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召唤祖星

    秦牧身边,烟儿又变成了小青雀,兴奋的蹦来蹦去,时而蹦到华盖上,时而蹦到秦牧的肩头,又蹦到秦牧的脑袋上,转而又拍着翅膀落在龙麒麟的大脑袋上,兴奋的啄着龙麒麟的天灵盖。

    “烟儿兴奋什么?”

    秦牧摇了摇头,摊开手掌,天河上万千剑丸如同矩阵,猛然两两碰撞,很快所有的剑丸合并,只剩下一枚,落在他的掌心。

    他适才以剑丸灭掉五曜星君麾下的神魔,靠的是剑丸中射出的万千剑气,看似简单的剑阵,但倘若由延康的剑法高手来使,那便需要一支转修剑法的军队才能施展出来!

    延康中专门的修炼剑法的大军,军队中配备的是剑丸或者剑匣,一经催动,便是数以万计的飞剑射向敌人,斩杀对手,聚可成阵,散可施展不同的剑招。

    秦牧以剑丸来施展剑法,每一道剑气的剑法变化都各不相同,一人便相当于一支剑修大军!

    别说在这个剑道还不存在的时代,就算是在延康,他在剑道上的造诣也直追村长、前国师江白圭,甚至有所超越,仅次于开皇!

    五曜星君麾下的神魔面对他的剑法,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只能饮恨收场。

    “虫子!”烟儿兴奋的啄着龙麒麟的脑壳,目光却盯着五曜星君。

    龙麒麟被她啄得脑壳流血,却岿然不动,任由鲜血从自己的脸上流下,定力惊人,心道:“我早已经习惯了,不过,这些古神可不是虫子,但我也习惯了……”

    烟儿的性格让人捉摸不透。

    这个丫头不经世事,太单纯,喜欢伺候人,也喜欢吃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当初在归墟,她便把归墟的花蕊所化的古神当成了虫子,吃的一干二净,以至于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变成了横向生长的大胖丫头,秦牧带着她出门都感觉丢脸。

    后来好不容易才消化掉,烟儿的身材恢复,现在又看上了五曜星君,让龙麒麟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镇星君和辰星君都是人首蛇身,归墟中的女古神也是人首蛇身的美人蛇,因此对于烟儿这头龙雀来说都是虫子。

    岁星君是鸟首人身,荧惑星君是牛首人身,太白星君是虎首人身,对烟儿来说不是虫子,但关键是这三位古神都是脚踏双龙。

    他们脚下的龙对这只龙雀来说也是虫子,因此让她兴奋雀跃。

    她在归墟中吃了一次古神,对那味道念念不忘。

    “不知道她这次会胖成什么样子?”

    龙麒麟的脑壳被啄得悾悾作响,心道:“不过再胖我都不嫌弃。”

    五曜星君各自皱眉,看着天河上漂下去的尸体,这些神魔都是他们的后裔,虽然比不上他们,但也都是他们子嗣中的精锐,修炼了神藏天宫体系,能够长生不死,成为新生代的神祇。

    虽说古神多数都对自己的子嗣并不在意,然而毕竟是他们的势力,秦牧一下子便将他们的势力除掉了近半,让他们不能容忍。

    不过自从千余年前秦牧大闹了瑶池之后,似乎实力更强了,让五位星君心中凛然。

    “五曜,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还是退下吧。”

    秦牧客客气气道:“我跟随北帝玄武学了点命数,算命颇准,你们将来必有血光之灾。你们还是回到各自的祖地,安安分分,修养身心。至于天帝陛下那边,我与他只是有一点误会,我会亲自向陛下解释清楚,不劳五位亲自动手了。”

    镇星君不语,看向其他古神。

    荧惑星君低声道:“此獠实力非同小可,而且不惧我们的道威,我们准备不足,的确不宜与他撕破脸。”

