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神通立道

    月天尊等人把霄汉天庭送到空中之后,热闹了一阵便没有继续留在天庭中,众人带着行囊一起去人族的部落传道。

    秦牧迟疑一下,让烟儿提着灯笼,这才与他们一起去传道。

    “云,你有些怪怪的。”

    月天尊打量他,摇头道:“大白天还打着灯笼。”

    凌天尊对凡夫俗子没有兴趣,躲在霄汉天庭中自顾自的做研究,他们此行只有月天尊、道祖和其他几位人族的神人。

    他们建造的传道之地很是简陋,处在部落的中央,秦牧与月天尊等人赶到时,正值道祖在那里传道。

    “活都活不下去,学个屁的术数!”

    一个成年男子拉着自家的孩子转身向外走,嘴里骂骂咧咧:“又不顶饭吃!”

    这个部落里的人们衣衫褴褛,面带菜色,道祖传道的地方也是个破败的茅草房,有十几个少年少女坐在里面聚精会神的听着道祖传授术数。

    秦牧四下打量,这个部落中人丁不少,有上千人,以打猎和种植为生,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命人,村里还供奉着神像,不知是哪个半神。

    这里距离霄汉天庭不算太远,倘若抬头,可以看到空中的霄汉天庭,然而供奉的神像却是半神,可见这个时候人族的神人们还是没有多少地位。

    道祖讲了片刻,讲到用术数来计算周天星斗,确定体内五曜星辰,藉此开辟五曜神藏,然而这时候又有几个父母前来,把茅草屋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孩童拉走去做农活,只剩下寥寥数人。

    道祖讲完了,叹了口气,默默起身,收拾行囊。

    秦牧和月天尊等人在外面等候,道祖走了出来,躬身施礼,道:“去蒙昧,开灵智,最是艰难,我目前也只能做到这一步,先传开辟灵胎神藏和五曜神藏的办法,期待他们中有人能够成为神通者。只要有一个孩子能够掌握神通,村民们便会看到人族也可以掌握着强大的力量,从此不惧神明。”

    “这正是破心中神啊。”秦牧心有同感,这一步最是艰难。

    从百万年前,人族的仁人志士便试图破心中神,然而百万年过去,现在的延康的人们有时候还是被心中神所困扰。

    月天尊安慰道:“老道士不必灰心,迟早有一天人们不再惧怕神明,不再敬畏神明。”

    道祖迟疑一下,还是说出心中的话:“月天尊,我觉得,不应该存在神这个境界。境界是咱们定的,为何天宫境界一定要叫神境?叫神境,反倒会给后人一种错觉,觉得元神来到南天门之后便是神明了。”

    “这个……”月天尊也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转头看向秦牧。

    秦牧道:“老道有所不知,之所以叫神境,是为了破心中神。神,是对古神的称呼,古神秉承天地大道而生,掌握了凡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力量,长生不死,与天地同在。凡人通过修行修炼,也掌握了不可思议的力量,长生不死,与天地同在。如此一来,便可以破除人们心中对古神的畏惧。”

    “原来如此。”道祖恍然大悟。

    秦牧继续道:“御天尊当年其实并不愿意称之为神境,天宫七境界,都只是境界而已,与神藏七境界并无区别。在他和我的眼中,天宫其实就是一个大神藏,应该属于神藏的第八境界,修炼成神的人,其实也只是神通者而已。不过为了人们破除心中神的信心,所以还是保留了神境这个称呼。”

    月天尊惊讶道:“云道友,这件事从前可没有听你提起过呢!”

    秦牧迟疑一下,道:“不过我有一个忧虑,我担心将来修成天宫的神通者,会变成古神一样的存在。因此把天宫境界称为神境,我一直有所犹豫。”

    月天尊陷入沉思。

    道祖闷声道:“这种需要动心眼的事情,你们自己考虑,我去下一个部落传道。”说罢,径自走了。

    秦牧也在怔怔出神。

    确立神明这个境界,其实是由御天尊、昊天尊和他一起确立的,然而天宫七境界的本质是一个巨大的天宫神藏。所谓神祇,也只是长生不老的神通者,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古神。

    他们之所以不约而同的称之为神,就是为了破除对古神的崇拜。

    然而秦牧看着这个部落中的半神神像,不由有些恍惚,龙汉时代的人们未曾摆脱对古神的崇拜,而今反倒崇拜起掌握了比人族更加强大力量的半神神祇了。

    月天尊进入草庐授课,就在此时,这个部落中的人们四下奔逃,哭喊道:“灵山大王来了!”

