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至死不渝的爱

    矿区外,秦牧急忙四下看去,只见天空中和大地上到处都是巨大的眼睛,那些眼睛从地表出现,每眨动一下便会露出一张深渊大口。

    那是一只只虚空巨兽,将他们团团围住。

    而矿脉中,大鸿的身躯落在那头缩小的虚空母兽身上,向古晓杀去。

    他的实力暴涨,虚空母兽带着他穿梭虚空,神出鬼没,而虚空母兽的实力更是强横无匹,利爪、飞舌像是天造的武器,挡住古晓的帝剑,一口舔舐过去,便见帝剑上的大道钢印少了一块!

    “牧天尊,你们不用急于离开。”

    大鸿的声音传来,笑道:“等我杀了古晓,带着爱妻的尸身与你们一起离开。罗霄老弟也不能死,我还要借他来寻到其他造物主。这些虚空兽会保护你们!”

    罗霄噗通一声无力的坐在车上,双眸空空洞洞没有神采,过了片刻,他醒悟过来,看向秦牧,露出祈求之色,低声道:“牧弟,杀了我!我不能让他知道族人藏身何处!快点杀了我!”

    “即便他杀了你也是无用。你的神识还在,魂魄还在,我可以搜魂索魄,搜寻你的神识。”大鸿的神识传入他的脑海,很是畅快。

    罗霄木然。

    现在,他想死也死不了。

    秦牧精神抖擞,劝解道:“罗兄,现在十九虚空没有了虚空母兽,我们可以尝试与你祖辈的先灵联系了。”

    罗霄振奋精神,却又再次颓唐不振,木然道:“即便寻到祖辈的先灵,那又能如何?我死定了,我必须死,我不能给族长他们带去灾难。杀我……”

    “还有生机。”

    秦牧神识波动:“我建造了两座祭坛,这两座一个在祖庭外,一个在祖庭内。其实不用祖庭中的这座祭坛也可以离开。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只要你联系到你祖辈的先灵,我便立刻感应祖庭外的祭坛,建立逆向召唤,将我们带离这里。你必须快一点联系到祖辈的先灵!”

    罗霄双眼中又流露出希冀之色。

    秦牧看到他的目光,心神触动,竟然有一些不忍。

    那是一双清澈的眼眸,映照着罗霄的内心。

    这污浊的蛮荒世界,人心险恶,已经很难看到如此清澈的眼眸了,远离祖庭走在太虚中的造物主没有经历过世事的险恶,没有经历过人心的诡诈,因此还能保存纯洁的心灵,敢于相信别人,敢于把自己的性命托付给别人。

    造物主罗霄就是这样一个人,他的眸子,秦牧只在婴孩身上见到过。

    即便秦牧的眼眸也是这样的清澈,但秦牧却知道自己从来不是罗霄这样的人,他自幼便被哑巴瘸子他们教导得无比狡猾,用纯真的眼眸来隐藏自己,伪装自己。

    “不过,我还是必须要让他带回三个预言。”

    秦牧心神坚韧,把不忍压下。这三个预言保护了太虚中的造物主,干掉了太帝的肉身,也让开皇时代的人有了落脚之地,建立了无忧乡,将来,也会让秦牧成为造物主一族的圣婴!

    他必须要保证罗霄带着这三个预言,活着回到太虚!

    然而秦牧知道,罗霄在见到族人,说出三个预言之后便会死亡。

    他真的不忍心看到这样纯真的人死去,但也不得不见证甚至成全这段历史。

    四周,无数虚空兽环绕着宝辇,抵挡着矿脉中传来的恐怖波动,守护着宝辇,罗霄鼓荡神识,他的强大神识震荡,穿透虚空,所有神识冲过一重重虚空,直奔虚空的最高处。

    他的肉身中不剩下半点神识,只有一腔赤子之心想要寻到祖庭中祖辈们的先灵。

    秦牧默默的叹了口气,催动大罗无上神识,他的神识也冲入虚空。

    论神识的庞大,秦牧不如罗霄,罗霄是造物主种族,在神识上有着惊人的天赋。

    他还是一个少年造物主,不曾成年,他成年后,修为实力只怕不会比太古三王逊色。

    但论神识的质量,秦牧便超过他太多。

    秦牧用后世的神藏天宫体系来改良造物主的神识修炼之法,又学得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质量之高,是罗霄所不能比的。