    岁星君也点头道:“他不知用什么手段,竟然能避开我们的道威,身边那五条天龙的实力也非同小可,我们硬拼的话,只怕也会受伤。咱们先回去,上书天帝陛下,告他屠杀我们子嗣之罪,请陛下定夺。”

    辰星君舔了舔嘴唇,嘿嘿笑道:“他到了天庭,便会被押上斩神台问斩,咱们在旁边看他杀头!没有必要今日与他拼个你死我活。”

    其他星君纷纷称是。

    镇星君是五曜之首,正欲说话,突然太白星君虎嗅,用力耸了耸鼻头,疑惑道:“有一股古怪的气味,好像是造物主的气味……”

    他的虎嗅很是敏感,又用力嗅了嗅,两只虎耳立了起来,手中的青铜钺也哗啦哗啦作响,突然虎目向天龙宝辇看去,厉声道:“在那里!有造物主藏在车中!”

    其他四位古神心中凛然,杀气滔天,看向秦牧身后的车厢。

    车厢中,造物主罗霄面色苍白,站起身来,抿了抿嘴唇,低声道:“我抱着必死之心走出太虚,没想到还未寻到祖地,便要赴死了。死在这里,不知道能否与祖辈的先灵相逢……”

    秦牧叹了口气,手心中的剑丸又漂浮起来,心中有一种无奈而又荒诞的感觉:“难道五曜星君是死在我手中的?”

    五曜星君齐声厉喝:“召唤祖星!”

    镇星君旋转一周,蛇躯膨胀,化作一条万千里大蛇,盘踞在天河之上,周身死亡大道弥漫,贯穿虚空!

    天空的空间剧烈震荡,一颗死星轰然撞破元界的世界壁垒,死星的表面已然出现在元界的天空上!

    那颗星辰暮气沉沉,从另一个世界挤入元界,挤入元界的部位越来越大,正是五曜中的镇星!

    镇星带着一圈圈土黄色的光晕,四周有大大小小七八十颗较小的星辰围绕这颗死星旋转。那一颗颗星辰也是极为庞大,但相比镇星便显得细小了许多。

    但见这些星辰上霞光弥漫,有着一座座宫殿,无数人首蛇身的半神披肩散发,擂动大鼓,呼喝连连,鼓声从高空中传来,尽管距离这里尚远,但鼓声已经震耳欲聋,震得天河之水哗啦哗啦作响!

    镇星,是最为古老的星辰之一,属于神星,乃是镇星君的诞生之地,那里弥漫着死亡大道所散发的迷人霞光,随着镇星君的召唤,镇星挤入元界的部分也越来越多。

    秦牧心中顿感不妙,镇星出现,镇星君散发出的气势竟然在直线提升之中!

    显然,祖地对于这些古神来说,能够提升他们的大道修为!

    他抬头看去,隐约间可见镇星的中央有一座大得不可思议的祭坛,那里的死亡大道的霞光最是浓郁。

    正是这个巨型的祭坛与镇星君交感,让镇星君能够不借助血祭便将镇星拉到元界这个大世界之中!

    “这祭坛,有些像是造物主的祭坛!”秦牧心神大震。

    他身后的车厢中,造物主罗霄面色苍白,声音隐隐穿入秦牧的耳中:“镇族造物,创造出的可怕生命,最终毁灭了镇族……”

    秦牧还未来得及多想,天空再度裂开,宝蓝色的辰星挤破元界壁垒,向元界的天空挤去!

    恐怖的杀伐之气顿时充斥天空,这颗星辰上遍布牢狱,站满了人首蛇身赤发的神魔,手持各种各种令人毛骨悚然的刑具,兴奋尖叫。

    在这颗星辰上,秦牧也看到了一座巨大的祭坛。

    同时,如同火焰般的荧惑星降临元界。

    星球上并非是火,而是瘟疫形成的瘴气,将这颗星辰完全淹没。

    瘴气中无数体型庞大的神魔躯体若隐若现,头顶牛角,手持大锤,用锤头擂着自己的胸口,鼓声咚咚作响!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绿油油的岁星浮现,也是带着一圈圈光晕,光晕中已然有无数鸟首人身的半神振翅飞来,铺天盖地,遮天蔽日,发出尖锐刺耳的叫声!

