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古来未有之变局

    “我从离开延康到天庭后,五年时间,未曾有变法成果了。”

    秦牧叹了口气,道:“而回到过去,这种趋势便愈发明显。”

    自从他离开元界来到天庭之后,他对于道法神通的开创便少之又少,每次回到延康,总能学到一些新的东西。

    这便是土壤的作用。

    延康变法还在继续,而他从变法的土壤中脱离出去,每次回去都是补充养分。

    在天庭中尚且如此,倘若留在过去,这个时代对他来说还很蒙昧,无知,道法神通都处在形成之中。后世无论哪一种神通拿到这个时代都是惊世骇俗,秦牧靠什么成长?

    他的目的是超越古人,而不是成为古人。

    天庭越来越近。

    而二十七宿古神也带着斩神台和斩神玄刀前往阿丑所在的诸天,奎木狼道:“这次我们不方便直接露面,你们把这口神刀带去斩了他,我们隐在暗处以防不测。做的好,太子岐重重有赏!”

    那个诸天中,阿丑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许多半神们站在高高的山崖上,拎着阿丑的孩子,向下方的阿丑说道:“跪下!”

    此时,天庭御花园中,云天尊亦步亦趋的跟在古神天帝身后,这次来天庭,他当庭参了昊天尊一本,退朝后,天帝留下他一起逛御花园,说一会子知心话。

    “云,你管理人族,应该知道身为帝并不容易,朕管理的却是整个宇宙乾坤,诸天万界。”

    天帝有些头疼,揉了揉太阳穴,叹道:“人族只是诸天万界无数种族中的一个,便弄得乌烟瘴气,适才你又在朝堂上与昊儿吵得不可开交。朕真心很为难,朕既要照拂着老兄弟们的心意,又要维持半神们的忠心,还要替你们这些后天生灵来分忧解难。这天帝的位子,不好做啊。”

    云天尊笑道:“臣知道陛下难做,昊天尊毕竟是……”

    天帝瞥他一眼,云天尊会意,不再说话。

    突然,大日星君快步寻来,躬身道:“陛下,大事不好了!”

    天帝皱眉,训斥道:“什么大事不好?而今的天下欣欣向荣,天下太平,众生安居乐业,哪里有不好的事?”

    大日星君慌忙道:“二十八星宿古神来了,到了天庭借走了斩神台,只怕要惹出大事!臣奉陛下之命,监察诸天,而今发现半神异动,似乎是与二十八宿有什么勾当。这里面,这里面……”

    他咬了咬牙,大着胆子道:“这里面只怕还牵扯到太子岐!”

    天帝面色一沉,大日星君不由打个冷战,感应到天帝身上传来的莫名杀意。

    “陛下信任臣,托付重任,臣不得不说,还请陛下见谅!”

    大日星君继续道:“土伯已经转世,臣怀疑太子岐与二十八宿勾结,又联合一批古老的半神,打算谋害土伯,抢夺幽都权力!太子岐做事不择手段,倘若成功,必然会按捺不住野心,有一天将会问鼎帝位,威胁到陛下!”

    “大胆!”

    天帝爆喝一声,冷冷道:“大日星君,你挑拨朕父子关系,未免太放肆了!”

    大日星君战战兢兢,抗声道:“臣是为陛下的江山着想!土伯,陛下之功臣,陛下的江山有土伯近半的功劳!太子岐试图除掉土伯,便是要剪除陛下羽翼!”

    “滚!”

    天帝抬手一指,冷冷道:“给朕滚!云,你也下去!”

    云天尊躬身,与大日星君一起退下。

    大日星君犹自愤愤难平,道:“陛下不信我,将来只怕必会有大祸起于后宫之中!”