    他的神识后发先至,在罗霄之前到达第十九虚空,转而冲入第二十虚空,继续向上冲去。

    他的神识来到更高层次的虚空,发现那里也空空荡荡,祖庭中造物主祖辈的神识已经完全被虚空兽吞噬,没有留下半点。

    每一层虚空都是如此。

    在那个野蛮蒙昧的时代,无论是太帝还是古神天帝,都要抹杀他们不光彩的历史。

    关于造物主的一切痕迹,都要抹去。

    所不同的是,古神天帝是胜利者,太帝是失败者。

    秦牧的神识来到第二十八虚空,来到这里,他的神识穷尽,再难继续攀登。

    罗霄的神识来到第二十三虚空时,便再难更进一步,这个少年造物主的神识中充满了无尽的悲伤,只剩下空灵的神识在虚空中弥荡。

    “没了,全都没了……”

    “祖辈们的先灵已经被抹杀了……”

    他的神识充满了绝望,绝望的神识游荡在空空的第二十三虚空,没有了任何斗志。

    就在此时,一股晦涩的神识波动从更高的虚空中传来,向下方涌去,一个古老而沧桑的声音与他的神识触碰,那声音响起。

    “年轻的造物主,我们的后人,你终于来了。”

    罗霄激动得神识颤栗,他在天龙宝辇上的肉身这一刻泪流满面。

    “我们的孩子,我们从太古沉寂到现在,经历了无数岁月,观察宇宙大千世界的走向,明察虚空中冥冥幽幽的道理,洞察了过去和未来。”

    “孩子啊,我们看到了太虚中的造物主将来所要面对的苦难,也察觉到你的内心。”

    “孩子啊,回归太虚吧,带着这三个预言,将来它们会一一应验。”

    ……

    宝辇上,罗霄深深跪拜下来,哽咽涕零,泣不成声。

    二十三虚空中,造物主祖辈们的先灵告诉了他关于太虚造物主的三个预言,太帝入侵和云天尊预言,彼岸世界预言,以及圣婴预言。

    三个预言之后,祖辈们的先灵沉默了片刻。

    “孩子啊,努力的活下来。你……去吧。”

    罗霄收回神识。

    秦牧也收回自己的神识,看着陷入狂喜之中的罗霄,他激动得走来走去,抱了抱龙麒麟,又抱了抱烟儿,甚至对那六条天龙也是又抱又亲。

    最后,他紧紧地抱住秦牧,哽咽道:“牧,你是我真正的兄弟!”

    秦牧面带笑容,用力拍了拍他的后背,轻声道:“我们该走了,兄弟。”

    罗霄松开他,抹去脸上的泪水,笑得很是纯真。

    秦牧悄悄催动逆向召唤的阵法,感应留在祖庭外的那座祭坛,而在此时,矿脉中古晓遍体鳞伤,已经在大鸿和虚空母兽的攻击下岌岌可危,大鸿的笑声从那里传来。

    “太初,你终于败了,你死在这里,外面你的真身根本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而我会慢慢的蚕食,吞噬你掌握的权力!”

    他像是猫儿捕捉到喜爱的耗子,并没有急于杀死古晓,而是一点点的玩弄,让古晓的伤势越来越重,却无法逃脱。

    “我会渐渐侵占你的天庭,分割你的实力,会一点一点的毁灭你所建立的时代,让你绝望,让你找不到真正的敌人,让你最终死在无尽的痛楚之中!”

    终于,古晓跪地,跪在宫鋆的金棺前,再无一战之力。

    大鸿站在他的面前,眼瞳中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枪尖挑起古晓的下巴,嘿嘿笑道:“我会夺取你的神识,得到你这具身体中的大道,我会了解你的一切,而你的真身却永远也不知道我就潜伏在你的身边。”

    古晓艰难的抬起头,咧嘴而笑,牙齿上沾满了猩红的血色:“太帝,你知道宫鋆的灵魂何在吗?”

    大鸿瞳孔骤缩。

    “我带着呢。”

    古晓笑的很是畅快:“我一直带着她的灵魂。我虽然杀了她,但也曾经爱着她,所以我将她的灵魂囚禁起来,你想不想再见她一面?”

    大鸿手中的枪颤抖,声音沙哑道:“将她的灵魂放出来!”

