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罗霄之死

    秦牧一次又一次试图感应到祖庭外的祭坛,却一次又一次的失败,这虚空中总有一股力量在干扰他的神识。

    他额头不由冒出冷汗,那股干扰正是来自矿脉中,显然是大鸿在破坏他的逆向召唤。

    突然,他感觉到干扰消失,当即精神大振,神识终于与祖庭外的祭坛取得联系!

    秦牧大喜,立刻催动逆向召唤神通,元气与神识混杂,遥遥催动祖庭外的祭坛。

    就在此时,他仿佛听到了曼妙悠扬,却又凄婉凄凉凄怨的歌声,像是被抛弃的女子在河边歌唱,一边唱着,一边走入河中,慢慢隐没在冰冷的河水中。

    他回头看去,看到一个盛装的皇后提着大鸿向这边走来。

    秦牧眼前一片恍惚,眼中的祖庭消失,他听到了流水的声音。

    他眼前景色变化,一条河流出现在他的面前,河中泛着淡淡的雾气,一个悲伤的女子正在走向河水中央,她的身体渐渐被河水淹没。

    她口中哼唱着凄怨的歌谣,但是听不懂歌词。

    “幻境!”

    秦牧猛然鼓荡神识,怒声道:“神识幻境!敢在我面前耍大刀,我是神识幻境的大宗师!”

    他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声音在他耳边轻声说道:“我是神识幻境的祖宗。”

    秦牧咬牙,催动霸体三丹功,调动大罗无上神识,无量劫经,动用一切自己所知的神识神通,试图破开这突如其来的幻境。

    然而他却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和元神像是不受控制一般,继续着逆向召唤神通,与祖庭外的祭坛联系越来越紧密。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宫鋆神王的神识幻境已经侵入他的肉身,让他带着自己和大鸿一起离开这里。

    他尝试着破解,然而显然宫鋆神王的神识在他之上,始终稳稳的压住他一头。

    逆向召唤开启,虚空动荡,另一座祭坛从虚空深处浮现出来。

    光芒闪耀!

    秦牧咬紧牙关,拼命对抗宫鋆神王的神识幻境,河流与河流中的女子忽而消失忽而又出现,一次次从清晰变得朦胧,又一次次从朦胧变得清晰。

    那凄凉的歌声渐远,又渐渐接近,一次又一次攻垮秦牧的神识。

    突然秦牧耳边传来那个女子的声音:“你是牧青吗?后世的神识神通,果然非同小可。或许将来,我们还会再会,如果你不死的话……”

    那声音越来越远,秦牧眼前一切幻境消失,四周灯火通明,天龙宝辇出现在祖庭外的祭坛上。

    灯火是天河水师楼船大舰上的灯火!

    无数艘楼船大舰将这里重重包围,舰船上旌旗飘扬,挥展,数不清的天庭天兵天将站在祭坛上,除了天河水师之外,还有南落师门的大军。

    在他们进入祖庭之后,这两路大军还是追杀到这里,一直守在祭坛外,试图来个瓮中捉鳖!

    罗霄驾驭着虚空巨兽已经冲向包围圈,试图杀出重围,高声叫道:“牧弟,随我一起杀出去!”

    数不清的天兵天将启动阵法,将他团团围住,船上飞起无数神兵,无数神通,向他轰来。

    另有数之不尽的天兵天将将祭坛困住,向祭坛杀去。

    秦牧四下望去,没有看到宫鋆神王,也没有看到大鸿。

    对那位太古神王来说,即便是更多的兵马也不能将她留住,因为哪怕是秦牧的神识也无法破解她的神识幻境。

    她出入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的大军如入无人之境。

    这位女神王带着大鸿离开了,迎接大鸿的,将会是无尽的折磨和羞辱。

    “宫鋆,会是后世的宫天尊吗?”秦牧暗道。

    他的目光越过杀来的无数神魔,落在正在奋力厮杀的罗霄身上,罗霄已经陷入重围,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布下了天罗地网,即便是秦牧面对这重重围困也难以逃脱。

    “罗霄!”

