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境界的颠覆者

    他的十五座天宫之中,位列第一的是主天宫,是由灵胎神藏中蕴藏的大道所化。

    排名第二的是大罗神识天宫,之后便是剑天宫、龙天宫、魔天宫、造化天宫、武道天宫,以及画道天宫。

    这八座天宫是完整的。

    其他天宫,如刀天宫、医天宫、神通天宫、铸造天宫、佛天宫、盗天宫、阵天宫这七座天宫则是残缺不全。

    这次秦牧试图元神突破八座完整天宫的南天门,如此一来,便算是跨入真神境界,只是不全而已。

    等到屠夫马爷他们修炼有所成就,参悟出直达帝座的功法,秦牧便可以直接从他们那里学来他们的功法,完善剩下的七座天宫。

    他的霸体三丹功而今可以算是小天庭功法,离十八座天宫的大天庭功法还有一段距离。

    秦牧催动霸体三丹功,元神屹立在主天宫的南天门前,突然,他的元神分化,一分为十六,十六元神出现在十六天宫之中。

    这是三元神不灭神识中的元神分化之术。

    赤皇的三元神不灭神识经过他的改良之后融入到霸体三丹功中,与其他修炼天庭功法的人不同,比如元姆夫人、帝后娘娘,她们的大天庭功法采用的是元神投影,元神投影到一个个天宫中,并非是真正的元神。

    而秦牧用元神分化,用的是真正的元神。

    秦牧这十六元神齐头并进,一起跨入南天门中。

    无形的压力袭来,南天门的压力很是古怪,是从各个方面袭来,元神的每一寸肌肤表面都承受着极大的压力,不仅如此,甚至元神体内任何一个角落也承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压力。

    从前秦牧并不明白这种压力来自何处,而现在他知道这便是道压。

    天宫这个境界,仿造的便是天庭的架构,南天门是天庭的南天门,那座南天门是古神大道所化。

    可以说每一个进入神境的神人,他们的南天门都是天庭南天门的投影,进入门中承受住道压,走入天宫,才算是真神。

    不过秦牧的天宫中有后天大道所化的南天门,剑天宫、造化天宫、武道天宫、画道天宫这四座天宫带来的压力又各不相同,与传统的天宫南天门的压力并不一样。

    剑天宫的南天门仿佛是有无数口飞剑从他元神体内各个方向刺入他的元神,破坏他的元神剑道,迫使他不得不催动剑道来对抗。

    他像是在面对开皇这尊剑道大帝,他的元神不由自主的施展出各种剑招,与那无形的开皇抗衡。

    画道天宫的南天门中,他像是走入了无数个匪夷所思的画道世界,每前进一步便像是从万千世界中穿过,经历种种磨难。

    他的元神以道为笔,以元气和神识为墨,在南天门中画出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仿佛在与聋子这位画圣对抗,用画道来抵挡画道。

    造化天宫的南天门中,他又像是遭遇了赤皇和明皇这两位大家,与一尊最为伟岸的造化大帝较量造化之道!

    武道天宫的南天门中,他则像是与最为强大的武道大帝抗衡,就像是在面对武斗天师一般!

    秦牧八个元神同时迈步向前走去,南天门的压力越来越大,让他的元神渐渐缩小。

    他当机立断,调动肉身机能,灵肉一体,对抗这股压力,艰难前行。

    对抗传统的南天门最是简单,对抗后天大道所形成的天宫却最是艰难。

    因为古神大道已经被研究透彻,而后天大道才刚刚起步。

    他的主元神,大罗神识元神,龙元神,魔元神都各自平安穿过南天门,然而剑元神、武道元神、画道元神和造化元神却还被困在南天门中。

    宝辇向星空深处行驶,不知不觉间又来到天河,龙麒麟掌控着宝辇的方向,烟儿则在努力的消化自己吃掉的古神。

    “以这个速度,大抵需要半年的时间才能来到教主所说的位置。”

    龙麒麟向前张望,只见现在的天河走势与后世的天河大为不同,他远远看到一道银河从宇宙的高远之地坠落下来,然后流向宇宙四极。

    无数星辰围绕着这道银河旋转,想来天河之水从玄都流出,而在那道银河的顶端,应该便是玄都。

    天龙宝辇此刻的方向正是银河的下方。

    车厢内空间广阔,秦牧在修炼,无暇关注其他人,大鸿、古晓则在套罗霄的话,只是尽管两人口吐莲花,罗霄也始终没有说太虚到底在哪里。

    时光悠悠,这一日天龙宝辇终于来到银河下方,不再继续前进,向银河坠落之地的更深处前进。

    而在此时,秦牧终于突破剑天宫的南天门,没过多久又突破武道天宫和造化天宫的南天门,只剩下画道未曾突破。

    “教主,目的地快要到了!”龙麒麟的声音传来。

    秦牧张开眼睛,吐出一口浊气,画道元神从画道天宫的南天门中退出,没有继续坚持下去。

    他的画道比聋子还是逊色许多,即便是继续坚持下去,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突破这座南天门,成为画道真神。

