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琉璃易碎

    古晓和大鸿稍稍放心:“这个牧天尊的想法,让人捉摸不透,他大闹瑶池时是何等的霸道,义无反顾,现在又古灵精怪……”

    秦牧兴高采烈,双手交并高高举起,右手心压着左手背,声音如雷:“今日我牧青!”

    罗霄神态严肃道:“今日我罗霄!”

    古晓只得道:“今日我古晓!”

    大鸿硬着头皮道:“今日我大鸿!”

    四人异口同声道:“与三位兄弟义结金兰,忠肝义胆,患难相随,生死与共,是不分开!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四人话音刚落,但见誓词在他们的精气神的作用下在各自的手中形成四炷香,徐徐燃烧,香气袅袅。

    他们的精气神极为强大,誓言一出,言出法随,尽管没有向土伯或者天公立誓,但誓词却化作实质。

    秦牧心道:“牧青是我的假名,这誓言没有半点的约束力……”

    古晓目光闪动:“呵呵,逢场作戏罢了,我的名字反正不叫古晓,这结拜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大鸿满面红光,心道:“谁也不知道我的根脚,发个誓也就是喝口水罢了。”

    唯有罗霄诚心诚意,满心欢喜。

    秦牧向车外道:“丕,把你耳朵中的小兄弟请出来做个见证!”

    车外,坐在车辕上的龙麒麟闻言,心里一百个不乐意,但还是依秦牧之言,从耳朵里掏出一个小小的土伯来。

    这个小土伯是秦牧在血锈之地得到了一块造化神石后,用造化神石试验观想创造出的小小生命。

    秦牧观想出这个小小土伯之后,便没有理会过,然而龙麒麟却一直带着他,呵护有加,平日里与他分享灵丹。

    烟儿偶尔也会喂他,现在的小土伯变得圆滚滚的,浑然没有真正的土伯那般威武的气概。

    “你要小心点儿。”

    龙麒麟取出小小土伯,低声吩咐道:“车里面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吃人不吐骨头。”

    小小土伯落地,很是严肃道:“哞!”

    “到那里不要说话,说话就中招。”龙麒麟嘱咐道。

    “吓?”小小土伯眨眨眼睛,有些胆怯。

    车里,秦牧又催促一声,龙麒麟只得让他前去,小小土伯短胳膊短腿,甩着尾巴迈开牛蹄向车里走去,珠帘下的台阶有些高,他双手撑着台阶吃力的爬上去,然后跳下台阶来到车内。

    车中,古晓、大鸿和罗霄吃惊的看着这个小不点儿蹒跚的从他们之间走过,从外面走进来为他们的兄弟结拜做个见证的,竟然是一个吃得圆坨坨的小怪物!

    这个小怪物,竟然与幽都的土伯有着几分相似!

    “体魄广大无边的土伯极为可怕,没想到缩小到这种程度竟然有几分可爱。”大鸿忍不住笑道。

    这个小小土伯来到众人身边,张开嘴巴,秦牧把誓词所化的那炷香插到他的口中,小小土伯一口把那炷香吞下,又迈开小短腿来到罗霄身前。

    罗霄仔细打量,惊讶道:“这是神识观想造物?”说罢,也将自己誓词所化的那炷香插入小土伯的口中。

    小小土伯吞了他的誓词,又来到大鸿面前。

    大鸿有些迟疑,反反复复打量这个小东西几遍,确认这个小东西与幽都的土伯无关,并非是土伯的分身或者化身,这才放心,把自己誓词所化的那炷香交给这个小东西。

    小土伯吞下这炷香,又来到古晓身前,古晓也反复审视几遍,这才把香交给他。

    小小土伯吞掉四人誓词所化的那四炷香,脚步蹒跚向前方的正座走去,来到正座下,努力向上崩了一下。

    四人眼睁睁的看着他,却见他蹦起五六寸高,却没有蹦上这个白虎宝座,距离作为还有一尺的距离。

    小小土伯落地,曲蹲下来,再次往上蹦,这次跳得高了一些,然而距离座位还是有六七寸。

    这个小东西连蹦数次,始终够不着座位,于是顺着座位的腿儿向上攀爬。

    众目睽睽,这小东西吃力万分的爬到座位腿儿的顶端,搭出一条牛腿,又用尾巴勾住座位,这才来到宝座上,喘了两口粗气。

    四人看着他,却见白虎宝座上,小小土伯喘匀了气,一屁股坐了下来,张口一吐,但见香气袅袅,却是四人誓词所化的四炷香在他腹中烧尽。

    那香气在四人面前凝结,竟然形成了一卷誓约之书。

    小小土伯翻开誓约之书,面色严肃,口中响起幽都魔语,虽然声音不大,却是庄严肃穆。

    罗霄、古晓和大鸿都是惊讶不已,古晓笑道:“这个小东西竟然懂得幽都魔语,而且能结出誓约之书,倒是灵异。牧天尊,这个小东西是从哪里来的?”

