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这是你的发簪

    天河的浪花翻涌,像是时光的长河,时而湍急,时而平缓。

    云天尊的船行驶在天河上,他与太虚中的造物主交流了很多,了解了很多太古的历史,让他的胸怀像是天河一样澎湃起伏。

    太古的历史太有趣也太险恶了,危机四伏,他不禁想了许多。

    他还想起了阆涴那美丽的容颜,每当想起那个女孩,他的心中便一阵火热。

    这个时候的阆涴青春洋溢,充满了迷人的活力,而且纯情无暇,他看到了这个女孩便被她迷上了。

    可惜,他只能将这种奇妙的情感压下,因为人族是更重要的事情。

    “太帝和天帝不除,难有天下太平之时。”

    他面色平静,然而眼眸中却有激流澎湃,那深沉的智慧隐藏在他平静的外表之下。

    “太虚会成为我人族的一个躲避风浪的据点,倘若将来我们都失败了,还需要有一个藏身之地。倘若罗霄的三个预言会应验,那么我该思索一下怎么对付太帝对太虚的入侵了。”

    他目光中隐藏的激流愈发湍急。

    天河中,一道高高的浪头打来,将他的船掀起。

    船行驶在风高浪尖处,云天尊衣袂飘扬。

    下方,是波澜壮阔的江山,彩云悠悠,尽收眼底。

    这是属于他的时代!

    他注定要成为这个波澜壮阔的时代的弄潮儿,带领着人族走向一个前所未有的辉煌,留下史上最浓重的一笔!

    他将主导太帝之死,天帝之死,古神时代将会在他的手中渐渐落幕,而天盟也在他的手中陷入了分裂,推翻古神的人终将替代古神成为统治者。

    而这一切,云天尊还不知道,他只是看着云雾缭绕的江山,胸怀中满满的豪情。

    一道大浪落下,天龙宝辇驶出天河上的迷雾,再度出现在龙汉时代。

    只是时过境迁,现在已经距离霄汉天庭不知多少年。

    在那个时代,牧天尊震惊天下的壮举掀起了一场变革,但对于牧天尊做过的事情,所知的人已经不多了。

    秦牧定了定神,转变样貌,又化作牧青。

    “而今不知道是龙汉哪一年,可惜,即便是大师兄也太清楚鬼船停靠在龙汉的什么年份。”

    秦牧站起身来,向烟儿道:“烟儿,挂好灯笼,风浪有点大,不要被浪头打灭了。”

    烟儿应声称是,把灯笼挂好,道:“公子,这次可以见到我娘亲了吗?”

    秦牧笑道:“只要不出意外,这次应该便可以见到南帝。你放心,只要见到她,便可以从容布局,哪怕将来火天尊杀了她,她也不会真正死亡。”

    他背负双手,看着烟儿挂灯笼,心中充满了自信。

    烟儿欢呼一声,很是勤快的去喂龙麒麟和六条天龙吃的,又把龙麒麟耳朵里的小小土伯捞出来喂灵丹。

    小小土伯屁股坐地,抱着对他来说还很大的灵丹卖力的啃着。

    天河上船来船往,熙熙攘攘,秦牧推开车窗向外看去,但见而今的天河上船只比龙汉初年要多出很多,人族显然也兴盛了,秦牧看到许多人族神人驾驭楼船画舫,在天河上行驶。

    “云天尊治世,果然是一把好手。”

    秦牧露出笑容,心道:“他现在已经是云天帝了吧?可惜上次去龙汉,没能见到他,这一次说不定能够见到他。说起来,我们只在龙汉初年的瑶池盛会上见过一面,但是彼此都没有详谈过。”

    他突然怔了怔,说来也怪,云天尊留给云家的遗训中也这样说到过,云天尊一直没有见过牧天尊,他只能接着大梵天王佛的功法,幻化做牧天尊,借秦牧的身份行事。

    “难道说,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彼此?”

    秦牧不由打个冷战,难道云天尊和牧天尊永远只能相距在历史的两岸,遥望彼此?

