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神通补完,鬼船穿越

    涌江,六条天龙宝辇,拉着天龙宝辇沿着江面飞驰,秦牧坐在车中,取出凌天尊的发簪,催动这发簪的威力,顿时江水澎湃激荡,江中似有巨兽在水下翻腾。

    突然,天色暗淡下来,越来越黑,江心似有能够吞噬一切的怪物。

    拉着宝辇的六条天龙心惊胆战,在黑暗的江面上疾驰,就在此时,前方突然一杆高高的桅杆扯着船帆破开江面,桅杆将水面切开,分出两道大浪!

    那六条天龙拉着宝辇在桅杆后疾驰,龙麒麟挥着鞭子向空中打去,迫使他们跑得越来越快。

    而江面下的那艘船的速度也是极快,而且桅杆浮出水面的部分越来越多,又有几根桅杆冲出江面,相距甚远。

    在江面下的江水中疾驰的那艘船,竟然极为庞大!

    突然,只听轰隆一声巨响,那艘远古的战舰带着大水从江底跃出,水流如同瀑布般从甲板上倾泻而下,砸在江面上。

    无数道黑光黑气如同锁链,以这艘大船为中心,穿插交错,从船中传来阵阵嘶吼声,摄人心魂!

    啪

    龙麒麟甩了一下鞭子,天龙受惊,冲入那艘大船四周的黑光黑气之中。

    天龙宝辇进入鬼船笼罩范围的一刹那,这艘鬼船再度沉入水底,炫目的光芒迸发,这艘船从涌江中消失。

    六条天龙拉着宝辇急忙停车,在宽广的甲板上一路滑行,滑出数十里,这才停了下来。

    秦牧站起身来,掀开珠帘,外面一片黑暗,只有一口口巨大的黑棺安安静静的耸立在天龙宝辇的四周。

    这些棺椁数量极多,刚才天龙拉着宝辇连续躲避,这才避开这些黑棺。

    “师弟,你来迟了!”

    一个声音传来,却看不见人:“我已经与这艘船同化,化作不可视的状态,你倘若破不了凌天尊的神通,便无法将我们解救出来。”

    那六条天龙、烟儿、龙麒麟急忙循声看去,却看不到人影,仿佛有一个隐形人藏在那里。

    然而他们闭上眼睛,却感觉到四周全都是人,数以万计!

    秦牧走下宝辇,捏着簪子用力一划,四周的黑暗被分开,露出光亮,只见一尊尊身躯伟岸的身影屹立在这艘鬼船的甲板上,数量极多!

    那些神魔的修为极为强大,正是远古时代的羽林军!

    他们拥着一位中年男子,那中年男子正是魏随风,曾经的羽林军的统帅,兵符的掌控者,而今的云罗天宫的云罗帝!

    那些羽林军将士发现自己能够看到对方,也能够看到自身,一个个发出欢呼。

    魏随风看着自己的双手,又看向四周的将士,又惊又喜:“师弟,你能够解开凌天尊的神通了?”

    秦牧摇头:“我只是暂时帮助你们从不可视的状态中解除出来,但是还不能破解凌天尊的神通,让你们摆脱与鬼船的共生状态。”

    突然,一声凤鸣传来,但见一头火凤凰振翅从鬼船的后方飞起,背负着一口巨大的石棺,飞至甲板,落地化作一个女子,将石棺放下,正是凤秋云,地母元君的侍女,元界凤族的族长。

    她奉地母元君之命,带着石棺中的上皇尸身来到鬼船,之后便被困在这里,无论她这位凌霄境界的大高手,还是石棺中的上皇尸妖,都被鬼船同化。

    “牧天尊!”

    凤秋云看向秦牧,又看了看天龙宝辇,急忙道:“外面过了多少年了?地母呢?”

    “地母已经死了。”

    秦牧道:“元界落在晓天尊之手。”

    凤秋云如丧考妣,失魂落魄。

    魏随风叹息道:“我留给你的那些地理图,你都去了吗?你现在解不开凌天尊的神通,我留给你的地理图中,有一处是凌天尊的故居,那里藏着凌天尊研究不易神通的一些笔记,是我从天庭中盗出来的。你若是寻到那里,说不定可以借助凌天尊的笔记来破解她的不易神通。”

    秦牧心中微动,取出一些图纸,道:“是哪一张地理图?”