    秦牧神识冲荡,向那边冲去,然而他的神识却在无数神通和神兵的威能中不断破碎:“不要带着虚空兽回到太虚!那头虚空兽不是你降服的,是太帝降服,故意交给你的!不要带它回太虚!”

    数不清的神兵呼啸而起,黑压压一片,将祭坛完全堵住。

    烟儿急忙提着灯笼,面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幕,催促道:“公子!再不走便来不及了!”

    秦牧神识再次冲击,然而还是无法让自己的神识冲到罗霄身边。

    “烟儿。”

    秦牧不再尝试,闭上了双眼,轻声道:“灭灯。”

    烟儿吹灭灯笼,然而神兵和神通的光芒让祭坛四周亮如白昼,他们还是无法离开这里回到鬼船。

    烟儿、龙麒麟和那六条天龙绝望的看着轰来的神兵和神通,忍不住闭上眼睛。

    “吾身所在,即是幽都。”秦牧轻声道。

    唰。

    无穷的黑暗以他为原点散发开来,很快将祭坛笼罩。

    这黑暗来得快消失得也快,随即黑暗被神兵和神通的光芒驱散,而祭坛上的天龙宝辇,以及宝辇上的秦牧、龙麒麟和烟儿,悉数消失。

    天河浪涛澎湃,河水幽幽,贯穿了诸天和岁月,一艘鬼船猛然出现,从水下跃出,漂浮在河面上。

    旌旗飘扬,旗面上绣着羽林二字。

    魏随风站在船头,看向前方的重重迷雾,回过头来,道:“师弟,你离开了这么久,遭遇了什么?”

    秦牧走下天龙宝辇,静静地看着天河水面上的雾气,回味良久,这才开口:“我遭遇了历史。”

    “历史就是这样。”

    魏随风明白他的话,悠悠道:“不会因为你的干涉和经历便会发生改变,你的一切努力,都将是过去的历史的一部分。我深有感触。”

    秦牧来到他的身边,两人抓着船舷向外看去,似乎想要看破历史的迷雾。

    魏随风经历的更多,有一种朴素的沉淀,落在他的道心中,让他不再像从前那样狂放不羁。

    “师弟,你下一站想去何处?”他问道。

    “下一站吗?”

    秦牧目光幽幽,面色平静道:“我想去寻南帝朱雀。我还是没有遇到她,还是要去找她。这艘船,能去更古老的年代吗?我想去龙汉初年见一见她。”

    “去不了。”

    魏随风道:“物质不易,最远只能去这艘船被建成的时代,在那之前的时代无法前去。因为,在那之前,还没有这艘船。凌天尊的神通也是同理,天河迷雾最多只能带你到凌天尊出生之后的时代,更古老的时代她也无能为力。鬼船,是在龙汉初年之后一千年左右建成的,最古老的时代便是你上次前去的那个时代。”

    秦牧轻轻点头,道:“那么,我们还是留在龙汉时代吧。”

    魏随风看了看他,疑惑道:“我观师弟,总有一些惆怅。这是为何?”

    “我结识了一位兄弟,他很淳朴,待人很真诚,然而我却不能救他。”

    秦牧黯然道:“我明知道他的结局,一次又一次想要改变他的命运,然而却一次又一次发现他注定了会是那个结局。我在想,他现在身在何处,他将面对什么样的凶险?我还在想,或许他将来再次遇到我时,会发疯,会恨我骗他……”

    鬼船飘行在河面上,即将驶出迷雾。

    魏随风催促道:“你该动身了。打起精神来,你是牧天尊!”

    秦牧振奋精神,走上天龙宝辇。

    魏随风上前,牵住缰绳,抬头看着他,道:“你一路奔波劳累,我应该留你在船上休息,但是不能留你。我与这些将士已经和鬼船融为一体,我们已经变成不易物质,你留在鬼船上的时间越久,便越有可能会被同化。到那时,你便无法离开鬼船了,最终会与我们一样,变成时空的野鬼。”

    秦牧目光落在他的脸上,平静道:“那么我还能借用鬼船几次?”