    这是一件多么令人悲伤的事情啊。

    “龙丕,我们再去一趟人族的霄汉天庭吧。”

    秦牧的声音从车内传来,幽幽道:“我想看一看人族的那些旧识都怎么样了。”

    龙麒麟应了一声,向烟儿悄声道:“教主很奇怪,以前总是叫我龙胖,而现在却改称我为龙丕了,叫我的真名。怪怪的……”

    烟儿忍俊不禁,笑道:“你怎么大事聪明小事糊涂?龙胖是小名,龙丕是大名,以前他觉得你还小,不成熟,所以一口一个龙胖。现在他觉得你成熟了,长大了,所以才郑重其事的称呼你的大名。父母和长辈们都是这样,觉得你长大了,便会叫你的全名。”

    “呸呸,你胡说,教主才不是把我当成儿子养!”

    “还说没有?是谁给你做饭的?是谁教你功法的?是谁总是宠着你的?”

    龙麒麟神态呆滞,小小土伯吭吭哧哧的笑出声来。

    龙麒麟垂头耷耳,很是沮丧:“我的豢人经,可能白练了,我的道心要崩塌了……”

    天龙宝辇向天河中游,人族的霄汉天庭便是建立在前方,秦牧很是激动:“说不定这次能够见到云天尊,但愿他现在霄汉天庭!”

    霄汉天庭比从前的规模大了很多,远远望去,金碧辉煌,很是气派,原来的天庭还在,不过规模很小,现如今人族的神人们在四周搭建了很多宫殿,并且牵引来更多的天河支流,将这些宫阙托起。

    秦牧遥望一番,但见有许多船只从支流中驶出,来来往往,很是热闹,也有些神人是从下界飞上霄汉天庭,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芒。

    “云天尊治理得果然很好。”

    秦牧心中欢喜,命龙麒麟停车,拦下一艘经过的楼船,那楼船上装载着货物,应该是顺着天河前往其他诸天买卖商品的商贾。

    船上有神人守护,前来询问,见到天龙宝辇非凡,不敢怠慢。

    秦牧走出宝辇,问道:“兄台,而今是龙汉哪一年?”

    那神人笑道:“具体是哪一年,那就不知道了。不过霄汉天庭的年份倒是知道,今年是云天帝登基的第十万个年头,倘若你来的早,还可以见到十万年大典,可惜,你迟到几日。”

    “云天帝登基已经有十万年了?”

    秦牧心中惊讶,倘若云天尊从霄汉天庭建立的那一年便已经登基称帝,那么他便是来到了十万年后!

    “客人是从远处来的?看你风尘仆仆的样子,应该走了一些年头了。”

    那神人问道:“云天帝庆典时,公布一件大事,可惜你错过了。”

    秦牧好奇道:“什么大事?”

    “天下第一帝座境界!”

    那神人激动莫名,忍不住声音高亢起来,喜不自胜道:“云天帝是普天之下第一个修成帝座境界的存在!连古神天帝也命人送来了贺礼呢!那天,霄汉天庭热闹得很,土伯,天公,还有地母,帝后,都命人送来了贺礼,贺喜人族的大帝成为帝座,开创了普天之下的第一种帝座功法!”

    秦牧也不禁激动起来,赞道:“好,真好!仅仅十万一千年,他便能在众神之前参悟出帝座境界,的确是绝无仅有的天才!”

    烟儿有些不解,十万一千年修成帝座?绝无仅有的天才?

    “公子好像不知道,开皇时代的那些人都是在短短万年,甚至不到千年便修成帝座境界,云天尊十万多年才修成帝座,怎么能称得上天才?”她颇为纳闷。

    她却不知,后世的人有着无数前人的经验,因此修炼起来很是顺利,然而在云天尊这个时代,虽然境界有了,但是却从未有人到达过。

    不仅如此,这个时代的功法也没有其他功法可以借鉴。

    所有人,哪怕是半神中的领袖,都需要白手起家,一点一点的摸索,试错,相当于在黑暗中摸索出一条又一条的道路。

    更为可怕的是错误。

    功法上出现了错误,有时候便需要推到重来。

    倘若修炼到玉京境界,在进军凌霄境界的途中,突然间发现自己在真神境界时出现了错误,这个时候便需要将自己从真神到玉京的功法修改一番。

    然而倘若是神藏时便出现了错误呢?

    那几乎是要将自己从前的功法完全推翻!