    “快点献上祭品!”

    部落里的人们纷纷驱赶着牛羊猪狗,送到部落中央的一座木头搭建的祭坛上,那些牛羊牲畜站在祭坛上瑟瑟发抖。

    而部落中的男女老幼则跪伏在半神神像下,叩头不已,口中喃喃有词。

    突然,天空阴暗下来,一尊半神驾着风雷从天而降,两只粗大的鸟爪落在祭坛前,收拢双翅,身后天宫飘摇,遮住了半个部落。

    这位灵山大王向祭坛看了看,对祭坛上的牛羊很不满意,声音尖锐刺耳:“今日大王不吃牲口,换个口味,牵一些童男童女上来享用!”

    部落的老族长颤声道:“大王,这些牲畜是献给大王的,若是不够,我们还可以再凑一点……”

    轰隆!

    灵山大王四周电闪雷鸣,震动不已:“住口!牛羊是牲口,你们便不是牲口吗?你们只是我养的有智慧的牲口而已。你们供奉我,我让你们风调雨顺,让你们栽种的庄稼可以丰收,让你们上山打猎采药,可以避虎蛇,对于你们这些牲口,我做的还不够吗?吃你们几个童男童女便来跟我啰嗦!”

    秦牧皱眉,伸手一指,一道剑光飞出,那灵山大王心有所感立刻扭头看来,笑道:“你们这群牲口,请来了人族的神……”

    他说到这里,突然脑袋落地,连同元神一起被一剑斩杀。

    月天尊从草庐中奔出来,见状不由皱紧眉头。

    部落中的人们也是呆住了,突然一个老者哭天抢地,指着秦牧怒骂不已,叫道:“我们都要被你害死了!”

    又有一个老妪站起身来,一口浓痰向秦牧喷来,气道:“灵山大王是神皇麾下的神,你杀了他,神皇要灭我们九族!”

    “你不要走!拿你去见神皇偿命!”

    人们纷纷扑上前来,去抓秦牧,厉声道:“不能放他走,让他去偿命,不关我们的事!”

    “拿下他!”

    龙麒麟站在秦牧身前,猛然怒吼一声,吼声惊天动地,四周房屋破碎崩塌。

    龙麒麟摇身一晃,化作一头庞然大物,挡在所有人身前,他的个头比刚才那尊灵山大王还要庞大。

    那些人们被震得东倒西歪,看到这头庞然大物,纷纷被惊得跌坐在地,还有人昏厥过去。

    秦牧皱眉:“丕,不用这样。”

    龙麒麟收了真身,身躯越来越小。

    秦牧看着四周一片狼藉的部落,抬手向四周抹去,竟然像是时光倒流一般,一座座倒塌的房屋飞速复原,变得与从前一模一样。

    秦牧收手,却见月天尊惊讶的看着他,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般。

    秦牧走到龙麒麟前方,看着那些伏在地上的人们,目光复杂。

    月天尊上前,道:“灵山大王是琅轩神皇的部下,琅轩神皇统治着元界大半江山,实力深不可测,这次你的确鲁莽了一些……”

    “那就去见一下琅轩神皇。”

    秦牧迈步走去,道:“琅轩神皇麾下的半神统治着许多人族,而今人族天庭已经确立,人族不应该被他麾下的半神当成牲口了。”

    月天尊迟疑一下:“琅轩神皇是世间第一尊半神,实力深不可测,他是天庭盛会时被天帝邀请过去赴会的可怕存在,咱们不会是他的对手……”

    秦牧淡淡道:“我而今不是云天尊,我是以神通立道的牧天尊。云天尊和你们做不到的事情,我可以做到。”

    他正欲离开,一个老妇人趴在地上抱住他的腿,哭喊道:“你不能走,你得留下来给灵山大王偿命!”

    月天尊上前,将那老妇人搀起来,道:“我们去见琅轩神皇,你们不用担心……”

    “他可以走,你不能走!”

    那老妇人掐住她的手,厉声叫道:“把这个女人留下来,给灵山大王偿命!”

    月天尊想要挣脱,又怕伤了她,然而其他村民却围了上来,七手八脚的扯住她,哭喊道:“你不能走!”

