那些叛党偷袭,甚至不惜主动挑动道威,与天河水师玉石俱焚。

    天龙宝辇跟着天河前行,天空中的楼船上的将士虽然看到了他们,却没有人过问,应该有将领吩咐下来,并未阻挡他们进入南极禁区。

    “前面是道火地带,所有人止步!”

    天河水师的一位神人站在船头,高声传令,喝道:“将乱党逼入道火中!”

    数不清的神兵从楼船大舰上飞起,向前方的乱党压去,那些南极天的神魔数量很多,多达万人,但根本无法对抗天河水师的碾压,被逼得不得不深入禁区。

    天龙宝辇顿下,秦牧、烟儿和龙麒麟向前看去,只见那上万人冲向道火地带,一个个突然间燃烧起来,形神俱灭,悉数化作飞灰,无一幸免!

    “牧天尊!”

    那个神人居高临下,高声道:“我天河水师即将退兵,这里没有天河镇压,还请天尊担待!”

    秦牧点头,那神人下令退兵,一条条天河支流飞速收缩,浪头卷着楼船大舰从这片禁区中退去。

    那神人的楼船在后方镇压禁区的道威,留在最后。

    “天尊,道火有九重天,这里只是第一重天,越到里面便越是危险,天尊保重!”那神人挥袖,最后一道天河支流退去。

    秦牧走下宝辇,沉声道:“烟儿,龙胖,你们跟着我前去,宝辇留在这里。烟儿,你用灯笼来压制道火。”

    烟儿提着灯笼守护着他们前进,天龙宝辇则留在原地。

    前方道火熊熊,温度越来越高,火焰扭曲了虚空,一重又一重的虚空融化,秦牧不经意间回头看去,不禁惊叹不已。

    站在南极禁区的火焰中向外看去,看到的南极天竟然像是扭曲的圆环,整个南极天悉数收入眼底。

    这里是禁区道火的第一重天,月天尊的灯笼轻易可以应付。

    到了道火第二重天,秦牧在向后方看去,却见宇宙南天亿万星辰和诸多南天星宿也化作了一道圆环,挂在禁区之外,变成南极天外面的一重诸天。

    到了第三重天,更为奇妙的一幕出现,秦牧竟然看到了元界与诸天万界化作第三道圆环,挂在禁区外!

    而道火第四重天,则是天公的玄都变成了第四诸天!

    幽都是道火的第五重天,形成一道暗色的光晕。

    归墟则是道火的第六重天,幽都是暗色,而归墟则是黑色,没有任何光亮。

    到了第七重天,则是天庭,无比明亮的光晕,极为耀眼。

    道火第八重天,则是四极天中的其他三极,像是一道圆环上挂着三个明亮的小环。

    烟儿手中的灯笼突然燃烧起来,月天尊所炼的灯笼在这里也无法坚持多久!

    秦牧向前看去,他们已经来到道火的第九重天的外围!

    就在此时,这片大道禁区的威能大损,灯笼上的火焰渐渐熄灭,狂暴的气流迎面而来,吹动他们的衣衫!

    秦牧抬头看去,但见天空中一座宝殿从天而降,宝殿上挂满了符箓,各色符文如同无数口锁,将这座大殿锁住!

    披香殿降临了。

    “牧天尊,你已经来迟了。”

    道火第九重天的火焰中,一个伟岸的身影屹立在道火中,侧过头来,淡淡道:“南帝,已经陨落。”

    想写四千字大章,然而差了一百多字,无奈,只好更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