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霄汉天庭

    秦牧看着这个年轻人,目光闪动,心道:“罗霄,太虚造物主一族的先知,为太虚中的造物主带去了三个惊人的预言。预言一,太帝将会入侵,会有人族云天尊前去帮助他们对抗太帝,度过难关。”

    第一个预言很快便应验了,云天尊前往太虚,帮助那里的造物主布局,将太帝的肉身困住,斩杀了一部分的太帝。

    先灵罗霄的第二个预言是虚空桥和彼岸世界,这也应验了。

    太帝死后,那场大战导致太虚之地无法生存,于是造物主们在阆涴神王等领袖的率领观想虚空桥,打造彼岸世界。

    罗霄的第三个预言便是造物主一族的未来会出现一位圣婴,圣婴带着太初原石降世,他一出生便代表着造物主一族的至高权力,手托太帝印,降生在太帝祭坛上。

    而这个预言便是秦牧。

    秦牧笑眯眯的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罗霄,罗霄被他看得很不自在,眼珠子左右转动两下,心道:“这人难道看出我的来历了?不可能,我是集合族中强者的神识观想,让我的肉身与普通人无异,等闲古神都看不出我的真身来……”

    他眉心的竖眼也被隐藏了,只留下一抹垂直眉心的红色,而且衣着也并非是造物主一族的衣裳,而是这个时代的人的衣着款式。

    “告诉罗霄这三个预言的人,只怕便是我。这位年轻的造物主把我当成了造物主祖先们的神识,然后回到太虚告诉他们这三个预言。”

    秦牧眨眨眼睛,心道:“将来的某一天,我进入太虚,成为了他们的造物主,又去先灵界见他时,他看到我才会突然发疯。倘若我不告诉他这三个预言,是否会改变未来?不过,我必须要告诉他这三个预言,只有这样,我才能让无忧乡平安,也只有这样,我才能成为造物主一族的圣婴,让造物主为我所用……”

    罗霄也在打量他,只见秦牧眉心也有一道像是伤痕一样的东西,这伤痕下有一只眼睛,心道:“这个叫秦牧的人,给我一种熟悉的感觉,难道他也是造物主?不过外面的人狡诈得很,我须得不能露出任何马脚,毕竟我是我们造物主一族中最机灵的那个……”

    秦牧看向窗外,心道:“罗霄是在百万年前离开太虚之地,到外界查看是否安全。他问我天庭怎么走,也即是说,现在龙汉天庭已经建立,只是不知道现在是哪一年……倘若是龙汉初年,我现在去天庭,会不会遇到正在大闹瑶池的我……”

    他面色古怪,当年他是以牧青的面目出现在天庭中,并没有用自己真正的面目。

    倘若真的在天庭遇到了自己,岂不是说同时有两个自己?

    根据物质不易的规则来推算,其中必然会有一个自己消失,因为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相同的物质!

    罗霄悄悄打量他,心道:“这位秦牧兄弟真是怪人……呀”

    他险些跳了起来,只见秦牧的面目正在发生变化,竟然在短短片刻便换了一副相貌!

    现在的秦牧变成了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还有些稚嫩未脱的青涩之气。

    “罗霄兄弟不要慌张。”

    秦牧和颜悦色道:“我仇家颇多,因此需要改变面目行事,换一张脸便安全了。”

    罗霄心惊肉跳,失声道:“你穿着华贵的衣裳,又坐着这么华丽的宝辇,我以为你是大人物,定然可以平安前往天庭,所以求你载我一程。既然你仇家多,我还是先下车吧!”

    秦牧急忙扯住他,笑道:“我换了面孔,不就没仇家了吗?罗兄,你不要总是大惊小怪,一副没有见过世面的样子。实话告诉你,天庭戒备森严,你想去天庭,没有点身份是去不了的,须得跟着我……”

    突然,外面传来龙麒麟的声音:“教主,你快看下面!”

    秦牧走出宝辇,向天河下看去,不由露出惊讶之色。

    只见天河下方的平原上,有着数以万计的人族神通者聚在一起,正在大兴土木,建造一座座宫阙,他们采集矿物,用自己的法力化作烈火,冶炼神金。

    他们已经打造出了一座颇具规模的城市,现在正在打造一座门户,规格与天庭的南天门一样。

    “人族在建造天庭?”

    秦牧怔了怔,让龙麒麟停下宝辇,惊讶道:“人族的天庭是霄汉天庭,难道这座天庭是在地上建造的,并非是漂浮在天空中?”

    这与他想象中的霄汉天庭可不一样!

    而在此时,有许多已经修炼到神境的人族神人向天河飞来,其中有道士有和尚,秦牧还看到凌天尊月天尊!

    而那和尚道士,正是道祖和大梵天!

    除了他们之外,还有些年轻的人族高手,也都是修炼神境,修为很是不弱。

    秦牧面色古怪,只见这些远古的先行者们修为已经很高了,身后漂浮着天宫,他们的元神有的屹立在瑶池上,有的站在斩神台上。

    “现在距离我离开瑶池盛会,应该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了。”秦牧心道。

    他站在宝辇之上,凌天尊、月天尊等人飞近天河,耳听得月天尊的声音传来,道:“老道,天河浮空,利用天河之水将咱们人族的天庭托起来,让人族的天庭浮在空中,须得要确保你的术数不能出错,各座宫阙的受力情况都须得计算准确,否则天宫就会掉下来。”

    “月天尊放心。”

    道祖托着罗盘,身边术数符文翻飞,道:“我的计算绝对不会出错。当年牧天尊点拨我那一下,我便发觉术数的奥妙,我是准备以术数入道的。月天尊,我计算好了之后,还需要用到你的空间之术来折叠天河,你是否有此等法力?”