    秦牧也是颇为惊讶,小小土伯是他观想出来的,然而观想出来后他便一直没有理会过,他也不知道龙麒麟都教会它什么东西。

    小小土伯念了一遍誓约之书,又张口把誓约之书吞入腹中,站了起来,转过身去把一条腿伸到座位外蹬了蹬,没有蹬到地面。

    这小东西额头冒出冷汗,另外一条腿也放下来蹬了蹬,还是没有蹬到地面。

    他扭头向下看去,一阵眩晕,急得冷汗津津,“吓吓”叫个不停。

    这座位对他来说太高了,跌下去的话只怕会摔得七荤八素。

    秦牧伸出手掌放在他的脚下,小小土伯落在他的手掌上,急忙抱住他的一根指头,不敢撒手。

    秦牧把手放在地面上,他胆子这才大了一点儿,小心翼翼的迈出一条腿,犹自不敢放开秦牧的指头。

    等到他两条腿都踩在地面上,试探了两下,这才把秦牧的指头松开,又迈着小短腿蹒跚着向外走去。

    车里的四个人都没有说话,一起回头看着他,却见这个小小土伯扭着圆滚滚的牛屁股来到台阶前,两手一撑爬上台阶,穿过珠帘,又从台阶上跳了下去。

    车中四人收回目光。

    车外,小土伯来到龙麒麟身旁,龙麒麟小声道:“车里的坏人没有把你怎么样吧?”

    小小土伯摇头:“吓。”

    龙麒麟松了口气,把它放在自己的耳朵里,道:“那四人只怕没有一个是好人,都鬼得很,你不要与他们接触。”

    车中,四人各自落座,秦牧满面笑容,心道:“小小土伯的誓约之书大有作用,虽然对我们没有半点的限制,但是回到未来,我便可以借用誓约之书来判定鸿天尊和晓天尊的真身了。无论他们如何隐藏自己的身份,也瞒不过我。”

    他观想出的小小土伯虽然弱小无比,但是誓约之书的作用很大。

    “哪怕他们用的是假名,假身份,在誓约之书的面前也毫无作用。”

    秦牧目光从古晓和大鸿身上移开,落在罗霄身上,面色古怪:“唯一用真名的,恐怕只有这位来自太虚的大兄弟了……”

    他不禁有些头疼,罗霄还是太单纯了些。

    而且,古晓和大鸿出现的时间点极为古怪,秦牧杀五曜古神,罗霄暴露造物主的身份,这二人便出现了。

    显然,他们都是为这两件事而来。

    秦牧眯了眯眼睛,心道:“大鸿的言语中对我杀五曜古神很是在意,那么他的目的并非是造物主罗霄,而是想弄清楚我能够击杀古神的原因。而古晓的言语中对罗霄更是在意,那么他的目的是为了弄清楚罗霄是从何处而来,造物主遗族躲藏在哪里则是他的目的。”

    他刚想到这里,突然罗霄正色道:“三位兄弟,实不相瞒我正是造物主,这次奉命出来是为了寻找这世间是否还有造物主存世,也是为了寻找祖庭在何方……”

    秦牧皱眉,重重咳嗽两声。

    罗霄看他一眼,心中不解,继续道:“天庭我去不得了,不知道那里是否还有造物主。不过牧天尊已经算出祖庭在哪里,这次我们的目的便是寻到祖庭。咱们既然是结拜兄弟,那么我也不能隐瞒两位。”

    秦牧暗叹一口气:“太虚的造物主怎么派他出来?结拜兄弟就真的是兄弟了吗?难怪罗霄会死,我救不了他……”

    古晓和大鸿目光闪动,纷纷向秦牧看来,大鸿呵呵笑道:“没想到牧天尊居然知道造物主的祖庭在何处,难道牧天尊不是人族,也是造物主?”