    魏随风走上前来,从中挑出一张图纸,道:“便是这张。不过说这些已经没有用了,你来到这里也会被困住,无法离开鬼船。你会被鬼船同化……”

    秦牧笑道:“我虽然无法破解凌天尊的神通,但却参悟出一部分不易神通,并且也可以掌握一部分不易物质。”

    魏随风皱眉,道:“你的意思是?”

    秦牧收起地理图,道:“我想与你联手,共同催动这艘船,唤起凌天尊的神通,借助此船,回到远古!”

    魏随风皱紧眉头,道:“我虽然也懂得一部分不易神通,但是我掌握的只是片段,我所参悟出来的并不比你更多。”

    “不是还有这一艘鬼船吗?”

    秦牧目光雪亮,道:“鬼船也是凌天尊的神通,不过并非是完整的不易神通,只是她神通的雏形。倘若你我可以补上这道神通的缺憾,便可以让这艘船化作不易物质,可以穿梭于各个时代,不再局限于轮回。”

    魏随风眼睛一亮,走来走去,道:“的确有这种可能。这艘船穿梭于三十六场轮回之中,共有三十六个时代,每一次大轮回都是一次物质重置。倘若我们补上凌天尊神通的缺失部分,的确有可能将它变成完整的神通。”

    他抬起头来,目光闪动,道:“那么师弟,你这次来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秦牧道:“我想回到过去。”

    魏随风笑道:“你回到过去多简单?凌天尊已经化作不易物质,就在涌江源头上,她会化作迷雾让你回去。你重返涌江源头,只要迷雾出现,说不定你便可以回到过去了。”

    他不禁感慨,道:“凌天尊就是江中的迷雾,迷雾袭来,便是凌天尊来到你的身边,只是你看不到她而已。每次都是她带着你回到过去,带着你见证过去的历史,你也因此成为历史的一部分。”

    秦牧摇头道:“她每次带我前去的,都是她想让我去的时代,这次,我想自己选择去一些时代。”

    魏随风看着他,沉声道:“你想改变历史?师弟,我奉劝你不用做这些无用功。你试图改变历史时,你会发现你所做的就是历史,你只是历史中的一个身影,是已经确定的事实。这一点,我比你有更多的感触。”

    秦牧笑道:“你夺我机缘,跑到龙汉时代停留了几千年,你欠我的,帮不帮我?”

    “自然帮你。不过……”

    魏随风犹豫一下,道:“补全了鬼船的神通,我可能便再也无法离开这艘船了。因为……”

    他苦涩一笑,道:“我已经是这艘船的一部分了。”

    秦牧明白他的话,在这艘船上经历了一次完整的大轮回,便会与鬼船融合,变成鬼船的一部分,变成不可视的状态,船上的羽林军便是如此。

    魏随风已经进入鬼船很久了,经历了不知多少次轮回,他与鬼船融合。

    鬼船与凌天尊的神通结合,变成了凌天尊的神通的一部分,也即是说,鬼船上所有人,除了秦牧等人是刚来的之外,其他人都已经变成了凌天尊的神通的一部分!

    凌天尊在困住鬼船时施展的神通并不完整,破解这道神通还算是比较容易。

    秦牧和魏随风倘若补全了这道神通,达到完美状态,那么魏随风等人便会变成这道完美的神通一部分,化作不易物质流淌在涌江之中!

    想要破解凌天尊完美的神通,那几乎是不可能办到的事情!

    古神天帝的肉身至今还被困在凌天尊的神通之中,无法脱身!

    因此魏随风很是担心,怕他们再也无法离开这艘鬼船。

    “那么师兄是否要帮我?”秦牧问道。

    魏随风看着他的双眼,秦牧眼睛通透明亮。

    “师弟,你是霸体?”

    “嗯。”

    “你度过了延康劫?”

    “嗯。”

    “你去了天庭做了牧天尊?”

    “嗯。”

    “你去过了太虚?”

    “嗯。”

    “你见到了太帝尸身?”

    “嗯。”

    “你取出了云天尊肉身?”

    “嗯。”

    “你见到了开皇,寻到了无忧乡?”

    “嗯。”

    “我帮你!”

    魏随风哈哈大笑,伸出手掌:“这些事情,都是我经历过的事情,但却是我没有办到的事情!你办到了,你的能力在我之上!我解不开凌天尊的神通,你一定可以!”

