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牧神记 宅猪

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三天尊盗宝昭阳殿

    前方,昊天尊手持小白幡,一路遇神杀神,遇魔杀魔,心狠手辣。

    他的实力已经极高,虽然还没有修炼到帝座境界,但是他毕竟是天帝与元姆之子,血脉之力浑厚,战力惊人。

    后宫中此刻一片慌乱,实力高强的神祇都已经前往玉京城准备抵挡阿丑入侵,剩下的神魔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往往还未来得及看清昊天尊的脸,便已经死在他的手中,被他连灵魂都收入阴天子所炼制的小白幡内。

    昊天尊一路向前闯去,云天尊在后方相随。

    没过多久,跟在两人身后的秦牧突然怔了怔,看到了一座宝殿。

    披香殿。

    他心头剧烈跳动几下,前方的两人几乎同时感应到这股跳动,云天尊立刻隐藏身形,秦牧则突然像是融化了一般,化作一道黑影贴在地上。

    昊天尊没有看到什么,继续前行。

    过了片刻,云天尊现身,四处张望一下,也没有发现什么,当即向昊天尊的方向追踪而去。

    秦牧从黑影中现出身形,看了看披香殿,面色复杂。

    这座披香殿内,镇压了御天尊的残魂,不过这座宝殿是天帝最为器重的大殿,封印封禁实在太多,密密麻麻,即便是瘸子也无法进去,他也无能为力。

    秦牧长长吸了口气,继续追踪云、昊二人而去。

    没多久,他遇到七十二宝殿中的第二座宝殿,昭阳殿。

    昊天尊来到昭阳殿前,昭阳殿外有两尊麒麟古神守护,面目威严狰狞,昊天尊走上前去,那两尊麒麟古神抬起爪子,沉声喝道:“此乃重地,天尊止步!”

    昊天尊满面笑容,笑道:“我奉父皇之命前来查看昭阳殿,还请两位前辈通融。”

    “奉帝命?可有陛下手谕?”

    昊天尊取出手谕上前,笑道:“两位请看。”

    那两尊麒麟古神乃是古老的神山中孕育的古神,向他手中的手谕看去,却在此时昊天尊突然将手谕一翻,手谕背面是一面镜子,镜中一片光芒爆发,照住这两尊麒麟古神的元神。

    两尊麒麟古神动弹不得,昊天尊暴起,将两尊古神格杀,随即又收了两位古神的元神,这才松了口气,快步来到昭阳殿前,喃喃道:“娘亲说了,那两件宝物一定在这里,阿丑杀上天庭,正是盗取那两件宝物的机会。有了那两件宝物,便可以统治那个太古种族……”

    昭阳殿前有着数不清的封印封禁,昊天尊显然是得到了元姆夫人的指点,知道如何破解封印,只见他后退两步,双手翻飞,元气化作游龙飞凤,向前印去。

    顿时,昭阳殿四周浮现出无数锁链,将这座大殿封住。

    昊天尊目光闪动,心情紧张,各种印法不断破解,过了片刻,总算将封印解开。

    封印解开的一刹那,他的身形猛然化作一道流光,冲入殿内。

    封印随即闭合。

    他刚刚进入殿内,云天尊立刻迈步上前,沉吟片刻,双手翻飞,元气化作各种解封印法,竟然将昊天尊适才所施展的印法原封不动的施展出一遍!

    破解昭阳殿的封印封禁极为复杂,就算是天纵奇才,想要在短短片刻便学会这么多解封手段也是一件无法办到的事情。

    而他竟然看了一遍便径自学会,而且分毫不差!