    “我不是,我只是机缘巧合,计算出造物主的祖庭方位而已。”

    秦牧强忍住狠揍罗霄一顿的冲动,笑眯眯道:“大鸿,你对造物主祖庭也很在意?”

    大鸿笑道:“我消息灵通,听闻古神中的巨头多有从造物主祖庭得到非同小可的宝物,因此很是羡慕。有一次我去北帝那里做客,玄帝武帝邀请我去他们家的宝库,可笑我也是见多识广的人物,竟然被镇住了!”

    他赞叹不已,道:“北帝宝库中的宝贝儿琳琅满目,即便是我也看花了眼,这才知道他们的宝贝儿都是来自造物主祖庭。因此我也心心念念,期望自己能去一趟祖庭。”

    古晓肃然道:“没想到罗兄弟身负重任,我对造物主一族很是敬仰,只是早就听闻造物主一族为古神所灭,古神甚至抹去了那段不光彩的历史,可见卑劣!听到你们还在世间,我也是松了口气。寻到祖庭后,罗兄弟功德圆满,我们几个可否随你同去拜会你的族人?”

    罗霄心中欢喜至极:“有了这三位兄弟的帮忙,我终于可以完成族长他们交代的任务了!”

    秦牧又咳嗽一声,然而罗霄已经满口答应下来,让他抓狂。

    “丕!去幽都!”秦牧高喝一声。

    车中三人心中一惊,不明其意,这时龙麒麟已经驾驭宝辇径自穿过幽都与元界的世界壁垒,驶入黑暗无比的幽都之中。

    这辆天龙宝辇是百万年之后的异宝,可以穿梭于幽都与阳间之间,早年秦牧为了躲避太帝从终极虚空投射下来的神识,便用过一次,那时车中有阆涴叔钧等人。

    秦牧看着窗外的茫茫黑暗,脸色阴晴不定。

    他没有选择从天河离开元界,而是从幽都离开元界,目的是甩开追踪他们的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大军。

    罗霄以为这两支大军是来追杀大鸿和古晓的,然而秦牧却知道这两支是他们二人麾下,根本不是追杀,而是为了屠杀太虚的造物主!

    古晓咳嗽一声,提醒秦牧道:“牧青兄弟,据我所知,土伯与造物主有仇……”

    罗霄极为紧张,向秦牧看来。

    大鸿叹了口气,道:“牧青兄弟想要甩开南落师门和天河水师并不容易。天河贯穿了各界,在幽都化作冥河,冥河围绕土伯一路奔流,落入归墟。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是怕会从冥河追杀过来。”

    秦牧打开车窗,探头出去,遥望一番,果然看到了天河未曾被截断时候的景象。

    天河从元界的虚空流入幽都,化作冥河,环绕着土伯庞大的身躯奔流而下。

    这道冥河被土伯抓在手中,如同一道蜿蜒的长鞭,最终六道土伯脚下。

    远处,有几艘纸船挂着马灯,正在向这边驶来,应该是幽天尊感应到有人闯入幽都,于是分身前来查看,只是现在的他修为尚弱,追不上天龙宝辇。

    这在百万年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秦牧担心幽天尊的安危,立刻命龙麒麟全速离开,毕竟车中坐着两个来头大的可怕的巨头。

    天龙宝辇飞驰,秦牧遥遥望去,果然看到冥河的源头一艘艘战舰出现,却是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已经驶入幽都!

    秦牧伸手一划,一座承天之门出现在宝辇前方,宝辇冲入门中,再度出现时便来到元界之外。

    “土伯真是广大。”

    秦牧赞叹一番,虚心求教,道:“三位兄长,你们是否知道古神的来历?我见过许多古神,有强有弱,对他们有些好奇。”

    古晓笑道:“我是人族,我哪里知道这些古老存在的来历?”

    大鸿笑道:“听闻古神是造物主创造出来的武器。古神造反,抹杀了造物主一族,对外宣扬自己是天地大道所生,隐瞒了自己不光彩的往事。”

    罗霄摇头道:“并非全都如此。根据我造物主一族流传下来的知识,古神来历其实分为四种。一是卵生,一是道生,一是祭祀所生,一是天地所生。”

    秦牧顿时来了兴致,道:“还有这些来历?兄长不妨详细说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