    秦牧伸出手掌,两人手掌啪的一声重重握在一起。

    “兄弟合心,其利断金!”

    秦牧取出桃木发簪,摊开手掌,桃木发簪在他掌心旋转,随即他抽回手掌,桃木发簪悬浮在两人中央。

    秦牧催动自己参悟出的残缺不易神通,所有法力爆发,顿时灵胎神藏喷张,笼罩鬼船!

    凤秋云目光闪动,猛地一咬牙向两人扑来,与此同时石棺轰然开启,上皇天帝所化的尸妖从棺中飞出,尸气滔天,凤秋云与尸妖联手向两人杀去。

    “早就料到你了!凤秋云,你不想被化作完整的不易神通的一部分,必然会前来阻挡。”

    魏随风哈哈大笑,五指叉开,向后拍去,凤秋云惨叫一声被定在空中,身不由己现出真身,化作一头火凤凰,动弹不得。

    魏随风身后的披风张扬,呼的一声飞起,呼啸将那头上皇天帝所化的尸妖卷住,唰唰唰卷成一个大粽子,嘭的一声飞回石棺中。

    石棺轰然闭合。

    魏随风抬手一挥,石棺飞起,向船外飞去。

    那石棺来到船外的黑气中,猛然消失,下一刻又出现在甲板上,然而甲板上却出现一座传送门,恰恰是石棺出现的方位。

    石棺到了传送门中,便再度被传送到黑气之中,接着再度出现在门中,唰唰来回出现、消失,再出现,再消失。

    “师弟,我可以玩一百年也不腻。”魏随风笑道。

    秦牧沉声道:“师兄,开始吧!”

    魏随风神通爆发,同样施展出自己参悟出的不易神通,秦牧元气神识长驱直入,灌入凌天尊的桃木发簪中。

    而在此时,鬼船四周光芒大放,开始穿越,进行轮回。

    两人的神通和桃木发簪中的神通同时爆发,与光芒相容,凌天尊留下的鬼船吸收了他们的神通,剧烈震荡,龙麒麟、烟儿和那六条天龙脸色大变,急忙趴下,抓住甲板缝隙。

    鬼船颠簸越来越激烈,外面的亮光也越来越强,突然,鬼船重重一顿,像是从高空中坠落猛地砸在江面上。

    光芒消失,江面上不知何时弥漫着浓浓的雾气,这艘鬼船静静地在迷雾中行驶,耳听得水声传来。

    “师弟,我留给你的地理图,你都去过了吧?”

    魏随风躺在甲板上,气喘吁吁,询问旁边的秦牧。

    秦牧躺在他的旁边,笑道:“去了大半,有些地方很有意思,有些地方却又非常危险。”

    “你应该都去一去,我去的那些地方都很不坏。”

    魏随风坐起身来,只见迷雾渐渐散去,笑道:“你该离开了。”

    秦牧也坐起身来,点了点头。

    魏随风凌空一抓,只见一只体型庞大的鸡婆龙飞来,嘴里叼着个灯笼,魏随风从他口中接过灯笼,道:“你想回到船上,熄灭这个灯笼。”

    秦牧看了看那只鸡婆龙,接过灯笼,将灯笼插在天龙宝辇上,沉声道:“龙胖,烟儿,我们出发!”

    龙麒麟整顿好天龙宝辇,天龙宝辇驶出鬼船,外面天河奔流,秦牧回头看去,鬼船隐没在迷雾之中,消失无踪。

    “敢问兄台!”

    秦牧刚刚要返回宝辇中,却见一位年轻男子风尘仆仆的在天河水面上赶路,拦住宝辇,拱手连连,赔笑道:“敢问兄台,天庭怎么走?”

    那年轻男子衣着古朴,眉心有着一抹红色,看起来很是强壮,身上充斥着强大的力量。

    秦牧打量一番,心中狐疑,又仔细的看了看他的面庞,心中有了主意。

    他四下看去,却见四周群山苍茫,远处一株元木郁郁葱葱,托起元界诸天,当即笑道:“这里是元界,我也是刚来此地,打算前往天庭。兄台若是不嫌弃的话,我可以带你前去。”

    “那真是叨扰了!”

    那年轻人大喜,登上宝辇,笑道:“我叫罗霄,兄台怎么称呼?”

    嗯,这章很大,很大(***口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