    古晓艰难的抬起手,从脖子上取下一个玉佩,他想用力捏碎,却无法捏碎。

    他的伤势太重了,已经油尽灯枯。

    大鸿一把抢过去,掰开玉佩,一个女子的灵魂从玉佩中飞起,飘飘荡荡,向金棺中飞去。

    大鸿痴迷的看着这个女子的灵魂,那正是他的爱妻,他的宫鋆神王。

    “女辛……”

    他来到金棺前,金棺中,那让他魂牵梦绕的爱人缓缓张开了眼睛。

    大鸿身躯颤抖,脸上挂着笑容,向棺中的女子伸出手掌,棺中的女子抬起手,两人手掌相握。

    大鸿将她拉起身来,与这个死而复生的女神王相拥,两行眼泪止不住从眼眶中流出:“女辛,我的爱妻,这些年我一直在思念你,一直想重新见到你,我有无数话想对你说……”

    他的身后,古晓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缓缓抬起手中的帝剑,将剑柄指向大鸿的后背。

    一只纤纤玉手握住了帝剑的剑柄,扑哧一声,帝剑刺入大鸿的后心。

    大鸿怀中的女子松开了他,大鸿重重的跪坐在金棺前。

    虚空母兽怒声嘶吼,张开血盆大口要将那位死而复生的女神王吞噬。

    “畜生!”

    大鸿勃然大怒,口中鲜血不断喷出,怒叱那头虚空母兽,厉声道:“滚”

    虚空母兽发出一声怯怯的叫声,纵身一跃跳入虚空,回头看了一眼,接着隐去。

    大鸿口中鲜血汩汩露出,抬头看着自己的爱妻,脸上依旧挂着笑容:“女辛,我背叛所有人,背叛自己的种族,也不会背叛你,也不会对你变心。”

    棺中女子面无表情,冉冉升起,从他头顶越过,来到他的背后,轻轻握住帝剑的剑柄,重重插下。

    大鸿胸口冒出一段剑尖,帝剑蕴藏的道威在破坏着他的肉身机能,压制他的神识。

    “我依旧爱着你,此生不渝……”他笑道。

    宫鋆神王趴在他的耳边,长长的秀发从他的脖子上垂到他的胸前,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我却已经不爱了太帝,自从你毁灭了我的种族,我便不再爱了。”

    她的声音像是刮骨刀,她的手掌在轻轻旋转着剑柄,一点一点的绞碎大鸿的心脏:“我对你只有恨,只有无穷无尽的恨,我可以与太初苟且,借他的力量来杀你。悄悄告诉你,我摔死了我们的孩子,我还与太初生了一个孩子!”

    大鸿脸上笑容不减:“只要你活着……”

    噗。

    宫鋆神王用力抽出帝剑,古晓摇摇晃晃站起身来,讥笑道:“道友,你依旧胜不了我。”

    宫鋆神王没有转身看他,提剑向后平平削去,剑光从古晓的脖子上一闪而过。

    古晓的脑袋从脖子上滑落,尸体倒下,他脸上的笑容僵住,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宫鋆神王调转剑柄,重重掷下,扑哧一声插在古晓无头肉身的后心上,贯穿他的肉身,将他钉在矿脉的地面上。

    “我最狠别人背叛我。”她抬起脚,踩碎了古晓的头颅,淡淡道。

    大鸿还是没有断气,倒在地上看着古晓的无头尸体,嘿嘿笑道:“杀得好,杀得好!女辛,你快去,去矿脉外,那里有个叫牧青的小子可以带你离开这里!我在干扰他的神识,快要压不住他了,这是唯一的机会……”

    宫鋆神王抓住他的脖子,将他拎起来,迈步向矿脉外走去:“我不会就这样让你死掉,我还要借你这具借生之躯来寻到你的真身,一日寻不到你的真身,我便绝不会让你死。”

    大鸿四肢无力的耷拉下来,目光却一直看着她的面庞,痴痴地看着她,眼中充满了满足:“只要你能活过来……”

    “我要折磨你,囚禁你,用无数手段让你痛苦。”

    宫鋆神王冷冷道:“我要让你尝到杀害我族人的痛苦,百倍偿还于你,要让你尝到你无法想象的折磨!”

    大鸿有气无力的笑道:“只要有你在身边……”

    “闭嘴!”

    最近几章都是四千字的大章哦,这几天没求月票,月票都快跌到第十了,恳求书友们翻翻看,是否还有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