    他是普天之下第一个修成帝座境界的存在,他的紫霄碧落功本来便是擅长吸收模仿其他绝学,后世云家后代云渐离,便将紫霄碧落功不断演进,吸收历代变法的精髓,让这门功法始终不落伍。

    云天尊破解完毕,昭阳殿的封禁封印开启,他也立刻闪身冲入殿内。

    他的身形刚刚进入殿中,封印便径自关闭。

    秦牧来到殿前,想了想两人的破解办法,摇了摇头:“我没有完全记住,不过好在我用画道炼成的镜子帮我记住了。”

    他手掌一翻,取出一面镜子,镜中光芒照耀,竟然将两人破解封禁封印的办法映照出来。

    镜光照处,昭阳殿的封禁封印不断开启,秦牧也迈步冲了进去。

    昭阳殿内,秦牧猛地一脚踏空,这座昭阳殿竟然没有地面,里面是一个广阔的空间。

    他急忙飞身而起,免得不断坠落。

    这时,他才注意到昭阳殿内有着各种各样的宝物悬浮在空中,散发着各种宝光,极为耀眼。

    然而除了宝物之外,还有一盏盏宫灯。

    宫灯漂浮在殿内的空间中,有一人多高,光亮将宝光压住,古怪的是,宫灯四周散发出道道毫光,排列很是规则。

    秦牧心中一凛:“这些宫灯,是守护这座宝库宝物的禁制!”

    漂浮在昭阳殿内的宝物形体都很庞大,上面贴满了符箓,近处,秦牧便看到一个巨大的圆球,高约六丈,无比光滑,寻不到任何瑕疵。

    “这个圆球是什么?”

    他想要近前观看,却听到有古怪的心跳声从圆球中传来,秦牧心中一惊:“这不是圆球,而是一颗卵,卵中有生物!”

    他还未来到跟前,突然一人多高的宫灯光芒大放,万千毫光汇聚,向他攒射而来。

    秦牧身形连连闪动,躲避道道毫光,身法千变万化,瘸子传授给他的身法在这里大放异彩。

    秦牧欺身来到圆球旁边,手掌贴在圆球上,顿时感受到球中的心跳变成了一种宏大的道音,像是有人在球中念诵着大道的奥妙。

    “难道是一尊古神?”

    秦牧不解,古神不是在太古时代便已经诞生了吗?为何还有一尊古神至今还未出世,而且还被封印在这里?

    就在此时,前方灯光通明,无数毫光叮叮叮四下乱射,霎时间昭阳殿内所有的宫灯都被引动,亿万毫光将这里照亮,让人几乎无从躲避!

    不知道是昊天尊还是云天尊触动了封印这些宝物的宫灯,引发连锁反应,以至于在这一瞬间让进入殿内的三人都陷入险境!

    秦牧身躯急剧缩小,化作一个小小的微尘,在圆球上闪纵来去,躲避毫光袭击,随即眉心一道光幕射出,将附近的灯笼一照,便将其中一盏宫灯收入秦字大陆中。

    秦牧眉心光芒大放,不断照耀,附近的宫灯被一扫而空,形成一片安全空间。

    而在远处,神通爆发的波动传来,一盏又一盏宫灯熄灭。

    秦牧心中微动:“这个时代的云天尊已经是帝座境界,昊天尊也是凌霄境界的存在,他们的实力已经在我之上了,这些宫灯奈何不得他们。”

    很快,殿内所有的宫灯灭掉,只剩下昭阳殿内的各种宝物散发出的宝光。

    秦牧眉心光芒大放,将这颗疑似古神的大卵收入自己的眉心,随即向另一件宝物飞去。

    那是一座宝山,秦牧眉心光芒闪烁,还未来到那宝山旁边,便将宝山收走。

    这座宝山通体似玉,然而材质他却从未见过,不过能够被放在天帝的宝库中,应该来头不小。

    “难道是古神天帝从祖庭中搜刮的宝物?”

    他又收走了一条蜿蜒曲折的河流,那条河流被人炼得很小,只有五六丈长短,但却沉重无比,即便是收入到秦字大陆中,秦牧也感觉到眉心猛地一沉。

    “这是什么河?”