    云天尊看他一眼,笑道:“陛下怎么会不信你?星君,陛下之所以恼怒,是怒你知道的太多了。”

    大日星君不解,虚心求教道:“恳请云天尊赐教。”

    云天尊道:“星君负责监察诸天,诸般大事向天帝禀告,但是有些事你禀告了就好,不必说出自己的推测。你若是只看,不胡乱推测,你可以活着,你若是胡乱推测,我怕你会莫名其妙的死掉。”

    他向前走去,道:“这天庭之中,知道的越多便越危险。你处在最危险的位子上。好自为之。”

    大日星君怔然,提起鸟腿,挠了挠下巴,笑道:“这个云天尊也是个浑货,说话没头没脑的,我对陛下忠心耿耿,谁敢暗算我?”

    天龙宝辇终于到了南天门,就在此时,一股惊天动地的波动传来,霎时间黑暗笼罩了元界的天空。

    秦牧心神悸动,急忙回头看去,但见一座诸天裂开了,一个牛首人身虎面的巨人仰天咆哮,愤怒无比。

    这一日,幽都的大道入侵元界,化作一道道锁链,将那尊牛首巨人锁住,连同那座被毁灭的诸天一起锁住。

    与此同时,大青鸟飞起,载着那座宫殿飞向幽都。

    被捆绑在柱子上的男子嘿嘿笑道:“没错,就是这样,咱们去幽都,试着夺取土伯的肉身!只要掌握了土伯,便可以掌握一切后天生灵一切半神的性命!”

    “闭嘴!再说话,我撕了你!”

    同一时间,天龙宝辇冲向南天门,镇守南天门的天庭大军根本无暇阻挡,因为更多的神魔一起涌向天庭,四下里一片慌乱,到处都是哭喊声。

    天庭大军怔怔的看向元界。

    他们的目光从低处缓缓抬起,呆呆的看着土伯的身躯脚踩着一个规模庞大的诸天冉冉升起,体魄越来越大。

    一口巨大的鼎在他脚下旋转,那是天庭的斩神台以及无数性命炼成的鼎。

    鼎有一个名字,叫做杀生。

    无数半神疯狂逃窜,哭喊连天,逃向天庭这边。

    二十七宿古神终于忍不住现身,迎上土伯,叫道:“土伯,他们是和你开玩笑呢,何必动真怒?”

    奎木狼向那些逃窜的半神笑道:“你们还不过来赔罪?”

    这一天,古神之中镇守四极天的二十八宿古神陨落,成为了杀生鼎中的一张张面孔。

    阿丑带着无穷无尽的怒火,来到了天庭南天门。

    天庭的神魔大军奉命率众杀出,冲向这位越来越高大但是神色带着悲伤的魔神,同一时间,秦牧的天龙宝辇趁乱冲入了天庭,直奔南帝朱雀的天宫而去。

    他回头看去,天庭无数神魔大军还未来到阿丑身边,便纷纷变成了尸体。

    这一天像是诸神的末日,哪怕是强大到不可思议的古神,拥有着无边力量的半神,稍稍接触阿丑的力量便径自魂飞魄散!

    天庭的实力遭到了几乎是致命的打击。

    那个缠绕着大道枷锁的丑陋男子,拖着一个化作黑暗的诸天世界冲入了天庭,他脚下的诸天世界被岩浆和魔气交织,到处都是浮动的熔岩。

    秦牧仓促间看到阿丑那巨大的拳头向着南天门砸来,拳头过处,南天门崩塌。

    前方,无数天庭的神魔大军向南天门处涌动,让天龙宝辇前进艰难,然而下一刻,土伯这一拳掀起的空间风暴将所有人连同不计其数的宫殿一起掀起!

    无数人在空间风暴中支离破碎,元神分解,魂魄向着那口天下第一凶兵中落去!

    杀生鼎的威能,愈发恐怖了!

