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琉璃兄弟情

    “鸿,大鸿,莫非是后世的鸿天尊?也就是说,他有可能是太帝?”

    秦牧盯着那个宽袍大袖的年轻人,顿时有一种自己的性命被人捏住的感觉。

    他怀疑鸿天尊就是太帝隐藏在天庭中的身份,而今这个叫做鸿的年轻男子在这里突然出现,让他有一种被盯上的感觉。

    倘若他不是来自后世,不知道后世有个鸿天尊,倒真的可能会被眼前这个叫大鸿的年轻人糊弄过去。

    如果鸿真的是太帝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太帝的实力是天帝那个层次的存在,他的肉身被造物主尊为世间最强肉身,当然,秦牧认为天帝的肉身更强。

    但是有一点可以确认,太帝的神识绝对是第一,前无古人,甚至今后百万也没有神识如此强大之人,哪怕是以不灭神识著称的赤皇,比他也相去十万八千里!

    太帝如果要弄死自己的话,轻而易举。

    秦牧坐在车中,有一种坐在古神天帝面前的感觉,毛骨悚然。当然,他克制自己的恐惧,只让自己的后颈战栗起鸡皮疙瘩。

    天河水师一艘艘楼船大舰的旗帜飘扬,每一艘楼船上皆有千军万马,多是半神修炼而成的神魔。

    秦牧遥望一眼,笑道:“鸿道友,追杀你的人太多,还是不要连累我们为妙。”

    鸿却突然登上了天龙宝辇,笑道:“牧天尊,你也是要亡命的,带上我又能如何?”

    他走入车厢,秦牧竭力压制住自己心中的恐惧,这个时代的太帝,还没有被云天尊与太虚的造物主联手坑死。

    云天尊和太虚的造物主坑杀的太帝肉身和一半的神识,现在的鸿,只怕是完整形态的太帝。

    秦牧感觉到自己的后颈要冒出冷汗了,强行镇压住出汗的身体机能,笑道:“鸿天……鸿道友知道我?”

    鸿坐在罗霄的对面,看了看罗霄,又看了看窗外,很是紧张,道:“牧天尊千余年前大闹瑶池,接下元姆夫人投影的攻击,甚至在元姆夫人投影的道压之下,一剑重创昊天尊,威震天下。做出这等惊天动地的大事,天下谁人能不识君?”

    就在此时,车外又传来一人的呼救声,叫道:“是牧天尊吗?搭救则个!”

    秦牧、罗霄和鸿一起向车外看去,却见又有一支军马杀出南天门,却是南落师门的大军在追杀一个英俊的少年。

    那少年脚踏天河,奔着天龙宝辇而来,速度极快,很快冲到车上,叫道:“快走,快走!”

    天庭四大师门的军队,是由天庭四大天师掌管,秦牧虽然不知道龙汉时代的四大天师是谁,但是值得让南落师门出动大军追杀的,肯定也是非同小可!

    天龙宝辇飞驰而去,将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抛开。

    秦牧神识波动,传音龙麒麟,将祖庭的位置告知他,让他往那里走。

    就在此时,他感觉到自己的神识被探查。

    探查他的神识是罗霄,罗霄的神识最为明显,他对秦牧很是好奇,知道秦牧的神识极为强大,而且很是神秘,对造物主似乎极为了解。

    所以他感觉到秦牧的神识波动之后,便试图以神识来探查秦牧的神识。

    然而秦牧还是感应到第二道神识。

    这道神识极为隐秘,隐秘到几乎不能察觉的程度!

    这道神识是从重重虚空之中传来,因此难以觉察,倘若秦牧没有得到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也难以察觉到这道神识在偷偷的探查他。

    然而这辆宝辇中除了罗霄和鸿之外,还有刚刚上车的那个少年,很难断定到底是他们二人中谁的神识在探查秦牧。

    “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太帝就在车内!”

    秦牧强忍恐惧,道:“鸿道友当年也在天庭?道友不在瑶池,那么一定在天庭盛会中。既然能得到天帝的邀请,去天庭盛会,那么道友的实力惊人,绝对是半神中的领袖,为何会被天河水师追杀?”

    鸿双手抄袖,叹了口气,道:“牧天尊真是聪明人。我乃是世间第一妖,与你们人族还是不同的。我们妖族觉醒得极早,你们人族尚不能修炼时,我们妖族便已经开始修行。我是第一个觉醒的妖,餐风饮露,吸食日月精华,久而久之诞生了灵智。天帝命我统领妖族,天庭盛会时也邀请我到场。只是我那时在凌霄宝殿,未曾见到牧天尊。”

    “原来如此。”

    秦牧看向刚刚登上宝辇的那个英俊少年,暗赞一声这少年俊俏,只怕是可以阴天子阴朝槿争锋的美男子,笑道:“敢问道友怎么称呼?”

    “我叫晓。”

    那英俊后生笑道:“人族的晓,春日拂晓的晓。牧天尊可能没有听过我的名字,我可是对天尊之名如雷贯耳呢。”

    秦牧心里猛地一抽,血液几乎凝固:“不会是晓天尊吧?倘若是晓天尊,那么我这个小小的宝辇中便热闹了。造物主中的太帝和古神天帝,竟然都大驾光临了……”

    他强行压制住让烟儿灭灯逃离这里的冲动,皮笑肉不笑道:“晓是你的名,但是你姓什么?”