    因此,龙汉时代的各种功法都前进艰难,所有人都在一片混沌与黑暗中摸索,求证,试错,前行。

    因此而死的人,尸骨只怕可以塞满一个诸天!

    正是有这些先贤的摸索求证,才会让后世的人修炼时避开了许多误区,少走了许多弯路。

    云天尊能够在所有人之前,第一个开创出帝座功法,并且修成帝座境界,这绝对是前无古人的成就,技压群雄!

    “客人,我们还需要去行商,不能久留。”

    那守护商船的神人感慨道:“这一去只怕要走十多年才能回到霄汉,回来时我也是个远足客了,风尘仆仆,便如同客人一般。”

    秦牧哈哈大笑,挥手作别。

    天龙宝辇行驶到霄汉天庭前,龙麒麟在南天门外停下了宝辇,烟儿摘下灯笼跟在秦牧身后,众人走入霄汉天庭。

    大白天的时候挑着灯笼,他们一行人很是引人瞩目。

    秦牧四下看去,这个时代的人们已经在艺术上有了许多造诣,建筑美轮美奂,让人沉寂在远古时代的美学之中。

    秦牧对此也有研究,脚步放的很慢,四下观看,心中很是开心。

    “云,你怎么这么快便回来了?”

    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秦牧循声看去,看到了月天尊。她带着几个神女快步向这边走来,埋怨道:“你不是说要去龙汉天庭,向古神天帝告御状的吗?昊天尊这些年一直侵犯咱们人族领地,他麾下的半神吃了咱们不少族人,屡教不改!前线也打了不知多少次,这次告御状,一定要……你怎么又变成了牧天尊的样子?”

    她突然注意到秦牧身边烟儿,注意到龙麒麟和六条天龙所化的怪人,不由呆住了,呆呆地看着面前的秦牧。

    秦牧脸上一丝笑容在酝酿,轻声道:“月,好久不见了。上次一别,恍如昨日。你们还好吗?”

    月天尊难以置信的看着他,脚步变得轻飘飘的走到他的身边,反反复复打量,只见秦牧有些憔悴,却像是昨日一般,模样并未有任何变化。

    然而他又像是经历了许多事情一般,目光变得比从前更加深沉,气质稍稍变化,更加内敛。

    “十万年了啊。”

    她轻声呓语:“不是昨天啊,你离开十万年了啊牧天尊……”

    “我知道。”

    秦牧笑道:“对你来说十万年,对我来说是昨日的事。”

    月天尊强行忍住落泪的冲动,拉着他便往天庭中走去,笑道:“你走了之后,有人把你的秘密破解了!你知道这个人是谁吗?是凌姐姐!”

    她喜不自胜,声音轻快:“凌姐姐说有一个未来的人带着她的未来的发簪来到那个时代,于是她的发簪便消失了。我后来没有忍住,告诉她并非是云天尊化作你的模样,她激动死了,寻了你好久,然而始终没有找到你,还失落了好久……”

    秦牧心中暖洋洋的,被她牵着去寻凌天尊。

    很快,月天尊便来到凌天尊的住所,只见这里乱糟糟的,到处都是纸张,上面写满了各种文字符号。

    除了这些之外,院子里还有着数十匹小马,那些小马骑着竹杠,脚不着地,在地上蹦来蹦去,检查地上的书稿。

    “小心一点,不要惹到这些小东西,这是凌姐姐试验造化神通时,一不留神把这些小马和竹杠弄到了一起。这些小马长在竹杠上,凌姐姐让它们检查书稿是否有错误,他们又不认真看书,随便指摘一些便说错了。凌姐姐称之为杠精,凶得很,不要跟它们讲道理,会打人。”

    月天尊欢快的笑道:“凌姐姐,你快点出来看是谁来了!”

    院子里没有凌天尊,只有那些小马骑着竹杠跳来跳去。

    一头天龙好奇道:“它们这样跳,不疼吗?”

    另一头天龙纳闷道:“疼?哪儿疼?”

    秦牧取出凌天尊的桃木发簪,只听凌天尊的声音从一处偏房里传来,很是恼怒:“哪个天杀的干的好事,偷走了我簪子……天呐!”

    偏房的门突然整个飞了起来,凌天尊站在门中,目光落在秦牧身上。

    “凌,我回来了。”

    秦牧面色平静的笑着说道:“这是你的发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