    月天尊心中焦急,稍稍催动元气,将这些人逼退,那老妇人又气又急,眼珠子一翻昏死过去。

    “一族之教育,凡以进民德,开民智,增民力而已。”

    秦牧向前走去,声音中带着压制不住的怒气,沉声道:“民德不进,民智不开,民力不增,哪怕是过百万年也不过是现在的愚昧模样!”

    月天尊急忙跟上他,道:“一代人改变不了,那就两代人,两代人改变不了,那就三代人四代人!总有一天会改变的!”

    秦牧似笑非笑道:“倘若百万年都改变不了,你还会有而今的斗志吗?”

    月天尊微微一怔,没有说话。

    秦牧断然道:“月,琅轩神皇住在哪里?我去找他!”

    月天尊诧异:“琅轩神皇自然是居住在琅轩神宫里,那里奢华得很,我们打算建立人族天庭时,你还去过那里拜会他呢。”

    “我忘记了。”秦牧不咸不淡道。

    月天尊心中愈发诧异,在前方引路,后面龙麒麟和烟儿跟着,烟儿依旧挑着灯笼,罗霄也跟着秦牧,心中暗暗焦急:“这个汉子是个急性子,难怪仇家多。他现在要去打那个叫琅轩神皇的,我也要跟着去吗?琅轩神皇,好像祖辈的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物,参加过血锈战役的……”

    琅轩神宫比人族的霄汉天庭庞大了不知多少倍,富丽堂皇,奢华大气,远远看去,那才是真正的天庭,人族的霄汉天庭只是一个寒酸的小城镇而已。

    这座天宫与众不同,天宫也是建立在天空中,然而却多有巨大的半神背负着一座座宫殿,站在大地上,万千半神扛起天宫,筋躯狰狞。

    这幅场面之壮观,令人瞠目结舌,赞叹半神伟力!

    “到了琅轩神宫,你一定要压着性子,好生与琅轩神皇说话。”

    月天尊吩咐道:“他很欣赏你,上次你去见他,他还亲自见了你,赐给你美酒,称你为道友,可见他很器重你……”

    “琅轩”

    秦牧突然开口,声音轰然滚动,天空中乌云密布,雷霆交加,万里乌云呼啸卷动,霎时间乌云来到琅轩神宫的上空。

    乌云厚达数十里,沉重无比,无数雷霆在乌云中乱窜,猛然间所有乌云化作一张巨大的面孔,面孔张开大口,向琅轩神宫中的千宫万殿大吼:“给我滚出来!”

    狂风呼啸涌动,席卷琅轩神宫,一座座大殿的殿顶被掀飞,这里也有一道天河支流被牵引过来,汇聚成瑶池,瑶池之水几乎被排干,飞向四面八方!

    神宫中,无数神人惊惧,抬头看着那恐怖的一幕。

    突然,宫中的凌霄宝殿中,骄阳光芒璀璨,冉冉升起,将天空中的万里乌云蒸发,层层神光绽放,光照万里。

    琅轩神皇的声音传来,怒道:“原来是牧天尊!你个疯子,跑到我这里来大呼小叫做什么?我乃是半神之祖,你当我真的不敢拿你吗?”

    他身后也有一座天宫跃出,元神屹立在天宫的瑶台上,雄踞一方。

    在境界上,他虽是瑶池境界的天神,然而半神血统极高,成年之后的战力不逊于古神,几乎不需修炼。

    琅轩神皇更是古神天帝与造物主三王之中宫鋆神王之子,血统极高,而且已经成年。

    远古七天尊和秦牧一起确定的神藏、天宫各个境界,从来便不是衡量战力的标准。

    他作为半神之祖,战力绝对恐怖!

    秦牧迈步上前,走向琅轩神宫,一身元气爆发,如同一口犀利无比的剑直指琅轩神宫南天门。

    那座南天门突然间从中间裂开,被他的精气神切成两半!

    一道深深的剑痕出现在天街上,噼里啪啦爆响,裂痕越来越长,飞一般向前切去,一路所过之处,一座座大殿凭空裂开,玉京城的正门也突然间被切开,城楼整齐的分成两半!

    这道剑气一路切开承天门,来到凌霄殿前!

    四千多字的大章哦!月底啦,有月票来两张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