    秦牧感觉到眉心竖眼的眼瞳被压得不断往下坠,心头大震。

    不过他来不及想这些,很快,天帝便会将阿丑打入幽都,他只能趁着这段时间尽情的洗劫宝物。

    而云天尊与昊天尊也是抱有同样的念头,昭阳殿内的宝物不断减少,秦牧匆忙看到昊天尊取出一个蛇皮袋子,把宝物往袋子里装去,显然那蛇皮袋子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异宝。

    而云天尊手中也有一个麻袋,不过不像是普通的麻袋,秦牧感应到饕餮的气息,应该是用饕餮皮炼制成的宝物。

    殿内,宝光不断消失,渐渐变得昏暗。

    秦牧加紧搜刮,突然,他看到远处有一根极为耀眼的玉柱,不由怔了怔,险些叫出声来。

    那根玉柱,正是道祖守藏阁中的那根玉柱,能够烙印各种古神印记,甚至造化出御天尊的形态!

    “难道那根玉柱也是了不得的宝物?”

    他向前冲去,却见昊天尊先他一步出现在玉柱前,将玉柱装入蛇皮袋子里。

    两人目光交错,秦牧手掌一翻,昊天尊越升越高,身躯越来越大,正是秦牧的入道神通,大罗天上聚圆成!

    与此同时,昊天尊手中白幡一晃,秦牧身躯微微晃动一下,白幡全然无用。

    昊天尊元气爆发,一座天宫轰然出现,硬生生撑破秦牧的神通。

    秦牧暗道一声可惜,这时候的昊天尊神通远不及他,但修为深厚程度却远胜过他,而且肉身极强,只怕是快要成年了。

    两人一个奔东,一个奔西,没有继续交锋,而是继续埋头寻找宝物。

    时间太紧,昊天尊自觉拿下秦牧并不容易,秦牧也觉得自己无法拿下而今的昊天尊,索性不再纠缠。

    昭阳殿内越来越黑,只剩下零星的几道光芒。

    就在此时,秦牧突然眼睛一亮,几乎喜极而泣。

    他看到几块破碎的太初原石!

    太初原石!

    太帝的宝物,没想到竟然被天帝收藏在这里!

    秦牧立刻全力飞奔而去,身形化作一道神光,与此同时他看到另外两道神光也在直奔这里而来,正是昊天尊与云天尊!

    不过,秦牧随即发现云天尊和昊天尊的目标与他不同。

    他循着那二人的方向看去,心头微震,只见云天尊的目标是一座看起来不大的祭坛,而昊天族的目标则是一块大印!

    “太帝印和太帝祭坛!”

    秦牧神识飞出,卷向太初原石,他刚刚将太初原石卷起,神识便一分为二,分别卷向太帝印和太帝祭坛。

    与此同时,云天尊的神通和昊天尊的神通几乎同时向他攻来。

    秦牧头皮发麻,不假思索取出那颗疑似古神的圆卵,挡在身前,两人的神通爆发,将秦牧连同圆卵一起轰飞出去。

    这时,云天尊注意到秦牧的面孔,突然心神大乱:“罗霄!你不是已经死了吗?”

    他心中大震,一不留神被昊天尊一招轰飞出去。昊天尊哈哈大笑,探手抓向太帝印,太帝印到手,他随即冲向太帝祭坛。

    云天尊赶来,虽然比他慢了一步,但是速度却是更快,两人的手掌几乎同时抓住太帝祭坛。

    突然,太帝祭坛消失!

    两人心头大震,随即昊天尊惊叫一声,他抓在手中的太帝印竟然也消失无踪!

    “闹鬼了?”两人心中同时升起这个念头。

    而在此时,昭阳殿外传来恐怖的悸动,天帝对阿丑出手了。

    云天尊和昊天尊当机立断,立刻抽身而走,向殿外冲去。

    再不走便来不及了,土伯的转世身阿丑根本不可能是天帝的对手,肯定会被天帝一招降服,到那时,若是被堵在昭阳殿内,他们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两人都有着大抱负,不可能让自己陷落在此。

    就在他们冲向门户的一瞬间,秦牧也稳住身形,飞速冲向太帝印和太帝祭坛消失的地方,他的手中正握着一枚太帝印和一座太帝祭坛。

    等到他将手中的太帝印和祭坛收入眉心中,昭阳殿内的太帝印和祭坛便突然间浮现出来。

    秦牧抓起这两件宝物,立刻调头冲向殿外。