    那英俊后生道:“牧天尊有所不知,姓氏是后来才有的,而且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才有资格有姓氏。我家世贫寒,没有姓,只有名字。后来胡乱取了个姓,姓古,叫古晓,但是知道我的人,还是叫我晓。”

    秦牧看了看车中的大鸿和这个人族的古晓,心脏又是剧烈抽搐两下。

    大鸿看起来很年轻,笑眯眯的,双手抄在袖子里抱在胸前,从他的模样依稀能够看出后世的鸿天尊的模样。

    古晓则是英俊非凡,与后世的晓天尊却是完全不同。

    后世的晓天尊孤傲、乖僻、霸气,是人族名义上的天尊,却并不英俊,与这个叫做古晓的少年没有半点相似之处。

    而且,按照晓天尊的年纪来推算,现在的晓天尊还未出生,他是在龙汉中期才成为云天尊的狂热弟子。

    “这个晓,到底是不是晓天尊?”秦牧心中暗道。

    车中陷入沉默,四人各有心事。

    天龙宝辇已经远离天河,向天外疾驰,秦牧交给龙麒麟的空间坐标正是在天外。

    而在他们后方,天河水师的战舰上,无数神人大喝,挥展旗帜,只见天河竟然分出一道支流,那些战舰旌旗飘扬,继续追杀而来。

    鸿惊讶的看着外面,目光闪动,道:“天尊,你们这是要逃到天外吗?元界的世界壁垒很是厚实,想要离开元界可并不容易。”

    秦牧目光闪动,笑道:“鸿道友是否有办法离开元界?”

    鸿摇头道:“我虽然想逃到天外去,但是我被困在元界中,也是有心无力。不过我听闻顺着天河前行,便可以通过天河离开元界,前往宇宙星空。甚至可以遨游四极之地,前往玄都、幽都!”

    “多谢鸿道友指点。”

    秦牧呵呵笑道:“鸿道友说有心无力,但是对离开元界的办法却说得头头是道,真是古怪。”

    鸿哈哈大笑。

    古晓取出一个小小的锉刀,锉着指甲,抬眼看了鸿一眼,一副好奇的样子:“鸿道友为何会被天河水师追杀?据我所知,你正是天河水师的大帅,天河水师追杀你这位大帅,未免令人不解。”

    秦牧心中凛然,看向大鸿。

    鸿叹息道:“我是因言获罪。实不相瞒,牧天尊在天河上杀五曜星君的时候,我就在天河上操练水师,看到了这一幕,不禁赞了一声好。我是被牧天尊的神通所折服,并无反意,,然而却被人告到了天帝那里。天帝震怒,命人擒拿我,要押我上斩神台。我迫不得已,这才亡命。”

    秦牧扼腕长叹,垂泪道:“不曾想竟然会是我连累了鸿道友!是我的罪过!”

    鸿目光闪烁,落在古晓身上,道:“听闻南落师门的天师极为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不过我在南落师门中有些朋友,对我说南落师门的天师是一个人族的神祇。我既是惊讶又是佩服,莫非那位人族天师便是晓道友?晓道友又是因何被自己麾下的大军追杀?”

    秦牧目光落在古晓身上,露出疑惑之色。

    古晓放下锉刀,长吁短叹,道:“我也是因为牧天尊在天河上杀五曜古神而获罪。不过我并非是赞叹牧天尊的道法通天,而是看到这位道友。”

    他看向罗霄,道:“我见这位道友肉身广大无边,甚至在古神之上,所以忍不住赞叹。后来才知这位道友竟是造物主,而古神与造物主之间有些龌蹉,我也因为不慎之言被天庭缉拿。”

    秦牧忍不住感慨万千,道:“两位道友都是因言获罪。你们原本高高在上,却因为说错了一句话便落得如此下场,以至于不得不与我一起亡命。”

    他唏嘘不已,忍不住又要垂泪了。

    古晓与大鸿连忙劝解,道:“人都说牧天尊义薄云天,古道热肠,是世人之及时雨,而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天尊不必为我二人的际遇烦忧,或许我二人该当有这场劫数。”

    秦牧止住眼泪,哽咽道:“我听到二位道友的经历,又想到自身,不觉间悲从心来,我的境遇竟然与两位如此相像,所以失态了。我与两位道友不同人但同命,今日又天公作美,让我们同在一辆车上亡命天涯,不如……”

    他握紧拳头,兴奋道:“不如我们结拜吧?我们义结金兰,结为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古晓与大鸿瞠目结舌,面面相觑,说不出话来。

    秦牧愈发兴奋,站起身来,在车中走来走去,猛然击掌,笑道:“罗霄,你是造物主,也是流落异乡的异客,被天庭追杀,不为古神所容,与我们都是一样,我们四人一起义结金兰!”

    古晓和大鸿的面色愈发古怪,眉头皱成川字。

    秦牧兴高采烈,大声道:“我们向土伯立誓,要同年同月同日死!”

    大鸿额头冒出冷汗,干笑两声,道:“牧天尊,你是天尊,我们哪里能高攀得起?”

    古晓也呵呵笑道:“造物主是古神的敌人,倘若对土伯立誓,岂不是把罗霄兄弟送到土伯的嘴里?这结拜一事,从长计议。”

    秦牧似乎兴奋得把持不住,上前拉着两人的手跪拜下来,笑道:“择日不如撞日,今日咱们便叩头结拜,结为金兰兄弟!罗霄兄弟,来来,一起结拜!”

    罗霄迟疑一下,下定决心,也站上前去,跪拜下来。

    秦牧瞥了古晓和大鸿一眼,冷笑道:“两位道友莫非是瞧不起我和罗霄兄弟?我是牧天尊,我都已经跪下了,你们还不跪?”

    古晓和大鸿对视一眼,也硬着头皮跪拜下来,古晓低声道:“罗霄兄弟是造物主,咱们不能对土伯立誓,也不能对天发誓……”

    秦牧一手按住古晓的头,一手按住大鸿的脑袋,四人一起叩头,笑道:“那就不对土伯和天公发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