    突然,天空一片雪亮,太白星轰然挤入元界,太白星上,无数虎首人身的神魔迈步如飞,凌空向天河奔去,挥舞着青铜钺,吼声如雷!

    五曜星君的祖地,竟然悉数被召唤过来!

    更为奇异的是,这五颗最为古老的星辰的中央,都有一座规模宏大到难以置信的祭坛!

    秦牧心中一沉,五曜星君的气势都在疯狂暴涨,疯狂提升,这五颗星辰的祖地降临,让他们的实力暴涨,倘若五颗神星完全挤入元界,那么他们的实力会提升到何等境地?

    造物主罗霄向车外走去,来到秦牧身后,仰望五颗古神星,嘿嘿笑道:“当年祖辈们为了各自的欲望而造的孽,早就偿还了,今日还要报应在我的头上……牧天尊,这是我族的祖辈们造的孽,与你无关,让我来应劫罢……”

    他还未说完,秦牧身形暴起,手中剑光陡然爆发,比适才一剑灭杀万千神魔还要恐怖,一剑飞出,血海汪洋,冲天而起!

    “那就在五曜星辰完全降临之前,除掉他们!烟儿!”

    秦牧爆喝,手中的剑光直奔镇星君而去,厉声道:“许你随便吃!龙胖,放开天龙,用豢龙经!”

    烟儿欢呼一声,小青雀振翅冲向赤发蛇身的辰星君,青雀振翅,下一刻化作长达万千里的龙雀,头顶龙雀元神飞出!

    罗霄身前,龙麒麟解开缰绳,那六条天龙顿时不干,即便是那呆头呆脑叫嚷着可以暴打五曜星君的天龙此刻也没有了战意,叫道:“他们是古神,我们打不过,还是跑路罢!”

    龙麒麟摇身一晃,化作麒麟首人身龙尾的庞然大物,催动豢龙经,猛地一抽鞭子,叫道:“你们境界比我高,还如此胆小怕事!到我身上来!”

    那五条天龙顿时飞起,一条缠住他的左臂,一条缠住右臂,两条盘在双腿上,又有两条大龙盘身,龙头挂在龙麒麟肩头。

    豢龙经催发,顿时将这六大天龙的法力悉数借来,龙麒麟元神修为暴涨,一路跨过南天门、瑶池,飞跃斩神台,降临玉京城,来到凌霄殿前,迈步跨入殿中,赞道:“豢龙君果然了不起,是个厉害角色!”

    而在此时,烟儿迎上辰星君,辰星君主掌杀伐与刑罚,此刻修为暴涨,抬手抓向龙雀双爪,正要发力将她撕开,却见龙雀元神飞至,龙雀衔天,将他困在其中。

    辰星君顿时被紧紧束缚,动弹不得。

    烟儿两只鸟爪扣下,鸟喙啄在他的脑门上,辰星君天灵盖洞穿,浑浑噩噩,天魂地魂神魂被打碎。

    烟儿欢呼一声,叼起辰星君用力甩了两下,将他身躯甩直了,仰起头顺直自己的咽喉,向肚子里咽下。

    辰星君体魄极大,而且很长,身体滑到她的嘴角,烟儿又用爪子扣了扣,再次捋直,费了好一番功夫,这才吞到蛇尾处。

    然而辰星君身体太长,还有一段蛇尾巴露在外面,烟儿抬起鸟爪,用力往嘴里捅了捅,总算完整的咽下。

    她打了个饱嗝,蛇尾又冒了出来。

    “只能吃下一个……”

    烟儿很是惋惜,看向其他星君:“挖个洞把他们埋起来,可以吃好久……”

    十一月一号,求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