    天龙宝辇也被掀飞,从朱雀天宫的上空飞过,飞向玉京城。

    烟儿清喝一声,催动神通护住天龙宝辇,那六条天龙也各自绽放法力,拼死抵挡,只见悬挂在宝辇上的灯笼随时可能熄灭。

    秦牧急忙伸手护住这盏灯笼。

    无穷无尽的黑暗涌入天庭,像是一场莫大的黑暗潮水沿途淹没所经过的一切,即便是天庭中用太阳炼制的灯笼,用月亮炼制的明珠,遭遇这股黑暗魔气也径自熄灭。

    这魔气魔性实在太过于凶猛,让所有被黑暗淹没的人在一瞬间被魔气侵袭,被魔性同化,随即又被杀生鼎吞噬,化作鼎中的一张张面孔。

    秦牧的耳中也传来带着无穷怒火的吼声,那是阿丑吼声。

    天龙宝辇坠落下来,砸入玉京城,向前闯出百十里地这才停顿下来。

    秦牧正要调转车头返回朱雀天宫,却见黑暗已经淹没了朱雀天宫,让他心中一片冰凉,这时候倘若冲入黑暗中,魏随风炼制的灯笼只怕无法抵抗阿丑的魔性,肯定会熄灭。

    到那时,他根本无法见到南帝朱雀!

    黑暗如同发怒的海洋,席卷而来,吞没一切,已经冲到玉京城外,与玉京城轰然碰撞。

    这座天庭的皇城迸发出炫目光芒,明亮至极,竟然将幽都魔气挡住。

    秦牧松一口气,与玉京城中的神人一起逃向天帝后宫。

    因为,杀生鼎正在疯狂旋转,从阿丑的手中狠狠砸来,将玉京城的城门砸塌!

    鼎中,无数张面孔飞出,发出凄厉的惨叫,漫天飞舞,冲向那些四处奔逃的人们。

    秦牧乘着天龙宝辇横冲直撞,还有一些皇子试图跳到天龙宝辇上,让他帮忙载着逃命,秦牧手起剑落,连斩几个皇子。

    后方,恐怖的空间风暴再度传来,那是阿丑的又一击!

    天龙宝辇再度被风暴卷起,后方无数宫阙在风暴中支离破碎。

    待到天龙宝辇落下,突然一切风平浪静,秦牧回头看去,只见凌霄宝殿就在他们的后方,那里,一尊尊无比伟岸的古神屹立,挡住了阿丑掀起的风暴。

    秦牧瞳孔骤缩,他看到了古神天帝的身影。

    古神天帝周身大放光明,炫目无比,让阿丑的幽都魔气无法入侵这里。

    “太好了,再过不久,阿丑便会被打入幽都,而我也可以趁乱潜入朱雀天宫去见南帝。”

    秦牧松了口气,心道:“不过,这辆宝辇只怕是无法使用了,太惹眼了,牧青的面孔也不好行事,必须要换张面孔。”

    他跳下宝辇,摘下灯笼,沉声道:“烟儿、龙胖,这里是天庭,人多反而不便行动。我把你们收入我的眉心中!”

    他不由分说,眉心眼睛张开,一片光幕射出,将天龙宝辇照了一遍。

    龙麒麟、烟儿和那六条天龙带着宝辇一起消失无踪,却是被他收入秦字大陆。

    秦牧沉吟一下,催动造化玄功,容貌渐渐变化,化作罗霄的模样,心道:“三哥,我借用你的容貌,你不会怪我吧?”

    就在此时,他突然看到了昊天尊。

    秦牧怔了怔,只见昊天尊鬼鬼祟祟向后宫中飞掠而去。

    “这里是他自己家,他为何这么鬼祟?”

    秦牧心中纳闷,这时,他又看到了云天尊。

    秦牧心中一喜,云天尊也同样鬼鬼祟祟,跟着昊天尊,两人一前一后潜入天帝后宫。

    秦牧心中微动,蹑手蹑脚的跟上两人,同样鬼鬼祟祟。

    前方,昊天尊遇到了守护后宫的宫女,突然身形暴起,将那两个宫女打得粉碎,随即取出一面白幡,迎风招了招,将宫女的魂魄收入幡中。

    “阴天子的宝物!”秦牧远远看到这一幕,心道。

    而跟着昊天尊的云天尊则取出一张黄表纸,贴在身上,容貌顿时大改。

    秦牧眨眨眼睛:“幽天尊的宝物!这两人都是早已预料到阿丑大闹天宫,有备而来。看来,他们是盯上了天庭中的什么宝物!他们到底想偷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