    “这是自然。”

    月天尊英姿飒爽,很是迷人,向凌天尊道:“凌姐姐,你别钻研你的物质不易时间不存的神通了,来一起帮忙。”

    她显然是这些人中的主心骨。

    而凌天尊则还是不修边幅,与秦牧从前见到她是一样,穿着豹裙,踢踏着草鞋,总是在自言自语,说着让人听不懂的话。

    而大梵天则愈发胖了,脸上挂着笑容,手里托着金钵,随时准备乞讨的样子。

    月天尊准备调动法力,催动神通牵引天河,让天河分出一道支流,将人族的天宫托起,就在这时,她看到天河上的天龙宝辇,也看到了宝辇上的秦牧。

    秦牧露出笑容,向他们走去。天龙们缩小体型,拉着宝辇跟在后面。

    “云天尊,你怎么又变成牧青牧天尊的模样了?”

    月天尊挥了挥手,惊讶道:“你不是去寻火天尊了吗?没有找到他吗?这辆车是从哪里来的?咦,好俊的六条大龙!还有个漂亮姑娘,你又勾三搭四,不知从哪里勾搭人家姑娘……”

    凌天尊看过来,目光落在秦牧身上,又收回目光,哼了一声:“假货。”说罢,又继续沉寂在自己的世界中。

    突然她惊叫起来:“我的发簪怎么不见了?谁见到我的发簪了?”

    秦牧走上前去,心中热血澎湃,笑道:“诸位,好久不见了。”

    他说出这话,眼圈竟然有些泛红,忍不住有要落泪的感觉,但随即便压制下来。

    月天尊等人把他当成了云天尊,想来这个时候云天尊已经开始冒充他行事。

    “哪里有好久?你才离开半年。”

    月天尊埋怨道:“火天尊没有跟你回来?他还是跟着昊天尊?都过去一千多年了,他还是执迷不悟,觉得必须要依靠半神的力量。他又不是不知道御天尊是死在昊天尊之手?咱们便不应该把他拉入天盟……这是谁?”

    她看着罗霄,露出疑惑之色。

    “这是罗霄。”

    秦牧笑道:“我偶遇的一位道友,是个实在人。你们打算把霄汉天庭升到空中?”

    “霄汉天庭?你又自作主张的给咱们人族天庭取名字了?”

    月天尊气道:“胡乱取名字,一点也不好听!咱们人族的天庭,是咱们一起争取来的,要取名字大家一起取,然后选个最好的,对不对凌姐姐?”

    凌天尊披头散发,因为没有了桃木发簪,头发很是散乱,她顺手把头发塞到身后,道:“取什么名字无所谓,叫霄汉就很好。升到天空可不就是霄?”

    月天尊无可奈何,向道祖道:“老道,你算好了没有?”

    “快了,快了,别催了。”

    道祖无奈,嘀咕道:“女人真烦,我在你们面前就没有地位,我这辈子一定不娶媳妇,免得耽误我的研究!”

    旁边乐呵呵的大梵天低声笑道:“女人的确是烦,我还是找个地方睡一觉,我觉得我快寻到我的道了……”

    月天尊在一旁准备神通,催促道:“凌姐姐,快来帮忙。云天尊,你也是的,一起来帮忙,我可没有足够的把握把天河分开!”

    秦牧上前,雄浑的法力爆发出来,伸手一划,将天河之水分开,划出一道支流。

    月天尊又惊又喜,笑道:“你的法力又见长进。”

    她立刻催动空间神通,操控天河之水,她的身形落在天河支流的源头,站在一朵浪花上,高声道:“老道,快点算出霄汉天庭的那些受力点!云天尊,还有其他人,都过来帮忙!”

    众人飞身上前,一起约束天河支流从天而降,天河支流浩浩荡荡,向下方建造了一半的人族天庭飞去。

    道祖飞速计算出受力点,在前方向霄汉天庭的那些受力点印去,天河冲荡,钻入霄汉天庭的下方,沿着道祖计算出的受力点不断延伸,渐渐地将这片神城托起。

    人族的天庭要比真正的天庭小了不知多少倍,在这广袤无垠的元界中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神城,甚至远远比不上规模宏大的地母元木诸天体系。

    不过霄汉天庭升空,还是让所有人都欢呼起来,下方数不清的凡人们从十里八乡赶来,观看这壮观的一幕,一阵阵欢呼从下方传来,惊天动地。

    远处还有些半神飞来,遥遥张望,却都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人族都是些土鳖,哪怕是天尊也是如此。”

    半神们讥讽道:“陛下许他们在元界建造人族天庭,他们费了这么多年才打造出一座小小的神城。”

    霄汉天庭升空,越来越高,天河支流不断收缩,最终像是一片叶子,将霄汉天庭托起,矗立在天河旁边。

    这座天庭的确不大,还不如天河的宽度。

    月天尊等人与许多神通者欢天喜地的冲入南天门,雀跃不已,兴奋异常。

    秦牧看着热闹的人们,露出笑容,罗霄在旁边怯懦道:“咱们什么时候去天庭?”

    “再等等。”秦牧微笑道。

    罗霄缩了缩脑袋,心道:“跟着他,我不知何时才能到天庭,而且他仇家很多,不如悄悄溜走……”

    他正要不动声色的离开,凌天尊走了过来,皱眉道:“云天尊,你怎么还用牧天尊的面孔?还不变回来?”

    秦牧看着她,笑道:“我用这张脸办事方便。”

    凌天尊哼了一声:“不要堕了牧天尊的威风。”

    秦牧称是,笑道:“我一定不会堕了他的名头。我连剑丸都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