    “不超过五次。”

    魏随风道:“第六次你便会被鬼船同化为不易物质。到那时,我们都将万劫不复!师弟,你要珍惜这五次机会。五次之后,我会将你送回延康!”

    秦牧点头。

    天龙宝辇驶出鬼船,驶入迷雾中。

    祖庭外的祭坛附近,罗霄历经无数厮杀,在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神兵神将的围剿中一次又一次的逃了出去。

    “牧兄弟怎么样了?”

    他逃到了天河上,浑浑噩噩,油尽灯枯,已经无法继续坚持了,他的肉身即将死亡,他凭借着最后的信念逃到这里。

    他想回到太虚,想把这三个预言告诉太虚中的族人。

    他趴在虚空兽的背上,觉察到死亡在一步步降临,一步步逼近他。

    “我一定要活着回去,这是太虚造物主们最后的希望……”

    他的目光有些朦胧,肉身的死亡,让他的眼睛在慢慢的变成瞎子,他还可以靠眉心竖眼去观察四周,只是看什么都很模糊。

    年轻的造物主又感觉到敌人追杀而来,只得拼着最后的神识来驾驭着虚空兽逃亡。

    终于,他隐约看到天河上一艘船迎着他驶来,虚空兽也耗尽了力气,倒在水面上。

    那艘船停下,从船上走来一个年轻的男子。

    “你是谁?”罗霄听到自己的声音询问道。

    “我叫云,别人称我云天尊。”

    那个年轻男子道:“你的伤很重,我已经救不了你了。兄台,你还有何遗愿?”

    “云天尊!”

    罗霄感觉到自己用冰冷的手抓住这个年轻人的手腕,他的眼眶中有两行眼泪滑落下来,泪水也是冰凉。

    他的心脏已经停止跳动,身体已经冰冷。

    但是,他想到了第一个预言。

    “云天尊,我告诉你太虚在何处,你带着我去太虚,见我的族人。我的神识即将沉寂,到那里会苏醒!”

    罗霄瞪着眼睛,然而他的眼瞳已经灰白:“我会挖掉我眉心的眼睛交给你,那是一块神石,是我族人的信物。他们见到这块神石,便会相信你!”

    “那么你的尸体呢?”云天尊问道。

    “天河水师和南落师门在追杀我,不见到我的尸体誓不罢休。”

    罗霄努力站起身来,抬起手掌,凝聚最后的神识,将自己眉心竖眼生生挖出,捧在手心中,把太虚的地理方位告诉他,躬身道:“拜托了云天尊!”

    他的气息全无,却依旧站在天河上。

    云天尊怔怔的看着他,最终接下太初神石:“我答应你,壮士。”

    罗霄露出笑容,仰面倒下,尸体被天河的水冲向下游。

    云天尊带着那块神石返回船上,那头虚空兽也跟着他来到船上,安安静静的蹲下来。

    云天尊瞥了这头虚空兽,摇了摇头,只当成是罗霄的坐骑。

    几年后,云天尊终于寻到了太虚,他进入太虚,遇到了一些淳朴的造物主。

    他取出罗霄眉心的太初神石,交给那里的族长。

    造物主们殷勤接待了他,他们举办了一场大型祭祀,让罗霄的神识化作了先灵。

    “他是一个英雄。”

    云天尊遇到了一个冰雪可爱的女孩,女孩也是造物主,十分崇拜罗霄,也十分崇拜云天尊。

    “只有造物主中的英雄,才能降服这样一头虚空巨兽!”

    那女孩虽小,个头却比云天尊还要高,看着跟随云天尊一起来到太虚的那头虚空巨兽,脆生生道:“我长大后,也要成为罗霄先灵这样的造物主。”

    “你叫什么名字?”云天尊看着她清秀的面容,一阵失神。

    “阆涴!”

    “你真漂亮。”

    “嗯,大家都这么说!”

    为罗霄求张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