    “三位兄长,祖庭快要到了,咱们出去罢。”秦牧向大鸿等人道。

    大鸿、古晓和罗霄上前,各自看向秦牧,露出惊讶之色。

    现在的秦牧与数月之前的秦牧大为不同,他散发出的气质带着一种奇异的道韵,站在那里,像是隔绝于世。

    这种感觉就像是秦牧体内蕴藏着一个宇宙,与外在的宇宙隔绝,他体内的宇宙中有着自己的天地大道,有着自己的宇宙洪荒。

    “他的修炼路径,绝对与其他神通者和神人们不同!”古晓和大鸿心中暗道。

    秦牧的修炼路径,与众不同。

    龙汉之前,并没有境界这种说法,从造物主一族被灭绝到龙汉初年天庭成立这段漫长的光阴中,是半神种族壮大的过程。

    这个时间段内,人们并不修炼,而是靠血统来决定强弱。

    谁的血统更强血脉更好,实力便更高。

    这段时间内,古神子女统治着世间各族,琅轩神皇、祖神王这等半神便是其中的魁首。

    龙汉初年前后,七天尊开创了神藏七境界,御天尊死亡,秦牧临场发挥,参悟出成神的长生法,与昊天尊一起将天宫七境界和天庭境界传授给世人。

    从此之后,才有了境界之说。

    因此,境界是秦牧与其他天尊一起开创的这句话并不为过。

    后世中很多人没有想过这一点,贸然用境界来衡量秦牧,只会对他的修为实力得出错误的结论,因此而死在他手中的神魔也不在少数。

    对于龙汉初年的世人来说,秦牧与七天尊确立的神藏天宫修炼体系尚未深入人心,这个时代的半神和其他种族修炼神藏天宫体系,更多的是为了像古神一样长生不老。

    半神们修炼神藏天宫,只是为了长生不老,血统才决定实力。

    然而在之后的漫长岁月中,越来越多的人会发现神藏天宫体系的强大,让血统论渐渐边缘化。

    血统不再代表实力,这是对半神古神的颠覆,因此龙汉时代的变革叫做龙汉革命。

    革的是半神和古神的命。

    之后更加漫长的岁月中,神藏天宫体系深入人心,根深蒂固,深入到人们不去怀疑,不去思索为何神藏天宫体系会让人如此强大。

    然而对于诞生在百万年之后的秦牧等人来说,他与江白圭、延丰帝、虚生花、王沐然、林轩等延康变法的先驱者,已经开始怀疑这个真理。

    于是便有了天河神藏,颠覆了神桥神藏。

    秦牧是这场变法中对神藏体系和天宫体系的最大的颠覆者。

    他在延康劫之后无魂无魄,靠神识吊住性命,暂保不死,于是开创出应劫剑,一剑荡平了自己的天宫和七大神藏,重新开辟灵胎,拥有了魂魄。

    他用一座灵胎神藏演化宇宙洪荒,演化诸天古神,完全超越了神藏修炼体系,他已经走出了一条与前辈先贤完全不同的道路。

    单纯用境界,已经很难衡量他的成就。

    世人所熟知的神藏天宫境界,是他与七天尊开创的,但也是他打破的。

    他在重新开辟灵胎神藏之后,其修为便可以与真神甚至瑶池境界的天神媲美!

    他甚至可以完全抛弃天宫天庭体系,寻找一条自己的道路不断前进,直至一个妙不可言的境界!

    然而为了快速成长,他还是抛弃了这条道路,重新回到天宫天庭体系中。

    不过经历了那次蜕变,他也与神藏天宫体系的神通者和神祇有了很大的不同。

    对他来说,他自始至终只有一个境界,那就是灵胎境界。

    因为他的天宫或是天庭,并非是在灵胎神藏之上,而是在灵胎神藏之中!

    天宫境界,天庭境界,只是他的灵胎境界中的两个小境界!

    天宫境界中的七境界,是小境界中的小境界!

    这是他与其他神通者和神祇最大的不同之处。

    他的天宫所有境界甚至天庭境界都是一个整体,统一在灵胎境界之中。

    别人是亦步亦趋的学生,而他则在延康劫后便已经从他开创的境界中超脱出去。

    境界这种东西,是开创者教导庸人修炼的框架,作为开创者,他试着跳出境界的束缚。

    当然,秦牧还需要借助百万年来人们的智慧,甚至还需要变法者的智慧,才能更进一步。

    这也是他没有抛弃天宫天庭体系的原因。

    他需要这些人的智慧来让自己成长。

    只有这样,才能在最短的时间修炼到能够与十天尊抗衡的程度。

    从这点来说,他并非是一个彻底的颠覆者。

    彻底颠覆,才是革命,没有彻底颠覆,只是修修补补,则是变法。

    龙汉时代是革命,颠覆了从前的血统决定论,让修炼成为主流。

    赤明时代是革命,颠覆了半神对人的优势,人可以与神一样强大。

    上皇时代是革命,颠覆了人对神的敬畏,提出人命大于天的理念,并且践行。

    开皇时代是变法,延续上皇时代的结果。倘若开皇时代做到后天大道烙印虚空,开皇、武斗天师等人成为新一代的古神,那么便是革命而不是变法了。

    延康并没与颠覆前代,而是改良、完善神藏和天宫体系。这也是延康变法不能被称为延康革命的原因。

    五个时代人和神的努力,一代又一代人用自己的性命和鲜血,让神藏和天宫体系变得完美,让人们的理念不断前进。

    秦牧是这场延续百万年的革命和变法中的另类。

    秦牧走出宝辇,看向前方,那里只有一片虚空,没有星辰,没有星云,没有亮光,什么都没有,像是星空中的黑暗区域!

    “祖庭,就在这里。”他心神激荡。

    古晓看了看他,低声道:“牧兄弟是造物主吗?”

    秦牧摇头。

    “那么,你不要释放出恶魔。”古晓看着那片虚空,轻声道。

    秦牧怔了怔,罗霄则兴奋的来到车头,神识观想,身后一片虚空打开,一座祭坛从虚空中飞出。

    “这里是否是祖庭,验证一下便可以知道了!”他大声道。

    “如何验证?”秦牧问道。

    罗霄难掩兴奋:“召唤一只虚空巨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